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86章这位同学

章节字数:5398  更新时间:19-12-17 1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酒店这头疑云满布而气氛诡谲,相隔甚远的第一中学拼搏楼四层的三年五班,此刻的氛围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以卖萌为职的乔家二小姐被她家老大给赶回教室之后,那位失了伙伴的百里诺夕同学就安静了下来。不过,她也仅仅是不说话而已,一张小口并没有就此消停,而是“咯嘣咯嘣”地啃起了口粮。

要说这却是有些不太合时宜的事儿,也不能完全怪她。大中午特意赶回去就想吃顿好的,结果却搁玄关站了一个多小时,眼下的首要任务当然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咯。

可她的同桌无法接受啊!早上如此,大中午的也一来学校就这么卖力地进食,怎么看都像从难民营逃出来一般。

于是,他的炙热目光瞬间就点燃了当事者的愤怒。倏地抬起头,对其目不转睛的注视投放了一枚顶级警告。

再看,就把这对眼珠子给挖出来!

说句心里话,她是实在不理解眼前之人的见鬼表情。谁还没有不空用餐的时候啊,她也不过吃个东西而已,至于这么大意见吗?不过,在她看来,最有意思的还是前头那些个窃窃私语的孩子们。一个个都是勇敢的先行者,全然不怕被自个儿的好奇心给害死了。

他们之中不乏有人认出她就是来时路上遇见的那位疑似“孪生姐妹”,故而很意外她竟然就是本尊。于是,就有不懂装懂地作出猜测,后头那位之所以跟变了个人似的,其实只是在玩现下流行的cosplay。当时就遭到了周围之人的反唇相讥,试问她这是要扮演谁呢,自己么?更有甚者,直接将此反常之态归于每个月的那么几天,竟还得到了所有人的苟同……

要说她的五感也着实强大,硬是将人家细如蚊声的交头接耳给听得分明。原本因为隔壁这位同学而生出的极度不爽,居然就被他们的强大脑洞给疏解了。

这不,津津有味地一边进食,一边听同学们的胡侃海说,倒也乐得心情愉悦。终于在铃声如期响起之时,她才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结束了这场漫长的用餐。

呃,她又满血复活了!

懒懒地伸展了一下四肢,下一秒,她的举动再一次让其同桌傻眼了。吃完了,就睡?要当哼哼么?

这还能有假!

即便科任教师还没有进教室,预备铃以后全场也是鸦雀无声的。偏偏这安静的氛围中,还夹杂着极不和谐的迟缓呼吸声。这一声声都是从后门位置传出的,还带出了微弱的轻鼾,想忽视都难。

噪音制造者就是吓懵了乔大公子的百里诺夕。前头众人虽然皆听得分明,却是无人敢扭转头探探风声。

也是,后门口的这位同学,平常时候就已经够暴力的了。这会儿又碰巧特殊时期,一旦被围观或打扰,其反应恐怕会更凶残吧?

心中的疑虑而已,当然没有人敢冒险亲身验证一番。

倒是素来艺高人胆大的乔家大公子歪着脑袋,面色复杂地看了她许久,才低低喊了一句,“诺夕……”

开始了开始了!秒变胆小鬼的好奇宝宝们缩了缩脖子,一对对耳朵却是竖了起来的,都想着能一个“不小心”了解些内幕。

令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正在深睡的她,至少外人这么认为,非但没有暴走,还相当给面地应了一声,“嗯。”

看来有戏!在大家的期待之中,乔大公子酝酿了好一会儿的措辞,这才弱弱地再次开了口,“诺夕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听闻如此关切的话音,百里诺夕蓦然睁开眼。却也只是不言不语地冲对方挑了挑眉,并不答应。

“诺夕,有事你就吱一声,我一定想办法帮你搞定!”

如此信誓旦旦地承诺才出,隔壁就秒回了一声,“吱!”

喏,她“吱”过了,接下来就看他的咯!

当事者只是懒懒地将脑袋从桌上拉起来,身子缓缓坐直,再抬起个右手勉强撑住半个脑袋。咧了个一秒钟的嘴,却依旧未言语,仅神色意味不明地看着他。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学们当即面色一滞,整个人都瞬间石化。惟觉得教室内突然刮起了一阵萧瑟的风,凌乱了所有人的小小一颗心。

所以,绝壁是他们想多了!适才还因她那一声温柔的答应而泛起的疑惑顷刻间就被击得粉碎。如此暗戳戳的对答如流,还真是一点儿毛病都找不出啊。可是,这算什么回答?!

才极为心疼地安抚好自己的脆弱内心,他们又听到后头捎过来一句充满恶趣味的补刀,“那么,乔大公子搞定没?”

这下,同学们什么念想都没有了。嗯,鉴定完毕,验明正身——后头那货必须是本尊无疑了!

“呃……”被自个儿辛辛苦苦搬起来的石头砸到脚了,乔霁无力地扶额转身,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应了。

嘁!就这么点儿道行居然还想搅了她的清梦,有点儿自知好吗?算了,既安静了,那就继续补睡吧。再怎么说,她也难得跑出来一趟,自当及时享乐。

小插曲过后,她当然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好像有听到上课铃声。想着既是“魔鬼主任”的课,那就继续享受这样有实体感的沉睡呗。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陡然察觉到一大团阴影靠近,紧接着就是两道极为不友善的目光定格在了自己的后脑勺。原本她并不打算给予理会,偏耳畔脑海中同时响起一句不满的质问。

“睡了这么久,还没睡够么?”

这外头的声音吧,她还真没当回事。但是,这脑海中的清越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微愠,可不敢给忽视了。

撇了撇嘴,抬手抹过挺干净的嘴角,这才勉强将桌上那颗依旧有些混沌的脑袋给撑起来。惺忪的睡眼呆呆看着花白墙面许久,就在身后之人意欲再次开口之时,她才摇晃着脑袋迟迟转过身来。

本就写满坏心情的一张小脸蛋,在看清来人的模样后,表情就更糟糕了。但见那张仰起的脸庞上,红唇平缓无弯,微翘的鼻头上清眸微眯着,一对一字眉都快拧到了一起。最可怕的是,其周身骤现低冷气压还在肆无忌惮地持续降低。空气都仿佛被冰结成了寒霜,不断向四周弥散着凉凉冷意。

周边之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纷纷吸了口冷气,并同频地打了个寒颤。

该死的老男人,竟然又偷懒!

倒也不是说这位主有多么作兴百里家的那个老男人。只是顾及着胆小鬼往后的清净日子,才特意选在他的课上顶风作案。可,眼前这个板寸头的小眼睛男人又是谁啊?

许是被她的冷漠目光打量得不自在了,男人定了定神,强压制住内心的隐隐忌惮。少时,才死撑着作镇定自若状,抬起的指尖指向了教室前头的黑板。

“这位同学,那道题目,你来答。”

对此正常要求,她并不着急答应与拒绝,准确的说,是直接无视掉了。暗地里却仔细搜索了一遍大脑的人物库,她非常肯定眼前之人并非三年五班的科任老师,撇嘴问道,“你又是哪位啊?”

“你!”

显然,眼前这位年轻男人根本没有想到她一个学生会给出这样的态度。当时就觉得自己作为一名教师的威严被挑衅,竟气得浑身战栗。直道,这个不懂尊师重道的没礼貌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原谅年轻气盛的他如此孤陋寡闻吧。人家不过今早才从外省空降到第一中学来进行学术交流的,怎么可能摸清楚了诸位同学的底细?他甚至连昨天的热闹都还来不及八卦,就被临时通知来代这一节课了,当然不认识眼前的这位没礼貌家伙咯。

“我……”看着他气急败坏的跳脚模样,百里诺夕实在忍不住“咯咯”笑出了声。同时,一根修长的食指轻轻点了两下自己的鼻头,弯唇问了一句,“妨碍你工作了?”

咳咳!这个问题还真不太好回答。她虽在睡觉,却早就止了轻微鼾声。更何况,人在最后一排靠门的位置,根本影响不了任何人教与学。最重要的一点,课堂上早就不止她一个人在延长午睡时间了!

“啊,那道题目啊……”余光大大方方地瞟了眼黑板,她根本没有打算要他的回答,大手一挥就再起一问,“我估摸着,是你和他们一样都不会吧?”

这下,更把年轻男人给气得不轻,舌头哆哆嗦嗦地硬是无法反驳,最后只能爆发出又一声低喝,“你!”

诶,这人也太词穷了吧?大半天竟然只重重复复地挤出这么一个字。

“嗯嗯嗯……”非常认真地点头答应,手头上却很讽刺地掏了掏耳朵,还随口送了他一句提醒,“我这不是一直都在么,你不用再三强调滴。”

也不给他继续发表言论的机会,人已经迅速起身绕过看热闹的同桌径直往教室前头走去。

懵圈的同学们早已经习惯了她的顶嘴,却完全没有想到她居然在口舌之快后竟然会听话地去答题。

“嘭!”一声闷响,紧接着是一阵“叮呤咣啷”的嘈杂之音。

神马情况?!大家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这才回过神来循声望去。正看见二组四排位置上的那张桌子已经跛了脚,并大幅度倾斜向了主人家。而桌面上抽屉里的一应物品,非常狼藉地堆了一地,混乱极了。

对于身后这乍然响起的一系列动静,肇事者当然选择置若罔闻。

呵,看笑话?她的笑话就这么好看吗?

“百里诺夕!”

怎么又是她!目光早就追随自家同桌往教室前头移动着,乔霁此刻眯着眼看向那张坏书桌后愤然起身的那位女同学,嘴角勾起一抹淡薄的轻笑。

嘁,不过逃兵一枚,尽爱作妖!

“诶,别跳脚啊!我这不是替后头那位好好教育教育你么……”

已经站在讲台之后的百里诺夕,微微抬起双手撑在桌子两侧边缘,带着蔑笑冲鹤立鸡群的“逃兵”挑了挑眉。旋即又将目光往远处投了几分,杵在那儿的男人早就被失控现场惊得目瞪口呆,面上哪儿还有愤怒之色。

没有任何解释,只远远扬起嘲弄的嘴角,轻笑道,“这么低级的错误,你都能容忍啊。啧啧,还真是大度啊!”

等等!她这是在同谁说话呢?

被这一波接着一波的无厘头操作整得一头雾水,面面相觑的同学们完全是状况之外了。

早先,他们还替那位年轻的代课老师辣么大胆地去狮子头上抓跳蚤而捏了一把汗。这会儿,却是同无知无畏的人家一样处于懵圈中。

无数狐疑目光中,她只若无其事地将讲台上的整盒粉笔给勾拉到跟前,挑挑拣拣了一大把。没有进一步解释,右手捏着小半截红色粉笔,转身就在左边那块已经作答的黑板上涂涂画画起来。

几个呼吸后,脚步向右迈出一个大步,站在空白之处继续之前的“沙沙”作业。但见那截只剩下指甲盖的粉笔,在黑板又勉强留下些许痕迹后,终于落在了笔槽中。而她的表演,这才刚刚开始!

随着那抹轻盈身形的不断移动,那一支支不同色彩的粉笔就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在数米长宽的黑板上龙飞凤舞地落满了深浅不一的足迹。

大家时刻关注着她的动态,目光自然就跟随着这那只右手仔细而动。至于他们的表情,那真叫一个丰富多彩啊!困惑才染上眉眼,惊讶便海浪般涌出,很快又层叠上了无法掩饰的崇拜……

数分钟后,她随手将指间那一点所剩无几的粉笔头丢进了笔槽。而她的身后只绘出了一黑板的花花绿绿。

单单看其字体,并没有半分柔美娟秀,而是行云流水的笔酣墨饱,给人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但是,整个版面就有点儿怪异了,仿佛给人一种“横看成岭侧成峰”的错觉。

“不好意思……”重新回转过身的时候,百里诺夕的脸上挂着一枚很是不屑的轻笑,歉意全无地凉凉说道,“我不太知道你学过哪种又会哪种,实在这版面有限……”

如此自信的话语出而未落,她已脚步未有停顿地来到了某位女同学的跟前。然而,两束感兴趣的目光却落在了那一地的乱七八糟东西上。

“喂,这位同学,你需要忙活的事儿芥末多,真的还有时间在我身上浪费?”

听闻这么一句问话,众人哪里还顾得上研究黑板上的奇怪画面,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她们身上。不仅情不自禁地吸了口冷,还非常有同情心地为“这位同学”默哀三秒。

完蛋!这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同学,果断踩进雷区了。以那位妖孽的出手速度,这么近,根本难逃一劫嘛!

然而,就在大家都以为事态将要失控之时,一句不咸不淡地话却从门外飘了进来。

“都别再招惹我了。不然,我不介意用更暴力的手段礼尚往来……”

门外?没毛病!因为教室里根本就没有她的身影。无论是与她正面相对的女同学,还是离她座位最近的两个男人,谁都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更何况其它旁观者了。而她,不仅真真实实地完成了这么个匪夷所思的动作,还异常嚣张地再次提醒了一下在场各位,“这一次同样不是特效哈!”

还别说,这一手简单而粗暴的碾压方式,效果非常显著——整个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从那一刻起,走廊尽头的那块方圆两米的地盘成了三年五班的禁地。而得了自在安宁的百里诺夕,当然也就半分睡意皆无,非常自觉地开始整理起小夕同学遗留下来的各种学术问题。

整整一个下午,她的坐姿就没有变化过——左手“哗啦哗啦”地翻着书页拿着纸张,右手奋笔疾书。只不过,她的认真神色却随着答题量的增加而愈发凝重。

倒也不是这题目有多难,恰恰相反,正是因为难度系数并不大才让她泛起了嘀咕。

“啧啧……不过才这种程度的疑难而已,相比较当初刚开始接触这些知识的时候,根本不算什么嘛。小夕怎么会学得芥末辛苦呢?难道是老了,所以就智商降低了?还是说,眼下的羁绊牵挂太分心,精力愈发不济了?”

终于,百思不得其解的她放下了手中的笔,利索地将手头上的一堆草稿给收拾妥当,这才长长伸了个懒腰。收手揉着有些酸涩的眼睛,整个人就没骨头一样倚靠在了墙上。

放学铃已经响过了有一会儿,同学们早就步履匆匆地离开了,谁也不愿来这儿触霉头。

这会儿却察觉到有人上来了,她略微调整了一下抱着后脑勺的双手,贴附在下眼睑的长长睫毛倏地展开,迎上了天际的绚烂余晖。

呼吸间,一双清眸并没有转向来人,反而又再次闭阖上了,红唇呢喃出低低之语,“你,来了?”

“她,什么时候回来?”来人微微点了点头,甚至没有拐弯抹角地同她客套闲话,当机立断直奔此行的目的。

百里诺夕反而不着急给予回答,紧闭的双眸微动两下,便勾嘴埋怨道,“小小丫头,你也着实太偏心了!”

这明明是一句生气的话,却被她说得那般温柔,轻易便会让听者想入非非。偏巧来人并不吃她这一套,既懒得计较她的无理取闹,便扭头看向苍穹上的漫天红霞而沉默不语。

偏心?左右都是同一个人,偏来偏去也都只偏在她的身上,孰轻孰重真的分得清吗?

“放心吧。”许是不喜欢空气中的这种安静,百里诺夕倏地睁开眼。吐了口气,歪着脑袋凝视着身侧之人,轻轻勾起对方的手指安抚道,“夜尽天明之时,就回来了……”

“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垂眸看着眼前这张虽清冷却熟悉的娇小脸庞,来人特别强调了“又”。显然是非常好奇,眼下还有什么事儿能将眼前这位给逼出来吧。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转念便摇了摇头,“算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