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85章秦家的“公理”

章节字数:4789  更新时间:19-12-17 12: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程大小姐收拾好了?”

不过这么一句简短的问话,在程曦语听来却是内容相当丰富了。首先,从小到大的十几年里,秦雨轩从来都只喊自己“曦语”,这还是头一次称呼她为“程大小姐”呢。其次,他特意用了“收拾”这个词,究竟是顾及着他自个儿的脸面还是维护她的形象呢?再则,这一声冷言既不似往昔的温柔,也不如他给前头之人发出的那句警告,只透着阴仄仄的寒凉。

话音落下,她的思绪却还未明朗,骤然就察觉到胳膊上一阵炙热,耳畔萦绕着轻薄的笑声。

原是秦雨轩在她惊异而不及作出抗拒的情况下,一个大力就将人给拉进了怀中。一双鹰隼般犀利的眼眸噙着毫不掩饰的嗜血兴奋,星星点点的煜煜光彩尽数落在身下之人那惊惧不安的妩媚脸庞上。

突然,他一个俯身贴上了对方的脸颊,红唇咧出“吃吃”的笑声。那神情就恍若一位变态猎手,扭曲的心里怀揣着戏弄,趣味不减地盯着猎物,一刻也不肯放松。

而程曦语显然是被他如此怪异的表情吓坏了,只觉得近在咫尺这张皮面教她冷汗直冒。微微侧首试图转移内心的不安,不想却正撞见他那弯弯眼角处挂着并未掩饰的凶狠与凌厉。当即呼吸一滞,下意识就想挣脱他的怀抱。

然而,她这般受惊过度的惊恐表情再次化作了利剑,毫无分寸地刺痛了秦雨轩的那颗骄傲之心。下一秒,他就犹如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不由分说地直接扑上去,狠狠地咬住了她的唇瓣。那神态动作,仿佛意欲将其撕碎吞食了一般。

当事者自然是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懵了,一时间竟连反抗都给忘了。直到下嘴唇被咬破,才吃痛地反应过来。几乎是本能地抬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头发,用尽浑身气力就往后扯,试图将人给拉开。

只可惜,她都已经将人的头皮一起给扯起来了,他也还是没有要松口的打算。

直到将其唇上的皮肉硬生生咬下来一块,他才松开已经痛得直掉眼泪的程曦语。脑袋不过抬起寸长的高度,他那长长的舌头还意犹未尽舔了舔血红一片的嘴唇,最后扯出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浑身战栗的她却没有顾及唇瓣上地热辣疼痛。收回的手可劲儿在身后的座椅上蹭了又蹭,仿佛在试图清除掉那些牢牢沾在手心里的那些腌臜发丝。

几番尝试皆收效甚微,眼瞅着他再次逼迫而来,哪里还顾得上多想这一茬。毫不犹豫地抬手摸向车门的把手,使出浑身力气将其给推开,冒着春光乍泄的危险,抬脚就往对方的小腹上踢去。得了自由的她,可不想再重复刚刚的可怕遭遇,不管不顾地转身就跳下了那辆疾行中的车子。

“啊……”

下意识地惊呼声中,车上的那位只漠然回头看了一眼。见她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后,才一身狼狈地坐了起来,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任由着她扯着尖细的嗓子在那儿叫嚣,敛了嚣张之色的他缓缓回转头端坐着。目色平淡地直视着车行正前方,并不理会她的歇斯底里。

“秦少,这……”

司机完全没有想到后头俩人不过接个吻而已,居然还把人给弄到车下去了。车速是减下来了,透过后视镜也见人并无大碍,可主人家没有发话,他也是不好妄自停车的。

心有余悸地侧目看向车内后视镜,当即被那一双冷眸吓得果断闭嘴。嗯,他什么也没有看见!

逃?她逃得掉吗?哼,他想要玩的游戏,可没有这么快结束。

冷笑一声,秦雨轩浑身都散发出极低的气息,无波无痕的眸光轻飘飘地落在了隔壁座位上的几根发丝上。

不过眨眼间,他就换了个人似的。这与之前判若两人的乖巧谦恭之态,让人一度以为刚刚的戾气肆溢根本就只是幻觉。他低低哽咽着,满脸的委屈看不出有假,“爷爷……曦语不愿意嫁给我。”

“她敢!”电话那边劈头盖脸地就是一声中气十足的低吼,“小半年不见,她还敢翻天了!”

当然,如此盛怒不可能是对着通话之人发的,再开口便是极端宠溺的安抚之语,“哎哟哟,我家轩儿可是受了大委屈了。别急别急,慢慢说与爷爷听……”

“爷爷,曦语很好。我只喜欢她,也只想娶她……”

既然很好,那自家宝贝孙子在委屈什么?这诉求不是一早板上钉钉了吗?不难啊!显然,电话那头的秦家老爷子完全没有搞明白他闹的是哪般。但秉着“孙子有求,爷就必应”的原则,不管到底什么情况都先应承下来,“好好好,爷爷都依轩儿了……”

“爷爷最最棒了!”

电话才挂断,他那一度让人误以为是幻觉的低冷气压陡然再现。那弯弯嘴角,尽是凉薄的浅笑。

程家大小姐又如何?同样别想逃脱命运的安排!

这是秦家的“公理”,更是宠孙无下限的秦家老爷子刻进了骨子里的坚持。

没错,在他看来,程家与自家的这门亲事,完全是程家老爷子为了还当初的救命之恩而订下的。他们秦家愿意承着,那是给他们老程家面子;即便是拂了,他们也挑拣不出理儿。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要或不要他们老程家送上门的这个闺女,全凭秦家说了算。由不得程家出尔反尔!

这不,自家宝贝孙子才挂断了电话,秦家老爷子就立马给程家当家拨过去一通。劈头盖脸地好一顿教训之后,还撂下了一句狠话,“你们程家的闺女,除非我们老秦家不要,否则,别想嫁他人!”

程家的闺女,当然就是指从车上逃出生天的程曦语了。此刻,她已然换上了一件长袖衬衫,笔直的铅笔裤紧贴着长腿,紧致地身材依旧可辨。之前的所有伤害都被掩盖在了这身紫衣蓝裤下,唯独无法掩饰的是手背上盖了薄薄一层粉底的不太明显擦伤。

呆呆看着镜中那个狼狈不堪的自己,愤懑的情绪让她瞬间失了理智。与常人的暴走不同,她仅仅是眼神开始渐渐涣散。

耳畔不停地叫嚣着噩梦中的那句谩骂,脑海中却若隐若现出似梦似幻的似水温柔。于是,所有的痛与恨,痴迷与沉醉,不断交织出一个可怖的牢笼。那些从其上不时分出的一根根触须,毫无分寸地下手,深深扎进了原本就有着深浅罅戯的心。然而,一切远非如此便结束了。被此极端疼痛刺激的她本能地想要抗拒,偏偏那些长须又迅速回缩。于是,那一颗接近破碎的心,遽然间被张拉开了……

如此非人的折磨痛得她睚眦欲裂,凭着紧紧抓着盥洗台周围大理石案上的双手,才勉强支撑住了身体。不过分钟,终于还脱了力,整个人痛苦地跌坐在了浅绿色的地板上。即便浑身战栗不止,她的一双手依旧紧紧抱着头,手臂捂着耳朵妄图摒去那些震耳欲聋的动静。

约莫十分钟的工夫,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眸底一片清明。缓缓直起身子,掬一捧水薄薄淹过脸颊,其意识再清醒不过了。

两指兰花捏着一爿轻薄的棉纸,动作优雅地拭去脸上的杂质。又见一个精致的化妆盒被取出,十指娴熟地开始了描眉上妆的作业。

不到小半会儿,她便收拾好了所有的狼狈。千姿百媚的笑容中,樱唇翕动出细软如绵的声音,“阿轩……”

羲城的东北角有一片豪华的星级酒店,它既不与火车站毗邻,又不靠近飞机场,规划得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即便它远离市中心,其生意依旧兴隆而红火。

此刻,其中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堂里,传出了阵阵悦耳动听的笑声。一位着装简单却气质高贵如公主的女人,脸上挂着干净无瑕的娇笑,甜甜地喊了一声,“秦叔叔!”

“诶!小语真乖。”

回头看过来的秦甯同样回以一枚长辈的慈爱微笑,不动声色地四下张望了一番,才看似随意地提了一句,“轩儿没有接到小语吗?”

之所以表现得若无其事,也是这么多年看过来的经验。这两孩子之间虽情感寡淡,但都是懂事而识大体的。从来相敬如宾,未曾红过脸。

不过,这会儿看着她面露难色地低着头,心头不由得“咯噔”一下。

他俩该不会才见面就意外闹了个不愉快吧?若真是如此,恐怕也是程家丫头被情绪有些失落的自家小子给迁怒了。

“秦叔叔,是小语惹阿轩不痛快了。”

说话间,一颗脑袋低得更下了。虽长发从肩头滑落遮住了她的面色而看不出表情,但此模样像极了犯错的小孩。

这下可就让秦甯有些为难了,一时半会儿竟不知该如何回应。毕竟事情的前因后果尚不明朗,对错如何妄评?更何况,即便当真有错在她,可人家一个女孩子也已经主动认了错,他同自家那小子两个大老爷们总不至于还拿捏着错处不肯松手吧?

“咳咳……”轻咳两声,他便几步来到她的跟前,善解人意地为其找了个台阶,“年轻人嘛,意见相左也是常有的,哪会从不吵闹?小语也别太放在心上了。”

显然是意外他的大度,程曦语抬头看过去的时候,脸上挂满了惊讶。见他只颔首却不问因果,这才换上了同步的释然一笑。

“秦叔叔,小语来得匆忙,也没有准备什么。这临时挑的一份薄礼,您可千万别嫌弃……”

看着她手中捧出一个金线镶边的红色锦盒,仅其上刺绣出的繁复图案,针脚细腻而精致就能判断此物价值不菲。连忙客套两句,秦甯终归还是喜笑颜开地接过了锦盒。倒也没着急打开,而是小心翼翼地将其放进了咖色的真皮手提包中。

俩人嘘寒问暖地在休息区又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到人,便有说有笑地缓步朝向电梯而去。

他们并不知道,电梯门才掩去他二人的身影,一直站在大门口立柱旁的秦雨轩就走了出来。那冷漠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狐疑,一对剑眉更是紧蹙出深深不解。

啧,她的演技当真精湛到足以以假乱真的境界吗?这么大半天,竟也没有看出半点儿惺惺作态的虚伪哪。

圆目微眯出浓浓好奇,一个转身直走向了另一边的楼梯间,脚步不疾不徐地往楼上走去。

十几层楼梯的缓缓而行,上来已经是一刻钟之后了。推门而入的时候,正看见围着圆桌相对而坐的俩人在谈笑风生。那百灵鸟歌唱般悦耳动听的笑声,轻而易举地就涤荡了内心的种种不满。

坐在靠窗内侧的程曦语,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到来。抬头冲其抱歉一笑,缓缓起身走向门口。

“阿轩,对不起……”

在他身旁站了许久,才低着头小声道了这个歉,冰凉的手指试探性地轻扯了两下对方的衣摆。见他既不搭理自己也未拒绝自己,便主动牵起他的左手,又是柔声私语,“我……我们都不是小孩了,我……不习惯……”

不习惯?不习惯被他碰触吗?这个理由还挺蹩脚的啊。既然如此,她眼下的举动又算是什么呢?不觉得前后矛盾吗!

低低轻笑一声,秦雨轩的冷漠目光从旋即从她的白皙五指移开,转而抬起对上其充满歉意的柔柔目光。那低姿态的乞求中,并看不出一丝曾经的厌恶,甚至连那扣在五指间的分明关节也无半点抗拒的异样。

他正思虑良多,程曦语却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程连忙松开手往桌后的位子走去。少时,她的手里多出了一个炫黑深色的小盒子,款步回到了前者的跟前,腼腆一笑,“给阿轩的……”

“这次,我们倒是想到一处去了。”兴许是想看看她到底要玩什么花样吧,秦雨轩并没有给她难堪。答应着欣然接过盒子的同时,勾着嘴角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也不是那么没有默契,不是么?”

大步流星地走到桌旁,左手一起一落,盒子便被他随意放在了桌上。又见他伸手探入上衣的内口袋,眨眼掏出一条没有包装的白金项链。

看着他指尖下的那条海军风吊坠,在阳光下摇摆出一道道银光,程曦语的瞳孔瞬息放大。这一次却是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抬手捋过额前碎发,将那一抹痛苦的了然果断埋在了眸底最深处。

原来,一切都不是梦,那句话真的是他在自己昏迷不清之时说的!

牙关一紧一松,抬眼迎上对方探究目光之时,她的眼神之中惟有难以抑制的满满惊喜。

“它,真漂亮啊……”

的确,单单项链本身,确实挺漂亮。那枚指甲盖大小的皇家蓝船舵上,点点贝壳状的细碎钻石煜煜其华。偏偏美中不足的是,它没有相应精致的盒子。

就是想故意恶心她,秦雨轩才将那个精美礼盒给丢掉了。倒是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反应,不仅大度地接受了,还非常中意的模样。鬼使神差地,他的内心竟悄然滋生出了丝丝愧疚。表面上却只是淡淡应了一个“嗯”,转身就将它轻轻落在了桌上。

侧身拿起旁边的那个炫黑深色盒子,突然就用最粗暴的手法将其打开,二话不说将外包装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扭头看向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的她,淡淡补充了一句解释,“这下,我们就公平了。”

那双噙满委屈的眸子微微滚动两下,随着话音落着而平息了柔光波动。如此表情,让秦雨轩的神色也变得有些复杂,连忙不动声色地将目光落回到掌心的那块银色镶蓝钻手表上。

一颗本就不平静的心,再一次被拨动了心弦,这是成年礼那天……

饶是她的家底不差,想要弄到价值不菲且全球只有三块中的之一,也是费了心力的吧?

如斯想着,秦雨轩再一次扭头看向身后站在原地未曾移步的她。两道仍有疑惑的目光竟自然而然地注意到了被他咬破的唇瓣。那里涂抹了一层厚重的妖艳红色,将伤口掩饰得极好,任作为当事者的他也看不出任何破绽。

所以呢,她,到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