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68章 恕不奉陪

章节字数:3130  更新时间:19-09-14 15: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虽然很欣慰她终于又对自己有了情绪,许宸却不满意她这样极端的表达方式。

    双眸迟迟闭上,伤口处的舌头就松开了,根本不需要太用力便含了一口殷红。贪恋的异香被努力控制着没有咽下,明知收效甚微,右手依旧紧紧握着动脉。修长的两指勾起她的下巴,力道之中带着明显的的置气。不给她缓神的机会,薄唇覆上失了血色的唇瓣。这一次,他不仅将血液尽数推到她的口里,长舌更是直捣黄龙,逼迫着她全部咽下。

    “此刻的吃相,你可欢喜?”

    舔了舔嘴角溢出的残余液体,他的红眸中明灭出分明不过的危险光彩,冷声追问道,“这等美味,是你自己解决,还是我来帮忙?”

    说着,那只血迹点点的左手臂被他拉了起来,挑起的眉梢上挂着隆冬的寒凉。

    她不是高举大旗的神算子,不过即兴玩了一手忤合之术而已。此刻这样的结果虽然与计划有那么些许出入,却也是能接受的。眼前这个男人的霸道,她一早领教够了。深知以自身当前的武力值根本对抗不了,索性就顺了他的意而使其失了最初的恶趣味。

    淡淡瞥了一眼,右手不疾不徐地拉开被他再次拎在左手的背包,从最里层取出一个巴掌大的精致盒子。红檀木上雕刻着两顿形态迥异的花朵,蓝紫色的那朵以濒临凋谢之态散着死气,花白的另一朵托着它的花梗而生机盎然。就是这样的姿态,毫不违和地交错缠绕于一根枯枝上。

    也不知她那根修长的食指触碰到了哪里,“哒”的一声微弱声响中,盒子自动打开了。一排排粗细不一的细针,整齐地码在盒子里;盒盖上卡着一团团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线团,色彩丰富而材质不明。

    只见她抽了一根最细的针放在浅绿色的线团上,两指一捏一抹,轻而易举完成了穿针引线的工序。若非那根细针肉眼可见,寻常很难发现针尾拖着的那根细如发丝的近乎透明长绳。

    清冷的目光自然就垂落于他那只已经被染红的右手上,吝啬得不愿意多说只言片语。见他很配合地松开,惨白的面色竟无意识地柔化了半分。

    即便是单手操作,她的动作也没有分毫滞感。当他还在思索这神奇穿针之术地时候,她已经动作奇快地完成了缝合的工序。不仅接连上了筋脉血管,连表皮都合缝如初。

    不过,额头上沁出的那一层细密薄汗,充分说明了此番动作所耗费的心力可不小呢。

    她却没有给自己时间缓和,默默地收好针线放回背包,并掏出一个墨绿檀木盒子。五指在纹路复杂的盒面上划拨了两下,盒盖就掀起了一股扑鼻清香。指腹抹过盒内的那团灰黑色药膏,于伤口轻轻涂了一层,盒子就被收了起来。

    又从背包侧边扯出一块浅紫色的手帕,用牙咬住刺绣了花朵的一角,配合着单手完成了一个复杂结带。

    他的注意力很快被她专门留出来掩饰伤口的四角上的刺绣所吸引,心头疑惑丛生。在他看来,那两种花很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为何会频频出现在她的各种物件上呢?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沉吟少时,他突然转身背对着她,脚步缓缓走到对面不远处的椅子旁坐下。垂眸看着交错于身前的十指,沉默不语。

    如此反常之态,却被百里诺夕直接无视了。得了自由的她,随意擦拭了一下肩头的伤口,整理好已经脱线的衣领,拿起掉落在地上的背包就要离开。

    手才刚刚握住门把手,身后突然飘过来他的低哑声音。

    “小狐狸,你真的只喜欢那一种货色?”

    这男人脑回路搭建的时候忘了闭合吧?怎么弹跳得芥末厉害,竟是连她这么思维敏捷的人也跟不上其步伐了。来的时候还霸道而强势地威胁自己,这会儿却一脸隐忍着受伤模样,难道又装上了?

    百里诺夕站在原地于心里吐槽了几句,居然鬼使神差地开始认真思量他的问话。

    喜欢就喜欢吧,怎么还来了个“只喜欢”?那种货色又是哪种?这没头没脑的质问,当真不是在耍她吗?

    “那种输不起的货色连只弱鸡都不如,哪里配得上……”

    听到他随后补充的这一句,眼角抽抽两下,心中便清明了然。

    感情这个总想着装嫩的老男人是误会了这一茬的!她倒很想问问他,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出来这么个“真相”的?连他自个儿都说人家不如一只弱鸡了,难道她百里诺夕的眼光就有辣么差吗?太搞笑了!

    瘪了瘪嘴,她没好气地以问为答,“且不说我到底对那只弱弱鸡有无兴趣,就算有,又与您何干?”

    她的世界,喜欢这种东西,对象从来都只有亲人。任何外人于她,无非路人或是仇人,再无第三类分。

    比如,不过打过几次照面,勉强有几分交情的何其然他们之流,不过只是知道称谓的路人。又比如千秦两家,交手不过一二,却是板上钉钉的仇人跑不掉了。于她而言,亲人是无关相处时间,无关情分深浅的。只要是她认定了的,就是一辈子的事。

    所以,在她看来,这位已经转换了几度身份的男人,根本没有立场干涉自己的情感问题。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戏谑的目光不觉柔和了几分,嘴角还噙着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深深笑意。目光正飘忽游离于大门上,眼前突然就晕出一片恍惚,脑海之中紧接着闪现个陌上花开的画面,清风传送出银铃一般的天真笑声。

    “阿陌,诺儿长大以后就嫁给你,可好?”

    这个声音,就是她自己,绝对错不了!可是,阿陌是谁?她是什么时候,怎么说出这样话的?

    这么一小爿类似回忆的片段,在脑海中滚了两圈,竟产生了强大的冲击。一遍一遍拼尽全力一般,不断撞击着更深处的混沌之处。那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迫得她眼前一花,险些就站不稳了。抓着门把手的五指紧了又紧,手腕上的伤口当即被扯得生疼。

    “以毒攻毒”,脑袋里的刺痛突然就消失了,意识也再度恢复清明。那句对象不明的话语,却深深烙印了下来,挥之不去。不动声色地松了松五指,心里疑惑着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小狐狸对那种奖励不感兴趣,为什么要送出去?平白无故便宜了弱鸡……”

    许宸当然不相信她刚刚在场上的那番说辞。呵,保险?也就只有她,才会辣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

    “咯咯……”

    清灵的笑声中,百里诺夕缓缓转身倚在了门旁,那张娇小的脸庞上浅笑如湮,不答反问道,“哦,是吗?我竟不知道刚刚有这么说过呢?”

    嗯?带着疑惑,大脑中匆匆过了遍之前的一幕幕。察觉到她的临近,许宸倏地抬起头,赶巧对上那双已经眯成月牙的眼睛,微红的眼角还泛着点点狡黠。此刻,满心都在诧异她的主动接近,哪里还能关注到她这表情下的幸灾乐祸。

    “大叔果然是上了年纪,听力如此不佳。人家说的可是……让……”

    洒落于耳廓上的温润气息,就如同小猫的绵绵肉爪,一下一下撩拨着的心弦。当时就心猿意马的他,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仿佛那头一直沉睡在体内的凶兽被唤醒,原始兽性呼之欲出。

    “小狐狸……”

    这一声呼唤异常动情,他的声线更是变得浑厚而别具风味的磁性。

    对上眼前这双似欲似禁的桃色眼眸,绝缘体一般的百里诺夕只是被这种类似挑弄的电流擦过,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果断直起身子并不着痕迹地退下几步,面色再度恢复清冷,“对,我刚刚说,让给他了。”

    许是觉得他此刻的状态太诡异了,并不想再因此给自己惹上事端,她没有多想就转身往门口走去。

    偏偏这番举动在人家看来更像落荒而逃,许宸突然站起身,两个大步追上了她。抬手牵起她的手用力往回一拉,就将人圈入了怀中,浓浓的都是不舍或不愿意放开。

    偏见怀中的丫头并不打算就范,那努力挣扎的模样如银针入胸,心头刺痛得明显。双手反而箍得越来越紧,低首轻语,“小狐狸,为什么总想着逃离呢?”

    逃?她只是想走而已。不过,既然他想要用这个词语,她便当是吧。非要找个原因,无非他是路人甲,她不乐意与外人有交集,如此而已。

    技不如人,她索性也就放弃了无谓地挣扎,抬起头迎上那两道复杂的目光,似笑非笑地说:“虽然不太懂您们这样人家的自信,却也是不想懂的。以您的本事,想找什么样的玩偶还不是勾勾手指头的事儿?我呢,对这没有兴趣,恕不奉陪。也请您高抬贵手,别再打一个未成年女孩的主意了。”

    一长段话说下来,她的语气都平稳得没有一丝波动。可他却听出了几个关键的词眼,奔腾着浩大的声势,顷刻于二人间拉出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垂眸对上这样倔强的素脸,身体瞬间僵硬。他还是对她有所了解的,这些话都是认真的。再一次紧了紧双手,五指最后还是无力地松开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