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64章一码归一码

章节字数:4331  更新时间:19-09-14 15: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齐校长还真会说笑。不过是小孩耍了点儿小聪明而已,不至于大动干戈要开除人家的学籍啦。”

    讪讪摸了摸鼻尖,百里诺夕冲站立于嘉宾席上的那位咧了咧嘴,笑得人畜无害。谁也不是傻子,热闹看到这,基本都弄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要说她相信对方完全不知情,那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既然都不过只是些可有可无的棋子而已,那又何必非得将人家踢出局呢?

    “学生就该有学生的道德准则。”

    显然,嘉宾席上的那人并不打算领她的情。漫不经心地递出来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之后,人就重新坐了下来,面色未改半分。

    下一息,不知从哪儿又冒出了一个音,虽语气平缓却给人一种不容置喙的威严。

    “我现在宣布,取消第二中学全体挑战者的资格,”

    哟呵,一个个当真都这么维护她一个外来人员吗?

    挑战区内的百里诺夕不禁目光一凝,不偏不倚地落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上。八校的领导,她上午已经见识过了,眼前这位却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而最让人诧异的是,别的领导人对此决定居然没有任何异议。仅此便可初步判断,对方的身份及来头太有待斟酌了!

    这么浅显的道理,她自然是看明白了,但不代表所有人都有如此心智。不明就里的学生还是不少的,其中就有来自第二中学的剩余两位挑战者。

    在他们看来,一切既然都是那个耍阴招男生的过错,自己凭什么要替他埋单?!

    越想越觉得憋屈,二人竟“腾”地一下齐齐从座位上站起来,异口同声地质问着,“凭什么……”

    话音才出,却硬生生被嘉宾席上的一句简单回话打断了。

    傻眼的二位掏了掏耳朵,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那个字。

    是?怎么可以是“是”!自家校长今儿个是怎么回事,就算之前与擂主对质有些理亏不好言语过激,这会儿也不至于没脾气地就妥协了吧?

    不等他们醒过味儿,大门口进来了几位安保人员。什么也没有说就将那个男生给架走了。没过多久,那两位抗议无效的男生也被请走了。

    算了,眼不见心不烦,别整得好似她自个儿理亏了一般。伸了伸舌头,百里诺夕便收回目光转而看向等候区,清浅一笑,“那么,我在这问诸位讨个人情,一起上吧。”

    “爽快!”挑战者们也不拿娇,相继抱拳应承了下来。

    只见人影绰绰而动,不到半分钟就人员集结完毕。只是不知道他们是被什么给刺激了,不等人家乔霁宣布“比试开始”,就迫不及待地出手发动了进攻。

    “嘭!”一声闷响突如其来地从比试区域的正中央传出。

    只见身着白底蓝条纹服饰的男生擦着百里诺夕的身侧,毫无阻碍地飞出。着陆后又在红线之外翻滚了几周,才勉强停了下来。

    众人纷纷侧目,那抹熟悉的银灰色让他们不由得呼吸一顿,心底自然而然滋生出怯意。

    多么熟悉的一招啊!快得让人根本看不到出手!不过,转念一想,大家的脸色就变得有些耐人寻味了。既然大家都一个挑战阵营的,开场就自相残杀真的好吗?

    “你们是还没有睡醒吗?”

    音响里突然穿出一声嗤笑,拿着麦克风的何其然仿佛看穿了他们的心思,非常耐心地重复了一番乔霁之前强调过的比试规则。

    “群战以最后立于场上的人为终极胜出者……”

    对啊,他们怎么把这么重要的讯息给忘了呢!

    反应有些迟钝的挑战者们闻言,立马警觉起来。撒腿就迅速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并保持着防备姿态。

    “你……”

    咽了口口水,地上那位已经被出局的男生,强忍着身上的剧痛,不确定地问道,“你不是已经参加过上午的比试吗?”

    那又如何?难道有明文规定只能二选一?出手男人于内心冷笑一声,面上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更别说要作答的打算了。沉稳的脚步徐徐而动,却是默不作声地笔直走向擂主。

    大家一看,这还了得!他这二人是几个字意思,两人对阵一群人?且不说她的身手尚不明确,只这位同样换了装束的妖孽男人就能分分钟把所有人都切了,哪里还有悬念?

    “不应该吧。先不说还有那条比试规则在,就上午的比试,他们也是结下了梁子的,怎么可能联手?那男人估计是想单挑人家,一洗前耻吧……”

    这样的说法很快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同,心里渐渐打起了小算盘。

    既然如此,那自己就辛苦一点儿,坐山观虎斗咯!做个悠闲的渔夫,静等两败俱伤也是不错的嘛。

    然而,现实远比他们想象的要残酷得多。小心思才在脸上浮现出微薄的痕迹,那两只不乐意被观看的“老虎”就已经猛扑过来,根本不给壁上之人以反应的时间。

    时刻关注着他们的观众们,亲眼目睹了这么一场不到分钟的“惨烈厮杀”。

    那两人的速度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只是谁也没有弄明白,他们是何时达成的共识,竟出手得如此默契。

    右半场虽然被横扫一片,但擂主的动作始终轻盈而优雅。她就恍若一只黑色的幻紫斑蛱蝶,随着手腕上那条色彩斑斓的发绳飘扬,黑影极速掠过南边的几人。

    “嘭……嘭……”

    接连不断的几声以后,跌坐在地上的男生很快就被她在身后补上了一脚。轻微的疼痛感还没有传递到大脑,人已经位移出一段路程,该死的脚后跟刚好压在了红线上。

    对比左半场的那个男人,出手就相当简单粗暴了。不过一拳,几位明明不在一条直线上的男生,就犹如烤串一般,紧挨着被打出了挑战区。

    看着倒地后再也没有爬起来的挑战者,观众们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小肚子。

    嘶,太疼了吧!

    能不疼嘛!身受重伤的当事者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爆了,哪里还爬得起来。艰难地抬眼看向对面,又好死不死地正撞见坐地上那几位在那儿谈笑风生!

    擦!自己这也太倒霉了一点吧?!

    这下真被对比出了极大的伤害,脑袋一歪,人就接二连三地直接晕地上了。

    该不会要出人命了吧!

    休息区的诸位医者们一看,再也不淡定了。短暂的哑然之后,连忙起身上前一探究竟。一时间,挑战区周围人来人往的,场面异常混乱。

    只负责清理内场的两人,对外部的纷乱动态并没有在意。神同步地拍了拍那双根本没有灰尘的手,举步便朝着对方缓缓走去。

    “嘿嘿嘿,快别看热闹了!压轴大戏开演了!”

    观众当中有人喊了这么一句,却并没有掀起多大波澜,体育馆内依旧嘈杂非常。

    只有少数几位反应了过来,也就没有心思再去替那几位倒霉蛋心疼了。可惜,才转移了一下视线,下巴就“咣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神马情况!?这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场场这样肆无忌惮地疯撒狗粮,当真合适吗?

    其实,也不怪他们会这样想。在外人的眼里,俩人在距离拉进的瞬间,擂主根本没有来得及作出攻击,对手就已经一个大步来到了跟前。众目睽睽之下,他就将人给抱住了,甚至还搁那儿说起了悄悄话!

    事实上,在那个男人栖身而来的时候,百里诺夕是作出了格挡的。怪只怪她一开始就猜错了他的意图,才最终受制于人。

    那只抬起的手臂简直是送上门的肉,他不过一个顺势收力就将人给拉进了怀里。

    此刻这种微妙的感觉让他有些痴了意,微醺的桃花眼垂落而下,低醇的声线缭绕着无限柔情。

    “小狐狸既是讲道理的人,我也就不藏掖了。嗯,好像在半个月前的火车上,我可是帮过你的。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哦!”

    忘恩负义?这个词好像有点儿耳熟吔!吖,不就是出自自个儿开场时候的那通埋怨嘛!

    神经线有点交叉弯绕的她,首先的关注点就歪了,只觉得自己被“啪”地一下打了脸。之后,她才有些迷瞪地开始回忆那趟归来的路程,半天也想不起火车上有遇到过这么一号曾经的路人甲。

    “小狐狸说得不错,我还真的只对姐姐你这款感兴趣哦。”

    天啦,那个没风度的老男人竟然就是他!当惊诧不已的双眸中映出的这张脸,逐渐与记忆里的模糊面孔重叠,她的脸上飞出一抹尴尬的绯红。

    虽然他当时的帮衬有些多此一举,可也毕竟是出于萍水相逢的好意。她素来恩怨分明,自然不会抹了他的举手之劳。

    讪讪摸了摸鼻尖,厚着脸皮弱弱问询一句,“呃,这位大叔……如果有机会,下次就让我帮您提一回行李,权当报恩吧?”

    “可以。”

    出乎意料的爽快答应,他那只空闲的手就爬上了她的发顶。揉了又揉,俨然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这样的亲昵举动让百里诺夕很抵触,努力挣扎了两下居然没有任何成效,咬牙切齿地开始发飙了。

    “一桩归一桩,现在放手!”

    “没错,一码归一码!”狭长的眼角泛起深深笑意,他突然俯身贴近其耳廓,幽幽又是一语。“小狐狸,我还救了你一命哦。”

    这家伙是施恩上瘾了吗?!开什么星际玩笑,他明明差点儿害死自己好吗?

    察觉到怀中骤现低气压,便知晓她还在恼自己令她身受反噬之苦,自责地低声说了一句,“当初的挣脱是身体本能反应。如果一早知道,我宁愿一辈子深陷其中。”

    他?

    很显然,百里诺夕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说辞。就事论事地说,那日也不能完全归责于他。实在是那双眼睛变化得太突然,连她自己都不知情,更别说他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了。

    罢了!既然是清算,那就算算清楚吧。功过相抵也好,另觅机会也罢,总归往后只是桥路无干的陌路人。

    长长吐了口气,她沉声追问一句,“我什么时候欠下了您的救命之恩?”

    “嗯,隔日在附属医院咯,小狐狸差点儿就滚下楼梯……”

    又是附属医院,她当然记得那地方啊!不过,那个“滚”,还真是想不起来了。都不重要了,她承下这份恩情便是。

    “这样更好,一救一伤,扯平了。之前的卖劳力之约索性也变更一下,就用本次挑战赛相抵吧。不管输赢如何,你我都算两清了。”

    听到她语气凉凉地说完这几句话,男人的身体一震,所有的动作都僵住了。两清?!怎么清得了?

    就是这么明显的变化,给了她挣脱的机会。迅速抽出还未被完全钳制住的左手,抓住右手腕上的几根手指就用力向外掰扯。

    心情骤然变得烦闷的他,很快就作出了反应。反向旋转了半圈手腕,轻松就卸掉了她的攻击力。然而,正因如此,他也松开对她的禁锢。

    眼瞅着她快要逃脱,男人不动声色地半步向前。手上一个暗劲用力,瞬息便将人再次拉进自己怀里。

    无视掉内心始终存在的小心翼翼与踌躇,五指张开而霸道地与之呈十指紧紧相扣貌。不由分说,她的手背已被压到了自己的胸口。薄唇开合之间,声音明明带着浓浓的磁性,却拖出了不可说的撩拨之意。

    “告诉我,已经住进这里面的那只小狐狸,应该如何清除呢?”

    这么一句暧昧不清的话,她并不太能理解。只是感觉到心跳不受控地乱了节奏,让她产生了浓墨般的不安。于是,一颗小脑袋左右摇晃得厉害,话音中隐着不太明显的颤抖,“那是您的事儿,别问我……”

    “小狐狸……”他的下巴突然抵在那枚拨浪鼓一般的脑袋上,没有理会她的抗拒,继续着自说自话,“那日若非万不得已,怎会阻你动手?三才不利啊!”

    清澈透亮的双眸之中柔波微动,她却只是毫无察觉般长长吐了口气。仰头看了一眼,突然转身直面于他。红润的嘴角勾起浅浅轻笑,右脚猛地抬起就要狠狠踩向的对方的雪白鞋面。

    不过步伐微移,轻易就躲过了这只力道十足的一脚。

    “嘭!”

    一声巨响乍然响起,惊得全场一阵肃穆,纷纷侧目而视。至于早就注意到他俩的那几位,脸部表情就变化得有些过于机械而夸张了。

    合着他俩并不是在那儿交流感情啊!居然不声不响地就已经动手几个回合了,要不要这么低调行事吖?强烈要求当事者提供精彩回放!

    这个诉求当然只能是想想,不可能会现实滴。瞅瞅刚才这惊天动地的动静,就算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是不敢向那个男人提要求吧。

    所以,他们都下意识地把这口“惊吓之锅”,扣在了台上那位银灰色衣装的男人头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