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32章 这个啊,简单!

章节字数:4892  更新时间:19-04-07 1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进。”

    不瘟不火地应了门,办公桌后头的一位老者忍不住深深看了一眼墙上的那副山水画。很是无奈地吐了口浊气,不停地一语双关叹着“引狼入室”。

    房门才被人从外面推开,就挤进来乌泱泱的一大群人。但看这装束与阵仗,就知道其来头可不小呢。即便如此,老者也仅仅是摸了摸下巴下挂着的一团花白的麻花,并未有起身恭迎的打算。

    只是抬眸扫过去一眼,就撇了撇嘴收回目光,内心则是一阵冷笑。

    啧啧,这老千的本事不小啊,人召集得挺齐嘛!瞅瞅这阵仗,七校的校长,外带三位教育局的领导咧。加上自己这边的俩人,刚好凑一打咯。要不要他命人再摆上三桌直接开局啊?

    不能怪他如此阴阳怪气地不待见。这里头的有些个“大人物”,平常时候,可都是他亲自也请不来滴。今儿个却纷纷不请自来地齐聚此处,在他看来,自是来者不善了。

    “哎哟喂!原来是这么大的人物们莅临啊。陋室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虽是客套着,可他只纹丝不动地坐在办公桌后,连语气都让人轻易听出了未走心。

    耐人寻味的看了一眼宾客区,却并未作邀请。他的办公室可不大,安置了一套办公桌椅,一张两米长的大理石茶几,也就只能摆下几张沙发了。他既不打算起身,那边笼统算下来,撑死仅够四人坐下。

    至于他们十人要如何安排这仅有的座位,那是他们自个儿的事。反正人又不是他请来的,犯不着操这份闲心。

    结果,人家根本没有什么争议就安排好了——在场唯一的女性占了一席,剩余三个自然是教育局的人所有咯。

    这样轻描淡写地给分配完毕,可不是白胡子老者乐见的。他原还想着看他们窝里斗的争夺场面呢!眼看着也没有好戏看了,自觉无趣的他嘟嚷了一句,“都挺有绅士风度,连马屁都拍得芥末不动声色啊……”

    这样怪腔怪调的说话,被他讲述得异常违和,却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随手从桃木笔筒里取出一只笔,埋头在纸上开始写写画画,俨然没有要招呼他们的意思。

    引他们进门以后的百里璟谦就有些跋前疐后了。他又不傻,怎么会看不出他们是来闹事的。可自家老大没有发话,哪里敢自作主张?只得尴尬地微微躬身,几个轻步退至门口,眼观鼻鼻观心地充当起了背景墙。

    再说那几位不请自来的客人们。得了男士们的礼让,刘苏则泰然坐在最内侧沙发上。习惯性地从挎包里掏出一本书,若无旁人地阅读起来。那恬静若水的样子,未有半分作假。

    其旁边的阜建平局长翘着个二郎腿,同样乐得自在的模样坐着。而沾了光的两位副处,则正襟危坐于一旁,却也隐隐露出事不关己的姿态。

    最旁边扎堆而立的那群人,那可就神色各异了。

    既然没有人开口,白胡子老者也乐得清闲,自然不会催促的。只不过,谁又能想到,那只被他握在手中,看上去很忙碌的笔,居然只是在答题卡上作画呢?

    咳咳!别辣么吃惊。昨晚之后,第一中学的教师都多了这么一项娱乐项目。这么新奇的创意,不仅充满了艺术感,还能转移注意力。实乃解压神器啊!

    突然,一位人高马大的男人走出了队列。啊,不对,准确地说,乔宗霖是察觉到身后有人在推搡自己,脚步才带着惯性向前走了几步。

    回头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站在那儿的同仁,浓眉微微挑起一角。正身之后就面色清冷地走到沙发中间,朗声问道,“建平局长,他们让我来问问。您这大中午召集我们来这儿,是要喝午茶吗?”

    问完以后,他还煞有介事地冲那几位微微颔首示意,脸上清楚地挂出了“哥们已经替你们开口”的神色。

    “咳咳!”重重咳了两声,被摆了一道的阜建平恶狠狠地瞪向人群一眼。一扫而过之后,特别落在了最中间的那位矮个子男人身上。

    什么玩意儿?到底是谁召集你们了?!

    原本自己就是不乐意来的,那家伙非得说什么让自己来主持什么大事。且不说前头那位老者与自己平级。只说他曾是自己的导师,也不好在他老人家跟前主持大事不是?之所以愿意跑这一趟,也只是好奇那家伙到底准备整什么幺蛾子而已。这会儿,居然还敢把自己推出去作挡箭牌,真以为谁也没有他们聪明么?

    面色无改地站了起来,开口却是充满调笑地话音,“老师,学生可没这闲情召集他们哦。我就是来您这串个门,再讨杯茶喝喝。”

    “哦?那茶肯定是没有了。”余光又瞥了一眼那副山水画,白胡子老者忍不住吐槽一句,“空杯子倒是有好些个,就是不知道小平子你吃不吃得下……”

    小平子?空杯子?阜建平呼吸一滞,远远又仔细看了一眼他的复杂面色。咦,怎么好像看到了百里老师肉疼的神态。

    内心只以为他是佯装出来的,面露憨态低声一笑,“嘿嘿……老师还是那么幽默啊”

    幽默?!站着的那几位心里却忍不住咆哮道,百里老头还能有幽默细胞?

    百里老者只冲他点点头,并不理会乱蹦哒的那几只蚂蚱,“我说,小平子啊……”

    “嗯,您说。”阜建平见他一脸正色,也端出了认真的模样。

    结果,却听到他慢悠悠地说道,“我没有什么要说的啊,只是还没吃中饭而已。”

    “那咱们这就一起去吃个便饭吧。”很上道地应和着,阜建平直接就往外走。几步之后后,恭敬地停在了门口位置。

    “这个可以有。”百里老者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那支笔,起身就朝着他走去。

    两人就这样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中,一前一后地出了房门。百里老者却在路过百里璟谦身边的时候,突然抚掌而立,很抱歉地说道,“哎呀,瞧我这记性!年纪大了,人都糊涂了。各位远道而来,却是水都没给喝一口……”

    “是我的失误!”自觉地连声认错,百里璟谦赶忙快步走到饮水机前。

    在诸位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他效率极高地用一次性杯子装了好几杯,又分别递到了这几位校长的手中。做好这一切,他才重新回到门旁站好,继续充当那个恭敬的背景墙。

    白水?还是饮水机里头的!

    看着各自手中的水杯,站了许久的诸位校长们眼角直抽抽。这百里老头的待客之道,还真是简直了!

    扭头欲为自己申讨一番,可门口哪里还有那两位的影子!

    “诸位,百里校长只是去食堂用餐,不消多时就会回来的。您们请自便。”面无表情地为自家老大辩护了一句,之后就没有动静了。瞧那模样,真是专业的背景墙啊。

    自便?还真会说话啊!这不就是说,他们要么客随主便地留下等他俩回来,要么保持着沉默自个儿离开么。

    终于,在一个小时以后的“不消多时”,百里硕睿咬着一根牙签回来了。那摇头甩膀子的模样,与市井糟老头的德性还真是一般无二。而他的身后则跟着充当下手的阜建平,左右各拎着一个篮子,随手就交给了那堵“背景墙”。

    “各位久等了。来来来,都别客气,尝尝我这的粗茶淡饭。有什么事呢,也得吃饱喝足了,才有力气说,是吧?”

    客套的安排说完,百里硕睿就自顾自地又坐回了办公桌后面。重新拿起桌上的笔,再次开始涂画,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有怠慢之嫌。

    吃饱喝足?在场之人,恐怕也只有他敢这么说了吧!矮个子男人瞟了他一眼,心里就是百般不愿意,也只得硬着头皮开始动筷子了……

    二十分钟左右,百里璟谦收拾好餐具,带上房门离开了。

    许是担心对方又冷不丁整个“下午茶”什么的,矮个子男人急急开口说明了来意,“百里前辈,我建议咱们来个八校联谊赛,您觉得如何?”

    “老千啊,你既然问了,我自然就答一句。并不如何。”头也没抬,百里硕睿就给拒绝了。手头动了两下,突然又停了下来,不咸不淡地补充一句,“反正我校最近是很忙滴,没空玩。”

    这样的理由倒也说不上牵强。高考季嘛,这个时间段,又有哪个学校敢说自己不忙呢?

    要知道,就算兄弟俩校的联谊赛,也是耗时极长的。更何况他提出的还是八校联谊赛。这样隆重的赛事,往年可都是在开学之初举行的。不仅是为了各校的学术交流,更是为了展现各自的风采。

    这高考在即的时候提出,其用意就有待考究了。

    “附议。”一直在看书的刘苏冷不等扬起光洁的胳膊,淡淡说了一句,却是头也没抬。

    早就坐在阜建平座位上的乔宗霖,见原主并没有要入座的打算,他也就没有殷勤地站起来让座。

    到了这会儿,他也终于搞清楚自己被招来当枪的目的了。那么,怎么可能还会给矮个子男人撑台面,拆得不要太快了哦。

    “同上!”

    其余几位倒是默不作声。既不表示赞同,也未拒绝,俨然没有要表态的想法。

    “你们也别着急拒绝嘛。既是友谊赛,自然是大家一起合计合计。”千福面带笑容地看向在场诸位,大手一挥,继续说道,“时间嘛,看看咱们,再忙,挤挤不也有了么?”

    还真能说!联谊赛是这吃饭喝茶的工夫么?还挤挤就有了。百里硕睿乜斜着眼看过去,弯着唇作妥协之态,“老千既然这么热衷,老头子也不能太不近人情了。以我校的本事呢,也就是高一高二能挤出来点儿吃茶的时间,报个把子项目助助兴。高三嘛,恕不奉陪了……”

    “老师这话说得极是!”站在办公桌旁的阜建平很是感激地看向他,一个恭敬地屈身作揖,“羲城历年升学率都是临近几个城市最高的,可不能在我手中给毁了。”

    连人家局长都表态了,站着的那几位也连忙表示支持。要知道,他们可比不得那边的百里老头。交情什么的姑且不说,就等级而言,还生生低了一级哪!

    高三学生不参加?这怎么行!可即便千福并不太满意这样的妥协,也是不好再坚持的。人家都将理由摆到了这样一个高度,以他一人之力,还真没有那本事扭转乾坤。

    可一想到自家的宝贝女儿,他又是那么不甘心。眯起来的眼睑下,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几圈,计上心头。

    “百里前辈说得在理,高三学生自然是没有那闲工夫玩的。”托了托薄薄的镜框,他就几步走到了办公桌前半米外。突然一个躬身,一脸为难地看着那个发顶,“小辈有个不情之请……”

    “既是不情之请,那就别说了呗。”空闲的左手倏地抬起,百里硕睿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请求。

    要不要这么直接!被无情拒绝,千福的面色不禁一滞。少时,眼里突然就飘出了一抹愤懑。该死!不就是仗着那高出的一级身份才如此嚣张么?

    “咳咳……”一旁的阜建平干咳两声,对自家导师的直脾气颇为无奈。猫着腰,低声劝说道,“老师,咱还是听听人千校长的具体请求,再作决定吧。”

    “嗯……”鼻子出个音就算是应承了,头却仍旧没有抬起,手头上的力道反而重了几分。孩子气一般地嘀嘀咕咕,“年轻了不起啊……一天到晚请这请那,大中午也不让人老头子睡个觉……”

    年轻人们抬眼看向墙上,原来才一点不到啊。呃,这个点前来叨扰,的确有些唐突了。不知想到了什么,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那位始作俑者。直觉自己是被摆了一道,心情很是不爽。

    顶着数道充满恶意的目光,千福长话短说,直抒请求,“我家小女不才,想领教一番贵校第一天才的风姿。”

    “这个啊,简单!”百里硕睿答应得非常爽快。手上的笔都还没有放下,直接就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个快捷键拨出,“喊你们班的氾昱霗过……”

    等等!氾昱霗是谁?

    按掉了电话的千福,壮着胆子看向面色不善的百里硕睿,怯怯地问道,“百里前辈,我想说的是,第一天才不是你们百里本家的丫头吗?”

    “呵……”冲他冷冷一笑,举在耳边的电话筒就被百里硕睿不管不顾地盖了下去,“你小子是诚心来笑话我的?!”

    他口中所指的丫头自然是指夕丫头了。这小子若不是压根儿没有调查了清楚,就是故意来给他难堪的。她可从来都不是第一中学的学生好吧!作为一名社会生,基本不受任何学校的管辖。

    “不是!您误会了……”千福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也顾不得食指上的疼痛,连声解释,“我是听说……”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就怕是千校长给搞错了。她可是我手底下的人。”

    最后一句话说完,阜建平就清晰地感觉到,身侧的腾腾怒气不知怎的就分出了一绺落在了自己身上。不对,貌似还带有些许的怨气,直教他浑身发毛。

    想着赶紧转移一下注意力吧,一不留神就被办公桌上的东西给吸引了目光。忍不住拿起那张答题卡,仔细欣赏起自家导师的杰作。当即被这新奇的玩法勾起了兴趣,夸赞道,“老师,您真是太有创意了!”

    “这是你手下丫头发明滴。”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百里硕睿将“你手下”三个字咬得特别重,字字都是显而易见的不痛快。

    “嘿嘿……老师也别恼嘛!到时候,我会让那丫头手下留情的。”

    你还有这本事?极为不屑地冷哼一声,百里硕睿并没有打算要再搭理他。不过,既然他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干脆也把事给挑明了讲。

    那丫头是不是天才,他不知道。只知道她向自己学校的全体学生发出了挑战。不管因果为何,这人都打到家门口了,他们岂有怯战的道理?换言之,她现在与第一中学可算是敌手呢!

    至于他千家的闺女想挑战谁,自己找当事人协商去!别没事来打扰他一个老头养精蓄锐。

    再次被提到这一点,他们依旧有些羞赧。于是,整个办公室都充斥着诡异的寂静,气氛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他们当中的一位发出了新的问话,“敢问百里前辈,那位传奇人物现在何处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