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41章 倒是我高估了

章节字数:4925  更新时间:19-04-17 10: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咳咳……傻笑什么呢?”两声轻咳之后传出一个天籁般的声音。音似风吟,谣似雨飞。

    直教站在灶台旁的墨身体一颤,才出声的笑僵在了那张好看的脸上。他竟不知自己居然回忆得如此入迷,连她的到来都未察觉一二。

    他并非意外于她的嗓音,所以眨眼的功夫也就恢复自如了。迟迟放下手中那碗端了许久的蛇汤,便转身走到了她的身旁。温柔地牵起她的左手,扶着坐到了一张紫蓝色的小板凳上。

    “当然是想起了当初的若是如何‘款待’我的……”

    虽是笑侃,可他那眼中的浓浓怀念却未有半分假意。实非他有受虐的倾向,她那些在外人看来非常不仁的手段,却是他这些年为数不多的珍贵回忆之一。最重要的一点,因为是她!

    猫着腰一个低头就不经意地看见她那光洁的膝盖有些微微泛红。不用想,他也知道是一路“摸”过来的时候磕碰到的。即便那个房屋与厨房间隔着一段不短的距离,以她往常的身手,就是五官皆闭也是能够轻松抵达的。现在看来,应是她的四肢机能还尚未完全恢复吧。

    蹲身在她的跟前,双手就托起了她的一只受伤膝盖。很是心疼地嗔怪道,“晚些时候就会给若补上的,至于这么贪嘴吗?大老远地一个人走过来……”

    “呼呼……”温润的柔风带着绵长暖意拂过,一阵一阵醉了人的心。

    “咯咯……”

    许是被他吹得酥痒,她当时就忍不住笑出了声。那清澈的声音就好似从山涧而出的清泉叮咚在了青石之上,教人舒心畅快。

    笑声未止,她的心里却产生了疑惑。膝盖上的这种感觉好奇怪哦!怎么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呢?

    且不说她鲜少有过这样的小磕小碰,只说他们见面的次数,真的并不多。细数下来,自那次不告而别之后,再见也零总不超过一只手。所以,这种莫名熟悉感自然不可能是来自他。

    而她,似乎曾经非常依恋这样的感觉。

    越想越觉得诡异,脑海中突然就空白一片了,伴随着尖锐的疼痛一瞬而逝,转眼又恢复如常了。这么细微的变化,令她不禁蹙眉,困惑着那到底是什么?

    “怎么?”正在给她上药的墨连忙收手,轻轻又吹了两下,低声问道,“是被我弄疼了?”

    “就墨这般缚鸡之力还能伤到我?”反问一句,眉头已然舒展开。摇了摇头,她才回到他最初的责备,急急为自己正名,“人家才不是特意来这里索要那碗蛇汤哩!”

    “知道知道……”噙着浅笑略略点了点头,心思却完全在她身上。精明的双目从上到下将她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并无遗漏伤处才抬手勾了勾她的鼻尖,宠溺地笑着,“我们家的若才不是吃货呢!”

    “对!”即便知晓他说的是反话,她也顺着杆儿爬得怡然自乐。

    许是大多心思还在计较刚才那个奇怪的感觉,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如此亲昵举动。那么自然而熟稔,仿佛相识多年的他们之间一直便是如此。

    “走吧,若有好多年没回来了。好好重新熟悉熟悉这个家吧。”谈噱自若地将她扶起来就往大门外走,墨并没有再去管那碗还未放置妥当的蛇汤。

    此刻刚过正午,正是陵埌的日头最强烈的时候。只一把满溢清香的大黑伞,这两人却不惧炎热一般,闲庭信步地姗姗而行。

    陵埌所有房子都是用原石建造而成的,这些纯手工的工艺,无一不是他在此生活多年的痕迹。它们的雕工粗糙精细不一,想来都是凭了他当时的心情吧。

    每个房屋之间的间隔都各不相同,也全是他刻意设计的,深意不明。

    只是有一点他并不知道,之所以那一路磕磕碰碰,并非她的四肢未愈如初。而是对她而言,这么多年过去,陵埌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毕竟生活过大半年,所以她原本是想凭着当初的一点模糊记忆走过去的,并没有去仔细感知周围。不想才在泥土路上走出几步就撞上了一块大石头。这才学乖了,老老实实地放开五感。不然,怎么可能会只是那么一些小碰伤呢?

    别说,这一路上那样半人高的大石头还真不少,还有个别的巨石甚至有一人高。指腹摩挲其上,只觉得那纹理皆很粗糙,并没有半点人工打磨的痕迹。其上都稀稀拉拉地落下了深浅不一的刻痕,她虽还不能视物,却能从指尖清晰地感知到它们似乎带着某种关联。

    这会儿被他引着再次拂过,那些线条居然就在她的脑海中勾勒出了一幅幅精美绝伦的画面。带着恢弘气势,好似金戈铁马的征战不止。

    她的内心隐隐有着猜测却未显露分毫。只歪着脑袋正对着他,轻阖的美目弯出了好奇,“墨是从哪儿运来的这么多大石头?摆阵么?”

    这里虽无十里桃林,于她而言,依旧是一处恍若桃花源的好去处。至少那大半年时光,她就在这个好似架空的空间里,不被任何人所打扰。

    多年前的记忆已经模糊,可那一条条原生态的土石路径却是印象深刻的。它们一圈一圈地交错环绕着,犹如活脱的八卦阵一般排列。饶是在这儿生活了半年之久,她也还是傻傻找不到路。当然,这里面多少也有她懒得去摸索的怠惰成分在。

    “自然是崀山不舍得若走,日日发脾气咯!”虽然好似玩笑话,他说得却也是事实。

    自她离开那日起,每天都有好些巨石从崀山滚落下来。好像真的有了灵性一般,一石一位,从未有过堆叠于一处的现象。最令人无法理解的是,那些大石所阻截的道路无一不是那些纵横交错的迷宫点,大多还都是她曾经抱怨过的地方。

    如此碰巧的落点,用他的这个说法还真的一点儿也不夸张。

    要知道,这样强烈的动荡是已经在此生活了几年的他从来未曾遇见过的。

    当初被她救起又失了其踪迹,一年多的找寻无果让他心灰意冷。无意间就闯入了这个无人的区域,失了魂魄一般在这里跌跌撞撞大半年才找到出路。自觉浮萍般的生存于事无补,索性沉下心来定居于此,专心研究药理。

    这一待就是春秋荏苒几度。陵埌就好似温吞的长者,至少,他在的那几年里从未有过如此大的动作。

    因此,他便从此认定了陵埌是有灵性的。

    听完大致简述,她倒很赞同他的观点。谁说大山不会哭,碎石是小痛,巨石则滚落出大悲。于是,她不知不觉间就改了口,似吟似唱地说着,小脑袋却自觉转向正东略略抬起下巴。

    “墨可知她何时息了怒?”

    “她那是发脾气给我看,”如此说着,他的语气中竟多出了无奈。揉了揉她的发顶,眼神异常温柔,“无非是怪责我没留住若呗。”

    她走后半年,他也离开了。

    两年前再回来的时候,陵埌已经稳定了下来。道路上的那些大小石头上爬满了青苔,许是环境所致,只给人年岁久远的错觉。倒是其数量较他离开之时只多出了十数块,由此断定应该是当时就止了动荡的。

    走了一路,她突然就停了下来,脑袋往他的肩头一歪就枕上了。似笑非笑地拿远处的崀山消遣,“这么说来,她是没了宣泄的对象才自觉没趣地消寂了吧。”

    “或许吧。”与之并肩而立,墨将伞往她的那侧又挪了几分。深邃的目光抬起,举落在正东的崀山之巅。“这两年,一直都在想着,我都回来了,若是不是也该回家了。”

    远处的那座崀山原本很高,山峰直耸入云,云山雾绕的景致总透着无限神秘。那些巨石滚落之后,仿佛被巨斧懒腰截断了一般,整整矮了一小截。

    “家……”低声吟了一字,她并不知道这个字于他如何计。惟觉得从他口中说出来,辣么温暖,有些贪念……

    日头才沉入地平线,散着暖意的橙黄光亮犹未褪去,羲城的大地却已经趋于静谧。

    唯独第一中学西北角的体育馆内,喧嚣又起。那人满为患的场面,较前天夜里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虽然官方报道的比赛时间是晚上六时整,可一想到比试的项目是文斗,早早用过晚餐的同学们五点不到就跑来占座了。为的自然不全是各校天之骄子的一展身手,最主要还是为了一睹万俟教授的真容啦!

    半个小时的漫长等待之后,那些挑战者们浩浩荡荡地走入了场区。看着那不大的等候区域,他们的脸色飘过一抹尴尬,竟不知该如何落脚了。于是,他们就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副静候指示的模样。

    要问这群外来者是何人,来此作甚?

    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他们不就是上午前来“滋事”的那些外校挑战者么。

    清晨将尽,八校高层的决议才传达出来,乔家兄妹就发话了——外校高材生想要挑战百里同学,就得和第一中学的同学一样,赢了他们兄妹才可获得晋级挑战的资格。

    不同意?可以啊!后天,谁也别想进这第一中学的校门!

    论坛上当时就炸开了,无不是指摘这二人行事嚣张,目中无人的。毕竟那是第一中学而不是第三中学,可由不得乔家说了算!

    谁知道,申讨才起,人家校长就出来发布申明了:挑战赛初始,由乔霁乔雪把关。

    对于这样一条极具护短嫌疑的申明,其他几位校长没有发话,也就相当于默认了。那他们这些做学生的,自然就得服从咯。

    如果有看不过眼,不愿按照此规矩来的,那就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这会儿见到场上的那些外人者,观众席上的第一中学同学们可不怎么友好。也不知道谁突然冒出一句,“一群傻缺”,当即哄堂而笑。

    这让场中央的师生们尴尬得无地自容。

    回想起上午被戏弄的那一幕,他们是又羞又恼。那个自称“乔家兄妹”的始作俑者,当时就被封了号。只是大家关注点都在“挑战时间”上,硬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些。那些“有幸”看到消息的挑战者,当然不会竞相告知,谁让这次挑战赛的奖品那么神秘呢。

    “确实是傻缺。”挑战队伍之中,不知道谁又冒出了这么一句附和。

    这让中午那些自以为聪明的同学们,更是羞赧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人傻心大,受骗怎么能怪骗子呢?”

    “说谁呢!自以为是……”

    “这就叫利欲熏心嘛……”

    ……

    这内讧起得毫无征兆。观众们乐得再当那吃瓜群众,白捡了一出好戏看看。

    “够了!丢人都丢到别人家了。给人当笑话很骄傲吗?”

    一声低吼打断了场上闹哄哄的针锋相对。一位领队老师紧了紧手中的电话,双目盛着满满的怒火。这些糟心孩子,能让人省点心吗?

    长长吸了口气,冷声继续说道,“所有人,统统去比武的赛场侯着,两两成组站好。”

    这下,糟心孩子们倒是听话地配合行动了,不过分钟就队列整齐了。

    可是,时间还很富裕啊!

    等待本身就是煎熬,满心期待的盼望就更难捱了。不过短短十分钟,台上的观众就好像苦等了数年之久。终于到了六时整,体育馆内瞬时寂静无声。

    “第一、二组出列!”说话的还是那位领队老师,在所有人的不解目光中,语气冰冷地继续做着安排,“第一组上答题区,第二组前往等候区。其他人,原地待命……”

    什么?!这是什么情况?

    台上所有人惊呆了,无不用力揉了揉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就开始了?

    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学生,领队老师就气不打一处来,一个抬脚踹了过去。还杵着干什么,不比就早些滚回去上自习!

    “这两台答题案是智能的,请随意使用。如有损坏,照价赔偿。”

    这是他刚刚打电话问询之时,百里璟谦的原话。虽简洁,却表意得再清楚不过了。言下之意,他们自己安排好人上去答题就可以,用时短于乔霁的即为胜出,晋级最后的挑战。

    这是他有史以来最憋闷的一次带队了。很显然,人家根本不待见自己嘛,真是自讨没趣!

    “啊啊啊,难得的安静啊!”

    这一声深沉的叫喊声从“拼搏楼”肆无忌惮地传出,居然没有引起任何反应。

    始作俑者的身侧坐着一个小女孩,歪着脑袋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教室,低笑着应了一句,“不管怎么说,面子也是给了的。瞅瞅,芥末多观众去捧场了呢。”

    “不会太久的。”那个高大男生抬眼看向远方,没头没脑地应了这么一句,就继续埋首看书了。

    小女孩的左手在书本上圈了一笔,却是头也没抬地问了一句,“嘻嘻……哥哥觉得会是多久呢?”

    “喏!这不是已经有人回来了么!”男生漫不经心地勾起嘴角,眉眼间的清冷笑意意味不明,“雪儿,你该回教室了……”

    “嘁,早知道这么快人家就不来了。还以为他们有多大能耐呢,倒是我高估了!”

    随手合上书本,乔雪的目光淡淡飘向远处的一大波学生。突然就对体育馆里的那些挑战者,多出了几分不屑一顾。右手“啪”一下拍在书本上,利索起身就往楼梯口走去,“哥哥一会儿记得喊我哦。”

    夜色中,谁也没有注意到逆着人流的她。三两成对,四五成群的同学们,无不满脸失望地讨论着刚刚那小半小时里的无趣。

    什么嘛!就算人家万俟教授日理万机,没空来给那些外校同学打气加油什么的,那至少也让同学们听听校花的悦耳声音聊表安慰吧。即便人校花也不得空,这好歹也是一场正规比试,怎么也随便安排个人主持解说一下吧。

    那一个个默默地走上台答题,再默默地离场,演默剧呢!

    再不济,应战者也该抽空出来露个脸。就算不给那些外来者面子,怎么也尊重一下同校的校友不是?偏人家就是傲娇地连个影子都没有出现,这还叫哪门子的比试啊!

    最无趣的当属那些连一道题都答不上来的挑战者了!

    这都已经上去十几波了,硬是没有一位能够打破这“第一题禁锢”的魔咒。不是说都是天之骄子么?怎么还来了这么多滥竽充数的?

    只瞅那来时的阵仗,还以为他们有多么牛掰哩!

    尽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去看点小说打个瞌睡什么的呢。

    “啊,对了!我跟你说,挤我边上那位同学,那身上的气味还真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