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55章 守擂成功

章节字数:4410  更新时间:19-09-14 14: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解释?不,哪怕对方是比自己品阶更高,也不一定会放在眼里的秦甯,怎么可能会觉得自己有必要向一个学生解释什么。

    负手而立的他冷哼两声,甚为不屑地冲台上的她挑了挑眉,讥诮道,“不愿意比试,大可直接认输,何必找借口呢?”

    借口?他倒是将自己看得挺轻贱。堂堂一个校级领导,居然只能作为她怯场的借口。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如此自信满满,莫不是当真觉得第二中学已经是他一个副校长说了算?

    实在是被他的理直气壮给逗乐了,百里诺夕讪讪摸了摸鼻尖,疑惑地喃喃自语道,“奇了怪了,第二中学竟是第二把手当家……嗯,倒也二出名副其实了。”

    这一句句低语被耳麦扩出去了,立刻引得同学们忍俊不禁。虽然当时就努力捂着嘴憋笑,可不时还是有“噗噗”声隐隐而出的。

    要说先前她还不太确定那个不合时宜的“先例”所为哪般,这会儿倒是门儿清了。想来,那位秦副校长有点儿急功近利,自始就打着借本次比试的完胜,以压过百年老校第一中学的如意算盘吧。

    只可惜,他漏算了好几点。其一就是,作为当事者的她,一点儿也不乐意作为他给第二中学造势的棋子。

    “黄口小儿!”

    也不知是因为被戳中了野心而恼羞成怒,还是被场上同学们的失礼反应给刺激到了,秦甯当场就冷喝出声。甚至还有些失态地扬起手,远远指向场中央就是一声训斥,“别胡言乱语地在这儿妖言惑众。”

    啧啧,居然这么沉不住气啊。

    心里对他做了个粗粗判断之后,百里诺夕也不愿意与他多作争执,而是略微侧过身子看向嘉宾席的中央。那里正端坐着几位更有份量的人物,至少,她觉得本次比试的话语权在他们手中。

    扯了扯嘴角,不卑不亢地问了一句,“秦副校长刚刚说的话,可作得数?”

    话是问出去了,人也已经离开答题案,甚至徐步几下走出了答题区。少时,颀长的身影正对着嘉宾席站得笔直,娇小的脸上微微扬起。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一瞬不瞬地落在其上,散出浑然天成的傲气。

    还真就像远子墨说的,这次比试的那个神秘奖品对其它学生而言兴许意义非凡,于她也没有多稀罕。所以,一言不合,她大可拍拍屁股走人,根本没打算与他们在此争强斗狠。

    两对神采奕奕的目光对峙了少时,终于还是嘉宾席上的那位先服了软,敛了肃穆之色而换上和善神态冲她微微一笑。没有回头,开口的语气却带着显而易见地凉意,“如果秦副校长执意要毁约,这里就没有第二中学的挑战者。”

    得到这样的说法,她还算能够接受的。不过,对方既然提到了约定,那就干脆将其公之于众,让同窗们评个礼吧。

    “我记得自己五天前约战的仅仅是第一中学的天之骄子,”话没说完,音就顿住了。百里诺夕抬手捏了捏下巴,疑惑的目光从说话之人身上移开,转投到一旁百里硕睿的身上,不解地盘问道,“还是说,我离开的这几天,羲城的所有高校全部并入了第一中学了?”

    “哈哈……”百里硕睿哈哈一笑,捋着编成麻花的花白胡子,连声自嘲,“这位同学真是说笑了,我校素来没有如此宏愿,本人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这么说来,场上的这些挑战者,但凡我不乐意接受的,就都是不速之客咯?”

    素手一挥,她直接转身朝向了等候区里剩下的二十多位同学,面无表情地继续问道,“请问,究竟是你们还是你们家大人,向我发起挑战的?在此之前,我可没有接到任何战书哦。”

    感情,这场比试根本就是自家老大们一厢情愿啊!台上台下的同学们面面相觑,羞赧得只想一走了之。这类似“强买强卖”的土匪行径太不厚道,实在丢人!

    而嘉宾席上有些校领导的脸色就变得更不好看了。虽然这些都是事实,但被她这样直接地质问出来,他们只觉得面子里子都挂不住了。

    “自作主张也就罢,应百里校长提出的个人战约定,我也如约来守擂了。怎么到这会儿,就换成几个大老爷们要来较量呢?”说话间,她已重新看回嘉宾席。这后面虽还是问话,其语气却异常平淡,“这样欺负一个未成年女孩,真的好吗?不觉得臊得慌吗?”

    这一句句明明应该是富有各种情绪的话语,却被她说得云淡风轻,仿若是与在场之人探讨今日的不错天气一般。这反而让人呛得更难受,就好似一口郁气卡在喉咙里,上又上不得,下也下不去,憋屈得紧!

    “所以,算计也要适可而止,别总把别人当傻瓜。”

    这话当然是对那位秦副校长说的。只是她已从嘉宾席收回目光,垂眸关注着身前。一副没事人样,玩弄起了自己的双手十指指甲盖。

    言尽于此,就在大家以为比赛差不多可以继续时,她却碎碎嘟囔了一句,“有些人真是不识好歹……人家这么大度地给了他表现的机会,不感恩就算了,居然还得寸进尺……”

    咳咳!擂主同学,你确定你不是故意的?就算你真的受了委屈想埋怨,怎么也应该先把耳麦关上啊!如此随性地捅大天,真的不怕给捅塌了吗?

    全场哗然。

    “百里前辈,她这话可就有点放肆了,您就这样纵容她吗?”

    这次迟到的指摘依旧来自千福。大部分人都没有弄明白,素来沉着稳重的他,今儿个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场场比试,无论挑战者来自哪所学校,他总是各种挑刺儿。那模样,愈发像一个撒泼耍横的市井无赖了。

    “人家不过陈述了一个事实,哪里放肆了?老五你这屡屡针对才有‘欲加之罪’的嫌疑哦。”百里硕睿摇了摇头,扭头看向右手边,语速平缓地问道,“阜局长觉得呢?”

    被征求意见的,正是之前与百里诺夕对峙并回答其质问的阜建平。再次被点名,他非常严肃地摇了摇头,沉着嗓音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这位同学说的都是事实。莫非,千校长认可秦副校长的做法?”

    “老五可要想清楚了。老二家的老二,可不是想要挑战我第一中学,而是要挑战教育局呢。”善意提醒了几句,百里硕睿只眯着眼,笑如春风地看向身后侧的千福,还露出一副“我是为你好”的样子。

    眼见形势已定,秦甯也知不可能再按计划行事。冲前座之人象征性地躬了躬身,眯眼看向台上的百里诺夕,语气不善地作了妥协,“孩子们胡来,是我失察了。”

    啧啧,这责任推卸得真快啊!

    “嗯嗯!”重重点了点头表示接受,百里诺夕不仅笑得人畜无害,还非常认同地附和道,“素来听闻秦副校长日理万机。想来,即便事事躬亲也是有遗漏万一的,理解理解……”

    这话,乍听之下还真像那么回事,好似阿谀奉承之语。聪明人却一下子就听出了其中的嘲讽。但是,针对的又不是自己,当然要将自己高高挂起,何必去趟这淌浑水呢?

    至于当事者,再如何郁结不舒也只能装傻充愣。台阶是自己给出的,不过被人破了点儿水,他还能让自个儿给拆了?

    眼见着那条扎眼的横幅被收起,何其然这才从座位上起身,不咸不淡地在原地报了个幕,“请对战双方作准备。”

    可他的两道复杂而炙热目光却始终落在,镇定自若地回到答题案后面坐下百里诺夕身上。总觉得这么几天不见,她变得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

    这家伙从自己进去比试区域开始,就一直在探究,她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这会儿暂时腾不出空,懒得同他计较罢了。

    不过这么折腾了一番,她的心态也有了些许变化。此刻,单手用肘子撑在答题案上,手背抵着下巴,巧笑嫣然地看向站在等候区的那个男生。

    也许因为被莫名其妙地耽误了那么一会儿,对方的心情并不太美好。短短的一路走来也只绷着一张脸,半分笑意也无。反倒是在答题案旁站定之后,不着急入座了。一米八几的身高摆在那儿,居高临下地打量起素未谋面的她。

    这女生的长相实在太稀疏平常了,如果不是刚刚台上的那么一出,丢在人群中他也根本不会多关注分毫的。唯一的可取之处,便是这笑容让人挺舒服。还得归功于那双眼睛灿若星子,也还算清澈澄明。

    “这位同学,你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女孩子看,是不是有失礼貌啊?”

    话音才落下,一声声突如其来的呐喊声就在场内响起,惹得无数观众纷纷侧目。

    “秦少最棒!”“秦少无敌”“秦少加油!”……

    呃,果然是临时切换的阵仗啊,这口号真是弱爆了!忍不住吐槽一句,百里诺夕歪了歪脑袋,看向那片已经被一群花痴占领了的“横幅区”。那些穿得花枝招展的女生们,正在不顾形象地卖力摇旗呐喊呢。

    与此同时,秦雨轩也缓缓转身正对向她们。端着翩翩公子的姿态微微抬起手,俊秀的脸上瞬间就挂上了谦和的微笑。

    实在是他太会站位了,投过天窗的阳光被过滤了一般,细细碎碎地打落在其脸上,竟泛起了点点光辉。如此俊男,霎时引得无数少女尖叫连连。

    “秦少!秦少!”

    这秦家的基因还真是挺扭曲的,人前摆出个正儿八经的模样,转眼又换了副皮相。现在是搁这儿耍宝呢?

    轻哼一声,她便低下头继续先前的玩弄,仔细着绯红的指甲盖。至于扑顶而来的强电波,以及紧随其后铺天盖地袭来的无数怨怼之芒,她直接屏蔽不睬。

    偏偏人家压根儿没打算接受无视,突然弯下腰拉进与她的距离,似笑非笑地说:“这位同学另辟蹊径的手法,倒是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呢。”

    不动声地向后挪了挪,百里诺夕显然是被他劈头盖脸砸下来的这么一句话给炸到了。揉了揉肉耳朵,已经严重怀疑自己的听力是否出了问题。

    像他这样自信到不要脸境界的人,她还真是第一次碰到呢。长气如云而出,这才缓缓抬起头,侧着脑袋懒懒看了他一眼,毫不掩饰地将才关上没多久的耳麦给打开了。

    “请问,你是来参加挑战,还是选美的?”

    看着对方的表情开始出现轻微的龟裂,她惯性地摸了摸鼻尖,学着他刚刚的神态继续说道,“首先,以我的审美,个人觉得你并不太适合使用美男计。其次,行策对象错了,本人一早就同他说过的,仅仅对美女比较没有抵抗力。”

    一根修长的手指自然被抬起,直直指向休息区,不偏不倚地落在里头寥寥无几几人中的一位男生身上。平素的脸蛋则扭向另一旁,冲着观众席就飞出一记香吻,并配合着换出无限宠溺的蜜汁微笑。

    “呵,传言果然不是空穴来风呢!”阴阳怪气地冷笑一声,秦雨轩就侧步向右坐到了答题案后。冲对面的她礼貌性笑了笑,下一秒就进去了状态。

    同样端坐在答题案后百里诺夕,默默将他的细微表情看在眼里,脸上除了认真并无多余的神态。倒是那双清明的眼睛,忽闪忽闪着充满灵黠的煜煜光彩。

    “啊!好快!”

    一声惊叹被湮灭在喉间,所有人都紧紧捂着嘴,睁着大眼睛密切注意着半空中的宽大屏幕。时间的速度依旧,只是那两抹黄光跳动得太高频了!

    不过,总体而言,大家的心里都有了决断。此番,显然挑战者更胜一筹,擂主恐怕危矣。从一开始,她就被对手牵着走,每一题都是慢了半拍。虽然才过去八分钟而已,双方就以微弱的时间差异先后作答了十七道题目。

    外人却不知道,秦雨轩那强悍的心里,居然罕见地出现久违了的紧张感觉。虚握成拳的右手心更已然湿了一片。虽然自己以微弱的优势领先着,可她实在跟得太紧了,给他造成的危机感远不是一星半点儿。

    神经高度紧张的他,连看看自己作答多少题的精力都没有,更别说去关注对手的具体进展了。

    然后,大家就看到双方的“19”,以前后不到零点一秒的差时出现。不过转眼看向比试者的工夫,“滴”声响起,一切便尘埃落定了。

    怎么会这样!

    秦雨轩保持着双手层叠的姿势,难以置信地看着至今仍在轻微颤抖的右手指。缓了少时,艰难抬眼看过去的时候,对面女生的脸上依旧挂着浅浅微笑,直教人觉得柔和若煦。

    “守擂成功!”

    只有急促呼吸声此起彼伏的现场,观众席上突然有人抢着报了幕,随即全场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雷鸣掌声。

    时间定格在“九分十四秒”,分频显示“擂主,20/20”“挑战者,19/19”。

    这是她目前最快的速度,恐怕也是她的真正极限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