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80章够老的了

章节字数:4202  更新时间:19-12-17 1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邮件才发出不到一分钟,便收到了对方的回复。除了一些细节部分作了更为苛刻的修改,其大体内容方向并未有什么改动。

只细细看着被改动的条款,她便笑得眉飞色舞,娇小脸庞上挂出掩藏不住的欢喜。这是谁都无法做到的了解,他将各方面的利益都最大化了,从不让她吃半点儿亏。

将文档整理备案后发送到自己的邮箱,百里诺夕还习惯性地删除掉了所有的痕迹,并编辑了相关程序以防万一。

耐着性子安静地看着电脑上的扫描程序正常运行,她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些多余。对于那个男人,她从来都没有信任可言。

略有疲惫地伸展了下四肢,眯着瞟了一眼屏幕的右下角,才发现这一忙活竟过去了快两小时。

而这一等就又是大半个小时,待整个画面干净得看不出任何痕迹,凌晨也已然过去了大半。关上电脑,她便起身走出了阳台。抬头看着渐稀的星空,久违的兴致突然就被那夕夕凉风吹起,起手就是一轮行云流水般自然的武操。

所以,二十分钟后,香汗淋漓的她再度光顾了一趟洗手间……

位于她所在房间的东南方向,楼上有那么一个狭小空间的阁楼,这会儿正有一个颀长的身影落在了天窗下。负手而立的他同样一直看着夜空中的稀拉星子,那对飘忽的眸光却只明明灭灭出同一个人的模样。或嗔或怪,一颦一笑,万般皆刻骨铭心。

“叮咚”

一声短促的提示音,就恍若某种破除咒术的咒语,远比不久前的嘈杂电话铃声更来得效果显著。

清澈的两湾桃花池水一片潋滟,荡动不休的内心尽数抑制不住的悸动。

“今夕何夕”的空间更新了!

即便此处从未对好友申请设置任何障碍条件,却依旧荒芜得连杂草都只有一二。不仅因为它名不见经传,更重要的一点,其当事者的出勤率实在太低。

要说此账号,也是很多年以前该软件才被开发出来的时候就注册的一个最短几位号码。偏偏人家傲娇地隔三差五才在这上头冒个泡。最夸张的也是最长的一次居然间隔三年之久!如此记录,也实在无人能破了。

这两年呢,倒是变得勤快了些,内容却比原来的一句话或一个词语更简洁了。一日日都吝啬得不肯多说一个字,顶多一个表情,一张无关痛痒的照片。

可想而知,这空间里头,零总百字不到的内容有多贫乏了!

但是,不管它从前怎样萧疏,至少从今以后,多了他这么一株默默无闻的草芽关注着。

迫不及待地打开,入目便是一张龙飞凤舞的大标题,“将晓”。这一次的更新却不同往常,仔细才能发现其内有乾坤。

那是隐藏在图片中的链接,竟就是空间主人家的自拍照,只不过上了些柔化五官的隐妆。配合着前面的图片标题,此番也算是图文并茂了。仅此,于她也已实属罕见。

他人是否也发现了这个小小玄机,男人不知晓也不关心。一双桃花眼只映出一位蓝绿色休闲装的少女,姿态慵懒地倚在古铜色雕花护栏旁。

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再度高高束起,惟几根短碎发肆意在光洁却毫无立体感的额头前。其下平平五官,惟一双空灵的眸子闪烁着清澈的目光,冲着镜头吐着舌头。

随着一根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点划几下,整个阁楼的气压渐渐变得愈发低沉。终于,他从空间退出来,拿起旁边的通讯器发出了一条指令。

“七,放血。”

消息还未收到回复,人已经丢下通讯器走出了阁楼。路过二楼那处房门前的时候,也不过深深看了一眼,旋即便继续往楼下走去……

“咯咯……”

一声声清脆悦耳的低笑,百里诺夕只看着在空间里留下爪印的那些熟悉头像与称呼笑得花枝招展。

关于这个时辰,“黑洞”与“空寂”两位同学,对她的空间更新还会如此积极予以回应并不稀奇。倒是排在他们前面的那两位新人让她小小诧异了一下。

“雨过天晴”眼中的自己有多霸气,“风花月”是否最爱自己,皆不重要。关键是,这会儿明明应该是躺床上美美睡大觉的时间点儿,他们搁这儿瞎蹦哒神马?

故而,她实在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啧啧,这是神马操作啊?”

此小小疑点自是无人为其解惑的。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她彻底懵圈了——不到分钟,那几个问候留言就被浩浩荡荡的陌生招呼给顶得看不见了!

只看着无数无数的陌生头像与昵称一晃而过,其声势浩大得仿佛她是一个影响极大的公众大人物一般。

前面也说了,名不见经传的她之所以未设置条件,是自信自个儿的足够低调。乔家那两只能搞到她的所有联系方式,倒也是正常。偏偏这个月黑风高的点儿上,寻常之人不仅也如此轻而易举地关注到她的空间,还如此心细地发现那个小玄机,实在有些耐人寻味了。

清眸寒光微凝成冰,她还是随意挑了几页粗粗看了一下具体留言内容。

显然,对方玩的这一手舆论并不尽人意,至少风向没有把握得当。这一波波,大部分还是力挺她白天的精彩表演,顺便恭维两句空间更新内容。只有那么几颗微不足道的黑子,才绞尽脑汁地冒出个大点儿的泡,便被大部队给挤得没了影儿。

“果然是学神,萌出了帅气啊!可允许舔屏?”

“对对对……这是哪儿的取景啊,画面真唯美。”

“不像羲城的风景耶,该不会又要失踪几日玩玩吧?”

“嘁!欲盖弥彰的愚蠢伎俩,玩着神秘搞噱头而已。”

“@楼上一下,您这就是羡慕嫉妒恨!人家学神想怎么玩儿与您何干,自个儿玩得起么?”

“赞同……”

“赞同+1……”

……

不过些上不得台面的伎俩,她当然能猜到此番又是谁的手笔了。呵,战场,随处可见哪!可是,她有处处迎敌的必要吗?

眉眼弯出浓浓的讥诮,百里诺夕咧嘴一笑,当机立断地关掉空间退出了账号。这一次,她是直接关闭计算机的,却没有多此一举地再次进行痕迹清除工序。

嗯,她是个好学生,自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滴!更何况这几日落下了这么多课业。虽昨天清晨在车上补了些进度,那白天的赛事不又耽误了一天么?时不我待啊!

原本就不长的夜,没多久便走到了尽头,晨曦温柔地唤醒了所有或浅浅入眠,或一夜未眠的人儿。

那抹楼上楼下忙活了许久的颀长身形,在一房门口纠结着来回徘徊了许久。终于,长长吐了口气,低声唤了一句,“小狐……”

话音未落,且还有半个音湮于喉间,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正见门中立着一位睡眼惺忪的少女,一身蓝绿色休闲装,其形象倒真没有可取之处。许是刚睡醒,一头长发并来不及打理,只松松垮垮地随意绑了一下披在肩背之上。那鼓起来的腮帮子里,正塞着一支粉色的牙刷,小嘴微微嘟起几分。

扬了扬手中那管已经挤出绿豆大小的牙膏,鼻间挤出点气儿便算是答应了。

才准备转身,来人突然从一旁拎出一个黑色背包,面色复杂地递到了她的跟前。欲言又止几番,终于只轻声说了一句,“喏,我让人取来了。”

啧啧,这话听着怎么辣么傲娇呢?不过,她还是能够想象到他的人是如何一个取法的。

也没什么矫情可作的,伸手便接过了背包,食指则不着痕迹地从拉链上拂拭而过。

“谢了。”冲来人微微颔首,随手就将背包放在了门边。

可一想起不久前他的不请自来,这么点儿微薄的感激之情一下子就半点儿不剩了。哼哼两声,转身径直往洗浴间走去。

招呼?嘁,这是人家的地盘,来去皆是自由,她有什么资格与权利?想她不过学累了补睡个短短的回笼觉,结果还被人给观摩了,心情如何美妙得了?

真要发表两句感慨,也就庆幸他非常自律地没有兽性大发咯。

见她变脸得突然,来人却也不恼。一对狭长的眼角噙着浅笑,缕缕兴味之芒飘落在了枕边那一潭水渍上。

嗯,没错,她休息的时候他一直陪伴在侧,将她流口水的全过程看在了眼里。不知为何,素有洁癖的他竟未滋生半分嫌弃之意,反而还亲自为她擦拭干净。

这会儿再想起她那时的模样,他便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呵呵……”

这笑容真心挺美好的!才吐掉口中的泡泡水,抬眼就从镜中捡到这么一枚欢愉笑容,正在刷牙的少女不禁咽了口清凉的口水。

许是被那一颤一颤的长长睫毛所感染,竟也勾起嘴角。边刷牙,边心情很好地哼起了不明调调。

又见镜中那枚煞是好看的笑容寸寸皲裂,她终于将来人同正常人划上了等号。一双清眸微眯,突然顿了一下手头上的动作。片息,冲镜中之人巴眨了下眼睛,那条纤细的腰肢便配合着口中含糊不清的调,胡乱扭动起来。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然而,完全不在调上的五音才哼了两遍就戛然而止了。那才提起来的臀部还不及收回,便“卡”在了右侧。

“小狐狸……”一声满是担忧的惊呼落下,人已经一步迈出。

当事者倒也闻声作出了回应,只是整个动作异常怪异。双腿纹丝不动,上身僵硬地回转了半个幅度,露出一张扭曲的表情——乳白色的牙膏泡泡在唇瓣上围了一圈,微翘的鼻头以上,两颗明亮的眸子向上飘出了很远。

呃,这丫头玩的哪般?为了吓走自己而自毁形象么?张了张嘴,他终于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抬手拂过轻微**的眼角。

“Hey,man!”

又是一句含糊不清。不过,原本还被捏在手里的牙刷突然被放在了鼻间,她轻轻松松就将其给支起了。

“噗!哈哈……”

瞬间被她的耍宝模样逗乐,来人实在忍不住就开怀笑出了声。

就该这样嘛!全天一个表情得多累啊!少女一把抓下牙刷,冲来人咧了咧尽是泡泡的嘴,默不作声地转身继续手头上的洗漱工作。

片刻,她便将自己收拾干净从洗浴间走了出来。经过他身侧之时,竟还鬼使神差地拍了拍人家的肩头,小声说道,“看看,笑笑多好啊!来自路人甲的善意提醒,别总是绷着一张脸玩深沉。您都已经是大叔,够老的了。”

余音未散,人已经独自走出了阳台。看着满眼的新绿生机,她的心情异常平和如水。抬抬手,舒畅地伸了个懒腰,两指便扯下了发间的那根松垮皮筋。

她的长发实在顺滑得离谱,那么一把小小木梳,竟毫不费力地直从发顶滑落至了发梢。

不过,待她再次抬起手之时,突觉手背上多了个温润的掌心,微凉的五指拿走了手中的木梳。

愣神中,穿梭于发间的那十根手指突然停了下来,耳畔萦绕着他的细语如吟,“小狐狸,下楼吃早饭吧。”

任由着对方柔柔抱住自己,她竟半点抗拒的意识也无,还点头应承了他提议。

待回过神,人家已经非常愉悦地松开手离开了。而那把小木梳又回到了她的手中,光洁的肩头被晨风吹得凉凉。

下意识地赶忙跑进卧室,看着梳妆镜中那个那个繁琐的发型,整个人又愣住了。

咦,恶作剧什么的在哪儿?他居然什么也没干?

神经异常大条的她,根本没有想太多,满心满眼都非常诧异对方这一次竟没有捉弄自己。无意间垂眸,正落在梳妆桌上的化妆盒上,突然就咧嘴笑得异常邪佞,“嘿嘿……”

“啧啧……”眯着眼在盒子里好一通拣择,许久才非常嫌弃地捡起一支口红,嘀咕道,“啧,只能用你将就一下咯!”

小嘴虽然嘟着委屈,左手已于化妆镜上描画出一条条粗细的线条,最后还特别大力落下了个句点。完事儿后,她又从旁边的木盒中抽出一张帕纸,轻轻覆在唇上便麻利儿地临摹下来一口红唇。

“啪!”豪气冲天地随手一拍梳妆台面,她笑得愈发幸灾乐祸了,“大叔,您就慢用早餐咯……”

拉扯下绑在身上的“单肩挎包”,少女冲房门口吐了吐舌头,推开落地门就跳了下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