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74章 怎么又是他!

章节字数:4458  更新时间:19-09-14 17: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追风逐电地循着空气中残留下的微末气息疾跑了一路,结果却是兜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地,根本一无所获。男人有些懊恼地站在一棵有些年岁的粗壮老**,干脆不再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

    想到白日里的一幕幕,一对柳叶眉不自主拧平了往日里的从容,心里还寻思着这丫头的速度竟已经快到了如此程度么,居然又给追丢了!

    之前若不是她叫门的动静大得太特别,他还一度以为自己在这以浮遇见她是出现了幻觉呢!最开始,她正叼着根棒棒糖,闲庭信步地在姹紫道抢踩蚂蚁。真真不过他一个眨眼,人就闪身拐进了一幢陌生别墅。

    根据现有情报,她的交际圈不可能这么广的。可是,以他对她的熟悉程度,绝对不可能是认错了人。带着不确定疑惑,他还是赶紧跑了上去,结果却给追丢了。惟空气中游离了一圈淡淡气息,人根本没有在此停留分秒。

    如此幻觉太真实了,让人无法不怀疑。“嘭!”的巨大动静告诉他,现实还醒着呢,连忙循声举步而往。直到那一声声销魂的叫声响起,他才意识到她的此行必然。那个地方,自己不是曾经光顾过吗?

    虽然一早就“听说”了她的目的,可当那违和的声音于夜空盘旋不止的时候,心头却突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了一把,脑海中尽现些乌七八糟的画面。脚步一顿,旋即如风般飞奔而去。

    才在那片虚掩的放门口站定,里头又传出一声暧昧不明的呻吟。这下真把他给惹恼了,熊熊怒火瞬息攻了心迷了窍,哪里还顾得了什么登门拜访的礼仪。

    这才有了不久前的那一幕,只是破门之后的场景令他有些尴尬了。特别是对上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虽闪烁着好奇,却让他觉得恍若在嘲笑自己的鲁莽与可笑。

    两湾桃花池中幽光潋滟,深不见底的水下不知不觉间泛起丝丝红线,勾勒出了淡淡悔意——如果一早知道再度与那家伙动手会失了她的踪迹,他怎么都愿意克制一下内心冲动的。

    是的,他自己也意识到了在羲城这几日的各种反常,只是眼下哪有心思去探究自省。

    在那儿!哼,一会儿让我逮到人,可是不讲客气的哈!

    百里诺夕素来对陌生人,特别是敌友不明的人没有什么好奇心。这一次却依着对方欲擒故纵的伎俩追了一路,除了顺便探探来人的意图,更是为了躲开潘二少家里的那个不速之客。

    就在前一秒钟,她差点儿就选择半途而废,拍屁股走人了呢!

    远远看着对方终于停了下来,她也不着急继续往前。浅浅目光扫过四周,微扬的嘴角略略又抬起几分,嗤笑着对方用心良苦。这么一片竹林深处,可没有什么人家哟。嘻嘻,真要在此处发生点儿什么,可谓“神不知鬼不觉”呢!

    扯着嘴角挂出一个坏笑,脚步迟迟往前走出几米,这才看清月夜竹林中的这位衣着性感的女人。

    一头葡萄红的卷发翻滚着大波浪,随意披散在白皙的肩头。打了一层薄薄粉底的椭圆脸蛋上还抹了适度的炫光啫喱。柳眉弯弯若月,其下一双丹凤眼上画了一圈渐变金粉。圆润的翘唇涂着娇艳欲滴的珊瑚红,衬得其妆容愈发妖娆了。

    特别是那一副紧致身材,前凸后翘而风韵娉婷。

    “咯咯……你总是喜欢这样盯着一个女孩看吗?”见百里诺夕止步于一米之外,女人摇摆着水蛇腰,主动款款往回走了几步。眸光流连出深浅迷情,莺莺之音透出微嗔,“有点儿无礼哦……”

    女孩儿?大姐,如您这么大胆而自信,怎么不自称“小妹”呢?暗笑一声,百里诺夕突然配合着对方的“无礼”一说掩嘴而笑,似问非问地沉吟着这一词,“无礼?”

    她不觉得自个儿的这话说得很可笑吗?大半夜穿得这么露骨躲在暗处也就算了,居然还用辣么炙热的目光盯了自己芥末久。哪里还是什么暗示,分明就是明示嘛!这会儿倒想起来教人要矜持了,逗不逗啊?

    不管对方有没有听清楚,人已经迎着她一个大步迈出。拉近彼此距离的瞬间,陡然抬手捏住那枚圆润下巴,力道不大地将其往上抬起。微凉的红唇更是几乎要贴上了她的鼻翼,口吐若兰,“啧,这会儿怎的意思,又不想给人家看到这曼妙的身姿了?嗯……”

    最后一声雌雄莫辨的轻嗯,竟透出任谁都无法抗拒的撩拨。百里诺夕自然也能够清晰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体变化,意料中非常实诚地出现了疲软。

    “乖,让我猜猜哦……”上身毫无征兆地突然前倾,两片唇瓣吐着温润气息与人家的脸颊不过一纸之隔,擦着叫嚣不止的毛孔停在了她的耳畔,喃喃低语着讥诮,“究竟是多么大的意图,不仅如此煞费苦心地调查我的喜好,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这副好皮囊呢?”

    明明是讽刺的话语,一句句却说得和煦如风,仿佛在诉说着醉人心魂的动听情话。

    “呜……”

    轻微的呜咽,当事者非常真切地感觉到捏着下巴的那个力道随着音起语落而明显加大。偏肉体上的这点儿疼痛远不及心头的酥麻感来得更强烈。

    眼底浅浅蒙上一层水雾,氤氲了眼角那一点浅紫色的眼影,她只楚楚动人地道一声,“弄疼我了……”

    “啊……”

    恍然大悟地轻呼一声,百里诺夕略显手忙脚乱地松开那几根钳制着下巴的手指。似笑非笑的娇小脸蛋上挂起一布心疼之色,指腹温情地抚过有些泛红的下巴。再开口的声音依旧细柔,隐隐透着几分空寥,“很疼么?”

    “唔……”始终仰着脸看着她的女人,委屈地点点头。

    高低分明的身高摆在那儿,只从侧面错位看过去的话,这位来路不明的女人正小鸟依人般偎依在百里诺夕的怀里。配合着周围的翠绿夜色,画面异常唯美。

    “乖,没事的,呼呼一下就不疼了哦……”

    说着,百里诺夕不动声色地向后退出半步,突然俯身低首靠近那已经染上一层薄薄浅粉色的下巴。清眸微眯着新月如钩,撩出丝丝迷乱之意,嘴角似扬非扬地挂着蜜汁笑意,温湿的气息随即扑洒在了女人的脸颊,“呼……”

    “嗯……”

    不过一个简单的动作而已,女人竟被挑弄得意乱情迷,居然还发出羞人的轻嗯声。

    嘁!还以为是多么厉害的角色,原来也不过如此。意犹未尽的百里诺夕不满地腹诽一句,左手却毫不含糊地揽住了对方的腰肢。感受着手心传来的一阵微不可察的战栗,内心不禁了然一笑,呵,果然只是配合着演戏,就说她怎么可以会是这么没有挑战性的对手呢。

    右手自然垂落在女人的肩头,顺势一道柔绵之力推出,人便被抵至密集的几棵竹子上。竹叶“簌簌”几声,很快又恢复了静谧。

    “啊……”下意识地惊呼出口,女人徐徐抬起头,眉眼间竟低垂着少女怀春的羞涩。

    再见对方的莞尔一笑,她心底坚守的那道防备彻底崩塌,惟觉得眼前这百媚丛生的笑容足矣让星月失色。心头不由得荡漾出无限初来的情窦,竟贪恋得再也不愿让她疏离寸步。

    “程、大、小、姐……”一个低沉而浑厚的声音乍然于正在“你侬我侬”的俩人头顶响起。

    怎么又是他!来得倒挺快啊!

    秀眉微蹙出不悦,百里诺夕撇着嘴还来不及怼两句,就感觉到手腕处一片温热。不及细思,那五根温润的手指轻柔地拉扯一下,人就被带到了他的身后。如此一个高大的身躯挡在前面,轻而易举地阻隔了所有视线。

    “哟呵……这么说来,您与这位美人又认识啊?”对于他的交际圈如此广大,她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伸手戳了一下的腰背,“嘻嘻”笑了起来,“方不方便给我介绍一下吖?”

    “呵呵……原来是许爷啊!”

    没错,他就是赛场上那个姓许的!百里诺夕终于被她提醒出了来人的姓氏,对这么一声娇滴滴的呼唤更是觉得杀伤力十足了,至少其身上已经惊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可许姓来人却异常反感,桃花眼冰结着寒凉,冷冷瞥了一眼这位神色依旧有些迷离的程家大小姐。对她的熟稔回以不客气的冷哼,并淡漠说道,“不认识。”

    “嘁!既不认识,那就不要来坏人家的好事嘛!”往他的小腿送上一脚,百里诺夕果断绕到来人的跟前。仰起的脸上挂着浅浅笑意,笑骂了一嘴,“别这么没礼貌哦……”

    所以,这丫头是要在他面前坐实她“喜欢女人”这个事实吗?垂眸看着一脸认真的她,心底那团不明的怒火再度“噌”地冒了上来。

    耳畔来来回回呼啸着一个无法接受的词眼,脑海中却持续闪现白天中午的那个和谐画面,他登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于是,体内那一根根被异火灼过的血管瞬间膨胀,双手陡然抬起紧紧抓住了她的肩头。那霸道的眼神中欲望无限强大,恨不能当场将她拆解入腹,从此无人可窥。

    唉,就知道一碰见这人准没好事!对肩头那处的伤口再次裂开,百里诺夕的心里颇为无奈,面上却没有表露出半点。嗤嗤笑了两声,倏地地扭头看向那位程氏大小姐,非常抱歉地说:“今儿个实在没办法继续了,这么大一只外人在这儿呢!咱改天再约咯……”

    “还不滚?”凉凉话音中没有半点儿温度,他同样感觉到了指尖的湿热,双手已经不着痕迹地从肩头滑落到了手臂处。

    话音随着一片细长竹叶轻飘飘地落下,安静,空气突然安静得可怕。不知为何,三个人就这么保持着怪异的动作愣住了。

    “呵,这是在等我动手么?”

    一声低喝很快就引出阵阵低低的啜泣声,眼睛已经红了一圈的那个女人顺着竹身蹲在一旁。一颗脑袋深深埋进了大腿之间,紧抱着小腿的双手随着“嘤嘤”颤抖得厉害。

    “啧啧啧,您还真是当初那位既没有风度又不知怜香惜玉的大叔啊!”

    抬头看了面无表情的眼前人一眼,百里诺夕的清眸中闪烁着同样寒凉的秋霜之芒。手臂突然用力一甩,挣脱了他并未大力禁锢的双手。转而一步蹲到那位梨花带泪的美人跟前,嫣然浅笑地抚摸着她的长发,“乖,不怕……”

    “唔……”

    女人闻言蓦然抬起头,满眼惟桃花纷飞。漫天的粉白色花瓣如冬日大雪,无止无尽地簌簌飘落。可她却觉得这浪漫光景不如眼前之人的一颦一笑,鼻间的花香更不及其气息之万一。

    没错,她透过氤氲水汽对上百里诺夕双眸的那一刻,就被那扑扇了一下的长长睫毛带入了沉沦!

    那张被泪痕斑驳了妆容的脸蛋显得有些狼狈,当事者却毫无所察一般,只端着少女的羞涩低下了头。任由着对方柔情似水地轻抚着自己的脸颊,一颗迷失的心不断地飘啊飘,遥遥在了虚无缥缈的天际,竟还情不自禁地发出羞羞呻吟……

    她是怎么办到的?!

    有些错愕地站在她的身后,许姓男子将程家大小姐的变化全程看在眼里,心中更多了无法抑制的惊异。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突然回过头看向自己,两湾桃花池中当即倒映出一整片华美绝伦的绚烂星空。

    一时间,池水激荡不止。下意识撤掉心中所有防备,长长的睫毛如黯翼般扑扇而下。

    那日造成生离死别的一幕幕,仿佛被镌刻在了他的心中,如今还历历在目使得他日日心有余悸。此刻再次面临那般境况,他半分不愿挣脱,甚至还想着若真能沉沦也是甘之如饴的。

    可惜,即便耳边始终萦绕着她那不同平日的糯糯声线,他的意识依旧再清醒不过。

    半米之外的挑逗透着意乱情迷,莺语言言中还夹杂着的娇喘声。他只觉得周身交织着许多复杂的情绪,恶寒始终都在,心头又蠢蠢欲动着一股没来由的躁动,燃烧不息的心火忽明忽暗……

    呵,原来又是秦家啊。果然好样的!

    单手撑在绿茵的草地上,百里诺夕长气短出地缓了许久才迟迟站起身。简单的一个垂眸件,那片灿烂的星空便已消散无踪。眼睛酸涩得明显,根本不是揉几下就能缓解的事情。只可惜她出来得匆忙,连背包都落在潘逸君那儿忘了带走。

    短暂地闭目打了个哈欠,内心对自己新获得的这项技能有了更深的认识。

    回头看了双目紧闭的男人一眼,她才脚步踉跄地往一旁走出两步,很是疲累地靠在了竹子旁。才闭眼就感觉到那人的临近,却是没有什么心力与之过招了,只能轻笑一声,“本人已废,无事勿扰……”

    见人家根本不理会自己的苍白警告并继续靠近,她蓦地睁开眼,不想刚好对上那么一双漾出浓墨般厚重情欲的桃花眼。想起休息室的那一幕,当即警铃大作地直起身子,随时准备闪人。

    然而,脚步都还来不及抬起,人就已经被他一个躬身给直接捞了起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