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75章 太混蛋了!

章节字数:5597  更新时间:19-09-15 1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啊!”

    惊呼一声,身体几乎是机理性地作出反应,双手就自然搂住了他的脖子。淡淡眸光洒落在那个得意扬起的嘴角上,当即意识到他的得逞。

    可刚刚动用瞳术太过耗费心力,她反而很没出息地觉得还挺舒服,半分反抗也无地任由他抱着稳步走向竹林更深处。

    分钟后,他将人放在了地上,却依旧搂着她的腰肢并未放开。

    这是她第一次没有抗拒自己的如此亲密举动,虽有些意外,却异常平静。只是垂眸看着眼前这张娇小的脸庞,心跳便不自主地乱了节奏。

    “大叔……唔……”

    一双清眸闪烁着强烈的难以置信,强忍着下嘴唇的一阵痛麻,百里诺夕直勾勾地看着咫尺间的面容。

    这家伙必须是狗!都咬她上瘾了吧?!

    “小狐狸,这不是刚刚才施展过的特长么?”他只松了些许牙关,两排皓齿仍旧轻咬着那处饱满的红唇,轻阖的双眸微微睁开一条缝,噙着轻笑又是一句挑衅,“索性让我也见识一番咯!”

    特长个喵线啊!他是白痴吗?就算她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

    “不是……”白眼才翻起,后话直接咽在了喉咙里。眼前这双桃花眼依旧漂亮,却明灭着满眼的轻视,她当即愣住了。

    胸口那颗冰坚的心脏突然一阵刺痛。没错,她所度过的所有年岁都用来努力成长了,即便在最花样的年华,也不曾被爱过,也不愿去爱。

    尝试着动了动五指,她自知此次并无凭身手逃脱的胜算,眼角的寒光明灭若无,一双透亮的眸子就被眼睑敛去了。

    原本还松垮搭在对方肩头上的双手,突然主动搂住了他的脖子,并踮着脚迎合着他的高度。

    才拉近彼此的距离,一根小粉舌就微微探出,轻柔地扫过唇瓣上的每一颗贝齿,攫取其每一分气息。得了许可进入领地,它又恍如一位初出茅庐的小生,试探性地与领主进行了问询交涉。才得回应,竟兴奋得得寸进尺地逗弄不断,反客为主。

    数分钟后,她才迟迟松开双手,在对方惊诧不已的状况下全身而退。迎着他的复杂目光,小粉舌非常嚣张地从其性感薄唇上舐过,尽是意犹未尽的舔弄。

    “大叔,如何呢?”轻哼一声,百里诺夕回以一记同样带着蔑视的轻笑,挑衅地扬起眉角,声音愈发低迷了,“可还觉得满意呢?如若不满意的话,我还可以让您体验一番更激烈的哦。”

    见他仅面色复杂地看着自己却不言语,她也不愿再继续与之纠缠。不慌不忙地收回双手,继而从容不迫地转身离开了。

    呵,此番得以脱身的代价还是真不小啊!那枚被所有少女珍视的初吻,就这样,没了。还是奉献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老男人,真是流年不利吖。

    明明想得挺泰然潇洒,她的眼底却毫无征兆地漾起了一层浅薄的迷蒙水汽。她也没有想到,就在刚刚满足那人“猎奇心”的时候,脑海中竟兀地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虽看不清其面容,心口的悸动却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她是有爱过的,只是现在不记得他的存在了吗?

    至于呆站在她身后的那个许姓男人,直到她走出老远也还完全未醒过味来。

    没错,只因见识了她对程家大小姐的那一套,才会想用言语刺激她以图验证心中所惑。不想,这最后的结果却让他更不是滋味了。

    相比较自己的生涩回应,她的技术,实在是相当熟练啊!

    于是,他再次因为那个男人而嫉妒得快要疯了。当所有的理智都被瞬间腾起的火蛇燃尽,禁锢已久的那只凶兽再度睁开了猩红双眼,咆哮声震耳发聩,久久回荡在其脑海中挥散不去。

    “不允许!决不允许!”

    对,有些过往已是既定事实无法改变,那现在未来他不允许自己再失去更多了。

    连忙向前迈出几个大步追上去,双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左手的中指正巧落在了有些浆硬的布料上。察觉到手心下玄墨色包裹的肩头不经意地颤抖了一下,首先的反应就是自己又弄痛了那个二次造成的创伤。胸口那颗柔软的心登时被揪得生疼,负愧难减。

    不过下一秒,他就转了念。她既倔强地不肯问自己算账,便会隐忍着不愿示弱。那么,战栗就是源于他的乍然碰触咯!

    这么不合理的反应,让他突然正视起前几分钟的经历。没错,她刚刚好像试探了。

    所有的理智都于这瞬间回了笼,不禁探出舌尖轻缓地舔过薄唇,嘴角更是盈出了满满的笑意。

    小狐狸果断狡猾啊,差点儿就被骗了哪!

    想着自己刚刚拥有的幸福,他的心头变得莫名愉悦,就恍若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与荣耀一般。直觉一股从未有过的温馨幸福感席卷了周身,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兴奋地叫嚣着酣畅。

    毫不犹豫地直接跨步走到她的跟前,如获至宝般将她拥入怀中。那跃跃欲试的神色,仿佛恨不得当下就将自己所能给予的呵护统统摆放在她的跟前一样。

    心满意足地噙着深深笑意低下头,桃花眼中依旧倒映出那张倔强的脸,两湾池水却被她那对清眸中氤氲着的委屈击得动荡不休。

    不禁抬手压住那一头乌黑长发,托住她的后脑勺,揽着其腰肢的左手更是往身前紧了紧。

    静谧的竹林间,随即传出他非常动情地低声呼唤,“小狐狸,对不起……”

    呵!他这又想玩哪一出呢?她本就不是蠢笨之辈,如何会不知其之前所使乃“激将”之术。怎么,这会儿是打算再来一出“得了便宜再卖乖”的戏码?

    “呵,大叔言过了。小女子愧不敢当呐。”非常认真地摇了摇头,不知为何,她对此刻的暧昧姿势反而也没有多介意了。漫不经心地耸耸肩,懒懒补充了一句,“反正之前已经公开了教程,不过后来又亲身演示了一番而已,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儿……”

    “唔!”

    是的,她的唇瓣再次被眼前之人猝不及防地给攫住了。只是这一次,他的动作虽热情却不失温柔,且仅仅是唇瓣间的厮磨。

    即便挣扎无果的她最后选择被动地搁那儿挺尸未配合分毫,他却依旧深情地将此“吻”持续了许久。直到唇瓣酥麻一片,才很是不舍地松开,满眼闪烁着真切的意犹未尽。

    “噗!噗……”脑袋得了自由,她也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当面就侧向一旁狂吐口水。少时才冷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看向他,凉凉道了一句,“我没有陪练的义务!”

    死鸭子嘴硬!有本事就反击,别挺尸啊!心里暗自得意地笑着,他的面上却未有半点儿沾沾自喜。转念间收回后脑勺的那只手,轻轻抚摸着那双清澈无垢却已泛起些微血线的眼眸,直将话题给转移掉了。

    “小狐狸现在已经能自主控制这双眼睛了?”

    这个问题还真不是他没话找话,而是早在赛场上的时候就有过的疑惑。不论是曾经在马路上撞见的那一次,还是后来被他误伤的那一次,应该都是她的无心之举。

    可是,白天亲身经历了一次,刚刚又见识了一番,他非常肯定她的眼睛绝对变得不一样了。

    “与您又有何干呢?”没好气地不答反问一句,百里诺夕颇为无语地抬手摸过很不适的两片唇瓣。鉴于他此前的斑斑劣迹,这会儿连鄙视的白眼都已经懒得翻了。

    嘁,他还真是高估了自个儿在她眼中的份量啊!她凭什么要告诉他真相?

    “怎么能没有关系呢?”薄唇略略弯下,舌尖有意无意地舔舐着,他居然还端出一副羞涩模样看着她,低声辩解道,“你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哦……”

    听到他口中吐出这四个字的瞬间,她顿觉得头顶乍然奔腾而过了无数草泥马。这就是常年河边走的下场,坑人无数此番却自觉跳坑了。后悔已是无用,只怪自己还是把他想得太君子了。

    不过,想让她因此就范也是不可能的。大大方方的仰起脸,豪气地回应道,“无妨无妨……虽然我有点儿吃亏,被您给亲了。但是,我绝对不会让您负责的。”

    嘿嘿,现在可由不得你了哟!

    紧了紧她那很有肉感的腰肢,他非常自然地俯身垂首贴上了她的绯红脸颊,厚重的气息尽数扑洒其上。

    “可是,怎么办呢?人家需要小狐狸负责啊……”

    什、么!她没有听错吧?!

    一脸惊悚错愕地愣在原地,她努力了半天也无法消化掉他刚刚说的话。不得不说,她的确是低估了他的厚颜无耻,一时半会儿根本难以接受。

    犹豫再三,她终于还是没忍住抬手,直接一巴掌压在了他的脸上。两根手指非常灵活地屈起,在他那圆润的脸颊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

    啧,脸皮也没见多厚啊,怎么就能提出这么卑鄙的要求呢?!

    然而,作为当事者之一的他,却完全不为她的嫌弃神色所动。只瘪着嘴端的一脸控诉盯着她,两湾桃花池中水光粼粼,团团委屈的漩涡流转不定。长长睫毛如同刷一般忽上忽下,仿佛在说,她可不能做一名负心女哦。

    这人也实在太……

    努力想要平复眼角的**而不得,不忍直面他的百里诺夕索性别过头去,扯了扯嘴角回应道,“您放心吧……”

    停顿了小半晌,她才咽了咽口水,毫无心理压力地继续推卸责任,“本菇凉是绝对、绝对不会对您负责的!”

    “小狐狸居然对人家始乱终弃……”

    听到头顶紧跟着飘出来这么一句幽怨的话语,低醇的声音中还撒娇般透着怨怼,她感觉浑身汗毛都肉眼可见地直立起来了。摸了摸胳膊上被吓出来的鸡皮疙瘩,根本无法想象身旁这货竟就是曾经那只霸道之极的老男人。

    实在是他前后反差太突然,太巨大,原谅她一时半会儿真心接受不了。

    晕眩的目光飘飘荡荡飞出了这片竹林深处,她的眼底刹那间晕出狐光狡黠。咧了咧嘴,还压在他脸上忘了拿开的那只手突然一个发力,直接将其脑袋拍歪了。循着来时的方向,一张娇小的脸蛋上堆出了满面笑容。

    “嘿,大叔,您只是需要找个人负责,对吧?”也不等人家答应,她便冲远方抬了抬下巴,继续说道,“那儿有尤物,还未尽兴。不然,您去找她负责吧?你们还都是相识之人,很容易培养出感……”

    “啪!”

    基本不给她说完话的机会,抬手就大力拍掉了她那只令人不爽的爪子。亲眼见着那只温润的手背渐渐泛红,心头虽隐隐作痛,面色却冷漠异常。凝视着眼前这双饱含热泪的清眸,桃花纷飞出强烈的情欲将她瞬间包裹。

    没有迟疑的俯身覆上的红唇,再一次不由分说地要将其吃掉。

    有一有二岂容再三!这一次,她可没法淡定了。恨恨瞪了他一眼,龇着牙就狠狠反咬了一口。双手更是一把推开他,并用手背在嘴唇上胡乱抹了一通。

    “混蛋!”

    呵斥一声,抬脚就毫不留情地踩在了对方的鞋面上,还非常凶残地来回碾压了几圈。

    趁他疼得龇牙咧嘴之时,百里诺夕终于挣脱了他的怀抱。急急退出数步之后,才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哼,老娘权当被狗啃了!”

    “无妨无妨,我很干净的哟。”被骂被嫌弃也不恼,还学着她的腔调非常认真地说道,“小狐狸如果不放心,回头我也可以帮你打一针……”

    打一针?!面色一滞,端是见着他摆出这么一副为她好的模样,浑身就不自在地打了个激灵。神情复杂地瞟过去一眼,只道他这么一位意气勃发的成年男人说出那句话,确定没有带任何色彩?

    警觉地又连连退了好几步,见他并没有追上来,这才转身快步跑开了。

    太混蛋了!必须远离这只危险的疯狗!

    这一次是货真价实的落荒而逃啊!看得他不禁抿了抿薄唇,性感地笑了。桃花眼眯眯出一道异样的华彩,心里的小算盘“噼啪噼啪”打了起来。

    嗯,小狐狸的味道真心不错。既然是她让自己开了荤腥,那以后的投喂工作就全权交由她咯……

    “她叫程曦语,来自隔壁明城的程家。”

    一个手机突然从身后递了过来,炫白的屏幕上罗列着有关那个女人的详尽资料。

    百里诺夕垂眸看了一眼,很快又扭头淡淡瞥了来人一眼。口中配合着不太愉悦的心情哼哼两声,手头上却毫不客气地接过了手机。

    脚步未有停歇继续走着,修长的手指更是飞快地划拉着屏幕,一目十行地翻看起来。

    不过几个呼吸,反手将手机塞还给他,浅然一笑,“哟,又是个名门望族呢!一个个都这么看得起我啊……”

    他当然知道她口中所指的“又”是哪一回事,不就是白日里处处针对她的千秦两家么!当然,还那几位立场尚不明确的齐家与梁家。

    不过,程家会介入也不是多稀奇的事儿,毕竟两家的关系摆在那儿嘛。

    快走半步,保持着与她并排而立,许姓男人刻意压低了声音提醒道,“她是秦雨轩的未婚妻。”

    “这个,我早就知道了。”扬手拨开突然凑过来的那张脸,没好气地嗤笑一声,“马后炮!”

    虽然那位秦公子不过刚成年,但她对世家的那种联姻还是理解的。原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订婚结婚都不过是做给世人看的,有未婚妻又有什么好吃惊的呢。

    “没那么简单,那女人上午找过我。开口直接谈合作,只是被拒绝了……”

    被她挤兑了也不恼,男人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意有所指地看向不远处。恐怕正是因为他的拒绝,这个女人才找上了小狐狸吧?

    呵,拒绝了啊!这倒非常符合他的行事作风嘛!

    乜斜着瞥过去一眼,百里诺夕一个侧步停了下来。慵懒地找了一根细细的竹子倚着,明灭的目光同样投放在了前方不远处,思绪万千纷扰。

    就刚刚从那个女人口中获得的那些讯息,她还不足以对其目的作出准确判断。但无所谓了,她知道自己不喜欢别人算计自己就够了。

    “不怕,有我呢。”

    话音随着他的大手掌一起落下,温润的五指轻抚着她的长发,动作自然而优雅。

    不怕?百里诺夕当即愣住了,不过很快就被头顶上一下下的动作给刺激到了。抬手高举过头顶,抓住他的爪子拎了下来并嫌弃地甩到一旁,漫不经心地吐槽道,“被狗爪子摸,该长不高了!”

    呵,小狐狸还想着长个儿呢?

    被这么一提醒,男人第一次认真地上下打量起来。快要成年的她,身体已经长开,竟也有一米七二的身高。这一身劲装非常干练,完全凸显出来的身材虽谈不上丰满,但配着黝黑顺滑的长发显得特别精神。

    “嗯,小狐狸已经够高了,不用再长了……”

    说着,他又恶作剧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薄唇不自主地勾起一抹得逞的坏笑。

    这人还真是!身体一滞,百里诺夕颇为无语地抽了抽嘴角。最后也只是“呵呵”干笑两声,很捧场地送出两字,“幼稚!”

    嗯,时间也差不多。再玩下去,那个女人该把自己给玩坏了,到时候可就回不去了哟!

    长长吐了口气,直起身子,她就迈步往还处于迷情中的那位程家大小姐走去。

    “小狐狸……”

    话音才起便戛然而止,那些没来得及问出口的话也尽数吞下,俊美的笑容更是完全凝固住了。

    那么一双清眸不过微眯一瞬,再次睁开之时,其色泽已不再是黑墨之色。但见透明的眼白上泛出点点星状的玻璃蓝,瞳孔流动着琥珀般迷人的墨绿色,妖艳得勾魂摄魄,美得令人窒息。

    是的,他刚刚还想说那女人的这把火是她给点着的,寻思着要不要替她找个人帮忙给解了。

    现下根本没有必要了,因为眸色已变的百里诺夕正在饱含色气的程曦语跟前一步站定。处于对面的他,眼睁睁看着她屈膝蹲下,单手撑地而上身前倾,贴着人家的脸颊就轻声耳语起来……

    数分钟后,冲他轻挑眉梢,人便悠然站起身离开了。他连忙紧随而出,才踏出竹林一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秦雨轩!”

    “呵呵……”带着恶作剧得逞的坏笑,心情甚好的她回头看了一眼,讪讪摸了摸鼻头。转而似笑非笑地又看了眼旁面无表情的他,似问非问:“这下,怎么都够秦家吃一壶了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