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47章 唯独陵琅

章节字数:4034  更新时间:19-06-21 10: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呵!这人怎么就芥末喜好多管闲事嘛!”

    所有人都不理解他兄妹二人的动机,端坐在电脑前的若却一眼就识破了。可猜测到了又如何?她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说实话,她还真挺不待见他们那绑匪行径般的做法。不管其初衷好坏,却未过问过自己乐意接受与否。再说了,彼此之间也根本没有多少情分在,这样的自作主张令她很是不爽。

    舒展在腿上的修长指头随意敲打着,少时她才弯着唇讥诮道,“愚蠢!”

    这几日她的状态不太稳定,也顾不得过问羲城的各方动态。而墨也不愿主动告知,就是不想让她多费了心思。

    此刻夜色正浓,大致清楚了那些风云的她同样正在与墨一起看现场直播呢。其实,今晚的赛事,可是被很多人关注了的。她却偏偏选择了入侵百里硕睿的电脑,兴许就是为了报复他的多事吧。

    那对兄妹会整出幺蛾子,她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反倒是让其他学校也参与挑战这件事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想当初,她不过想领教一番第一中学高材生的骄傲而已,哪曾想居然牵扯出了芥末多骄傲的同学们。

    不过转念之间,她就想明白了事件的关节。暗叹一声,千家千金果然有些骄傲的资本,瞅瞅对方这本事,可真不小呢!

    “呵呵……若还是一如既往的面冷心热啊。”轻轻牵起她的手,调笑的声音依旧轻柔如风,“人家是乔家的孩子,也不会太愚蠢的。”

    “不傻怎么会辣么喜欢冲锋陷阵呢?”轻嗤一声,整个人就顺势靠在了他的身上。

    知道他想说乔家家大业大,势力自然也不小,哪里能随便让人欺负了去。可她介怀的是他们居然让自己在不情不愿中就欠下了这么个人情,必须马上还了!

    “回头,就辛苦墨替我还了吧。”

    她既这么说了,他自当从命,只是略微有些意外她的主动请求。腾出手揉了揉她的柔顺发顶,低低一笑,“这个不难,那些又不是多么严重的伤势。若自己也是能够解决的呢。”

    “嗯,可人家懒得动弹了。”说着,她便慵懒地抬手拂过脸上的眼纱,继续说道,“再说了,人家还有更重要的事儿呢。”

    只能说人乔家的家底雄厚,乔总自然看不上那些小钱咯。她可是穷人,一针一线都是得来不易的,可不能浪费了这次的大好机会啊。

    “知道若定是耐不住寂寞的。说吧,怎么玩?”

    怎么玩也没有墨的份!对于他的兴趣满满,她却只是扭头冲其吐了吐舌头微微一笑。当即就直起身子伸手扯过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只见十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了几分钟,抬手拉过显示屏就将电脑给合上了。

    “行了,走吧!”

    起身就要往外走,却被他给拉住了。很是疑惑不解地指了指笔记本,小声问道,“这就走?不看了?”

    “免费表演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墨倒是可以留下端看一二……”努了努嘴,她就挣开了他的手,自顾自地往外走。

    谁要看他们了!就那两人的“三脚猫”功夫,他还真没放在眼里。甚至还有些夸张地自豪着,哪有自家若的随意比划几下有看头呢。

    这小小心思很快就乱了墨最早的计较,起初他只是想说自己其实是好奇那个男人的实力。单单看那一下,就只其身手是奇快的,结果一个不小心就给带歪了。直到他从莫名骄傲中回醒过来,人已走出老远,连背影都不及了。

    哪里还顾得上再思这想那的,连忙起身往外跑,脚步却在门口站住了。诶,只这一小会儿的眨眼工夫,她是去哪儿了?

    努力回忆了一番她适才的种种,连每一个神情的枝丫末节都在脑海中浮现一遍。这才有些懊恼自己的一时大意与疏忽。明眸中当即闪过一丝计较,二话不说就转入了左手边的一处房屋。

    只看着大敞的房门,他便知晓她在里头,人未入而声先至,“若这是打算与之拼什么呢?”

    已经巧妙捆缚好一半负重的她连头都没有抬,对他的明知故问也不给予回答。说实话,以她当前的本事,真就是什么也拼不过的。可那又如何呢?总不能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吧。

    不知何时走近的他,猫着腰拉开她的手,为她把剩下的负重仔细捆绑好。这才直起身子牵着她一起走出了这器材室,抬手比划了一圈,扭头看了过去,“向左还是向右呢?”

    “墨怎么会不知呢?人家也只玩得起速度了吖!”小嘴一撅,就挂出了委屈的心酸。

    反手一握,就变成了她带着他,一路向西而行。只根据这个方向,他便知晓其目的地是陵埌西部的那片沼泥地了。

    不过,既到了这里,他就有了个更好的去处!就在她驻足于那片黑糊糊泥地之时,他再度拉起她,向北又行出了一里地。

    这是?!若当即被眼前的精致惊叹,忍不住感慨道,“陵埌,唯独陵埌!”

    他们的几步之外是一大片紫色泥炭藓沼泽。其优势植物是浅紫色的泥炭藓,外围还伴生着面积并不大的小灌木杜香。锈色绒毛密生的杜香将一整片的浅紫团团围住,恍若想要尽全力保护这片透着高贵的清浅神秘一般。

    “不急,我们还有很多空闲的以后……”将她心里的想法猜得通透,墨点点头,就抬手压了压她那黑亮的发顶。

    不过这么简单一言,他就自觉将一根韧性最好的绳子绑缚在了她的腰间。再三确定无误之后,却仍旧有些不放心,冷不丁又从背包里抽出两根。

    不等他有动作,她已直接抬脚迈进了那一小片的浅绿之中。倏地回头冲他吐了吐舌头,“墨这是准备将人家缚手缚脚,然后沉底吗?”

    当即就被她的故意曲解弄得有些尴尬了,只悻悻然收起那两根才抽了一半的绳子。

    呃,他的确是想在她手臂上再绑两根以防万一的。可这也着实不能怪他多虑了,换谁都对其接下来的训练放心不下啊。

    回转过身,她才低头看向那堪堪漫过脚背的粘稠沼泥。脚跟用力碾了几下,不过才深入一厘米。

    看来,还远着呢!

    然而,抬脚才跨出两大步,沼泥瞬间就淹过了她的膝盖。虽并不太影响行动,却足够她作出相反的判断。这地方还真神奇,前后的反差居然如此突兀。小心翼翼地又往深处跨了几步,那浅紫色的泥炭藓眨眼就沿着大腿一路向上爬到了她的腰际之处。

    虽然她的体型并不大,可体重却是不轻的。再加上这四肢上各绑了个负重,零总也多出了几十斤呢。才站住,整个人就妥妥地往下坠去。就如同掉入水中的秤砣,沉底得毫无悬念。

    不过几个呼吸,周围的浅紫色泥炭藓就“攀爬”到了她的胸前。纤细的茎干不知不觉缠绕住了她的手臂,却柔软水嫩而未有半分紧迫感。

    直到这时,她才止了下坠,暂稳在泥泽之中。

    正常人就是轻装身陷沼泽的情况下,想要像平地上行走都是很吃力而可能性极低的事情,更别说负重了。而她最初的一系列打算,根本就是常人所不敢想的,如果有人知晓其真正想法,定然会觉得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别!”透着浓浓担忧的声音乍然回荡在空旷的沼泽上空,久久未散。

    而深陷沼泥之中的当事人已经全然不顾他的担心,原地“挣扎”两下便又沉了几分。不过眨眼功夫,泥炭藓就攀上了她的肩头,戴出了一条浅紫色的花项圈。

    她心里的猜测一直未对墨提及,除去不想徒增他的烦恼,更不想让他介入到自己的恩怨之中。

    那个男人,当初虽然只是当他路人甲,而今再仔细搜罗起当初的回忆,可不觉得他是好相与的主。不论是力量,还是她曾引以为傲的速度,以及格斗技巧等诸多方面,在他面前哪哪都是她的短板啊。

    就连唯一的一项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神奇技法,于他也是无效攻击。当初虽是无意识地引发了,却被人家分秒给破得反倒是自身受了辣么严重的反噬。

    这一战,完全没有胜算啊!可是,要让她不战而退,也是绝壁做不到的。她的骄傲,从来不是别人给的,所以必须靠自己维护。

    如此劣势之下,她还是将各方面分析得透彻,心下就有了决断。

    远远看着她的背影,哦不,应该是一颗后脑勺,墨也不再言语。她素来心气甚高,凡事随心。一旦作出计较就是难逆的,寻常劝阻不得。而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在尽量配合她的同时,护她周全无碍。

    自然闭上双眸的她吐气若兰,短暂吐纳之后,整个人就如同一尊白玉雕像坐落在了这一片绚丽的浅紫之上。月光皎皎而泄,哪怕是屏息凝视着她的墨,也未能发现她的细微异动。

    柔和的月光洒落在她的脸上,静谧的脸庞上安详一片,并没有任何表情。白光透过眼纱,照亮了那双始终紧闭的眼眸,纹丝未动。

    长距离站在安全地带的墨,右手紧紧拽着绳索。不过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手心就已经湿了一片。

    她这样一动不动的,到底在干什么呢?

    此处沼泽与崀山那处断崖底下的深渊乃是一脉同处。中央地带的平原区陵埌,仅仅是将它们从地表分割开了而已。也就是说,此处沼泽之地的温度定然也是湿寒甚重,如蛆附骨般时刻都在吞噬着她的体温!

    突然,他就看到那张小脸庞上的一字眉微微蹙起,眉宇之间尽带着些颓唐的无奈。却也不过幽幽叹了口气,神态就已然恢复如初。

    时间静默,已经大半个小时过去了,她的额头竟开始沁出细密的薄汗。显然,身处寒泥之中的她正在紧张地忙碌着。这样的状态,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一切都在浅紫之下进行着!

    不错,她的修长十指自没入泥泽就在缓缓而动,似试探似交流,不疾不徐于其中。渐渐地,其速度加快得并不明显,却是分秒递增,灵活自如就同在空气中一般无二。

    这就是她的计较之一了!

    此刻,身在沼泽之中的她,所有注意力都在手指之上,根本顾不上已经被冻得无知无觉的双脚。既然可以捏出简单的物件,那只要速度够快,就一切皆有可能。随着不断加大的难度不断得到实现,她勾着嘴角笑得自信。

    又是大半个小时,她的十指速度已经到了极限,筋骨隐隐出现了些许轻微的酸痛。可是,她想要制作的物件,偏偏总在最后关键几步的时候,前功尽弃。

    再试最后一次!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十指突然放慢下来,只是随意地在沼泥之中活动着。脑海中不断一帧一帧地慢速播放着之前的制作过程,特别留意了那些沼泥的回溯速度与时机……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若非她的呼吸平稳,远处的墨要就以为她出了意外呢。这是一段漫长的时间等待,她始终纹丝不动地站在浅紫色当中。这样的画面虽然很唯美,却总是让人感觉不安。

    那颗悬浮的心,在她出来之前,根本踏实不得。

    就在他准备将她拉上来之时,一团黑色突然从浅紫色中飞出,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怀中。完全是下意识地伸出左手,稳稳接住了那不明物体。待他定睛一看,眼睛就红了一圈。居然,是一个Q版的自己!

    这就是她在沼泽中的忙碌么?难以置信地看过去,正见她笑若星灿地看着自己。浅紫色的泥炭藓随着她肩膀的抖动,海浪一般波动,紫光凛凛。

    她可没有这么快结束训练呢!带有负重的手臂不敢松懈,在沼泽之中舞动,以不可见的速度不断加快。这是一项枯燥的练习,她的脸上却始终挂着微笑。柔和的月光下,宛如这一片紫海的领主,满意于自己的杰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