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54章 反手打脸

章节字数:4447  更新时间:19-09-14 14: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家只看到对战双方非常友好地结束了比试,然后苏菲妮就神态坦然地走下了答题区。

    可他们的在意点并没有在这场比试的结果上,而是更好奇赛前的那一幕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此刻二人的状态,貌似与他们心里想的并不是一回事。还真有点烧脑啊!

    当然,这场比试的最后结果肯定也是有人关注的,比如嘉宾席上的千福校长。人家苏菲妮同学还没有走出比试场地呢,他就再也坐不住,“蹭”地一下又“鹤立鸡群”了。

    “你……”

    “千校长,您失态了。”

    打断他怒喝的,正是温婉而矜持地坐在百里硕睿旁右手边不远处的刘苏。首次放下手中的书本,她只象征性地勾起嘴角挂出浅笑。温柔的目光则飘落在比试场区内,这才漾起淡淡笑意。

    “您这是准备替我教育我的孩子们吗?”头也没回地质问一句,右手就合上了腿上那本厚厚的书籍,意味深长地提醒一句,“我家孩子们都脸皮子薄,千万慎言哦。”

    听此一言,已经抬起手的千福,脑海中瞬间就闪过了一帧接着一帧的画面,最后定格出一句话,“女子小人难养,一整个学校的小女子就更不宜得罪了。”

    没错,刘苏所在的第八中学,就是外界传说中的“女子中学”。当初创学的初衷当然不可能是特意如此定位的。只是长期的阴盛阳衰,特别是近几年就彻底发展成为了“女子中学”。而让其它学校不得不服气的是,她们在刘苏的手中竟都强化成了不让须眉的巾帼。毫不夸张地说,但凡是她们能够参加的赛事,鲜少没有不夺冠的。

    至于“脸皮子薄”的说法,并非指她们擅长无理取闹。而是这些女学生们不仅本事不小,同学之间还异常团结与护短。

    千福非常确定,此番他如果敢把苏菲妮叫住训斥,后面的几年里,第五中学都将会被第八中学彻底碾压。可是,自家侄女的脸也不能无缘无故就让人给打了啊。心有不甘的他,眼骨碌一转,弯弯曲曲的小心思就活泛了起来。

    呵,自己既然不能教育小的,那就找大的申诉,总可以吧?

    “小八啊,您家孩子这是在放水啊。她可是八中的标杆呢,怎么可能只是这水平?”

    “哦,是吗?”不咸不淡地反问一句,刘苏就幽幽站起身,准备离开嘉宾席去迎自家孩子。

    不想,千福居然不依不饶地大声叫了一句,“肯定是!”

    也许是经过之前的那么一闹,大家已经有些习惯了他的计较个性,所以并没有太在意他的再次起身。自然,关注到他俩简单交锋的人也就并不多。结果他这么一叫,吸睛效果可不是一般明显了。

    于是,那张柔美脸蛋上的一对清秀眉毛微微蹙起,刘苏很是不悦地转身正面对着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快要气急败坏的他,轻笑着答应道,“是又如何?”

    如何?他还真不能如何!

    一句简洁非常的话,怼得千福实在无法接,只得气结地再度坐下。见他如此郁闷,刘苏反而不着急离开了。问旁边的同仁借了个道,直接坐到了百里硕睿的身旁。也不知她到底说了什么,百里硕睿当即就喜笑颜开地拿起手机“吧嗒吧嗒”开始按键。

    “下面有请三号……”

    何其然才开口,从台下走上来的慕蓉筱箜就挂着抱歉的微笑说道,“由于第八中学内部活动即将开场,所以,木小雨要求插个队。”

    事发突然,原本已经站起身的男生就有些尴尬了。掩饰情绪地挠了挠头,不清不楚地嘟囔了一句,就重新坐了下来。而被点名的木小雨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当她下意识地看向自家老大的瞬间,就秒懂了用意。毫不拖泥带水地起身,径直就走上了答题区。

    面对突发状况,对战双方仅仅是礼貌性地点点头,甚至没有多余的言语动作就开始作答了。

    当“滴”声在漫长的较量过后响起,“守擂成功”如期而出。

    “啪啪!”两下无声的巴掌直接打在了已经傻眼的千福脸上。宽大屏幕上的各项数字,好似始终都没有变动过一般——时间,还是那个比第一场多出来的一秒;相同的黄光结果,“擂主,20/20”“挑战者,16/25”。

    “请问,千校长还有何指教?”

    这一次,刘苏率先站起身,淡淡说了这么一句就真的离开了嘉宾席。在对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用一个冷漠的背影嘲笑他的“无能为力”。

    对,他不能如何,但她可以再打一次脸。重在参与而没有任何压力的她们,就是这么任性!

    “真遗憾,两位美女均挑战失败了。但我们还是应该用掌声期待一下,才高二的她们能够在将来取得更好的成绩!”

    何其然说得真诚,观众们也回以了由衷的祝福。偏偏这些话在千福听来就不是味儿了,只觉得一张老脸被再次打得热辣辣的疼。

    “下面有请四号挑战者,来自第六中学的余晓。”

    被点名的正是刚刚被尴尬的男生,此刻带着小情绪硬是迟迟没有站起身。眼见着主持人要拿起麦克风宣布弃权的时候,他才慢悠悠地走出了等候区,踩蚂蚁一般碎步挪到了答题区。

    一直坐在答题案后面的百里诺夕,几乎在比试结束后就选择了默不作声地闭目休养。哪怕余晓在这短短十几米的路途上走了几分钟,她也无动于衷地没有催促半分。问题是,她不言语,人家挑战者却非常想同她套近乎。这不,屁股才坐到椅子上,就抬手捏住耳麦大声喊道,“我也是特意为你来的!”

    啧!一个大老爷们,至于这么小心眼嘛!

    揉了揉被他那一句话之后的“啸音”震得生疼的耳朵,百里诺夕懒懒打了个哈欠。少息才眯开一条缝看向对面的他。正好就看见同样一身校服的余晓端坐着,解气般笑得一脸得意。

    别人听没听他刚刚那句嘟囔,她不知道。五感敏锐的她却是轻而易举捕捉得分明——“蛇鼠一窝”。

    “这样啊,”讪讪摸了摸鼻尖,她的另一只手就摸上耳廓,同样将耳麦给开启了。抬眼看向他的时候,眸色还带着浅浅睡意,“那我先谢谢您老人家的抬爱了。”

    没有等他回答,修长的手指就从答题案缓缓划过。

    这里说明一下,答题计时时间,自双方落座就开始了。至于对战双方要不要即刻答题,全凭个人思量。

    这一次,观众们都忘了合上嘴巴,睁着一双双大眼睛直勾勾地顶着大屏幕。时间,仿佛被快进了许多,分频上的双方数字变化得非常高频率。不过十分钟而已,百里诺夕已作答十五题,并以五题的优势暂时领先。

    这才是她的真正实力吗?

    在众人的疑惑中,她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瞟了一眼大屏幕,随即勾着嘴角意味深长地看向对面眉头紧锁的余晓。

    “才这样的差距啊,看来是我的诚意还不够呢。”

    充满歉意的声音很快就被扩出去了,包括当事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即时弄明白她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是何用意。然后,大家就眼睁睁地看着她以一分钟一题的速度完成了比试。

    “擂主,20/20”“挑战者,10/15”,百里诺夕用时十五分钟完成了守擂!

    “必须承认一点,就性别而言呢,我确实还是对女生更有好感一些。”

    这是她第一次在答题完毕后还主动同挑战者调侃几句。双手的十指交错于下巴下,托着一枚堆满抱歉的小脑袋,继续说道,“不过,人家也是懂得‘尊老爱幼’的。余大爷,咱这会儿不赶时间了,您老一会儿走下去的时候可得看着路点儿哈!”

    让他刚刚上台的时候故意在那儿磨蹭!这下好了,反手打脸,有没有?!

    “噗,哈哈哈……擂主,你这样实话实说,真是太不可爱了!”

    一时间,场上的氛围也变得不再那么严肃紧张了。大家对接下来的赛事看点更不仅仅局限于最后的结果……

    林溪小筑那持续了几个昼夜的动静终于消失了。此刻,一个衣着有失整洁的男人,垂眸看了看手中的屏幕,果断推开了那扇才安装上的新门就走了进去。

    直接忽视掉入门玄关旁设计的一个精致的鞋架子,淡淡的目光落在了其上那个精工雕刻的博物架间。大约五尺的长度,逐层向上的陈列位置随意交错而不统一,摆放着各种各样小女生喜爱的小物件。粉红色的陶瓷花盆,养着一棵拳头大小的仙人球;只手可抓的毛茸茸的雪狐,闪烁着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雪花纷飞的水晶球,一个小女孩独自坐在公园的长凳上……

    随手将手机放在一旁,长腿迈开直奔北边的小厅而去。先前的粉色已经被完全磨去,墙体重新刷上了清浅的绿色,并零星散落着一些蒲公英的花叶。与他正对的是一片香槟金的推拉玻璃门,内刻着各种图案。乍一看并无法识别,仔细才能发现其设计不仅是为了美观,更为了增强整个小厅的光线。

    他的右手东边是主卧,与这个厅堂之间隔着条一米宽的廊道。透过眼前这堵用镂空木体立起的西墙,就能清晰地看到它的尽头是一块方寸之地,同样为木制结构的特色阳台。

    古铜色的栏杆向外微微伸展,其下沿着栏杆圈出的一小块,全部移植了文竹与夕雾花。杆上稀稀拉拉地爬着葵叶茑萝,有些甚至已经攀到了木柱之上。一颗扶桑锦叶,安静立于其中,狭长的披针形绿叶,染上了白、粉、红多色斑纹。

    木制地板上安置有一原木色圆桌,几张原木凳。一套精致的茶具,整齐地摆在了桌上。

    男人满意地点点头,转身走向南侧。那个敞亮的大厅却是空荡荡的,一应家具还未布置妥当。只有米黄色的墙体上勾勒着稀拉的新绿小嫩叶。向外延伸的飘窗,柜上同样空无一物。

    往内又走了四五米,左右两边就是对门而设的两间卧室了。他只粗粗看了一眼,对正在作业的负责人简单交代几句,就返身离开了。

    看着画面中始终保持坐姿未有移动的女人,他的目光再度寒了几分。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她除了有过细微的动作,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瞧着这架势,俨然是要等到他回去才肯作罢呢!

    既然已经晾了这么久,也是时候会会了。

    “老大,快轮到您了!这都已经进行到十四号了。”

    自从得知比赛如期举行起,男人的心情就变得莫名的愉悦。所以,这会儿对电话里的一惊一乍也能欣然接受。甚至还勾着色淡的薄唇,随口就问了一句,“十五号是谁?”

    “接下来,有请十五号挑战者,来自第二中学的秦雨轩。”

    报幕的何其然倒是接受了慕蓉筱箜的建议,没有再随意耍宝。但还是有意在那个“二”字上,作了特别重的强调。

    秦雨轩?这个名字还真有点儿耳熟呢!

    迎着他意味深长的目光,百里诺夕当时就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猛地扭头看向不远处的观众席,入目就是乔雪那张嘟着嘴的小脸蛋上写满了不悦。

    啊,那人可不就是当初唯一一个赢了小丫头的胜出者嘛!这恐怕便是百里老头口中的那个先例了。不过,这会儿都到了高考的档子,就算为了升学率他也不能就这么放人走啊。还真舍得!

    第二中学,呵,有点儿意思……

    正想得投入,不知哪儿突然冒出一声高分贝的呐喊,生生打断了她的沉思。

    “第二中学必胜!”

    什么?!她,没有听错吧?带着深深疑惑,百里诺夕蓦地抬起头循声望去,一对秀眉不禁拧成了绳。

    啧,看来不是有点儿意思,是非常有意思啊!瞅见没,人家的拉拉队不仅热情高昂,连配置都准备得相当完备呢。红布白字的横幅已经高高拉起,龙飞凤舞地印着,“第二中学必胜”!

    原本以为这一时半会儿暂时用不上的耳麦,终于还是派上了用场。右手从耳廓拂过,很快落在了微翘的鼻尖上。不等对手从等候区站起来,她第一次从答题案后的座位上站了起来。

    仰着脸看向嘉宾席,喜怒不明地唤了一声,“秦副校长……”

    比赛进行到现在,就他一位校级领导被一个学生突然点名,秦甯自觉脸面有些挂不住了。最重要的一点,虽然他确是其位,但已经惯了学生们尊称他一声“秦校长”。所以,乍然从一介白衣学生这儿听到这么一个称谓,当下就有了恼意。

    不过,顾及着场合,他还是压下了心头的怒火,面色不显地带着上位者的威严站起身。微微低头俯视着场地中央的她,好一通打量后,才从鼻子里挤出一个漫不经心的单音,“嗯。”

    哼,相貌平平的小丫头片子,不过比有那么一点儿本事而已,有什么可自傲的?

    他的轻视,百里诺夕还是看在眼里的,却假意不见地浅浅一笑。端着礼貌却不卑不亢地问道,“能请您为我们解释一下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