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73章 就是他哟

章节字数:4655  更新时间:19-09-14 16: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才有点儿意思嘛!

    清秀的眉头不由得高高扬起,百里诺夕一改慵懒姿态,上下唇瓣碰撞出凉意如霜,“你,现在打算用什么身份同我谈?”

    音轻语重如兜头辊雷,这陡然出现的气势转化立马让当事者哑然。他竟只能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不一样的女孩。片时,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他才意识到操场那一日的感受并不是错觉!

    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之间反而释然了。吐了口浊气,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话,而是默不作声地转身离开了。

    轻微的上楼声,于楼梯口一个转弯走进了一个有段时间未出入的房间,窸窸窣窣地开始翻箱倒柜……

    小半晌的功夫,他的手里多出了一个方形的木块,其上斑驳刻痕的深浅不一。

    木块被小心翼翼地放在茶几上,她的目光正前方的位置。只需垂眸便能够看出它是一个有些年数地相框。然而,清冷的眸光始终定格在他的脸上,带出喜怒不辨的探查。

    面对如此态度的她,主人家瞬间泄了所有气势,无限惆怅地幽叹如秋风肃败,“当初执意选择这么一条路,都只为了找到你啊。”

    随着他的语音簌簌落下,两道清冷眸光才流转在群青斑驳的相框上,里面镶着一张发黄的老旧照片。被保护得异常小心,其上还有修复保养的痕迹,可见他当真在意它。那么,这些斑斑刻痕是什么,年岁么?

    那段遥远的记忆,不知何时被记载在册的。惟清晰可辨的是对方的抓拍手法非常娴熟,似乎对照片中的人物脾性还特别了解。

    画面的中央是两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孩子相对而立。

    左边这个女孩的右手,牵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样子已经有些模糊,约摸四岁的模样。小丫头的正前方站着一个双手张开的男孩子,护犊子的架势。

    与女孩相对的男孩站在右边,身旁只站着一位年纪比他略小的男孩,红通通的鼻子下挂着两根“面条”,因着衣裳还算整洁而不显得邋遢。

    而他们的另一侧空地上,好几个小屁孩正趴在地上玩着弹珠,表情异常专注。

    她记得那次,只是没有想到那么一个简单的照面却被隔壁那位大叔给拍下来了。照片虽然仅仅模糊了她的模样,可她却早就模糊了大多数人的样子,脑海之中只剩下紧紧拉着自己的那个大女孩。

    “咯咯……潘家二少居然……”讽刺地弯唇一笑,她的清眸渐渐变得深远无焦距,轻吟一声,“找,我……”

    “是。凌阿姨说,你只是迷路了。只要她站得足够高,你就能看到回家的路。”

    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潘逸君始终记得当年那个不苟言笑的小丫头,竟不知她现如今也会追忆当初了。那日的一幕幕铺天盖地,挥散不开的愧疚沉重袭来,他抱歉地低声说道:“如果那天不是因为我,她便不会耽误那么多时间,更不会……”

    原来么!低低笑出了声,曾经还颇为不解的枝桠末节,终于有了明朗的因果种种。可现在联想到了始末,又能如何呢?

    一切苦涩被隐藏在不为人所察觉到的冷眸之后,略显无力地微抬右手,“过去现在都没有如果。”

    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当年的一切都是必然的结果。即便不是因为他也会有别人牵绊,她还得庆幸那时候正好是他,而非来路不明的其他人。

    “多,我始终欠你,真的很对不起。”

    正身而立的他一个躬身,既没有见面时候的痞性也无刚刚刻意摆出的正气。直到此刻,当年那个憨态十足的男孩才与他的身影有了重叠。

    已经起身站于旁边的百里诺夕看着他保持着那个姿势许久,终于也只是长气如云。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当年的过错从不在他。所以,这份亏欠她不会接受的。

    不过,走这一趟的目的倒是真与她的过去有关。那些在清水镇根本算不得什么秘密的过往,恐怕从今以后于羲城也是公开的故事了。可是,故事说到底都只是道听途说而已,真假并无从可知。

    可一旦它们被有心人利用,那些她所在意的人却有可能因此而陷入万劫不复的困境。

    说得难听点儿,如若当真如此,他当年的那份微薄情分,还真不够她顾及的!

    深深看了他一眼,这才拿起那个老旧相框,低声说道,“我的世界里,从来不曾有过君一。”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他当然明白。当初的心愿既已达成,那世上还有没有“君一”这一号人根本不重要了。

    二话不说就认同地点了点头,神色庄重得像要给她一个值得信任的承诺一般。

    不等她给出反应,潘逸君突然接过她手中的那个相框,用力地砸在了地板上。那块脆弱的玻璃瞬间碎裂,碎渣飞起不低的高度,四溅如花。

    弯腰拾起那张被玻璃碎片划破的老旧照片,不舍地盯着看了许久。

    这些就是她多年不肯与家里联系的原因吗?那么,就让她的过去永远埋葬在过去吧!

    长长吸了口气,他最后还是决定了下手,三下五除二将照片撕成了碎片。正准备将那一把碎片丢进垃圾桶,手背上突然出现一只冰凉的素手。两指剥开他的掌心,看似随意地夹出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碎片,其余的通通被她付之一炬。

    橘黄色的火光虽微弱,那些碎纸不过片息也就烧得只剩下一些失了温度的烬灰。

    “这一片,给我吧。”这话倒不似征求意见,而是述说一个表意。

    也没有什么不同意的,微微颔首一个示意,人已转身来到花蔓满布的电视墙跟前。潘逸君猫着腰从小桌子抽屉里取出一块平板,五指频繁划拉着开始了自个儿的工作。

    余光瞥了不远处一眼,她的注意力更多地是集中在指尖那一小个碎片上。

    正如潘家老二所说,从前陪伴她最多的一直都是这位小白哥哥。可为什么她的记忆从未留住过他呢?模糊的曾经里,他就像一团微弱的光晕,被岁月冲刷得早就已经不及萤火之光了。她甚至都联想不出他此时此刻的样子……

    “嘿嘿!多……多……”

    从前两人的接触就不多,重逢后的交集也没多少。潘逸君当然从来没有见过她想事入迷的状态。连续叫了几声都无回应后,居然想都没想就直接上手将那碎片给夺走了。

    这是,小耗子!那么多碎片,她居然就这么一拿一个准啊。

    惊诧不已的他真应该庆幸她此刻状态仍有些游离,且心情还算不坏。否则,他伸过去的那只手不被收拾才怪呢。

    “咯咯……潘二少既然看了这么多年都还没看腻,那就送还给你了。”

    素手一扬,斑驳的发绳就于半空摇曳出道道华彩。百里诺夕咧嘴冲其粲然一笑,弯弯新月勾出了莫名的笑意。

    不等他回话,捏着十指关节又是一个调频,“言归正传,潘二少既犯了错,就该受到惩处不是?”

    只看到她的欣悦笑意,潘逸君几乎是下意识地点头答应了。直到在她动身的那一刻,才反应迟钝地消化完前后两句话的深意。

    一回想起那日的惨痛经历,周身骨头都不由自主地开始了隐隐疼痛。身体更是因为后怕而条件反射地向后连退两步,趁其一个不查拔腿就往左手边的楼梯口跑去。

    只能说他脑补的逃脱画面太完美了,才会让他觉得自己完全有逃脱的可能并将其付之行动。

    可惜,他的第二步还没有来得及落下,百里诺夕的右手已经拍在了浅褐色茶几面上。轻盈的身体好似薄薄纸张般轻松翻过一米多宽的茶几,稳稳落在了他的跟前,根本不给路前进。

    “呃……多啊……”

    才张口示弱,她已经一个勾拳重重打在了他那有些肌肉的小腹上,后者痛得当即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然而,这种程度的疼痛都还来不及适应,又一波的超强攻击铺天盖地而来。

    她的手法相当简单而粗暴,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他就彻底失去了手脚上的感知……

    “啊……”

    一声声异常“销魂”的惨叫接连而出,回音更是回荡在整个别墅群的上空久久不息。

    话说,究竟是这儿的隔音效果太好,还是这家伙的状况已经多到让人麻木了?不然,怎么这么持久的大动静,居然一个前来抗议申讨的人都没有!

    带着重重疑惑看向窗外,百里诺夕嫌弃地撇了撇嘴,嘀咕着,“这偌大一个地方难不成还是个鬼域……”

    “嘭!”一声巨响打断了她的弱弱问话。

    持着一颗充满幸灾乐祸的好奇之心,她扭了扭小蛮腰将身子向前送出几分。努力伸长脖子看向那扇本就没有关闭上的大门。

    呵,如此强大的气场耶!何方神圣,快快现身,让她一睹芳容吧!

    “啊……”

    又是一阵销魂而短促的呻吟,毫无悬念地重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只见她右脚一抬,就翘出了个二郎腿,收回脖子再度对着正前方的那位笑得花枝乱颤。

    “嘿嘿……麻烦终于……”

    话音还飘荡于空气中却戛然而止,原本还搭在大腿上的双手,此刻正紧紧捂着那张有些合不拢的嘴。鼻翼之上的两颗葡萄般透亮的眼眸,正扑闪扑闪地看着来人,满心的不可思议。

    怎么会是他?

    “是你!”

    这两个非常肯定的字,几乎是从潘逸君的齿缝之间挤出来的。保持了许久的那颗倒立脑袋,努力向上摆正了一些。

    绝对错不了!现下这位私闯民宅的来人,就是那日清早无故闯进了他的别墅,并将他胖揍了一顿的疯子!

    “是我。”

    来人也算得上行事坦荡,不咸不淡地答应了一句。只是两道炙热的目光,却自始落在一旁看热闹的百里诺夕身上。柳叶眉陡然微蹙,人更自觉往屋内快走两步,当机立断地将那呆萌模样挡在了身后。

    余光再三确认之后,这才带着审视看向正前方。

    “呵,柔韧性还不错哟……”

    原来,被她松了一通筋骨的潘逸君并没有就此豁免,这会儿正光着膀子在蜡烛的暖黄色光芒中下腰呢。显然,他已经被炙烤了许久,腰部都有几处明显的灼伤。

    听到来人居然主动与主人家调侃上,百里诺夕忍不住从前者身后探出半个脑袋,好奇地看向脸色并不太好地潘逸君,“嘿,伙计们都是熟识的啊?还是好邻居?”

    抬头瞥了来人一眼,不小心就对上了那一池动荡的桃花水。她竟吓得缩了缩脖子,有种作贼心虚的赶脚。

    很快意识到自己反应异常,当即暗啐了一口,她又没做亏心事,心虚个什么鬼!真要论亏负,不应该是他欠自己一个道歉吗?活见鬼!

    “邻居个球球!”

    潘逸君的双眼盛满了熊熊怒火,哪里还顾得了其腰背下还点着好几排蜡烛。双手高高抬起,压着腰肌就“噌”地直起了身子,伸手指着来人一通咆哮:“他就是踢坏我家大门的那个疯子。”

    没错,他一直都在强调大门,却只字未提被揍那一茬儿。毕竟那也不是什么特别光彩的事儿,换谁都不好意思的吧。

    可来人不这么觉得啊,眉头凝出浅浅愠气,薄唇则弯出故意的讥诮,“我不还把你的脸给胖揍了一顿吗?”

    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哪壶不开提哪壶!

    狠狠剜了他一眼,潘逸君都还来不及管理自己的表情,整个动作突然就卡壳了。机械地缩了缩那只平抬的右臂,他忍不住歪着脑袋看向被挡在对方身后的那位,满眼尽是猜疑。

    眼前这人好像有辣么点儿像白天与她对战了文武的神秘BOSS啊!

    对哦,就是他哟!叫什么名字来着?无所谓了!隔着一米多的空气,百里诺夕很不厚道地冲其咧嘴一笑,还煞有介事地点头肯定了潘逸君的困惑。见他面露惊惧之意,她又神态郑重地挑了下眉梢,怂恿的意思非常明显。

    上吧,勇敢的少年!替我好好教训这人!

    小心肝猛地一颤,潘逸君非常识相地夹起尾巴,脚步不动声色地向侧边移出好几步。只是挪着挪着,这位勇敢的少年就无力地躲到了她的身旁。那么一双哀怨的目光更是几乎贴在了她的身上,摘都摘不掉。

    多太会开玩笑了!教训这个Boss?他根本是连她都打不过啊!

    早在他靠近百里诺夕的时候,立在二人之间的这位传说中的Boss就察觉到了形势变化。其周身气息则骤然从微愠骤然晋级到低冷气压,又见他冲她不断挤眉弄眼,心头怒火自然一点儿就着了。

    大步两下站在他跟前,单手将人拎起就狠狠甩到了茶几的对面。冷漠的眼神中,充斥着零下几十度的高寒警告,“离她,远点!”

    我勒个去!一个外来者居然在自个儿的地盘上这么霸道!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对方又砸过来这么个玩意儿,潘逸君当场被激怒了。

    打得过,打不过,都不重要了。关键是,对于她,他当然不会还手,但不等于他不可以对抗两下来人的出手。

    所以,在百里诺夕准备好当吃瓜哦群众的时候,那两个男人已经打起来了。

    地上那些还未来得及收拾妥当细小玻璃,瞬间被碾压成粉,再无半点杀伤力。

    淡淡瞥了一眼战场,她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缓缓走到窗户旁。单手倚在窗台上,眸光深深徘徊在于深邃夜空中,飘忽不定。

    “喂喂,谁谁谁,没吃饭么?”

    “说你呢,用点儿力啊!”

    “真没劲儿……”

    “谁谁谁,记住今天的事!”

    ……

    絮絮叨叨的埋怨很快成了二人的伴奏。随着打斗动静的增大,打得火热的二人在许久之后才后知后觉,屋内除了他们,哪里还有她的身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