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83章一定是孪生姐妹

章节字数:4750  更新时间:19-12-17 1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嘁,多大点事儿啊?至于这么鬼叫的吗?”

嫌弃地朝地上啐了口,百里诺夕不疾不徐地从背包里取出几片自制的酒精棉。微展着眼仔细将那根泛着粉红的食指反复擦拭了几遍,一个转身便把并未有变化的棉纸丢进了一米外的垃圾桶里。

意味深长地往小区深处又看了一眼,旋即大步流星地走出了这人来车往的凯茵源。

按说她难得出来一趟,兴致也是挺高的。可也不知中了什么邪,人站在马路边突然给停下来了,竟不做声不做气地就那样站着发了好一会儿的呆。几分钟里,她的神色始终清冷若霜,唯独一双清眸明明灭灭,光彩隐晦而不清。

要说她莫名其妙地走神,也不是多大事,偏偏选哪儿不好非得杵在大马路旁。好家伙,竟招惹得无数车辆依次停下并问询一二,那数目估计都够排成一条长龙了!她愣是傲娇得一点儿反应也没有给人家,还任由他人议论谩骂纷纷。

街上跑活的人心思都活泛着呢,看着前面的人都被放了鸽子,后头的人谁还会傻不拉几地去触霉头啊。于是,没多久,就再无车子停下招呼她了。终于,在又一辆车子加大马力地从其身边呼啸而过之时,她才回过神。赶忙冲还有段距离的后头那辆出租车远远挥了挥手。

这位司机倒是没有摆架子,车子停得也挺利索。那从容之态就好似一早就料到了事态发展一般。

“第一中学。”

清音随意报出这么个地名,当事者就靠着后座位闭目休养起来,根本不愿意多说片言。

睡觉?别误会,她精神足得很,正于心里暗搓搓地吐槽不休呢。

小夕这个胆小鬼是吃多了撑得慌吧!大中午地搁玄关练就“站神”之术么,还一折腾就是一个小时,结果又如何呢?也不知道这一个两个喜欢藏心事的家伙都在想什么,难道不能坐下来吃吃水果磕磕瓜子,淡定地聊聊天么?有问有答,事情不就摊开了啊。深沉什么的,就这么好玩?

长长叹了口气,她猝然就睁开眼看向正前方的那块车内后视镜,整好对上前头那位憨实司机目光。垂放在身子两侧座位上的双手倏地抬起,搭在了驾驶座的靠背上。上身则配合着向前探了几分,小脑袋上的眉眼眯成了缝,笑得有些夸张。

“话说,虽然我这模样也算不得难看,可你也不能这样一直盯着人家看啊!”

她之前虽闭着眼,却还是知道他总时不时透过镜子往后头瞟的。若非其目光尚算单纯,并无恶意,恐怕她一早就直接动手了。

“嘿,小姑凉,这是又要离家出走啊?”

听到前头捎回来这么一句答应,她的表情僵了一下,内心则对离家出走,还“又”,这些梗泛起了迷糊。

低眉看着衣裳边角上的小小标签,她开始仔细回想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发生的种种故事。少时,同样讪讪地摸了摸鼻尖,心道,还有谁比小夕那家伙更神经大条的呢?居然能自己把自己关在了门外头!

话又说回来,她可以不接受这样的自己不?明知故问地于心里牢骚了这位一句,脸上的所有表情都收了起来。冲对方微微颔首,并伴随了个不轻不重的“嗯”音,便算承认了。人却随即又闭上了眼睛,继续着前头还没有尽兴的吐槽事宜。

这答应得也太爽快了吧!司机师傅的神色一滞,嘴角更是被她的供认不讳雷得直抽抽。

嗯,这丫头肯定是“惯犯”!像她这样连离家出走都应得如此理直气壮的,恐怕也没有谁了吧。

这个时间点,路上的车子相对而言还真不多。悠悠闲闲的车速,二十分钟也该到地方了。

假寐却最后变成了打盹儿的百里诺夕,揉了揉惺忪睡眼,就往价格表上瞟过去这么一眼。不带感情地叹了一句“真贵”,毫不心疼地麻利儿从包里抽出几张票子把账给结了。

乐天派的她就想不明白了,虽说这路程不远,跑跑步什么也能锻炼身体。可她明明有钱,为什么非要那样为难自己呢?

摔门走人的她哪里知道,就这态度更坚定人家司机师傅的猜测——她绝对是又离家出走了!

嗯,如果回头她家里再发寻人启事,他一定要去通风报信……

兴致很高走在校园里的百里诺夕,哪里会想到自己就这么被人家给“出卖”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还禁不住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环境,嘴角扬起若有似无的笑意。而那两条花白的胳膊则露在两侧,双手分别插在左右两边裤袋中,长腿迈得异常霸气。不过这么点细微变化,明明其模样没有什么改动,却凭空多出了好几分痞性。

要说这副德性的效果如何,且看沿途同学们的反应便知一二了。他们都很迷茫地停下脚步看着她,却无一人上前于其打个招呼。

虽说昨夜,大家同样相安无事,那也是努力克制了内心激动的。此番,他们的眼中只闪烁着陌生,交头接耳着心中疑惑。

这位是哪位啊?怎么辣么眼熟?几时起,自家的那位门卫大爷也如此通情达理了,竟是连非本校学生也给放进来了。

“诶,想起来,她不就是百里嘛!”

“开什么玩笑?除了衣服,身材,呃,还有相貌……嗯,很像,还有哪儿像了?”

这么一句话问完,路人们都愣了一下。还真是啊!明明哪哪都很像,为什么又觉得哪哪都不一样呢?啊!对了,一定是孪生姐妹!

他们都还在为自个儿的机智点赞,人家当事者已经从容不迫地从其中款步而过,只留下个摇头晃脑的蜜汁背影……

这边,没有理会众人纷纷议论的百里诺夕,哼着欢快小曲驾轻熟路地来到了拼搏楼。才绕过一处花开草长之地,就听到高处砸下来一声甜美的呼唤。

“夕夕姐!”

是在叫她?狐疑地抬起头循声望去,正看见四楼阳台上趴着个朝气蓬勃的美少女。满脸被兴奋涨得通红,小小手臂卖力地冲着自己挥舞个不停。

这个模样可人的美少女是……短暂的检索,她很快就从大脑人物库匹配到了相关人物。信息采集无误的话,应该就是乔家小妞了!

夕夕姐?嗯,这么个称呼还挺不错,蛮对口味滴。

正身缓步几下走到楼底,她突然又停下了。仰起头再看过去的时候,只觉得正午的阳光晃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抬手稍作遮挡,这才看清高处那张笑得灿烂明媚的脸庞。

真干净啊!小夕那只胆小鬼原本也应该是这样的吧。如此感慨着,她竟看得走了神,半天没有动作。

世间之人,总是能够对干净美好的一切欣然接受,下意识地对相反事物趋之若鹜。她的小夕,就总觉得自己是个阴暗的人。不仅努力将那些自以为的昏霾深深掩藏,还带着飞蛾扑火般的决绝对阳光而无邪的人群欲趋又避。

可是,她不明白那只胆小鬼为何要如此归列自己呢?

长气如丝,却寸寸透着凉。清冷的寒眸微微敛起,她竟被感染了一般也贪恋起这暖意无限的阳光。许久,才鬼事神差地冲楼上的乔雪飞出了一个媚眼,小小脸蛋更是巧笑嫣然。

“唔!”低吟一声,戏精上身的这位乔家小妞猛地回转身,白里透红的脸上布满了受宠若惊。

又见她双手紧紧捂着胸口,身体自然而然地沿着墙体滑落到了地上,急促的呼吸中飘出连声感慨,“啊!夕夕姐的杀伤力……太大了……”

事实上,她的一颗小心脏的确跳得非常快。那乱了节奏的呼吸,还有泛起羞涩红晕的脸颊,全都是她最真实的反应。偏偏,站在一旁的那个高大男生根本看不到她心头腾起那些数也数不清的粉色泡泡。歪着脑袋瞥了地上一眼,随即就变成一对特大白眼,对其浮夸演技不敢苟同半分。

“戏,过了!”

“嘁!哥哥真没劲!”

半蹲在地上的那只闻言,当即就变了脸,愤愤瞪过去一眼就不想再搭理他了。也不知她到底从哪儿弄来了根粉笔,竟端着副哀怨十足的神色,搁地上画起了圈圈。

“嘿,雪儿……”

“乔霁,管好你妹!”

前一句轻轻话音才起,就被随后的那一声尖锐咆哮打断了。后者是从三年五班教室的前门传出的。

人未至而声先行,少时才走出来一个标准短发女生。抬起手,指着乔霁的鼻子就开始控诉内心由来已久的不满,“搞没搞清楚,这儿是高三部!她这有事没事地跑来一惊一乍,不知道影响了大家学习吗?”

影响学习,乔霁倒多少还能接受。毕竟,高一部离这儿还隔着两栋建筑物,自家妹子一来一回确实挺费时。不过,被对方上升到了“大家”的高度,他就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个冷门的低级笑话。

许是懒得同她这么个“逃兵”理论吧,他只咧着嘴“哈哈”干笑两声,并没反驳一二。

没错,站在不远处门口的这位女生,正是昨天赛场上最后缺席的三者之一。也是当初挑战乔霁时候,被后者给认输晋了级的那位。

学名,罗嘉怡,性别,女。

亏得他当初还那么“纡尊降贵”地认输,到头来她却那么不争气地直接缺席了。还有什么比这“临阵脱逃”更丢人的吗?简直比成绩最差的那位拼家底某婷还弱,脸都可以丢到千万里之外的大洋中了。

偏偏这位还没有半点儿自知,竟依旧摆着高姿态搁这儿唱高调,实在太可笑了!

还别说,当事者还真就这么个状态。看着他不屑一顾的表情,只觉得自己那枚高贵的自尊心受到了侮辱,气急败坏地跺着脚,痛斥道,“你!”

“你什么你……”毫不客气地低喝一声,乔霁转而又趴回阳台看向了楼下。可花坛旁哪里还有那抹身影!估摸着人应该快到了,对她就更没好气了,“赶紧边儿去,别到时候怪我欺负女生。”

这外头的动静不可谓不小,可教室里的同学们连捧场看热闹的心思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人自找麻烦地前来掺和一脚呢?

“咯咯……”一声声天真无邪的孩童笑音遽然响起。

抬头瞥过去一眼的乔雪脸上,除了异常恶劣的坏笑,哪里还有半分先前的花痴之态。不等罗嘉怡反应过来,她已经倏地站起身。一双眼睛闪烁着寒凉之意,直勾勾地落在对方的身上。

呵,自家哥哥怕人说闲话,她可不怕。无非就是动手咩,嘿嘿……千万别以为自己那个“小霸王”的称号也是用钱砸出来,那可是实打实亲手打出来滴!

可惜,就有那么些人是看不懂这种内在气势的。罗嘉怡只觉得她那张笑脸很可恶,满满的都是讽刺,脸色当即骤变出纷繁色彩。那双并不算大的眼睛,睁得跟两个铜铃一般,恶狠狠地瞪了她一早,开口就是满腔愤怒地咆哮,“你笑什么笑!”

哼,无知故而无畏吗?

许是被眼前之人愚蠢反应逗乐了,乔雪忍不住又是一阵“咯咯”大笑。浅浅目光却绕过对方投向楼梯口,嬉皮笑脸地回了一嘴,“不过是觉得蠢人犯蠢也蛮搞笑的,自然就笑了咯。”

蠢?!她一个屁大的小孩有什么资格这样说自己!气结的罗嘉怡才欲暴走,却于转念间变聪明了。当即以最快的速度压下心头的所有情绪,非但没有与之针锋相对,反而自嘲般笑道,“聪明的乔家小姐真会说笑。愚钝的我还真想讨教一番,敢问你赏不赏脸呢?”

“敢问你有何资格,本小姐非得赏脸?”

学着对方的怪腔怪调,乔雪同样文绉绉地回了一句。人却没有太理会她的不美妙情绪,已经连走带跑地往楼梯口去了。

倚靠在墙上玩弄指甲的百里诺夕,自然将上头这一来二往的口舌之争听在耳朵里。心里对那只小小丫头还是蛮意外的。

啧啧,果然不能小瞧了有家底的人。这丫头如此牙尖嘴利,哪里还似之前那般花痴二啊!

唏嘘才起,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在靠近,抬头就撞见才在楼梯口站定的乔雪。当即咧着嘴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冲来人“嘿嘿”一笑,“这清早不是才见过么,雪丫头怎么大中午又跑来蹲点了?”

看着楼梯下摇着手臂的人,乔雪却愣住了。身体就像个木头桩子一般杵在那儿,半晌没有任何动作或回应。直到对方搞怪地挑了挑眉,又质问一句,她才从惊诧中清醒了过来。

“哟,这是什么表情,不认识了?”

怎么可能不认识!要说乔雪对自家偶像的盲目崇拜还真到了无人能及的境界。就算哪天她可能没认出亲亲老哥,也不可能搞错自家偶像的气息。只是,眼下这个“雪丫头”是哪个梗?她真的觉得眼前之人的气质很怪异,太……嗯,太亲切了。

看着上头的人连连摇头,百里诺夕一步两个台阶地果断跨出几个大步,很快就来到了对方跟前。

抬手就压了压她的小脑袋,五指还肆意地揉着那一头短发,笑容明媚若春风煦日,“嘿,傻丫头,还是快走吧!”

“诶,别摸啊!”很随意地抬手拍掉那只在自个儿头上顶风作案的爪子,乔雪嘟着嘴便嗲嗲埋怨上了,“人家会长不高的!”

然后,两位当事者都被彼此的熟稔互动惊得愣住了,却也很快换做了相视而笑。

就这样沉浸于微妙的感觉中,乔雪任由着如同邻家姐姐般的她拉着自己往教室那边走。是的,她的心里并没有半分当初面对偶像的悸动,只觉得彼此很亲昵。

至于满脸惊悚的乔霁同学,更是完全消化不良了。

一双瞪得老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俩手拉着手出现在廊道,又旁若无人的走近。内心尽数翻江倒海般的狐疑。用手背使劲儿地擦了擦眼睛,定睛再看,却是画风未改分毫,当场作猝死状。

终于,勉强将脑袋从阳台上拉扯起来,他才支支吾吾的问道,“你们……这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