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59章 好大的字哦

章节字数:4685  更新时间:19-09-14 14: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就是故意的!”

    才消停没多久的那个尖叫声再度响起,瞬间打破了体育馆内的怪异氛围。

    发声者自然是那位激动异常的秦副校长了。也不知他究竟何时站起来的,此时此刻,原本还算俊朗的那张脸,肌肉竟失控般抽动不已。

    这最后一场不可思议的比试,让他认定了自己的想法绝对不会错。

    从头到尾,那个丫头片子都在扮猪吃老虎!场上的任何一位学生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却还在那儿卖着乖接受本次八校约定的挑战赛。她所算计的正是大赛的最终奖励!

    显然,输不起的他直接就将整场比试给阴谋化了。偏偏还理直气壮地遗忘掉整件事情的关键点——他自己才是本次挑战赛的发起人之一。

    在一旁的千福素来与她不对盘,这会儿自然连连点头附和,“没错,她绝对是故意的!小小年纪就这么工于算计,就算有些本事,其品行也实在是有待考量的。”

    言下之意,哪怕她最终取得了比试的完满胜利,也不定能收获最终的奖励咯?

    最先听出他话中弦外之音的,是端坐在观众席第二排位置上的乔霁。高大的身躯突然站了起来,直接走下观众台来到了场地的中央。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向嘉宾席上跳梁小丑般的两个领导人物,冷笑道,“请问二位,人家如何故意了?您们可别忘了,她当初仅仅是对我们第一中学的同学们发出了挑战,并没有在场诸位什么事哦。”

    不过停顿的片息,他的清冷目光就将全场扫了一圈,再开口依旧是咄咄逼人的质问。

    “退一万步说,就算人家是故意的又如何?技不如人就该老老实实地兜着,否则,人家完全有权告你们诽谤!”

    “哥哥,同这些不请自来的登堂入室之徒有什么道理可讲?”

    紧跟着他也走上比试区域的乔雪,气呼呼地瞪了嘉宾席上的那两位一眼,双手就叉在了腰间。小小身板若只论那气势,也是半分不比其身旁的乔霁弱多少的。

    同所有脑残粉一样,她对自家偶像的维护也是毫无道理可言的。更何况要面对的那两位

    还是自己素来不待见的长辈,针对起来就完全没有一点儿尊重了。

    “既然已经当了强盗,那就不要指望人家以礼相待。不过被主人家这么轻描淡写地驱赶而已,何必端着一副楚楚可怜的作态?那如果换作被人家舞刀弄枪地打回老窝,您二老岂不是要哭天抢地地寻死觅活?都已经是脚踩黄土的人了,奉劝一句,不要太可笑了!”

    “姓乔的!”一个尖细的声音从休息区传出。

    惊心动魄地看完最后一场比试,千梦源的复杂心情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一些。不过这么几句话的工夫,乍然又被不远处的这对兄妹给撩起了盛火,整个肢体竟失态地颤抖起来。

    甚至不等当事者扭头给予回应,她就有些失了理智般冲了上去,扬手只想甩给对方一记扎实的耳光。

    毕竟她们千家的教育终归不同于乔家的漫山放养。乔家这位妹子是从小跟着哥哥混的,还特意去武社进过修,拳脚自然不止一点点。与之截然不同的千家,既然注重女孩儿的举止修养,进的当然也就是舞社了。

    所以,乔雪轻而易举就抓住了侧方甩来的手腕。小小手臂看上去不过轻轻往对方身后一带,那位柔弱无力的纤纤小姐就向后几步趔趄,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吖!要偷袭人家怎么的会是千家大小姐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实在是前车之鉴,不得不防了。”一脸无辜地挠了挠后脑勺,出手者仰起头,面露难色地看向身侧的乔霁,“哥哥……人家只是有点……嗯,条件反射……”

    头发有些凌乱的千梦源,这一跤摔得可不轻。坐在地上于她而言原本是那么狼狈又失体面的事情,偏偏身下一阵钝痛,使得她一时半会儿根本站不起来。

    听着对方的委屈,她就恨不得扑上去撕了那张伪善的脸!

    “呵,雪儿的自我防卫还有待提高呢。”乔霁的关注根本没有同自家妹子在一个点上。拉起她的手就用掏出的手帕仔细擦拭了好几遍,这才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谆谆教诲道,“遇到来路不明的对手,首先反应不应该是钳制。肢体上的接触,也是有可能让自己陷入危险之境的,万一人家使了坏怎么办?”

    使坏?是怕自己下毒还是身上带了真菌感染?这是红果果的羞辱啊!

    闻此一言,千梦源的一双眼睛立时睁得老大,满腔怒火都积蓄于其中了。那模样完美地诠释出了美女的“恼羞成怒”,是素来娴静文雅的她从来没有呈现过的状态。

    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堆出满脸孩子气的乔雪嘟着嘴轻哼一声,笔直走向了自己。

    想起对方的不凡身手,她有些暗恼刚刚的意气用事。真要论武力,她根本不可能会是人家的对手。偏偏先动手的又是自己,真有点儿作死的节奏啊!

    “你……”

    “我?千家大小姐该不会觉得,还是我欠了你一个道歉吧?”意味深长地抬起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摄像头,乔雪无谓地耸耸肩,“口说无凭,不过,刚刚的事实证据倒是随时可以调取的哦。”

    对其含沙射影的几句话,千梦源只能默默地咬牙承了。不过,更多的注意力还是被她手上的那几页不知从哪儿拿出来的纸张给吸引了。莫名的,心中突然就滋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嘻嘻……那些都不重要。我呢,只是很好奇,想找千家小姐验证一点儿东西。”

    说话间,乔雪已经在她跟前一步站定。随着清脆话音一起飘落下的还有那几张纸,白纸黑字分别印着醒目的标题。

    “我意外得到的这两样东西,应该都是你的吧?”

    这是?双眸一凝,千梦源难以置信地看着地上,心中疑惑丛生若翠。不是都已经打点妥当了吗,她究竟从哪里弄到这两份报告的!?

    想起那日中午的一幕幕,地上这位猛地抬头看向大门口,思忖着刚刚已经离开的那个女生该不会也拿到这些东西了吧?许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场景,一下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种惧怕仿佛自那日起就被刻在了骨子里,“嗡”响不止的脑袋一片空白,身体却无比实诚地反应出了极力想要掩饰的内心恐慌。两片原本还圆润的红唇,遽然间开始泛紫,仿若中毒了一般。惨白一片的姣好脸蛋更没有了往昔的美艳动人,额头上沁出的豆大汗珠不断滑落,将额前和鬓角的碎发尽数打湿,凌乱地贴在了其上。

    “吖!千家小姐这是怎么了?需要我帮你叫救护车吗?”

    头顶乍然飘来一句句关切的低语,抓着那两份报告的手颤抖两下,不由得又紧了几分。花式指甲盖直接戳破了纸张,深深嵌入皮肉之中,血珠才冒出就染红了纸。

    这该死的丫头!

    暗骂一句,她那低垂的怨恨双眼布满了血丝,目眦欲裂。

    “咦……好大的字哦……”乍然又闯入一个糯糯的陌生声音。

    不等人反应过来,一只圆润的小肉手就已经伸到了她的跟前。感慨的工夫,指尖就触碰到了那份报告,意欲将其拿走一般。

    “走开!”

    受惊过度的千梦源立时清醒过来,不管不顾地低吼一声就将来人给推开,双手紧紧捂在了胸前。

    那件事的证据绝对不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了!一旦它真的被证实并曝光,就算千家无碍,她这一辈子却真的彻底完了。

    “哼,这么粗蛮的女人,难怪姐姐会不待见。”

    下意识退出几步站定,头上挂满了卡通小发卡的这位不速之客,不悦地嘟囔一声之后直接转身向外。小短腿迈得飞快,口中还不忘讥诮对方几句,“嘁,不过是打印了份数的垃圾,居然还宝贝得不行。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玩意儿绝壁不会是独一无二的一份啊。傻子咩!……”

    随着那个来去皆匆匆的声音不断走远,千梦源才恍若被提醒了一般猛然抬起头。铜铃一样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眼前似笑非笑的女生,咬牙切齿地低声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她的这个问题也问得太好笑了吧!

    如斯想着,乔雪实在忍不住,竟“咯咯”笑出了声,半天也没有回答只言片语。在前者看来,对方此刻的受害者模样实在太恶心了。

    “刚刚我不是已经说过了此番目的吗?”

    不答反问一句,便半蹲下身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指尖直直对向千梦源怀中的两份报告。饶有兴致地看着神情复杂的她,少息才兴味索然地勾了勾唇,继续低声而语,“虽然你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不过,这么明显的身体反应还是挺实诚滴。谢谢了!”

    最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她怀中的那几张纸,直起身子便转而往乔霁那边走。

    这短短的一路,乔雪的内心激动不已。原来自己不经意间获得的微薄情报并不是空穴来风啊!这条线索必须一查到底!

    再说被晾在身后的还坐在地上的千梦源,在当事者转身移步的那一刻就意识到了端倪,连忙将怀中的两份报告翻开。然而,除了满目的空白,其上根本连一点儿墨渍都找不出来。哪里还有什么内容?

    所以,自己这是被耍了咯?!

    人才“腾”地站起身,现实却完全不给她计较的机会,两耳只听到高处的观众台上骤然响起一声惊呼。全场立时一片热闹,那一声声音浪一潮涌着一潮,久久不绝于耳。

    “天啦!台上不是万俟教授嘛!真人版的吔!太不可思议了……”

    相比较这一处的喧嚣,距离此栋建筑物有段路程的宽阔操场上,寂寥地回荡着气若游丝的控诉声。

    一位短发女生无助地跪坐在草地上,颤颤巍巍的双手掩着面,人早就已经泣不成声了。虽然她已经被人拥在怀里,其内心的不安却还在不断放大。这似曾相识的刻意躲藏,隐隐猜测到的伤痛,让她的一颗心倍受煎熬。

    “箜箜,咱们家夕夕不会有事的,别自己吓唬自己了……”

    没事?怎么可能会没事?!当初往事一幕幕,伤心同样一幕幕。夕夕用生死未卜换得自己安然无虞,那一门红血的代价就是她几个月的消失无踪啊。此番,她又打算潜水多久呢?

    女生哽咽着,只摇了摇脑袋并不言语。虽然她很讨厌再度出现的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却也没有要同这位自作多情的来人倾诉一二的打算。

    两位当事者并不知道,就在离他们不过十几米的一棵栀子树下,正瘫着一位毫无形象可言的女孩。她就那样一个标准的四仰八叉姿势贴着草皮,正有模有样地挺尸呢!

    而坐在她身旁的男人仅仅淡淡瞟了一眼不远处的他们,不以为然地勾嘴一笑,笑意半分未抵眼底。倒是垂眸再看回地上的时候,眼里的柔情似水而出,无奈的面色中透着几绺善可分辨的欣慰。

    身旁的犟丫头虽然有点儿胡闹,但就其掌握了分寸的做法,还是值得原谅的。毕竟面对的是那个棘手男人,但凡有一点儿胜算,她都不至于这么被动吧。

    就这双眼睛目前的胀痛程度来看,说明她并没有真正动用瞳术。不过是通过注意力高度集中而强化自身视力的变向操作。问题也不算大,仅仅导致视网膜急剧扩张,大脑暂时性缺氧,还算不得受伤。顶多用眼过度,有些疲劳罢了。用了那些药再休息一小会儿,就差不多能恢复过来了。

    对于不远处那位痛彻心扉的女生,他的态度异常冷漠。哪怕的对方是在为身旁的她担惊受怕。谁让他的世界从来都只有她,任何人都只能是外人或者敌人。

    “唔……”

    看着她懒懒地抬手揉了揉惺忪睡眼,他的一双清眸溢满了宠溺。温柔地压着她的发顶,柔声说道,“就睡舒服了?”

    “子墨真是无情呢!”沙哑的声音扬出一句没有情绪的埋怨,充满歉意的目光却看向了不远处,低声一问,“多久了?”

    “诺儿真是……”幽怨地嗔怪一句,远子墨对她的无视有些不乐意了。

    不过,他的心里却是清楚得很,那个女生对于她来说是特殊的。至少,现在是不可触碰的逆鳞之一。所以默默吞下那些想要说的话,清楚明白地作了回答。

    “诺儿才睡了二十分钟不到。那个丫头呢,也就刚刚被潘家老二抱走没多久。”

    “子墨一直坐着守护在旁也是辛苦的,起身活动一下呗?”百里诺夕终于收回目光迎向俯视着自己的他,似笑非笑地弯起秀眉,糯糯地继续说道,“人家还没睡醒呢。”

    活动一下?这话说得真含蓄!不就是想让他跑腿照顾下那个女生嘛。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想到她在刚刚那样的状态也敢一个人躺在这,就不放心把眼前这个心大的家伙单独丢下。虽然此处是校园之内,可谁又能保证绝对安全呢?

    对于他翻出的白眼,她毫不客气地直接回敬了一个更大的,心中的腹诽更是紧接着就编排开了。

    嘁,明明知道他跟着自己前后脚走出了体育馆,不就是睡个觉么,她有什么不敢的?

    “喏,里头的热闹基本已经结束了。子墨这是准备好了随我见见家人么?回头花姐要是问起来,人家就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了哟。”

    说话的工夫,人已经坐了起来。冲着北面抬了抬下巴,眼角闪烁着微寒。那抹白色前头的一高一矮身影辣么扎眼,想忽视都难呢。

    不动声色地拉住她的右手,远子墨只低声说了一句,“诺儿别着急,咱们来日方长。”

    未等她应允,人已经松手离开了,只留下淡淡的蓝色背影……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