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69章 都是谣传

章节字数:5025  更新时间:19-09-14 15: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朗的天空依旧亮着明丽的蓝色,惟远处的群山在夕阳的镀染下,披上了一件轻薄的红装。

    淡淡余晖彩霞点缀于夕阳之旁,喧嚣了一整日的校园终于在欢声笑语中徐徐恢复静谧一片。三三两两的同学们,享受着晚风送来的阵阵花草清香,有说有笑地漫步在操场、林径、亭台楼榭……

    西北角的一处草地上,黄昏仿佛比别处更多了些忧伤。稀稀簌簌的话音中,一群人围坐成团,背影多出了几分耐人寻味的孤单。空中隐约飘荡着风鸣叶和,嘶哑却悠扬。

    “你们肯定想象不到,多以前有多么的高冷!”一个电子处理过的声音中透着冗长地追忆,突然就不自主地顿住了,半天没有动静。

    围坐在这个电子产品周围的几人也不催促,只各自怀揣着重重心事,侧目看向不同的风景。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大门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

    一抹黑影随着轻快的脚步几下临近,却戛然于两米外停下了。一对清眸中的华彩闪烁两下,很快就冷了下去。

    呵,以前,那该是多么久远的以前啊!太让人意外了,原来除了自家人,还有外人记得呢。那时候,她满了三岁吗?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的日子后来成了她身份证上的生日。冬天,嗯,挺好的季节。

    从海边的下洋小镇跟着走了一路,临近清水镇的时候,那个温柔的女人才同她说了几句话。虽然很为难,最后还是决定将她带回家。

    是的,哪怕分离十年,她也没有忘记那个三层半的低矮老房屋。在那里,温暖很容易,她的快乐不过是他们的举手投足,满足得轻而易举。

    初初走进房子,迎面出来的是一个大女孩。不过一瞬的愣神,一双漂亮的眼睛便明媚一亮。撒欢地冲过来,张开手意欲抱住半大的她。

    站在女人身边的她松开手向旁边走出两步,就躲开了,开口只说了一句,“我很脏。”

    “那程度……啧啧啧,发挥你们的脑洞勾勒一下哈!浑身脏兮兮的她穿的哪是衣服,根本就是挂着无数腌臜的破布条嘛!除了一头凌乱得比鸟窝好不到哪儿去的短发,还有点儿枯黄的颜色。无论是身上还是脸上,都爬满了碳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个煤矿里打了多少个滚,整个人就只剩下一双扑闪扑闪的眼睛还有点儿光彩……”

    对方的描述真的一点儿也不夸张,那时候因为她的拒绝,屋内的气氛有些尴尬。最后还是她们家的小白哥哥,悄悄回里屋打了一盘水出来。又从橱柜里特意挑选了一条新毛巾,浸水就帮她把小脸蛋给收拾干净了。

    小白哥哥,也就是对方口中的喻昊远。有一天,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只小白鼠,天天宝贝一般地照顾着,说是为了给她当个伴儿。她当时还笑话他找到亲兄弟了呢。

    “喻昊远是陪她时间最多的,对她可温柔了。那时候,凌阿姨白天在外面做事,到晚上才能回去照顾家里。喻凌又是三个小孩当中最大的,家里的所有事自然都是她在做。多呢,一天到晚待的时间最多的就是花房了,很少出门玩。我也就是她刚被带回来的时候跟着哥哥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热闹,之后几年的见面次数一只手都能算得过来……”

    是么?

    坐在草地上的其中一个男人突然抬起头,正看见不远处的来人。一双温柔如水的明眸中明灭着显而易见的心疼。张了张嘴,终于还是双手圈住脑后,抬头看向余晖漫天的苍穹,什么也没说。

    自赛事开始的一别,他就一直坐在这,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地上那台平板上。十数个画面哪,他怎敢让自己松懈半分?索性她的那些担忧都是多余的,直到比试结束,外界风平浪静一片并无之前提到的危机。

    明明早早就看见她离场了,等了半天,一直到不远处那个体育馆内的所有人开始蜂拥而出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心里旋即有了猜测,却没想离开前去寻找一番。

    无意中的余光落在平板上,刚好看见那个女孩拿出了一张照片。被放大的画面拉近了距离,定格出了两个长发齐肩的女孩。她们背靠背坐在天台上看着昏黄天空,气质迥异的侧脸是各人的心事重重。右下角水泥灰的地面上打出了一排光泽已褪的日期,正是两年前的今天。

    耳朵里的两个声音,讲述的都是关于他心中的她的曾经过往。那些已知或不知的故事,他一个也不想错过。

    也不知时间走过去了多久,他的身边突然就多了两个男的。其中一位是他不久前才送了贴膏药的乔大公子,另一位不用说,当然就是与之“共事”了一个下午的何其然咯。

    乔大公子自来熟地来打了个招呼,他也不过礼貌性地点了点头。谁知道,人家看到平板画面的时候,直接以“致谢”为名就赖在他这不走了!

    所以就才扎堆出了这么一个小团伙,一个个都对平板里的对话异常感兴趣。也许是不甘于聆听吧,单方监视的画面后来干脆变成了双方互动的视频聊天。你来我往间,他们竟问答得好不熟络。

    “大……”

    坐在侧边的乔霁很快也发现了她的到来,才张口就被警告得捂住做禁声样。

    唯独背对着来人的何其然只不以为意地瞥了他一眼,还在那儿不知死活地刨根追底。那兴致满满的模样,看得他嘴角直抽抽。

    话说,身边这位年轻老总真是艺高人胆大啊!正无语着,突然又听到这人传出一声激动的尖叫,“这个我知道!”

    知道什么,你就知道了?!你知道你快完蛋了不?暗骂一句愚蠢,乔霁还是很厚道地想给对方一点暗示的。谁知道,这货说完,还特别得意地冲他挑了挑眉,已然泛红的脸上挂满了嘚瑟。说实话,这副欠扁模样,根本与其身份及之前气质半分不符。

    好意被无视也就算了,也或许是这位乔大公子卖力得过了头。人家竟然脑袋一歪,反馈回来一个半分诚意没有的关切。

    “嘿,乔大公子的眼睛进沙子了?”

    得,已经仁至义尽,他自个儿不上道就怨不得自己了。掩面侧目的乔霁很想扭头来个眼不见为净。转念间却换做重重揉了揉眼睛,当场凭借这拙劣的演技勉强挤出了一滴泪湿了手背,冲他点点头,“嗯,起风了。”

    “没错,耗子也是凌阿姨带回来,全镇人都知道他很喜欢多!”

    哟呵,她老凌家的那点儿事儿,这个外人知道得不少嘛!本就寒凉的美目又升起了几分冷意,红唇未启而清音先出,“这你都知道?”

    “那是自然!耗子从被带来清水镇,我就没见他开口说过话,还曾经以为是个哑巴呢!一直到多来了之后,他居然跟话唠一样出声了。不过,他从来都只和多一个人说话,声音还特别温柔好听……”

    话才说到故事的开头,就戛然而止,平板里头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

    “呵,二狗子是不是忘了向他们介绍一下自己曾经的辉煌啊?”来人摸了摸鼻子,片息后才压着嗓子问对方求证了一个“谣传”,“当初好像是你笑话他要收童养媳吧?”

    那个秋天真的是蛮凉爽的。她不过插花太久到阳台放了个风,一不小心就看了一出好戏。

    隔壁老潘家的鼻涕虫又来花坊了,结果同自家小白哥哥没说上两句话就打了起来。无论是年龄还是体格都占不到半点儿便宜的鼻涕虫,当时就被撂倒胖揍了一顿。谁知小白哥哥竟还觉得不解气,硬是将人扒了个精光,连个裤衩都没给留下。两只手把人拖到他家门口的老榕树旁,利索几下给吊在了树上。

    好家伙,这猎猎秋风一吹就是一个下午。直到傍晚老潘出来找人吃饭,才发现嘴里塞了裤衩的他。

    “咳咳……那些……都是谣传,不可信……不可信……”

    对于平板里传来的否认,她根本懒得追究,只扯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看向身体已经僵化的何其然。即便没有看到,也能猜到他此刻的郁猝表情。

    “我竟不知道,你们都这么好奇我的过去呢!那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呢?怎么会想着去问那个我连样子都没有记住的谁谁谁呢?”

    一句感慨一句问话,她已经来到了何其然的身旁,面带微笑地同他打起了招呼,“嗨,何总也在啊,好久不见!”

    刚刚不是才见过吗,怎么就好久不见了?!然后他就听到一句冷漠的神补刀,“嗯,有几天了吧……”

    有几天?!合着自己一整天忙前忙后地为她主持赛事,还被全程无视了咯?

    没错,来人正是从休息室一路加速跑出来的百里诺夕。默不作声地杵那儿听了一会儿自己的故事,冷意愈发厚实。

    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何奇然怎么会没有察觉到她的情绪。他却选择低情商应对,装傻充愣地堆出满脸讨好笑意答道,“嘻嘻……也没多久……”

    “咦,这不是我那记录功能超强大的平板吗?”

    对方既然想打太极,那她就配合着还之以四两咯!百里诺夕的气势悄无声息间也发生了改变,白皙的指尖微微一偏就从他的身侧擦过,落在三人围起来的那块草地上。

    问归问,她却不着急上前确认。反而退一步绕了半圈在何奇然的对面坐下,似笑非笑地说:“话说,何总是个生意人哪,今儿个居然这么有闲情雅质地搁这儿坐着呢。那我也就借着机会同你在商言商地说道说道吧。”

    “在商言商”啊!后者心里一凛,暗恼自己有些太过大意了,心头更是腾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何总虽惜字如金,在我看来却也是好说话的。”始终挂着浅笑的眉梢再次扬起几分,嘴角薄勾出清风般冷音,“您这样私底下刺探我的事情,作为当事人,原理上我是可以问您要咨询费的吧?不然,咱们就计件付费咯,您可以自己看着给哟。”

    她这话说得还真客气呢。不动声色地撇了撇嘴,何其然自觉对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哪里敢把它当真了去。这不,话语最后云淡风轻的“看着给”三个字让他心疼“咯噔”一下,暗道此番恐怕又得大出血了!

    不过迟疑了一下,见她那半分笑意也无的脸色即将冷下去,连声应道,“呵呵……那是那是……”

    “我的故事其实也不多。剩下的那些您若想知道大可直接问我,无需这样藏掖行事的。”轻扬起干练的一字眉,低笑两声,“呵呵……您只需腰包填满就好了,价格什么的都好商量。”

    好商量?何奇然当然能听出这让人喜怒不明的随意语气,才是最危险的信号。

    “何总……看您这表情,莫非是觉得我的要求太过牵强了?”

    见他只摇头却不言语,百里诺夕站起身转而看向身侧正襟危坐的乔霁,惊呼道,“吖,都没注意到,原来乔大公子也在呢!”

    这叫什么话?没有注意到?那刚刚是谁远远就砸过来一枚警告的!

    虽然心里对她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很有意见,乔霁却识相地低声应了一个音就低下了头。深知不管她的话题为何突然弹跳到自己的身上,都是接不得的。

    对手没有接招,仅仅是让她小小诧异一下,便举足向前姗姗行出一步,捞起地上的平板居高临下地正面对着还坐在地上没有动弹的何奇然。指甲盖在屏幕上轻轻点了两下,清浅一笑,“您千万别告诉我,相关赔款早早就备下了。那性质可就变得有些严重了哟。”

    他,当然,绝对不是早有预谋的!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何其然甚至顾不得拍去身上的翠绿草屑疾步而走。

    此般落荒而逃的模样被一旁的乔霁看在眼里,忍不住低笑出声。

    那点儿微弱的火苗原本还没有燃起,他这一出声就给点着了。随着她投向远方的目光迟迟被拉回,他脸上的幸灾乐祸更是再也挂不住,连忙又低头摆弄起手头上的草叶。

    她却没有看他,而是仰着脸看向余晖渐尽的天空。不知何时起,铺天盖地的夜已经赶着脚程来了,苍穹晚凉如期。

    “乔大公子啊……”低低喊了一声,得了对方答应才继续问道,“可算清楚了,这一地的草有几许啊?”

    被问得一头雾水,乔霁不解地看了一眼身旁始终举目观天象的男人,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嗯,听说你还是个文武双全的能人呢……”许久,她冷不防地跳频冒了个泡,并及时作出了补充,“连我都想同你好好较量一番耶。”

    较量?她不是开玩笑的吧?!狐疑地分出一绺余光扫过,却见她的侧脸肃穆得半分表情也没有。乔霁的心里不禁打起了响鼓,一点儿底都没有了。

    只见她抬手指了指夜空,似是随口一提般又冒了个音,“嗯,那就择日不如撞日,咱们晚自习上见!”

    来真的啊!哪里还敢再继续留这儿探究下去,抓一把绿草就站起来。一抹高大的身影骤然拔起,稳稳落在草地上二人的身上。在她抬眼看过去的时候,那抹墨蓝色的光影却以超快的速度,一溜烟消失在了视线尽头。

    “嘿,伙计们,刚刚那是谁在说话?呃……怎么有点儿像……多?”

    一开始就没有看到她的模样,后来又滔滔不绝的演了一场默剧,平板里头的那位怎么可能会有危机感。半天没有得到回答,不死心地又追问了一嘴,“不会真是多吧?”

    “诶,鼻涕虫听力不错哟!”

    终于将平板“翻了牌”,百里诺夕冲着镜头咧了咧嘴,竟主动打开语音乖巧地同人家打起了招呼,“嘻嘻……怎么样?爷今儿个帅不帅啊?”

    “帅!必须帅!多今天太帅了!”

    看着眼前这张占领了整个画面的大饼脸,才柔和下来的目光瞬间就冷了,红唇翕动出凉薄,“我说潘家鼻涕虫,问你了吗?”

    “不是啊,我说的都是大实话!”

    这人怎么就芥末能蹦哒啊!单手高举起平板,冲着镜头的大脸就啐了一口,暗骂一句不要脸。

    “没错,你今天倒是说了不少实话!既然这么健谈,那么……”扯着嘴角露出一个非常刺眼的坏笑,转眼又换上严肃的表情说道,“嗯,现在正式通知你,下晚自习后,我会去寒舍造访滴!你我届时再好好探讨一番‘辉煌人生的练就’……”

    “……啊,信号怎么这么差……筱箜,你怎么把网络给关了?”

    几息的嘈杂电流声后,平板寂静无声,连画面都昏暗一片。

    嘁,关灯装死就有用?百里诺夕轻笑一声,顺手一摸就顺了对方的意,将视频通话给关上。灯光黯灭的平板,则被随意塞进了旁边之人的怀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