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42章 这么高?!

章节字数:4419  更新时间:19-04-19 10: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最初那人山人海的体育馆,随着夜的加深,人却是越来越少了。

    不仅是观众席上只剩下几位早就已经睡着了的同学,就连挑战者的人数也是意料之外地骤减。

    大多数同学是看到远比自己还要强悍的同窗落败之后,直接选择了放弃。至于那些已经挑战失利的同学们,自然是走下答题区就离场了。

    这不,八点都不到,早先浩浩荡荡来的几百号人马就只剩下三十余人了。彼此看了一眼,眸中非但没有颓败气息,反而燃起了熊熊斗志。

    不过几眼对视,他们就默契地重新找好了各自的对手,队伍混乱数息便恢复了秩序走向距离答题区更近一些的休息区。

    同那毫无意义的一个时间数字进行比试?别开玩笑了!他们可没有这份闲趣。甘愿枯等这么几个小时,为的可是身侧的对手呢!

    没有观众又如何?他们又不是杂耍班子里的小丑。为什么一定要莫名其妙地表演给别人看呢?他们的共同目标可都是那份神秘的终极奖励哪。

    一对挑战者们走上答题区,只一个眼神的交流,就默契地开始同步答题了。不得不说,此二人的进度还真是惊人的同步,连神色都一致地肃穆,不敢有丝毫懈怠。

    其他的挑战者们也未有半分喧嚣,只屏息凝视地看着大屏幕,各自思量着心思。

    在他们看来,这已经不仅关乎能否到能否通过比试,晋级到两天后的挑战赛。它更是他们期待了多年的一场比试。大家明里暗里相互较劲了十数年,也确实该有个结果了。

    眼瞅着六分钟已过,他们却还剩两道没有作答。场外的众人纷纷为其捏了一把汗,想要在十三秒内准确答出已然不可能。

    可又如何呢?他们还有彼此这么一个对手,即便超时也是不能放弃答题的。所以,他们最后都是以七分多的时间完成答题,挑战失败的两人却仅仅相差了毫秒。

    又是默契地相视而笑,“兄弟,不错哟……”

    拼搏楼的三楼尽头,一个教室的后门懒洋洋地坐着一位高大男生。瞟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嘴角扬起一抹嘲弄。

    呵,也差不多了。那些混蛋们应该已经对上了吧。

    存着凑热闹看笑话的心思,他自然就站起身走了出去。才走到楼梯口,突然回头看向来时的远处,脑海中竟闪现了一个可笑的想法。如此情有独钟这后门的位置,该不会就是为了方便闪人吧?

    带着各种自嘲就走向另外一幢教学楼,远远就看见早就站在楼下等着自己的妹子。不时还有三三两两的同学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看那方向,貌似与他们还是同路呢!

    不禁弯唇讽刺一句,“哟,还是有几只聪明人嘛,这么点儿味道也嗅出来了吖。”

    “哎哟喂!这不是我们乔大公子么!终于肯出来露个脸了?”才准备上台的一位挑战者突然止了脚步,皮笑肉不笑地冲着门口捎过去一眼,很快又举步前行。

    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寂静的体育馆一时之间喧嚣不断。

    “你们带过来那么多人马,我可没有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魄。自然是能躲就躲一下咯。”冲身侧的乔雪微微颔首,就分道扬镳径直往里面的休息区走去。才站定,就转身冲台上那位挑了挑眉,轻笑着,“呵呵……这会儿才敢出来冒个头,就是想看看你们谁死得更惨。”

    “啧啧……”台上那位轻啧不断地摇了摇头。扬起的手掌将乔霁从上到下比划了一通,这才冲他身后的其他人感慨道,“瞧见没有,人乔大公子就是嚣张啊!”

    “一般一般……”话语虽说得谦虚,可他那脸上的嘚瑟劲却是半分不弱的。略略回退半步,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二郎腿自然就架了起来,“你要不服,咬我啊。”

    “你又不是女的!他怎么会乐意咬你这皮糙肉厚的汉子啊。”边上的一位挑战者插了一嘴,替已经开始答题的那位做了回答。

    很快就又有人来搭一句,嫌弃的语态非常明显,“你洗澡没有啊?别人家才靠近,都还没张口就直接栽了。”

    “这问题没毛病,俺那穷乡僻壤缺水得紧,这都好几年没洗了呢!”说着,乔霁就解开了领口位置上的两个扣子,作势要搓出些内涵来给他们验证一番。

    一旁的人纷纷抬脚,不客气地招呼了过去,“滚!”

    “哈哈……”

    笑声不止,搭在椅子上的右手轻易一个拉扯,连人带椅子就旋转出了他们的攻击范围。不着痕迹地摆脱他们的试探,微眯的双目中闪烁着轻视的嘲笑。

    脾气敛了,可他这身手却又长进了!

    人群中得出这么一个不太愿意接受的结论。不动声色地收脚,转身看向中央的大屏幕。

    广角屏幕下的答题台上,那两位并没有被他们制造出来的各种动静所打扰。那神态非常专注,甚至于连身旁多出了一位旁观者都没有发现,仿佛满心都在眼前的题目之上。

    这位无声无息而立的小女孩自然是与乔霁分路而行的乔雪。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始终落在蓝光悠长的屏幕上,不断明灭着各种光彩。

    别误会,她可不是来捣乱,而是真正奔着学习而取长补短来滴!几组人马轮换之后,她的心里不禁感慨道,自己昨晚那一下还真是拼了一把逆天运气啊。

    若是换作适才看到的那些并不太确定或是根本无法作答的题目,那可就真得嗝屁了!

    剩下几场,她并没有继续往下看。而是悄然退到门口的候场区,独自一人安静地坐着。

    也不知到底想了什么,十几分钟后突然就站起了身。不仅没有等今晚比试的最后结果,甚至没有同自家老哥打招呼,直接就走了。

    始终慵懒靠在椅子上的乔霁自然有看到她离开,只嘴角勾起不大的弧度。散漫的目光很快又重新落回答题区,左手的食指不时在大腿上圈画着。

    晚间九时五十七分,所有挑战者的答题全部结束。

    三十余人中超过了半数挑战成功,获得晋级两天后的挑战赛资格。

    “恭喜了!”乔霁率先站起身,嘴角挂着浅浅的笑。以东道主的身份道了声贺,并客套了一句,“期待你们更精彩的表现咯!”

    他们同样只是礼貌性地点点头,并没有更多的言语就井然有序地往大门走去。

    这不长不短的一路,硬是又掀起了一潮不小的海浪。那为数不多的赶来凑了个热闹的同学们,为自己机智点赞的同时,还不忘犯点花痴草痴什么的。

    “看到没,那个高高大大的,就是第二中学的榜首呢!帅到掉渣,有木有!”

    “嘁!什么眼光,哪有人家第三中学的那几位帅哥有型啊!”

    “就会花痴!学学人家第八中学的才女,那可都是矜持温雅的美女哪……”

    ……

    这些同学几乎是一路尾随着那些挑战者离场的。所以,阵阵喧嚣很快也就从体育馆内转移到了外头,迟迟走远。

    最后面的乔霁并没有即刻离开,而是独自一人又干坐了好一会儿。一双深明通达的眼睛,毫无焦距地落在身前交错而置的十指上。思绪翻覆无数的过程中,眼角始终闪烁着浓浓的担忧。长长叹了口气,这才迟迟起身走上答题区。

    才猫着腰准备关闭所有设备的电源,突然感觉到手掌一阵痛麻,整个人就向后飞出了答题区。

    双脚落地后连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虽事发突然,他顾不得手腕上的疼痛,抬脚就准备上前阻止来人的不明意图。

    然而,抬起的脚还没有落下,一根红褐色的枝条如长蛇迎着他的面门飞掠而来。下意识的侧身准备躲闪,不想第二根已经瞄准飞来。连忙后退几步,一个敏捷的侧空翻才险险躲过。

    这一次,他只面色复杂地看着那个黑色的背影,却是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他并非鲁莽之辈,自是知进退的。单单这两下,就能够判断出对方身手远在自己之上。再贸然出手也是占不到半点儿便宜的。

    更重要的一点,不管对方到底是何人,至少人家仅仅是奔着挑战赛的文斗而来。想来也是够不成任何威胁的。

    来人倒是有些小意外他的识相,也就没有太为难他了。只漫不经心地作答了六分十二秒,随手拔掉电源就径直离开了。

    从体育馆出来,他也不着急离开,闲庭信步地走上了主席台。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中漾出朵朵桃色,纷飞在那片茵茵草地上。不知看到了怎样的一副光景,嘴角就扬起了魅惑众生的笑意。

    “老大,查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出,却看不到他的周边有半个人影。一阵清风拂过,掀起草叶翻飞,低音混迹其中更加不易被察觉到了。

    “那两条信息虽然没有被删除,却是同样被做了处理的,内容大抵都是报平安。”

    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似乎早就猜到了一般。只轻哼一声,又起一问,“监控如何?”

    “整个路段都没有监控。已经核实,头天就已经发出了线路维修的停电通知。”

    “哦?”男人的声音第一次有了波动,显然有些意外对方的手段。

    带走她的人如此步步算计精确却未留下一丝破绽,看来对方不容小觑啊。只是不知究竟与她是敌是友呢?

    对于这一点,此刻他反而一点也不着急论证,顶多也不过再有两日便知分晓了。迄今为止已经过去了近五十九个小时,以她当时的伤势,早就生死已定。

    一抹红芒闪过清池,他才迟步走下主席台,对着空气做了一声交代,“不用再查了,抓紧时间把那里处理妥当了。”

    “是!”

    沉沉的脚步行至操场中央,直接躺在了草地上。

    眼前的满天繁星好似一幅绚烂的画卷,可荒凉的心里只驻着那双眼睛中的团团巨大星空。不断明灭出狡黠的笑意,仿佛在肆无忌惮地嘲笑着他的无能为力。

    小狐狸,你可看到了这一整片的满天星子……

    “咯咯……墨!看那看那!”一声兴奋的惊呼之后,突然传出一个怪异腔调,“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狐狸精……”

    她的精力怎么这么旺盛啊?墨无奈地叹了口气,对身侧这位正若无其事地唱着不着边调调的若表示接受无能。

    白天时候,他们在陵埌各处逛了一圈,还不到两个小时,她的身体就有些吃不消了。返程的一路,她是被他抱回去的,走到半路就沉沉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她突然就睁开了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勾勾盯着趴在床沿上的他看了很久。这张脸,她从来不曾见过,却一眼便认出了就是他。

    “墨……”

    他被叫醒之后整个人就魔怔了一般,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准确地说,他是被她那琥珀色的双眸惊艳了,直觉它是此生见过的最美。

    “美丽极了……”

    “咯咯……墨的样子好傻哦!”含着笑,她突然支着身子坐了起来。在他才随着坐直之时,猝不及防地就张开双手抱住了他,“幸好,有你……”

    “若……”

    不等他说话,她突然就松开了手,动作麻利儿地翻身下了床,嘴里还不断催促着,“快走快走!说好了要一起看陵埌的日出日落的!”

    “等……”

    他才开口又被她给截断了。很显然,不管他想说什么,她都并不打算要等。双脚才落地,就不由分说地伸手拉起他的胳膊意欲出门。

    被她紧紧拉住的手突然用力往回带了一下,轻易就她给拉了回来。迎着那双眸色未改的美丽眼睛,他笑得温柔,“傻瓜,这会儿已经深夜了,不管是日出还是日落都是看不到。”

    “啊?”整个人当即如泄了气的气球,低垂的双眸中落下了星点的失望。

    他只含着笑将她拦腰抱起,转个身就放回床上。看着沾满褐色泥土的小脚丫,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了,竟越来越孩子气了!

    “一会儿吃个饭,再舒舒服服泡个药浴。然后我就带若飞,可好?”

    原本他只是安抚的话语,结果一个不小心,她就给带得飞过了头。

    才到达山顶,她就用那天籁般的嗓音,五音不全地一曲接着一曲高歌。玩得不亦乐乎的她,却浑然不顾他那对饱经摧残的耳朵。

    看着她笑若灿然,墨突然站起身,随口问道,“至于这么开心么?”

    “当然!”“歌声”戛然而止,她很是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左手自然就挽起了他的胳膊,笑着说道,“人家终于又见到墨了嘛!”

    “既然这么想再见,为什……”

    不等他问话出口,她突然就松开了他的胳膊,煞有介事地比划了一通。这才仰起脸看向他,有些忧伤地数落道,“墨怎么高出人家这么多了?我一直记得只有这么高的吖……”

    这么高?!堪堪到她的肩头?他的面色不禁一滞。再看着她那双眯起来的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她给逗趣了。

    配合着她,苦着一张脸低声委屈道,“若所指的是哪一年的我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