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87章什么形态

章节字数:4219  更新时间:19-12-17 16: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个百里诺夕,是什么时候呢?啊,好像还挺遥远的。可是,关于她的每一段回忆,来人从来都不曾忘记过。

犹记得自那日残留下一门红血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长发女孩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纠缠了戊鋆厝几年的那个小魔女随着“严打”,悄没声息地退出了人们的视线。

来年的春寒依旧料峭,稀稀疏疏的雨丝纠缠不清,转瞬就迷蒙了窗外的那片玻璃。

第四中学的早读铃才刚刚落下,初二四班的班主任就领着一位穿着异常干净的小女孩来到了教室。也没有刻意介绍,但依旧能从他那还未平复的声音中听出激动,“这位是新转来的同学,大家欢迎。”

配合而起的只有三三两两的掌声,这让他觉得很尴尬。一旁的小女孩却始终面无表情,只无动于衷地看着那一处的空位,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双古井无波的清眸中微波轻漾。

“咳咳……那你就坐在慕筱箜旁边的那个位子吧。”

被点名的她这才收回远眺的目光,习惯性地点头答应并抬眼瞥向了站在过道里的那位转校生。只这一眼,便是热泪盈眶,新生居然就是那长发女孩!

后者与之对视了许久,努力着勉强扯出一抹还算柔和的笑容,哑着嗓音说,“你好,我是百里诺夕。”

“我叫慕蓉筱箜。”后者的声音不大,却足够让对方听出她的强调。

从此,戊鋆厝第四中学多了个行为孤僻的奇怪女生,却有个与之形影不离的性格迥异的同桌——更名为慕蓉筱箜的女孩。

那一年,她们十三岁,一个懵懂而叛逆的年纪。

喜欢与好感分不清,爱与暧昧道不明。那时候的大部分孩子都习惯性地将肤浅的好感定义为喜欢,甚至于能够为其拼上年轻的生命。殊不知那些日夜更替的反复无常,其实都与爱情无关。

慕蓉筱箜从来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招男孩子惦记了。本班的外班的,隔三差五总会有胆大不怕死的男生来同她表白。不过,每一次都被她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实在是这样的次数太过频繁了,以至于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喜欢你”都快成了她的口头禅。当然,有的时候也会遇到个别不识相而胡搅蛮缠的,那就不好意思了,只能交给百里诺夕无情收拾一顿了。

也就是在这么个不长的相处时间里,哪怕她只是微微蹙眉,后者都能明白意图。

小城镇上这个年龄的男孩儿,思想其实挺令人费解的。明明骨子里都是青春初期的青涩,却费尽心思地想要去装大男人。于是,那些勇敢的男生们便滋生出了荒唐可笑的想法,他们的表白之所以被拒绝,原因有二,一为竞争者,二为同行者。

那么,就赢了所有竞争者,再安排妥当她那如影随形的同行者呗!

天天于课间看那些个乏味的幼稚比试,就好像在看一出出没有调料的闹剧。作为当事者的慕蓉筱箜看得兴趣缺缺,而百里诺夕更是不屑得连眼皮都没抬。

至于他们对后者使用的各种手段,素来寡情薄意的当事者倒也没有似当年那般凶残冷酷,仅仅无关痛痒地敲了下边鼓而已。

终于有一天,他们得寸进尺地触及了她的底线——百里诺夕素来不乐意被人利用与欺骗,更何况是这些小屁孩的拙劣伎俩。

不过抬眸之间,她就变了。

婷婷立于围观人群的中央,她的神情异常冷漠而傲然。清冷的目光令周遭之人都感觉到了心惊胆战的可怖,而站在她身旁的慕蓉筱箜更真切地察觉到她的变化。那眼神根本不似来自十三岁的少女,更恍若高高在上的神袛,无动于衷地扫过眼前不若蚍蜉的芸芸众生。

“赌局啊……”

空灵的话音凉凉如深谷秋霜。余光飘落在人群当中,咧嘴勾出个教人不寒而栗的笑容。那根幽幽抬起的白皙指尖落在微翘的鼻头,似问非问道,“所以,我,是你们的猎物咯?”

被转向的修长指头对上,那位被点名的男生竟吓得跌坐在了地上。最可笑的是,这枚怂蛋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尿了!

“咯咯……”

明明是那么悦耳的笑声,这一刻回荡在煤渣操场上却让人觉得瘆得慌。

只见她缓步走到男生跟前蹲下,歪着脑袋摆出一副天真无邪的乖巧模样。长长的睫毛扑扇两下,红唇翕动出恰似轻丝的空洞之音,“一分钟,逃……”

她的语气异常随意,就好似在同对方探讨当日的天气一般。当事人却早就吓坏了,不停摇头的同时,口里只无与伦比地发出些奇怪的声音,“吚吚呜呜”表意不明。

一分钟而已,短暂得不够她打两个哈欠。于男生而言却似漫长的几个世纪,全程都近乎绝望地看着始终勾着嘴角噙着笑的她。

不是他不想逃,而是一双手脚已经吓得不听使唤,根本连半分都动弹不得。别说跑了,他此刻连站起来都无法做到。

“啪啪啪……”如期而起的掌声依旧显得有些突兀,还伴随着一声意味不明的夸赞,“有骨气!”

唉,何必自找苦吃呢?

围观者虽然尚不清楚她的底细,内心的莫名忌惮却是不容忽视的。他们自然而然地便同情上了地上那个男孩。

谁也没有看明白那眨眼的工夫里发生了什么。只见她缓缓站起身,地上的男生就已经鼻青脸肿,进气少儿出气多的奄奄一息模样。

这也太暴力了吧!

不不不,她虽每次出手都不轻,并让对方痛到极致,却招招不致命。相对比曾经的凶残恶行,此番的生不如死也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可即便如此,与男生而言也是难以忍受的痛苦。他只觉得自己的每一寸筋骨都快要断裂了,意识却始终清醒着痛苦。真恨不能以头抢地,昏过去得了。

“哈……不是挺爷们的嘛,这会儿怎的还无病呻吟起来了?不过些皮肉之苦都吃不住,那还当什么出头鸟逞强呢?”

她的面上始终挂着浅笑,说话的语气也是不疾不徐,却教人听出不假的讽刺。早就收回的目光凉凉扫过围观同学们,继续娓娓而语,“麻烦某些同学,收起那些见不得人的低劣手段。再有下一次呢,所有人都会比他更好看哦……”

这样轻飘飘的警告就算完了?当然不可能!两道清冷的目光特意在这场闹剧的参与者身上停顿了数秒,才低喝一声,“都他喵离我远点!本人只爱美人。而她,就是我的女人。”

大家原本还被她那极冷的眼神所震慑,不敢直视那对恍若于深处藏了极冰的眸子。突闻她如此肆无忌惮地补充了两句,再看向她的目光则变得异常复杂。怀疑中更多了避如蛇蝎的嫌弃,不满里蕴含着浓墨般的厌恶……

呆呆站在一旁愣神的慕蓉筱箜终于也被惊醒了,虽然心中依旧疑窦丛生,却还是主动配合着往她怀里蹭了蹭。俨然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仰起脸,迎着那对冷漠的薄情眸色,正见深邃的眼底闪烁着曾经熟悉的不顾一切。一双手便情不自禁地张开,柔柔圈住了她的腰肢,巧笑嫣然。

百里诺夕的身体微不可查地一僵,抬眸依旧是冷冽的目光,淡淡瞥过周围还在往她们身上不断投放各种眼神的吃瓜群众。嘴角弯出显而易见的讥诮,嗤笑道,“怎么?还不散,是想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吗?”

话音若轻鸿之羽般飘然落下,旋即就被一哄而散的同学们带走,飘落在了操场的各处。惟剩下相拥而立的两人,凌乱在风中。

呵,一个个有贼心没贼胆的,还都挺怕死的嘛。

须臾,满心狐疑再也压制不住地涌动起来,慕蓉筱箜非常肯定眼前之人的气息半点没错,可为何会让她感到陌生得可怕呢?这种透着灵异的事件教她不寒而栗,努力了半天也没有让自己冷静下来,身体反而不自主地颤抖得愈发明显了。

手才松开还未来得及收回就突然被抓起了,对方不由分说地拉着往校外跑去。惴惴不安的她却忘了反抗,就恍若一个无知无觉的人偶,任由着人将自己带离。

跌跌撞撞地疾行了一路,终于在那个熟悉的胡同角落被松开了。而她的身体由于被重重地甩到了土墙之上,当即疼得龇牙咧嘴。

而肇事者则单手撑在灰土墙面上,另一只手饶有兴致地托着下巴,清冷眼眸中明灭出浓郁的探究之彩。

嗯,眼前的这个小丫头还有些胆识与智慧,黑白分明的眼中倒也澄明清澈。

慕蓉筱箜可没有她这么平静,只觉得对方的目光异常陌生,仿佛在打量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陌生人,顿时警铃大作。猛地抬手将身前的人推开,娇喝一声,“你不是夕夕!到底是谁?”

话语之间,前者的身体便瞬间进入了防御状态——置于身前的双手紧紧攥着拳头,双腿微屈呈弓,呼吸反而沉稳不慌了。

“呵,反应还是蛮快的嘛!这一招一式也学得挺有模有样。”显然,百里诺夕有些意外她的如此警觉,却也只是淡淡一笑。趁其一个愣神,突然抬手揉上她的发顶,继续夸赞道,“嗯,小小丫头还挺用心……”

小小丫头?!这称谓也太有年份感了,整得她好像大自己好几轮似的。

没好气地白了眼前之人一眼,慕蓉筱箜反而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同样带着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起眼前这位和夕夕长得一模一样的女生。

不对不对,岂止是长得完全一样,连气息都分毫不差呢!可这异变究竟始于何时呢?慕蓉筱箜习惯性地拒绝那个男生后便退到了百里诺夕的身后,谁曾想他竟准备动起手脚。也就是那个时候,百里诺夕表露出的厌恶瞬间实质化,人也变得不一样了。没错,她只是有了变化!

“咯咯……小小丫头还真不算太笨,这么快就看出来想明白了啊。”

话语虽有赞许之意,却教人听不出温度。就如同她脸上始终挂着的那枚微笑,很浅很冷。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然,与生俱来而未掺杂丝毫矫揉造作。

“可是,也不对啊!你这算,什么形态?”虽然得到了对方的肯定,慕蓉筱箜却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测。

刻骨铭心的记忆中,夕夕惟当年有过不正常的暴走形态。那时候的她根本没有意识,俨然一个被执念所支配的,不计后果的行动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自己也尝试过要阻止她的进击,却根本毫无成效。

思量中,微凉的两指摩挲着下巴,只发出一个细如蚊鸣的呢喃细语,“不似暴走啊……”

“暴走?”

难以置信地反问一句,百里诺夕突然大笑出声,少时其眼角竟还闪烁出晶莹的光彩。仿佛这个词语在她听来,就似这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一般。许久才勉强止了笑意,看着眼前的沉吟之态,低声又一语,“那个胆小鬼居然这样定义自己尚且无法掌控的力量?太可笑了!”

等等,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尚且”“掌控”“力量”三个关键词语被慕蓉筱箜敏锐捕捉到,脑海中自然闪现而过无数可能的念头。她突然一点儿也不惧怕眼前的冷酷之人,反而大胆地向前迈出了一个大步,双手紧紧抓着人家的肩头,眼底落满了期待。

“嗯,你可比胆小鬼聪明多了。对,就是你想的那样。”

见对方承诺一般地点头认同,她突然变得兴奋起来,心底更是当即闪过一抹希冀。那么,只要她的夕夕能够掌握那股狂暴的力量,就不会在陷入那无意识的状态了!到时候,不仅会变得强大,更不至于再轻易受伤。

俩人的距离不过咫尺,百里诺夕自然将她的神情,哪怕细末的变化都看在了眼里。不知为何,平静无痕的内心竟有些吃味。低哼一声,旋即抬手戏谑地勾起她的下巴,贴着那微微泛红的耳根柔声问道,“小小丫头,就不怕我骗你么?”

“嘁,除非你想死咯!”冷哼一声,慕蓉筱箜鄙视地翻出个大白眼,抬手就拍掉了她的细嫩爪子。

居然傻傻地问出这么个愚蠢的问题,看来,眼前的奇特存在也没见得聪明到了哪去嘛!

如斯想着,慕蓉筱箜索性也懒得再细细追问对方关于那股力量的掌控办法了。只当是陪一个普通朋友谈天说地,静候自家夕夕的苏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