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31章 唯一的风景

章节字数:4584  更新时间:19-04-07 16: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别出手?真可笑,他以为自己是谁啊!有什么资格在她这里玩“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戏码?!

    “呵!”冷笑一声,缓缓抬首看向他的时候,百里诺夕的双眸中居然出现了一团巨大的星空!明灭的星子闪耀着煜煜光辉,瞬息就将其团团包围了起来。略深的眉眼勾出若有若无的妩媚,鼻腔中挤出一个柔声低吟,“嗯?”

    不过一个呼吸,许宸轻易就从恍惚中脱离出来。正欲开口,却听到怀中之人的急促呼吸声,而她适才积蓄出来的气息当场就崩泄了。原本白皙透红的健康肤色,从脸颊开始极速向下不断蔓延出异常的潮红。

    这是余力反噬!很快意识到这一点的他,不禁懊恼地暗骂一句,该死!

    甚为自责的同时,不禁心疼地紧了紧揽住她腰肢的手臂。明显的炙热感让他更加确信了先前的猜测,不由得又加了几分力道,试图为她支撑住身体的全部重量。

    他,太强!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对手。百里诺夕并不明白那一瞬发生了什么。内心翻江倒海的诧异,都是因为自己居然在与其简单的眼神对峙中败下阵来,还如此罕见地受到了重创。不由得疑惑道,这是什么技法?

    咽喉处的痛痒难耐,使她忍不住轻咳两声,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了明显的暗哑。就好似骤然被倾覆的绿洲,滚滚黄沙呼啸而过带走仅有的水分,只剩下了一片干涸的枯沙。

    “既是您发话,自然是可以的。权当还了昨晚欠你的。”一口气说完,她就有些脱力地靠在他臂弯中缓了许久。

    才恢复些许气力,就强忍着周身火灼一般的疼痛感,扒拉开他的五指。没有心力去理会他的呼吸滞怠,凭着仅剩的意志,稳稳迈出两小步停在千梦源的跟前。低垂的双眸中泛起层叠交错的血丝,眸底更是一片清寒,冷嗤着,“千大小姐,运气不错啊!倒是免受了皮肉之苦呢。不过……欠我的,必须还哦。”

    她并非真的良善之辈,更不是被欺负了也只作忍气吞声姿态的孬货。所以,答应不出手是一回事,可别指望她会这么轻而易举地放了算计过自己的千家!

    不明所以的千梦源,只听着她已然变化的声音,就感觉后脊梁一片凉飕飕。即便早早就知道她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社会生,却对其此刻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这种兢惧恍仿佛是来自心灵的最深处,以至于都不敢抬头看她一眼。

    所以,心里也就多出了一个莫名的坚信——眼前这个她,绝对,说到做到!

    “对不起,那件事不是我的意愿,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害任何人。”许是害怕极了,千梦源有些失了神智一般。感觉到她弯腰靠近,突然就伸出双手试图拉住她的胳膊。

    她略略后退小半步就轻易躲开了。不想,对方竟不顾形象地爬近意欲再拉扯住自己。不禁蹙眉,一直紧握成拳而置于身后的手倏地扬起,还未落下却被身后之人给抓住了手腕。

    至于这么紧张吗?内心冷笑一声,百里诺夕只长长吸了口气,凉凉说道,“我是守信之人。”

    想自己不过准备借那把油纸伞作遮挡之用而已,竟然被他防备至斯。

    索性任由他拉着徐徐直起身,才开口发了一个音就意外被打断了,“千……”

    “我真的不知它(他)是你的!只要你放过我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的世界里。”

    这话自然是对她说的,可千家小姐那楚楚目光却有些偏移地落在她的身后。这里面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一次?那她究竟是想让自己放过她哪一次呢?百里诺夕并无所谓她要用何种手段取悦身后之人,却不乐意给她当垫脚石!所以,歪着脑袋瞥了身后一眼,直截了当地摇头拒绝,“拿了我的,就必须还回来。塞给我的,统统给我吞回去!”

    冷若秋霜的眸光略过神色复杂的他,落在了校门口的那一大群女生中间,不瘟不火地说道,“千小姐,刚刚虽然被你的聪明才智打断了,可有些事儿,还是得交代的。你既是羲城名媛,我一乡野丫头就高攀一次,用你们认为的体面方式比一场。若能赢我,前事自然不计。”

    这么一小段话,除去声音愈发暗哑,话语却舒缓有秩,任人听不出半点端倪。惟她自己最清楚,这副身体却是快要不行了。

    不动声色地一个发力,力道奇大,恨不能在舌尖留下那么几枚深深的牙痕一般。咽下满腔腥甜之后,才强忍着咽喉处的炙热,仰起脸看着自己的手腕。

    令她有些意外的是,身后男人这一次倒是识趣地松了手。也只是稍微惊讶地一愣,很快就没有犹豫地大步离开了……

    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千梦源在她走出一段距离以后才敢扭头看过去,胆战心惊的神态未减分毫。看着她脚步如风的背影,心里突然产生了一股浓浓的怨恨。

    当初若是直接动用父亲的关系处理那件事,千家怎么会招惹上这么一个疯子呢?这一切,都是那个人的错!

    直到那抹绿色彻底消失在眼前,她的那颗紧绷的心才得到解脱。虽然面对的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可她却感觉自己好像在刚刚那短短的几分钟内,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了。

    待她缓过劲来,早就失去了那个男人的身影。却也只有些微的情绪在心口提溜了一圈,很距离就消失无踪了。相比较萍水相逢的他,她更在意那段话的深意。

    又在原地缓了一小会儿紧张的心情,这才揉着恢复了些许知觉的膝盖缓缓站起身。淡淡瞥了一眼山脚方向,就找了一块稍微干净一些的石头坐下,拨出去一通电话。

    即便已经狼狈不堪,可她依旧是骄傲的公主。她的笑话,可不是谁都有资格看的!一道极冷的目光掠过坡上那群交头接耳的女生,最后定格在被她们搀扶的那位粉衣女生身上。

    看来,那个煞星到底是何深意,得好好问问自己的好堂妹了……

    这边,百里诺夕刚刚抵达山脚下,仿佛被灼烧了许久一般的喉咙突然涌出一股火热。不用细探,她也知道是伤势更严重了。右手扶着墙体缓了好一会儿,才有了些许气力,将它们硬生生给尽数咽下。热流才下喉,眼前就是突然一黑,身影一软而险些栽倒在地。

    幸亏她下意识将那五指狠狠探入了墙体。细碎的石屑当场就不客气地嵌入了指缝之中,强烈的十指连心之痛,让她快要涣散的意识瞬间恢复了清明。

    不行,绝对不可以在这里!仍旧混沌的大脑被她强行加速运转,一个陌生而熟悉的代号从眼前一闪而过。

    对,她还有他!

    又是几次长气轻吐,惨白的右手才颤颤巍巍探入背包侧边,掏出手机就往墙缝插了进去。泛着蓝光的屏幕瞬间就布满了裂痕。她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只用一根通红的手指在其上快速点划而过……

    “羲城第一中学山脚下,十分钟。若”

    拔出手机收回背包之后,整个人就无力地靠在了墙上……

    许宸一直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却未有上前的打算。想到刚刚若不是自己追上前去,她如何需要出手抗拒?伤势也就不会进一步恶化了。

    自责满满的同时,他还多了几分莫名的气恼。

    适才不过是想带她去找小九,却被她不客气地给挣脱了。然后他们就交上了手,可他明明都没有发力,她却很快败下了阵来。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的身体恐怕早就超了极限吧。只是坚持着骄傲,在他们这些外人面前强撑出一副若无其事罢了。

    “不管你是何人,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那张倔强的脸上全是刻意的疏离,话语还这么的凉薄,直教他心口的郁结堆叠不断。这种莫名的情绪中,隐隐还有些钝痛感。出现得如此突兀,是他始料不及的。

    就是这么一个晃神,她便挣开了钳制,并果断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眼瞅着她的身体沿着墙面缓缓滑落,才欲举步向前,突然不知从何处涌来一大波送餐的家长。待他走出人群再看过去,山脚下哪里还有她的身影……

    这是一个安静的村落,四面环山,完全封闭无路的样子。除了各种品种不明的草木,就是稀稀拉拉的房屋数座了。它们无一不是用原生态的青石垒搭而成,高度何其一致,惟各间房门口的摆设不同。

    不明所以的外人只会误以为这是住户的分工不同。其实不然,这么一个偌大的村落并无太多人烟。所有的房屋都属于一人,只不过其功能不同而已。

    其中一处门外摆放了许多楠木架子的房屋里,充满了浓重的药味。

    屋内的一应家具皆是楠木制成。最内侧是一张两米长的木板床,摊铺着一层细长的草叶,若丝如发。往外是好几排的立式柜子,数不清的小抽屉上贴着各种草叶标本。

    靠窗位置有一张半米长的书桌,一盏古铜色油灯里摇曳着蓝绿色的火光。好些纸张杂乱无章地散落其上,书写的都是些奇形怪状的字体和符号,教人看不出个所以然。

    除此之外,只屋子中央摆着一个原始而高大的木桶。接近成人高度的桶内装了八分的药水,里面昏睡着一位面色红得诡异非常的女孩。

    不知是其体温所致,还是这汤汁本身的温度。青绿色的水泡不断地冒起,一副沸腾不止的样子。

    木桶的四周支着好几个一人高的药架子。上下共六层,每层都摆放着六七种药材。

    不时走来位一身玄装的男子,看似随意地抓起一种药材就直接丢进了木桶中。之后又将手中的另一份药材放在了那腾出来的空位上。看都没有看女孩一眼,转身就走出去了。

    他,就是这个村落的主人了。

    出了房门,他就一直蹲在院子里倒腾药材。清冷的面色之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只是,那频频失误的双手,很直接地出卖了他内心的担忧。

    也不怪他会如此魂不守舍。实在是那女孩的伤势太严重,早就超越了人体的极限。哪怕是她早年的那一次,也不及这次的万一。

    多久?他都不记得她有多久未受过如此重的伤了。真不敢想象,她若是再晚一些联络自己,他们可还有再见的机会呢?谁又能够理解,即便此刻,他也怀惴着回天乏术的后怕。

    明知道外面会这么辛苦,为何当初还是执意要走呢?男子突然握住手中的药草,任由血液将其浸染透彻,却毫无所觉一般。

    是的,这里曾经是她的避难所。一起生活的那大半年,是他最幸福快乐的时光,可她最后还是走了。这么多年,他却时常独自一人在这里生活。

    那些日复一日的枯燥与无趣,他却甘之如饴。只因心中有她,他这一生,唯一的风景。

    长气入体,抬起头默默看着天。第一次觉得此处特立独行的艳阳高照那么刺眼,竟晃得他泪眼迷离。

    这就是陵埌,隔绝的不仅仅是羲城的清雨纷纷,而是外界的一年四季之分。地理位置奇特的它,好似单独存在的一界空间,只有热情如火的酷暑,与残忍无情的寒冬。

    “噼啪……”一声脆响,好似闹钟一般提醒了忙碌的他。

    顾不得拣择了差不多的药材,随意往旁边的空篓子一放,起身就跑走了……

    再回来的时候,他的手中多了两桶冒着腾腾热气的汤药。脚步稳健地进入房间,很快就临近了木桶。垂眸看了一眼颜色已经浅淡若无的药汁,猫着腰就探手入桶底。随着两声敲击,底部的插栓就掉了下来。药水很快便也随之缓缓流出,迅速渗入了熟褐色的泥土中,无痕而无息。

    木桶之内还未见底,他已温柔地将女孩捞起。炙热感还是那么强烈,令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小心翼翼地将其平放在草床之上,切脉分钟就转身来到木桶旁,仔细清理着桶内的药渣。

    十几分钟之后,第二桶药水已经准备妥当。双眸微眯了好一会儿,整个人就带着眼中的那道精光跑了出去。

    少时,端着一碗温热的红血回来,重重咬了下唇瓣,直接将其倒入桶中。屏气敛息地凝视着液面,神色凝重非常。

    直到一层类似蝉翼的薄膜浮于药水表面,这才长长舒了口气。还未跑到床边,就听到一声飘忽若无的轻吟,“唔……”

    “若!”男子激动地惊呼一声,手中的木碗当即脱落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顾不得拾取,三步并作两步奔至床边。十指带着努力克制的颤抖,轻柔地端起她的脸,心却一下子沉了几分。唉,高热还是没有退呢。

    扑鼻而来的药香让他很快从深深担忧中回过神。右手才探入双腿的腘窝下,又是一声不明显的低吟。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才俯身在她耳畔喃喃低语,“乖,都安排好了。”

    那对紧蹙的眉头随着一语落而舒展,神色平静得恍若安然入睡般。惟他清楚,她仍在忍受着烈火灼烧,那是非常人所能承受的折磨。可这就是他的若啊,但凡还能够承受,就不会示弱半分。

    又是一声叹息,不再犹豫地将她和衣抱入木桶之中。他则抱着笔记本坐在药架旁,每间隔一段时间就往药水中加入一些药材。而更多的时候,他那修长的十指都在键盘上跳动,眉头紧锁未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