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76章自找苦吃

章节字数:4724  更新时间:19-12-17 1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战而屈人之兵?不,她更期待看那对联姻世家上演一出自相残杀的旷世戏码。

期许中,心情甚好地在以浮又随意逛了一小圈。浅浅打了个哈欠,百里诺夕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看向未明且暗的灰黑色夜空。

嗯,天色真的很迟了啊,接下来该去何处将就一晚呢?回凯茵源找花姐是肯定不现实的,更何况辣么重要的背包还落在谁那儿呢!所以,只能委屈一下咯……

抿嘴一笑,她的右手便已经伸进了裤子上的唯一一个小口袋里,掏出手机熟练地拨出了个“777”的快捷号码。

至于这个快捷号码,别误会,并非是因为她有多待见对方,只是为了方便像现在这样找人罢了。

振铃半天,那头才终于被接通了,开口就是佯装出来的睡意倦倦,“谁啊,这都几点了,还大半夜打电话!”

嘁,学了这么几年的专业知识,一年时间就统统还给老师了吗?就这演技,难怪人家杂志会给他一个“只有样貌没有才华”的高度评价呢。真得亏他及时悬崖勒马退出来了哟!

一句暴怒的台词里,“愤”不过才两分,剩余的几分不满与纠结还全程靠壮胆一般的鬼叫了。这算什么演技?

撇了撇嘴,她却是也懒得揭穿的。另一只手摸着手腕上的绢帕四角,笑意浅浅,“嗯,我也不知道几点了。哈啊……估计应该不早了,瞅瞅,人家都困了呢。”

“困了就回去睡觉啊……”

听着电话那头的小声嘀咕,她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慵懒地答应道,“嗯,这就回。你继续睡哈,给留个门就好。”

“什么?!”

这么果断而一声中气十足的惊呼,无不“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戳穿了他自己假睡的谎言。

她却配合着假装毫无察觉一般,非常严肃地点点头,“莫不是你还想我再踹一次门?我是无所谓的,可要是再吵到别的什么邻居就不太好了哟……啊,对了,有空就还把上次那个房间收拾干净哈……”

“啊?”

显然,对方根本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有了这样的决定,语气之中全是质疑与难以接受,还一不小心泄露出了那么一丢丢的心无余悸。

啊?这是什么反应?既然该算的帐都已经算清楚了,那他还在怕什么?可别同她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蹩脚借口,她又不是没住过。

“嗯,没错,估摸着路程,应该五分钟就能到了……”

要说电话那头的这位,听到这最后一句话之后的“嘟嘟”忙音,心情那叫一个复杂,脸上更是堆出了数不清的无奈。

这不也是担心她的安危嘛,所以他就算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却也没敢去睡觉。

找她?怎么找?他既不知她何时走的,更不晓其去向了何处。手机联系?别开玩笑了,他刚刚接电话时候的问话是真实的疑惑。因为手机只显示了来电,连号码都没有!

要不,这么久了,他怎么依旧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花裤子,保持着那个神秘Boss离开时的姿势,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干等呢?

可他也是有自己顾虑的啊。谁让她来一次,自己就要被揍一次呢。这有一有二,再来个第三次,她可真就是他家的黑名单客人了。

摸了摸嘴角的青紫一片,不由得吸了口冷气,顿觉整张脸都被拉扯得生疼。

实在太可气了,这人居然每次都是打脸!他可是靠脸吃饭的好吧。

愤怒的表情还没有控制到位,脸部再次疼得他龇牙咧嘴,唇齿间抽气不断。忽而又想起了那丫头的暴力指数,他哪里还敢耽误分秒,忍痛也得先把活儿给干了……

话分两边,这位主动挂电话的百里诺夕同学,一早就闪人了,怎么可能会知道他的内心苦涩。

收好手机,便高高抬起双手,十指交叉压着被束起的长发,半仰着脸脚步迈得悠闲而随意。

五分钟?

始终远远跟在其身后的那位许爷将这通电话倒是听得分明。粗粗估算了下脚程就猜到了她的打算,顿时警铃大作。

她怎么可以又宿在那个男人家里?!

想起那日,大白天的那家伙就将人给抱回了别墅,然后就是整整几日几夜没有见她出门。那时候,他并不太理解自己为何会那么介怀,惟感到自己的一颗心被狠狠揪起,还挺疼的。

虽然知道他们之间什么也不会发生。但是,不管怎样,她一个清清白白的菇凉家,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地住在一个男人的家里呢!必须打消她的这个荒唐念头。

于是,下一秒,他就不动声色地快走几步追上她。两指轻轻扯了下她的袖口,笑得异常殷勤。

“嘿,小狐狸,我的住地离这儿也不远哪。”

“嗯。”浅浅鼻音应得漫不经心,百里诺夕的内心却警觉得很,小脑袋一歪,面无表情地问道,“然后哩……”

“要不要去我那儿坐坐?”

其实,他这试探性的咨询还是蛮有诚意的,真实想法也的确只是邀请她去坐坐而已。可惜,她对他这个不确定因素早就有些杯弓蛇影了,当即果断摇头拒绝。

去他那儿?还坐坐!嘁,简直就是羊入虎口嘛!有的去,可有的回哟?

然后,他就看着那枚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才停下冲自己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两腿就迈得飞快逃远了。

呵,至于跑这么快么?自己真的有这么可怕?无奈地看着那抹很快就融入了夜色的背影,这位许爷“呵呵”苦笑两声,连忙举步追了上去……

“诺儿,小心点儿!”

谁?是谁在叫自己?

不知到底跑出多远,听到这么一声关切,百里诺夕那欢脱的脚步便硬生生刹住了。狐疑地扭头四下看了看,却并未发现一丝可疑之处。惟耳畔依旧晚风潇潇,似吟似诉。

许是这一路跑得太急,她的眼前竟因大脑的短暂缺氧而晃过一阵恍惚。轻喘着徐气,悬于半空的手不禁揉上太阳穴,突然就觉得脚上这一步好像踩在了软绵绵的云层上,舒服极了。

“诺儿累了,休息会儿吧……”

依旧是那一声声空灵,她却听出了温柔中隐着淡淡的心疼。一颗心陡然卸去所有防备,只想依顺其意,躺在这彩云之上美美睡一觉。

始终保持着距离追逐了一路,许爷只见那颀长的身影晃晃悠悠地摇摆了两下,原还以为是被藤蔓杂物给绊倒了,连忙向前快跑几步。不想她竟直接小腿一个疲软无力,就瘫坐在了地上。绵软的上半身更是一歪,直欲往那沥青柏油路面上栽。

心里“咯噔”一下,他哪里还顾得上“藏拙”。但看那一道银灰色宛如夜空中的流星划破低空,速度奇快,连残影都无法捕捉到。

微屈的臂弯才险险圈住她的肩头,触手就是两湾桃花池中红雾蒙蒙,不断交织并堆叠出似曾相识的后怕。

这怀中抱着的是一个烧得通红的炭炉么?正常人的人体温度怎么能达到这么高?

快要拧成一股绳的一对柳叶眉结出显而易见的担忧,看着她额头上不断沁出冷汗,低垂的眉眼自然就落满了心疼。

明明分钟之前,人还好好的。不过跑了这么一小段路程而已,怎么又是高热又是虚寒的?

“阿陌……”

她的轻吟若谣,于另一位当事者却似晴天惊雷,一双桃花眼中红芒闪烁着熊熊怒火。

即便人已经昏迷,她最信任的也只有那个叫“子墨”的男人么?

可心有不甘的他也是没有心思与她置气的,惟束手无策地看着她那惨白一片的娇小脸蛋上骤然泛出一朵朵异样的潮红。那双清眸已经迷离,且还在渐渐失去焦距,很快就连微弱的呼吸都开始变得异常急促。

对!那次她身受反噬之苦的时候,体温也是极高的!难道说,她根本没有痊愈就来应战了?也是,她当时根本就是十死无生的糟糕境况,能苏醒便已是奇迹,不过这么短短几日怎么可能恢复如初?

而自己,白日里居然再一次对她下了重手!

“这么要逞强,连命都可以不要了吗?!”嗔怪一句,他更是恼了自己的大意。

索性,其理智尚在,终于想起了眼下的首要工作——必须给她即时降温!

如此高热,若换作普通人,恐怕一早就因脱水而昏死过去了,偏偏她只是出现了意识模糊。

被揽住的那一刻,双手竟还自主地环住来人的脖子,整个人根本是完全贴在了他的身上。贪念着这块及时的大冰块带来的清凉感,却又似乎有些不太满足,居然不自觉地往他怀里蹭了又蹭。终于选了个舒服地姿势,整个人蜷缩在他的怀中,竟在那一声轻呼后沉沉睡去了。

不过这么保持着半蹲姿势抱着火炉片时,他的身上竟同样燥热难耐。炙热的目光这才迟迟从她的身上移开,投放在了不过十来米路程外的那个别墅上,眼角立即飘过一抹决断。

生怕惊扰了怀里的人儿,他颇为勉强地伸长腿脚,这才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极光色的手机。浑然不顾掌心处的滚烫如灼,快速编辑并发送出了一条简讯。

“开车来坐标地……”

不得不说,其手下之人的办事效率真挺高的。分钟而已,一辆加长型的商务车就稳稳停在了他们半米开外。

车门才打开,就从驾驶座上跳下来一位人高马大的黑衣男人。也不说上前帮忙,仅尽本分地替他们将所有车门打开,随即目不斜视地立于一旁静待吩咐。

见自家头儿抱着人绕到副驾驶座,他也只是很有眼力劲儿地将后座车门小心翼翼关上,转而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而这位许爷将人抱到已放倒的座椅上后,就想着赶紧发动车子打开冷气,再顺便去后头拿些冰敷袋来。可是,身体才微微拱起一个细小的幅度,便被她给重新拉了回去。

那渴求神态,仿若极力想要弥留住这即将消逝的清凉一般。特别是搂住脖子的那双手,紧扣于颈后的十指丝毫不愿松手半分。就如同溺水者遇见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出于求生本能地死死拽住,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手。

猫着腰的他,原本就是凭着两只压在座位两侧的手撑着身子。被她这么突如其来地用力一拉,整个人的重心陡然下沉,直接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显然是被他的重量压得有些窒闷,百里诺夕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轻吟,“唔……”

谁曾想,男人才因彼此间的暧昧姿势有些心猿意马,心头又被这一声撩拨出了熊熊烈火。霎那间,他的呼吸都变得异常厚重而沉闷,猩红瞬染瞳孔,薄唇干燥得如同风干的沙漠。

勉强支起些身子,唇齿间则徐徐飘出枯沙漫天般的呼唤,“小狐狸……”

“水……”

回应他的仅是此一低声呢喃,轻柔得如同一根毛羽,随着微风漂浮在无波古井的上空。风停而羽落,且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水面上,泛起层层涟漪。

险些意乱心迷的他,费了些心力才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又见那小粉舌探出点儿脑袋从红唇上擦过,头脑中的紧绷之弦当即断裂。“啪”的一声轻响,心火“腾”地一下直接蹿了上来。

“咕噜”咽下一口口水,竟还是忍不住抬手抚上了她的脸颊。

“嘶……”

指腹掌心当即被滚烫的温度灼得火辣,却也让他瞬间恢复了清醒。

许是所提诉求得不到满足,高处荡动不休的一对桃花池中立马映出她的深深不满。色淡的秀眉微蹙着不适,红艳欲滴的小嘴则嘟起了不悦。

“小狐狸肯定从来没有想过我也能君子吧……”颇为无奈地自嘲一句,许爷反手向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

非常霸气地用牙直接咬开盖子,手头上的动作却温柔而自然。瓶口就如同没有重量一般飘落在那片樱红的唇瓣上。

哪知,些许清水才入檀口,她就好像在沙漠中孤独行走多时的旅人突然发现了绿洲,奋不顾身地扑了上来。

“咕噜咕噜……”

说实话,她这贪婪模样还真谈不上优雅。由于喝得太急,还有不少水从嘴角溢出,顺着下巴滑落滴在那雪白的颈项,晶莹着性感锁骨。

即便她青玄在身,被清水浸透的身形轮廓依旧隐隐而出,又是一番撩人之景。

“呵……”

她倒是喝得舒服了,身上的高热明显降下来了一些。于是,紧紧环扣的一双便也不自主地松开,垮垮地垂落在了座位两侧。

可重获自由的许爷不乐意了啊。车内的暖光映出他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还学着她平日里的说话语气嘟囔道,“啧,小狐狸还真是挺会过河拆桥吖!”

埋怨归埋怨,一双桃花眼只有身下的人儿。只看着她舒坦地蜷缩在座位上睡得深沉,乖巧地如同安静的初生婴孩,双手便情不自禁地端起那红润的脸颊。低头就自然覆上了她的唇,力道不重地深深吸了一口,这才心满意足地帮她系好安全带,下了车。

嗯,小狐狸的味道,真好!

舔舐着薄唇上的淡淡余香,他突然就像个傻子一样低低痴笑起来。迷恋地站在车下又看了好一会儿,这才举步走向车后备箱。

那些好些冰敷袋回到驾驶座,目光便如同被磁石吸引了一般,立马又落在了右手边的人身上。柔柔月光如泄,淡淡光华尽洒于娇小脸庞,给那寻常却恰到好处的五官附上了一层薄薄的晕彩。如此良辰美景,竟教他的内心有一阵悸动如洪。

终于还是把持不住,再度伸手拂过那微红脸颊,身体毫无悬念地因这炙热触感而又起躁动。嘴角微扬起无奈,苦笑着又自嘲一句,“真是自找苦吃……”

谁说不是呢!似乎被他掌心的那抹清凉摸得惬意舒适,她竟如同一只撒娇卖萌的小猫,贪念地蹭着他的大手掌。最要命的是,还配上了于他而言充满撩拨的轻声低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