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95章两个混蛋

章节字数:5066  更新时间:19-12-17 16: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番平静的长谈之后,凌璐华对百里诺夕接下来的去处并未过问,只如从前那般关怀几句便回房间开始了忙碌的通话。

也不怪她做大人的心大。要说自家小丫头,除去当年的意外,还真是打小就未曾让她操心担忧过。眼下已经历经种种独自长大,她更无太多担心念头,只想着还能为其分担些麻烦事儿便足矣。

而看着她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虚掩的房门之后,仍旧独自坐在沙发上百里诺夕,不免于心底泛起了从未有过的羡慕。

难怪当初的小夕明明没有记忆,却依旧会害怕那个冰冷的洞穴。因为她拥有过一个幸福的家,并被毫无保留地爱着,换是谁都不愿割舍这样一片温存吧。

既然如此,为了守护好这份简单幸福,那小夕便没有理由怪责她将其拉入不一样的人生了。

这般想着,才滋生出的丝丝愧疚转眼就烟消雾散般褪得无影无踪。她释然地吐口长气如云,余光自觉落在了墙上的时钟上。

呵,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已经临近十点。那么,接下来就该去处理最后一个有些棘手的麻烦了!

从身旁的果盘里挑拣出一枚小小樱桃,慢条斯理地将其放在指尖细细把玩起来。但见那白皙的五指一屈一直,浅浅红光便于空中划出一道接着一道的绚烂色彩。

那个身手了得的男人对小夕的情分,她作为一个外人感受得异常分明,甚至都有些吃味了。偏偏感情大条的那家伙只当人家在处处为难于自己,抗拒得不要不要的。寻思着有这样一枚强大的男人护着其实还是蛮不错的,起码要复仇什么的不正好多了一份保障嘛!

于是乎,她的如意小算盘不知不觉就打到了自个儿的身上。可她这边的决定还迟迟未下,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发出“冰泉落池”的声响,有些意外竟收到了一条陌生信息。

倒也算不得陌生吧,这个时间点多少都能隐隐猜出对方是何许人也。懒懒放下那两条蜷起来的长腿,她才向前倾了倾身子,抓起那部已经暗屏的手机。

“会来吗?”

这问题倒是问得直接。可他到底是想见到谁,希望谁去呢?弱弱地于心里反问出一个早早就知晓答案的问题,素来果断利索的她却迟疑了。两根指头来来回回编辑出好几条信息,却半天也没有给出个满意的回复。

离校前,那个小小丫头的深深担忧,她岂会不知。无非就是不许她干涉那只胆小鬼的感情,左右其思想。这样一个带着些微苦涩的认知在脑海中打了个转,她竟也对那家伙的心思产生了浓浓兴趣。

是啊,这么多年里,小夕的心里到底住了何方神圣,居然能让她一直拒绝任何人进驻?

清眸才被眼睑覆上,长长的睫毛如同黯翼微动出了好些计较。双眼倏地睁开,落于正前方的眸色之中尽是浓烈的难以置信。事实上,她什么也没有看到,纯粹是被吓到了。

阿陌?阿陌!怎么可以是阿陌!

想到自己当初的保护之举竟误导了那只胆小鬼,她竟不禁讪讪摸了摸鼻尖,咧嘴笑出了声,“小夕同学,本大夕有份大礼要送给你哟!”

于是,一根手指快速划过屏幕,果断发送出去一个答复。嗯,这个粉色之约必须赴咯!

晚风轻拂着大路两旁的绿化带,嫩绿的树叶“沙沙”作响,仿佛在窃窃私语着别样的交情。

静谧的凯茵源,只稀稀拉拉地亮着屈指可数的几盏灯光。而大门口的马路对面,暖光路灯旁,非常扎眼地停着一辆银灰色的加长车子。

它已经在那“蹲点”许久。此刻凌晨时分,原本空荡荡的车内,驾驶座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男人。略显凌乱的额发,不时掠过狭长的柳叶眉,其下似笑非笑的桃花眼中,两道目光噙着深深期许直落在了不远处的这片大门内。

既然心头上的人儿早晚会苏醒,那么,就算他尚不知晓具体时间也并不太在意。他有足够的时间等待,如若对方首肯,他更愿意陪着她共同面对所有一切未知的过去与将来。

“呲呲……”一阵嘈杂的电波声后,旋即传递出一个朗朗之音,“呼叫老大!”

男人并没有扭头看向一旁的副驾驶座,应该是连余光都未分出一绺落于通讯器上,只沉声答应道,“说。”

对方似乎非常适应他的说话节奏,当即就接上了话头,“家里已经调查清楚,这段时间,那些家伙都很老实。嘻嘻……告诉您一件有趣的事儿,老大有点儿自作多情了哟。人家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您啦!”

他是当自己眼瞎吗?以事发当时的情况来看,杀手明显就是冲她去的。自个儿的这班手下究竟是有多无能啊,这么一整天,居然只调查出了这么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结果。

男人的一双漂亮眼睛这才稍稍眯起,喜怒不明地吐出了两个字,“结果。”

“呃……”支吾了半天,通讯器里头才低低回复道,“对方的布置非常巧妙,并没有留下半点尾巴……”

哼!他是觉得所有人都是饭桶么?冷哼一声,男人仿佛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根本都已经懒得追究对方的失职,直接将频道就给调了,“防御那边的进展如何?”

“这……”又是一阵含糊不清的嘀咕。不过,这一次,通讯器那头的人许是不愿真的惹恼了这个男人,答应得倒比前一问爽快,“属下无能!”

“呵,七这是口服心不服么?”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轻笑,再起一问,“都不觉得羞赧?”

羞赧?不不不,这位代号为零七的属下虽不得不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却也不至于到他所说的羞赧地步。

在零七看来,此番出师顶多只能算运气不佳。想他怎么也于那个炼狱般的圣地进修了数年,好不容易得了个表现机会,却是接到的任务一项比一项更打击人。

首先是关于昨日偷袭者的调查,结果就不尽人意。第一中学的相关监控,不仅被人捷足先登,更被对方植入了加强版的超级污染体。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在他这儿是一点也不假。一个手贱就非常不幸地中了标,心头顿时疑惑丛生,竟使得他完全忽略了那部价格不菲的电脑。

如此大手笔的预警,到底出自何人之手?当事者三方,究竟是她,还是她的敌人呢?

这边的问题还没解决,自家头儿又派下来一个任务,居然是让他破除那个丫头的空间防御。及时雨啊!原本他还在心里感激自家老大的善解人意,甚至盘算着送她两个“球”作见面礼呢。谁曾想,美满的理想永远抵不过现实的骨感来得更刻骨铭心。

亏得他花费了大半个小时辛苦劳作,最后却充当了一回无私的慈善家。不仅没有攻破进入空间,还将她的第一重防御给提升了一个等级。

“菜鸟,辛苦了……”

时至现在,这五个字依旧历历在目,带着恶趣味的嘲笑如蛆附骨般成为了他的永久耻辱。恐怕,在接下来的一段漫长时间里都难以摆脱了。

都这样了,他都不觉羞赧,其实也不难理解。“有对比才有伤害”这句话其实是有一个前提的,对比双方,或是多方,应在差不多水平的层面上。

而吃了暗亏的零七,在历经那么一波神操作之后,直接就将那个变态防御给定位到了特别的高度——以他的技术与见闻尚看不破此等夸张操作,如此匪夷所思的防御实已与开挂无异!

故而,身为混迹于此领域凡人中的佼佼者,他虽自觉无法破解,却也未感到自惭形秽。

“请容许我弱弱地问一句,老大可知那神级防御肿么破?”

男人虽然不知道自家手下历经了什么,不过,他的亲身体验已经足够脑补对方的吃瘪。这会儿再听到这么一句涎皮涎脸的反问,才生出的落井下石之意转眼就熄了。薄唇一启一合间,飘出了一个没有太多温度的指令,“既无用,那就回黑客都继续待着。”

“老大!我这不是才从那儿被放出来嘛……”

哼,早知道他这么没用,一秒都不该放出来的。男人的目光首次有了偏移,桃花眼乜斜着看向副驾驶,一个落指就将通讯器给关上了。

“嗒……”

微弱的声响湮灭在夜色中,皎皎月光如瀑而下,于屋内勾勒出一个魅影绰绰。

在这个羲城郊外的一处湖心别墅里,一个少女才将柜门关上,娇小的脸庞上便堆满了不悦。左手的手机紧了又紧,纠结不已的目光再次落在自个身上,心头的怒火烧得愈发旺盛了。

“两个混蛋!”才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她却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整个人就更不好了。

这叫什么事儿!这世间除了她这么一个奇特的存在,还有谁会自己把自己给惦记上呢?

没错,她这一身脏兮兮的狼狈模样,可不就是拜那位肆意妄为的大夕同学所赐么!

不知为何,同以往不同,她此次清醒得很突然。迷迷糊糊中完全没有来得及搞清楚处境,结果不过身体一个机能的挪位,就把自己悲剧了。

那么高的一根树干啊,就那样滚了下来……啧啧,那酸爽可不止一点点。

镜湖公园的那片寂静密林中,当时就传出了一声“嘭”响。一时间,鸟雀惊飞,嘶鸣声声不休,此起彼伏的热闹。

“大夕!”

强忍着腰椎上的剧烈疼痛,开口便是一声低吼,又引出阵阵羽扇翅展的喧嚣。咬牙切齿地才欲破口大骂,似乎想到了什么,最终只能憋屈地选择缄默不语。

再三确认腰背并无大碍后,这才静下心来开始回忆。可以想象一下,她在知道那家伙在这十二个小时里的“丰功伟绩”的时候,那张娇小脸蛋变得有多难看。特别到最后,哪里还有什么顾及,齿缝间只挤出来两个字,“混蛋!”

正准备起身,右手无意间就摸到了身上的衣服,才发现自己这一跤摔得很是狼狈。脸上的一点儿草屑姑且不论,只这浑身上下满是新鲜露水混杂着一地的新鲜草汁,色彩那叫一个斑驳陆离。

正头疼着这大半夜去哪儿换一身衣服比较合适,抬头就见着稀疏星辰与朦胧月色。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坏笑,趁着夜色便起身离开了……

去哪儿?自然是再闯一闯上次被带入的那个虎口咯!

可是,当她堂而皇之地进入对方这座设计了高级防御系统的别墅,仔仔细细进行全方位无死角地搜索之后,就是眼下的一无所获了。

还未收回的右手突然一个用力,才关上的柜门再次被重重打开了。幽怨地瞥了一眼里头的衣服,内心的抗拒有增无减。

那个男人什么毛病啊?一个大老爷们买这么多裙子,当饭吃么?就算是为了伴侣准备的,怎么也该给他自个儿备几套与之相搭的男士礼服吧。

吐了吐舌头,她的目光再度落在被点亮的手机屏幕上。天啦,已经两点了啊!不管了!

牙一咬,终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拨出去了一通电话。那头才被接通,她却连客套寒暄都免了,单刀直入劈头问道,“喂,我那套被你扒下来的衣服,在那儿?”

要说她这问话的语气,真谈不上有多客气,只教人听出极度的不爽。可这能怪谁呢?谁让那家伙未经人家菇凉同意,就帮人家把衣服给换了,此行径根本就和流氓无异嘛!

“……”

听着对方的呼吸出现了短暂的停滞,她也不由得愣住了。低垂着有些迷茫的双眸,迟迟落在了屏幕上的一长串陌生号码上。

咦,难道是打错电话了?没道理啊,这一来一往的消息的的确确就是那两个混蛋的简单交涉。

笃定才起,耳畔紧接而出一句带着浓浓试探的话音,“你是……”

没错!那头确实是那个流氓混蛋的好听声音!

“小狐狸……”

明明是一个深沉而低醇的声线,轻易就能掳获无数少女的心。偏偏于这位心情欠佳的少女听来是辣么刺耳,开口就不客气地怼回去一句,“你才是狐狸呢!你全家都是狐狸!”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句,愣是语塞得半天没有出声答应。

她也懒得关怀他的心情美妙与否,随手扒拉了几下裙子,嫌弃地又伸了伸舌头,质问道,“别装死!说,我的衣服藏哪儿了?”

“敢问小狐狸又藏哪儿呢?”

被他这么一不答反问,她彻底奓毛了,冲着手机就咆哮道,“本菇凉正在端你的老窝,怎么滴!”

“怎么……”

对方其实想惊呼一声“怎么可能”,可话到了嘴边就吞下了,随口应了一句,“丢了。”

丢了?!这个老男人倒是胆子很大啊!她的东西也是谁都可以任意处理的么?

清冷的眼眸闪烁几下银白华彩,再开口时候,语气变得愈发不善,怒意再明显不过。

“你,考虑清楚,再回答……”

“小狐狸,我想你了……”

勾引无效!她直接翻了个白眼就给屏蔽掉了,红唇只翕动出凉凉之音,“三……”

“小狐狸,乖乖在那儿等我回家,好吗?”

还来?!要不要这么锲而不舍啊?才这么吐槽了一句,她的心却突然漏了半拍,疑惑着他刚刚那话语中的乞求之意。

那个老男人又多高傲、多霸道,她比谁都领教得更多。此番作态太罕见,让她只想到一种可能——莫非他就这么被大夕勾走了心?

这样的认知让她呼吸一滞,内心竟毫无征兆地涌上来一股憋闷,浑身更无意识地散发出了无尽凉意,仿佛要将她的一颗心完全给冻结住一般。

“二!”

“它们在衣柜,最下面的隔层里。小狐狸……”

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惧怕什么,一点儿也不想听他后面的任何言语,只凉凉应了一声,“不用谢!”

“嘟嘟嘟……”耳畔的忙音声声不绝,一如既往透着迫不及待的逃离。

才发动的车子突然一个紧急刹车,不偏不倚地停在了马路的正中央。

寂静的夜里,只有晚风游荡在空荡荡的街道。这般萧瑟光景似乎也远远不及车内男人的一颗心更来得荒凉。那片才草长莺飞的空间,恍若于这一个呼吸之间被抽去了所有的养分与空气,从此寸草难生,

整个车内只充斥着沉闷的呼吸声,直教人愈发烦躁不安。紧握着方向盘的右手猛地抬起又重重拍下,立时拉出一个尖锐的喇叭声响彻街巷,久久未落。

失了焦距的目光才落在泛着蓝光的表盘,一对桃花池遽然明灭出波光潋滟,薄唇更是轻勾出了浓浓兴味。

“呵呵……小狐狸……回见……”

林溪小筑的九曲十弯游廊上,一抹青墨色闲庭信步于其上,饶有兴致地欣赏着水里的盎然生机。几个来回,最后才在绿茵小筑的木凳上坐下。借着院落里的柔和灯光,一字一句仔细地翻看起手中的一沓稿纸……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