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44章 让你抢我的东西

章节字数:6079  更新时间:19-06-21 1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虽然相处的机会并不多,他们对彼此的了解却是比任何外人都更要深刻。她的拒绝,似乎原本就在墨的意料之中。便也只歪着脑袋冲她浅浅一笑,很快转向看着头顶的天空。抬起身侧的双手呈喇叭状置于鼻下,清朗的声音之中带着莫名的幸灾乐祸。

    “这次是妳自己没能留住她哦,可怨不得我咯!再敢乱发脾气,我定不饶妳!”

    嗯?墨这是在同陵埌说话吗?

    躺在一旁的若当即就愣住了。侧首看着他那漂亮的侧脸,很快淡然一笑,竟也学着他的样子开始喊话。不时,声声天籁般的声音就徘徊在了崀山之中。

    “要乖乖等我回来哦!”

    这并不是她的玩笑话,而是很认真的约定。只待外头的一切恩怨了结,那世间繁华于她便也算落尽了。但愿到了那时,还有机会同他这般静看陵埌的云卷云舒。

    我们约定好了哦!那只高高抬起的手倏地张开,看着被分割成窄片的清浅靛蓝色天空,他突然低低笑出了声。

    “嗯,她应该会听若的话滴。”说着就一骨碌从地上起身,手脚利索站起来。随手拍了两下身上的碎灰,带着释然的微笑伸出手。低垂着温柔,静静地看向她,“若,走吧,该办正事了!”

    依旧那样的毫不犹豫,她抬起左手就紧紧拉住了他的大手,稳稳起身后站得笔直。甚至没有眼神的交流,两人竟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那片绚烂的天际。深邃的眸光中皆透着坚定,神态异常相似!

    少时,二人齐齐转身向左,疾走如风。阵阵清悦的笑声刹那间回荡在了山林之间,惊得崖壁之上的红鸬振翅而去……

    嘶,太他喵疼了!

    直到这一刻,若才明白他在动手之前的担忧。这样的疼痛,真的是常人所能够承受的吗?

    那晶莹剔透的液体才入眼,她就清晰无比地感觉到,整张视网膜瞬间便消融彻底了。那感觉就好似有一团团无形的炙热火焰在眸中燃烧着,不断地灼伤那两枚脆弱得不堪一击的眸子。

    原本只是被灼烧也就算了,可偏偏自己这副神奇的身体居然自主地生出了防备。当即就开始了修复。于是,她只能不断承受着消融、结膜,再次消融又结膜……

    这是一个极度漫长的过程,她已经记不清究竟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反复。这远胜锥心之痛无数的疼痛,让她好几次都险些昏死过去,却被她咬牙坚持了下来。

    是的,即便知晓这一切都未被临床验证过,她也还是选择了相信他。心甘情愿地当这一回小白鼠!

    可她并不知道,如此反复的疼痛,也还仅仅是表面上的药效刺激。真正决定胜败的是后头的残酷考验。赌上的可不只是她这一双眼睛,而是一条命啊!

    坐在床沿的墨神色凝重地看着她,仔细着每一个细微变化,哪敢懈怠半分。

    这一次的大胆尝试,就是从那太花草上萃取的花汁。

    要说陵埌这雌雄同株的太花草,其生长时间虽不及依米花那么长,却也是不短的。三年才开花,花期近半年。

    恰是此处一年之中的最冷之时长出骨朵。漫天纷飞的雪花片片落在花冠之顶,一夜之间将它彻底掩埋。待雪水消融,分分入冠,这才初开出五片花瓣,皆为雪白之色。第二日晨曦,初花就神奇地转为了粉红色,日夜盛开不败。沐浴日月一周之后,颜色渐深。这之后的成长至少为期一个月,外花冠才呈猩红色,红瓣舒展而内花冠迟迟盛开。

    随着此处温度的不断升高,花瓣将在后面的几个月不断变幻颜色。小半年之后成花,茎干与草叶才开始颜色蜕变。橙色形成之时,花期便结束了。而酷暑也已近了尾声。

    叶落茎败,新芽于寒凉才现端倪的时候始发,之后便又是三年了。

    以它入药,这原本仅仅是他一个大胆的想法。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不等他说完就答应了。心中当时就生出了疑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对手,竟让她如此拼尽全力地想要变强?

    可是,箭已经在弦上,也就不得不发了。他只能低声吟一句,“若既然相信我,那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住啊……”

    诶?这是哪儿?好像并不是崀山的那处栈道啊。

    眼前的光景才清晰,若整个人就傻眼了,只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四周的环境。

    有了之前的经验,她当然清楚自己这是处于梦魇之中。既然是要吸收太花草,那她的目标就非常明确了——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干掉它!

    可问题是,这片密林又是怎么回事?完全没有见过的场景嘛。这让自己去哪里找那株可能长了脚的花啊!这万一……

    呸呸呸!连连啐了好几口,她才暗骂一句,“好没出息!”

    此刻应是正午时分。只见那烈烈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林,就被纵横交错的枝桠切得零碎,留下了斑驳的光影。

    渐渐沉静下来的她,随意向前迈出两小步,就习惯性地低头看向草叶尨茸的地上。嗯,此处的一切都很正常嘛。

    四五成群的虫蚁悄无声息地从掉落的树叶之上爬过。齐心协力地抬着个头不小的甲虫,脚步有条不紊。林间偶尔有三两只鸟雀穿飞而过。只看那树顶端的鸟窝造型,就知其是分区域而栖,并无干扰。略微感觉了一番林间气息,并没有发现大型生物的存在。除去偶尔的几声鸟鸣,整片山林显得异常安静。

    整体环境倒是构造得不错嘛。可这里真的适合那珠花吗?该不会是出现了空间混乱吧?

    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阵阵“啾啾”从身后传来。扭头只看见一灰不拉几的小鸟飞掠而来。还没弄清楚状况,另一边又传出了动静,“咯……”

    原先的那只灰鸟仿佛受到了强烈的惊吓,急急掉头。连翅膀都扑扇落了好几根灰色的羽毛。不过眨眼的工夫,就彻底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这是弄啥嘞!一脸懵然地看着这个短暂的闹剧,她还真有些摸不清头绪了。

    才转身,就看见高空中俯冲下来一只彩鴂。华美的翅膀肆意扑腾几下,就准确无误地落在她的肩头。

    “咯……咯……”

    所料不错的话,刚刚那只就是被这只给吓走的咯?领地意识居然这么强啊!

    带着好奇探究,她微微侧首看过去。谁曾想它居然一心都在忙活着扑腾翅膀,却是半天也没有要飞起来的样子。见其玩得挺欢愉,半点不似受伤的模样,她的内心不由得产生了个滑稽的念头。

    这家伙莫非是要在自己肩头搭窝筑巢?那这里的生物也实在太大胆了一点,居然不惧生人!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另类装束。全身上下都是苏白色的异服,风格奇特,颇有一番民族风味。这一头长发也已被束起,整个发型相当的繁琐,绝对不是她自己能够捯饬出来滴!

    明明是如此个性鲜明的造型,居然还被当成一棵树。这还真是一只傻鸟!

    正腹诽着,又听到肩头传来几声急促叫唤,“咯!咯!”

    叫什么叫!你说的鸟语,谁听得懂啊!

    实在是这尖锐的鸣叫声太刺耳了,冲击得耳膜一阵生疼。她不禁蹙起秀眉,出声就是讽刺,“落落?你这只傻鸟是不是打算再也不飞起来了?”

    接下来,颠覆她三观的一幕发生了!

    那只被她誉为“傻鸟”的彩鴂在听到那话之后,居然一个后肢不稳,险些从她的肩头跌落。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吧,它还直接脑袋一歪作晕地状——妥妥地躺在了她的肩头,装死!

    他喵的,这是几个字意思?!看着这么诡异的画面,她当即就炸毛了。

    这次的梦魇是不是太欺负人了啊。不直接切入主题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如此设置!为毛是那只傻鸟能听懂自己的话,而自己却不明白它的语言?那岂不是说她比这只傻鸟还要傻!

    躺下的那只彩鴂很是没有眼力劲儿。不多时就又活蹦乱跳地在她的肩头蹦哒了。只不过,它这次倒是老实了许多,不再“咯咯”地嘶鸣个不休。

    掩面而立的她却只是傻愣愣地看着肩头上的那只傻鸟。显然,她对此等设计实在是接受无能了。

    许是被她给盯得急眼了。彩鴂那双柔弱的翅膀随意扑腾了两下,竟对着她的眼角就啄了过去。

    哟呵,这只傻鸟得了便宜居然还敢动粗?

    正烦闷着,见那家伙竟然还敢寻衅,她立时就暴走了。身子都没有动一下,一个扬手就精准无误地抓住了这只嚣张的傻鸟。冷哼两声,抓着它就抬到了鼻梁的高度,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了好一会儿。

    后知后觉地想起此行的目的,她才郁结未散地嘟囔一句,“没劲……傻鸟,快走吧……”

    随手将其朝身后一丢,就不再理会身后传来一阵阵悠长而尖锐的嘶鸣声了。

    举目看了一眼远处的树木,无奈地耸耸肩,一个飞跃就快速向南边跑去。几个呼吸而已,游踪如缕,步履轻盈的她就消失在了丛林深处。

    密林之中,不时有清风而过,带动着草叶细微摇摆。细碎的“沙沙”声若有似无,引起无数动物立身张望。

    “啊!那株该死的草,到底浪到哪里去了嘛!”

    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若的内心深处再次涌现出浓浓的不安。她知道,这是预警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了。

    可是,这片不大的丛林她已经来来回回找了数遍,并没有发现太花草的蛛丝马迹啊。很是烦躁地随手折断了一棵土蜜树的枝干,扬手就狠狠丢进了丛林深处。

    一时之间,鸟雀惊飞,小兽疾走。那恐慌的神色仿佛在说,嗯,必须尽快远离这是非之地。

    突然,一阵嘈杂的“吱吱”声从远处响起。原来是一只倒霉猴子被那树枝给砸中了啊。受惊过度的它,居然慌不择路地往她所在的方向跑过来。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即刻又转身逃窜。

    “臭猴子,你给我站住!”

    轻喝一声,那双长腿已屈膝向上灵活一跳。伸手就拉住了垂挂在树上的藤条,巧妙借力向上飞起,朝着那该死的猴子追去……

    “咦?”一直守在床边的墨不由得轻咦一声,甚为不解地看着她的墨色瞳孔。

    为什么太花草的药效仅仅作用于瞳孔表面,并没有被吸收半分呢?这都已经过去了大半日,她居然还有醒来的迹象。要命的是,她的脉象已经开始有些虚弱了,俨然体力不济的样子。

    时间紧迫,他也没有心思胡猜乱想了。迅速抓起床边的成分分析报告,再次快速而认真地翻看了起来。脑海中还配合着不断闪现各种演算的经过与结果,却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不会错的啊,既然未造成伤害,又为何无法被吸收呢?难道……

    一道灵光闪过,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放下那几页纸,疾步走出了房屋……

    事实也正如他所料,若此刻的处境可一点儿也不美妙啊!

    一开始,她追着那只臭猴子而去,只是为了夺回那株被它捷足先登抢走的太花草。结果,一个不小心就被它引进了猴群。

    当时就遭到了强烈地围攻。

    而那只该死的臭猴子居然一屁股蹲坐在了树枝上,好整以暇地看热闹!

    同上次一样,即便她身处梦魇之中,疼痛也还是辣么的真实。交手到现在,她的身上已经有好几处伤口了。其中,当属手臂上的抓痕最多,此时还在不断地流着血呢。许是因为失血过多,她的脸色很是不佳。

    当然,围攻她的猴子,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仅剩的两只卷尾白眉猴正在负隅顽抗。其余的都躺在地上气息奄奄,有的甚至连内脏都被掏出来了,场面很是血腥。

    “唔!”心口兀地一阵刺痛,她的双手不由得就卸了力。好不容易才抓到手的两只卷尾白眉猴趁机就逃脱了。强忍着着突如其来的疼痛,她冲不远处的那只娇喝一声,“臭猴子!再不把太花草交出来,我就灭你全族了!”

    “吱吱吱!”

    那树上的小猴成精了一般,非但没有就范,还不停冲她龇牙。并且还刻意挥舞着手里的太花草,作势要塞进嘴里呢。

    哟呵,居然还敢威胁她!实在胸口这一下出现得太过突然,她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

    而剩下的那两只卷尾白眉猴已经在小猴的怪叫之后就灵活地爬到了树上。左右分立于其两侧,那架势就与保镖无异。

    这时,缓着气的若才有空闲看清那只臭猴子的模样。论物种嘛,倒是与两边的并无异处,只不过它的眉心多了一簇血红色的猴毛。且看那两只大猴子的忠心护主的阵仗,它兴许还是只猴王咯?

    嘁,她倒想看看,如果连那两只猴子也没有了,它还算哪门子的王!

    不等她直起身子,一声嘶鸣突兀地闯入,打破了这边的僵持局面。

    “咯……咯……”

    才听到这熟悉的叫声,她就感觉到肩头一沉。歪着脑袋就看见先前那只彩鴂又落在了原来的位置上。这会儿也没空与它计较,只象征性地开口打了个招呼,“嘿,傻鸟,这么巧!”

    于是乎,那只金毛上沾满鲜血的彩鴂,竟然再次趴在了她肩头作晕死状。

    “吱吱……”

    这动静是被无视的小猴很不爽地在找存在感呢。那张非常嚣张的猴脸上很快闪过了一抹狐疑之色。冲着她又“吱”了两声,好似在询问还打不打。

    当然要打!一只小小猴子居然敢虎口夺食,看她不拔光了它的猴毛!

    “咻……咻……”

    随着二重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拾了两个石子,就这样被她随手抛出了。破空之声过后,紧接着就传出两声闷响。原来是直立于小猴身侧的两只“门神”被石子直接击中了眉心。只见它们如破布娃娃一般从树上掉落了下来。笔直地躺在地上之后,四肢才开始抽搐不断。

    “吱!”一声尖锐的声响顷刻间响彻林间。

    显然,还蹲在树上的那只小猴怒了,二话不说抬起猴爪就将要太花草往嘴里塞。

    而她的身形也在那只爪子才有动作的时候就已经动了。不想,居然还有东西比她的动作更快!只见肩头上的那只红橙色的彩鴂,犹如箭矢一般,直直飞向小猴手上的太花草。张开的喙果断叼住了一片叶子也无的叶柄,一个九十度向上就扶摇而起,直冲云霄。

    “诶!傻……”

    才开口,元若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巴巴地看着那只彩鴂的身影消失在了九重云霄。

    算了,和傻鸟也算缘分一场!兴许,她注定了无法得此造化吧。她讪讪摸了摸鼻尖,很快便也释然地吐了口浊气。寻思着,既然事已成定局,那就该好好想想到底该如何恢复清醒了。

    于是,她就站在原地抬起右手抱住了左肘子,左手也支着下巴认真地思量着出路。

    她虽然没有空和那小猴计较的,可失了太花草的它却瞬间急红了眼。龇牙舞爪了一番,“蹭”地就从树枝上站了起来。

    “吱吱!”

    尖叫一声,浅棕色的猴毛就寸寸立了起来,俨然接近暴走的样子。兴许在它看来,那只抢了它太花草的该死彩鴂,就是眼前这个人类的同伙,统统该死!

    只见它身手敏捷地在树间跳窜,不断靠近闭目深思的她。眼瞅着它的猴爪就要照着她的面门招呼过来,她那托着下巴的左手猛然向前就将其给抓住了。不等它作出挣扎,胳膊用力往回一拉就将猴身靠近,右手准确无误地掐住了它的脖子。

    睁开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它,冷笑道,“臭猴子,本姑凉不找你算账,你这还准备上天了?”

    “吱吱……”许是她的眼神太冷冽了,原先还气焰嚣张的小猴瞬间就泄了气。低低“吱”了两声,身体都开始颤抖了。

    “嘁,害怕了?”弯了弯唇,并不理会它的“吱”叫讨饶,只道一声,“晚了!”

    当时就传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吱!”

    她已经将左手抓着的那只猴爪给卸了。少时,才冲着猴脸就“嘿嘿”笑了两声,腾出来的手直接冲小猴的眉心而去。

    “再嚣张啊……让你抢我的东西……”

    随着她的申讨,“吱吱”惨叫声此起彼伏,最后还伴随出了“咯咯”的愉悦笑声。那场景,很是诡异!

    这会儿,那只被她随手丢在地上的小猴正蹲坐在草地上,只留下一个红屁股对着她。

    该死的人类,这么凶残。居然将它眉心那一簇王者标志给拔得一根不剩了!

    解气之后的她可没有工夫管它的不愉悦心情。两指捏了捏下巴,秀眉就蹙起了深深的疑惑。

    怎么说,那只臭猴子也算是被自己给降服了吧。可为什么还是没有转醒呢?该不会是因为失去了太花草而将从此被困在这梦魇之中吧。莫不是还要自己与这只秃猴为伴,当个猴大王?

    想到那惊悚画面,她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立起。不行!她可没有这种嗜好。对了,太花草不是从来都花开一簇吗?既然这只臭猴子能找到一朵,那肯定还有。那就让它带自己去寻那剩下的便是!

    随意拍去身上的细短猴毛,怪笑两声,她就揉搓着双手起身准备再审那只忧伤的臭猴子。

    一只脚都还没有抬起,一声嘶鸣便从九霄传来,“咯!”这声音太熟悉了,不用仔细辨认她也知道,还不就是那只傻鸟又回来了!

    抬头却看见一只七色的彩鴂俯冲而下。许是没有感觉到半分杀气或恶意吧,她也就没有躲闪。只是忍不住在心里腹诽道,这傻鸟就算变漂亮了,也还是辣么傻!瞅瞅这架势,该不会当真看上了自己的肩头吧。

    不想,这只临近的彩鴂竟直直从她的眉心穿过。

    当时只觉得眼前一黑,她的身体就被带出了很远。想不到傻鸟的力气居然辣么大,她接连撞倒了无数树木之后直接从一处陡崖坠落,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