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34章 腿毛辣么长

章节字数:4071  更新时间:19-04-08 14: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乖乖,快到碗里来!

    然而,她心里的感慨还未出,这只狡猾的智慧生物突然就止了身影。铁杉枝杈上那个弯弯曲曲的姿态,距离要害位置硬是差出了那么一丁点。

    这是要以身为饵吗?她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对其如此人性的试探回以嗤笑。余光垂落,好家伙,居然芥末嚣张地趴在自己脚跟前、假寐!

    依照她此刻没有半分疲累的状态,若要与之硬碰硬地来场近身肉搏,胜负还犹未可知。毕竟,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它都是不输半分的。甚至比她还多了一项杀手锏,毒!要知道,她的背包可没有带在身边。所以,她从一开始被盯上的时候就没有那个打算滴。

    自导自演的曼蛇趴了好一会儿,终于又有了新的动作。立起前身就调了个头,绿光耀耀地直逼她的脸颊,“嘶嘶”吐着血红的蛇信子。那模样,就好似在宣布,它找到她了!

    老奸巨猾!这只曼蛇究竟有多少年岁啊?都快成精了。

    她乜斜着眼对上它的目光。原本棱角分明的黄绿色三角形,此刻都变得有些圆滑了。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瞅瞅,没有焦距的眼神辣么飘忽。这演技也实在太拙劣了吧,一点儿也不走心。

    对它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她已经连白眼都懒得翻了。一道灵光闪过,眼角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脸上则非常配合地露出一副惊恐万分的神态。

    傻虫,自己作死,不怪她咯!

    果然,曼蛇才扭过头,身子不过无意间移动了那么半分,她就已经动了。直接一个刀手向下劈在它的七寸处,力道强劲非常,连脚下的树枝都整根断裂了。另一只手的五指呈爪,迅速抓住它的脑袋。掌心妥妥抵住其下颚,食指与中指已经嵌入眼睛。只见她的手腕一个猛地发力,那么具有韧性的蛇头就这样被干脆利索地给拧断了。

    “咯咯……既是送货上门,自然却之不恭咯……”

    当时就退到树旁的她低低笑着,乐滋滋地哼着小调儿,手法娴熟地将这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曼蛇给收拾干净。眼都没有眨一下,一口就将蛇胆给吞了。

    其实,刚刚它如果不回头来那么一下,她要出手还不知何年何月呢!即便它继续慢悠悠地向前行出那么半分,以它的速度,她的命中概率也是对半分的。

    这可不就是送上门的晚餐么!

    非常顺利地从铁杉树上跳下来,即便拖着一身繁复的装扮,她身手依旧非常迅捷。回头淡淡看了一眼,很快就往森林深处跃去……

    到底,这天也是有些脾气的,而春日里愈加反复无常了。再如何卖力,人们也只能在羲城的天幕中找到那么几颗点缀的星子,根本找不到月亮的影子。只瞅着这幽微的星光,还不如那几抹阴云来得痛快。顿觉得这偌大的天幕仅余下辣么一点点空位来安置这么几颗星子,异常败兴。

    沉沉死寂自上而下地无声弥漫开,却独独绕过了市郊的一块场地。特别是其北角的一座类似球形的宽大建筑。

    平常时候,这个地方的这个时间点是最冷清的。此刻却是烽火通明,不时还会传出阵阵喝彩声、唏嘘声,欢笑不断。

    透过虚掩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看台之上的人山人海。那一波高过一波的热闹,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场面非常热闹,根本不受控制的样子。

    只是人群中有那么几个位置上并没有人。粗粗算一下,零总不超过十个的样子。它仿佛是一块不能逾越的禁区,大家情愿在一个位置上挤一挤,也不去那处放肆。

    而他们关注的场区,则是这个体育馆内原来的篮球场。只是早就没有原本的样子,到处架设着花样款式纷繁的多媒体设备,高端应有尽有。

    其中最吸引人当属最中央那两张书桌大小的答题案。据说其功能非常强大,整个羲城都找不出第三张了。因此,在场所有人都想一睹为快。

    周围布设了好几个监控的场区,空间非常大,却是360度全面布控而无一处死角。其他还有好些设备,都是他们之前根本没有见过的,自然也不知道是功能几许了。

    这么高端的场区,硬生生被一条极度违和的布片给拉低水准了。只见两片区域的交界位置,立着两根连边角都没有打磨的木棍,扯出一毛边未修的红布条。上面歪歪扭扭地手写着几个大字,“文斗武拼”“不服来战”。那粗糙的样子非常滑稽。

    奇葩“横幅”下正站着两个人,高矮不一的一男一女,似乎在交流着什么。

    全场顿时肃静无声。

    “小妹妹,”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男生绕着女孩走了一圈。轻啧两声,才很客气地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关心,“你可想清楚了,真的要为不相干的人挡一回合?”

    尽是废话!难不成自己之前的那十几场都是骗人的?女孩的内心对他这未经大脑的问话甚为不屑。面上却不显分毫,仰起的小脸上全是真诚。双手相互揉搓了一下,轻声细语道,“那……我如果没有想清楚,你是不是就下去不再上来了啊?”

    怎么可能!男生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怼一句,当时就板出了一副严肃的神态摇了摇头,还特别补充一句,“并不是!”

    那你叽叽歪歪个什么劲儿?女孩不客气地吐了吐舌头,两手往裤子口袋一插,赌气一般地嘟囔道,“那你又要问这么没有营养的问题?”

    “俗话说,”男生突然就站住了,还摆出一副君子的架势。右手适时抬起,直指长空的两根手指有模有样地摆了两下,轻飘飘地吐出一句,“好男不和女斗嘛。”

    “那您上来干嘛!”一声娇喝,女孩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唐僧模式,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同样抬起右手,两指却是对向场外正翘着二郎腿的一位高大男生,“想聊天,去那找乔大公子啊。别耽误本姑凉的宝贵时间。”

    “我可不是来聊天的。”男生缩着脖子瞥过去一眼,连忙收回目光。

    “所以呢?”

    “啊打!”突兀而怪异的腔调伴随着一个清脆的掌声落下,男生的双手很快就高低张开,身子还刻意压低了几分。一个甩头,朗声叫道,“所以,我要与你武拼!”

    等等!他们听到了什么?他们怎么从来都不知道那句俗语是这么一个意思呢?

    看台上的同学们只觉得头顶惊雷滚滚,脑海空白一片。眼里哪里还能装得下他努力摆出来的POSE。对这位仁兄能够找出这么强大而无耻的借口那叫一个佩服。

    浑话能说到此等境界,也真是绝世罕见啊!

    “咯咯……”女孩却是连愣神都没有,只看着他此刻的样子笑得花枝招展。几步走到比武的区域,抽出来的两只手很是敷衍地抱拳一晃,“受教了!”

    “好说!”男生又一个自以为帅气的甩头,结果一个不小心就给用力过度了。才痛苦地低呼一声,见她看过来,很快又摆出一副没事人模样,“小妹妹别怕,我会手下留情的。”

    话音刚刚落下,男生突然就收起那个端了很久的架势。转身就高高抬起一只大长腿,对着人女孩的面门就要劈下去。

    瞧那脚风猎猎,整条裤腿都快飞起来了呢!

    “啊!”一声尖叫当即穿透了体育馆,瞬间响彻整个夜空。

    受到惊吓的女孩才后退一步,就一个趔趄跌坐在了地上。

    伴随着一个突兀的“刺啦”声响,她突然又急急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紧捂着眼睛,慌不择路一般冲着男生就跑了过去。直直撞上之后才脚步一顿,五指很快裂出一条细长的缝隙,眸光挤出去一绺。口中又是一声低呼,“啊”地就转身跑走了。

    什么情况?

    揉了揉被撞得生疼的胸口,男生只是一头雾水地看向那个落荒而逃的背影。她这是被自己吓得弃权认输了?赢得也太轻松了吧!

    同样困惑的同学们才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再看向台上的男生,脸色出奇一致地愣了一秒。

    “噗!哈哈……”

    抬头看向已经哄笑成片的观众席,台上的男生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们又是怎么了?

    “哟!星星君,很新潮啊!”

    一声起哄之后,笑声更加热闹了。

    怎么觉得下半身有些凉飕飕的?男生这才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一种不详的感觉当即涌上心头。有些艰难地低下头,只看见自己那条被水洗得有些发白的裤子正堆在红线上,光腿之上仅剩下那条星星点点的短裤!

    神经线有点长的他,即便这个时候居然还没有想到要把地上的那堆牛仔布给提起来。

    “真是吓死宝宝了!腿毛辣么长……”

    “胡闹!”乔霁腾出一只手,对着还在抱怨的女孩发顶就轻轻弹了一下,不客气地送她一枚不痛不痒的生栗子。

    这大庭广众之下,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可以随便去扒人男生的裤子呢!

    埋在他怀中的小脑袋又往里钻了一下,女孩的肩头依旧颤抖个不停。看到她这副模样的人,只以为她还处于过度的惊吓之中。殊不知,那张无辜的小脸蛋上早就布满了小邪恶。

    哼哼,让他对自己犯浑,居然还恬不知耻地说什么好男不和女斗。文化不过关就直说嘛!还有,那手下留情的表意是要直接动脚吗?他能再无耻一点吗?

    只是扒他一条裤子,已经算很仁慈了。她可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对,不过礼尚往来而已!

    听到场外传来这么一个娇羞的声音,男生才后知后觉地连忙蹲身提起裤子。正准备离开又听到一句怪里怪气的“好走不送”,双手一抖,差点儿又现那片星空。遽然扭头看过去,却只见到人乔大公子那宽厚的腰背。至于那位肇事者,正被护得严严实实呢!

    原本在他看来,那个女孩若是什么也不依仗,自己还是有一争之力的。这会儿可万万不敢上前理论滋事了,只得带着羞愤的心情狼狈离场。

    “下一位……”好像后背长了眼睛一般,他才走出比试区域,乔霁就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然而,许久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才很是不耐地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看向观众席,“没有了吗?”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架不住其声名在外。一见他起身,全场当即寂静无声。无数双眼睛齐刷刷地落在了他所在的那个角落。

    “哥哥,无所谓啦。”女孩直起身子扯了扯他的袖口,另一只手掩嘴一笑,“这样不是挺好吗?”

    “雪儿说得不错,既然没有人通过我们兄妹这关,那就是没人浪费大……啊不,百里同学的时间了。”赞许地点点头,乔霁自然就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走吧,回……”

    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人影匆匆跑向他们,站定以后就急急开口,“我……”

    “你?哈哈……”乔霁在看清来人之后突然大笑起来,略略垂眸看着他,冷不丁问道,“手下败将,还要来自找没趣么?”

    他口中的这位“手下败将”自然是输给百里诺夕的氾昱霗了。

    “不是……”始终耷拉着脑袋的他心虚地摇了摇头,低声辩解道,“我只是想帮她分担一些……”

    “你是在同我开玩笑吗?”乔霁冷嗤一声,语气不善地说道,“氾老头,您是能文,还是能武呢?”

    是的,一直以来,他都看不惯这个总一副自命清高又不可一世的刻板书呆子。万年第一?嘁!若不是他们不屑,怎么轮得到他。

    无言以对的氾昱霗身体一震,很是尴尬地站在原地进退维谷。

    最后还是观众席上传出来的一个女声替他解了围,“乔霁,别那么嚣张!就让我同你文斗一场!”

    是她?乔霁眯着眼看过去,嘴角弯出一抹讽刺。不等对方离开座位,大手一挥,直接就认输了。

    嗯?当事者很是狐疑地看向场下,见他果断点头肯定,忍不住冷笑一声,“乔大公子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嘛!”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