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96章一二三四

章节字数:4864  更新时间:19-12-17 16: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再长也是会过去的。当橙红色的小圆球羞涩地冒出个通红脑门,一抹浅浅金色便从天际徐徐铺开。那些四散在各处的华彩绚烂而温柔,仿若为一切生灵都恩泽了一布轻纱。

藤条垂挂的绿茵小筑,自然也沐浴在这缕缕金光之中。此柔和华彩透过稀稀疏疏的枝叶,零落于一张清素的脸庞上。那些算不得有多出众的五官,竟被浅浅光彩柔化出了一层薄薄的神秘。

还真是一个短暂的浅眠啊!一声唏嘘落于深深心底,少女早在金光才漫上眼睑之时便醒了。此刻,上眼睑已被倏地挑起,黯翼般灵动的睫毛腾展间,惺忪睡意就迅速褪出了清眸,惟明灭着无假的警惕。

他,怎么会找到这儿?

眼前一寸处的这张侧脸棱角分明,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对于这个男人,待见从来都谈不上,眼下更多的就是诧异。想着自己不过睡意浅浅地靠着廊柱眯了一小会儿,怎会半点儿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到来,竟还枕在了人家的肩头。

索性他那深远的目光被流放在了未知的远方,并未察觉到她已苏醒。谁知,庆幸还不及眼底,鼻头一阵酥痒,忍不住就打了个喷嚏。

调皮的花絮!讪讪揉了揉鼻尖,那双清眸才欲闭上又只得无奈地睁开。转念间,她干脆直起身子打消了心里装睡的想法。

“小狐狸醒了?”

男人侧身对上,正见她嘟着嘴同一朵指甲盖大小的花叶较着劲儿。那似嗔非嗔的神态,令他不由得又是一阵悸动,竟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抚上了她的脸颊。

果然是吹了一夜的风,这么凉啊!

“谢谢。”小脑袋一歪,不着痕迹地躲过那温润掌心。倏地抬手一把扯过身上的外套,直接给塞还到了他的手中。又冲对方来了个几乎没有幅度的颔首,人便已起身绕过走出了这片绿茵小筑。

不想理会心头那短暂的一阵莫名其妙贪念,小白鞋小心翼翼地跨过那一大片尨茸的鸢萝,青墨色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大门后。

直到这抹厚重的色彩彻底消失不见,男人才略显疲累地靠在原色廊柱上,轻声呢喃道,“谢谢呢……呵……小狐狸还真是无情啊……”

表情很受伤地摇了摇头,此刻即便外套上还保留着那抹熟悉的气息,他也只是随手将其搭在手臂上,默不作声地起身离开了。

晨风习习,几簇葱茏藤蔓下,木凳散出清浅温度轻轻飘荡,不多时就混入了馥郁的芬芳中……

“叮铃铃……”

响亮的电子铃声后,尾随出一阵又一阵的细碎金属声,原是大串的钥匙碰撞发出的。门房走出来的门卫大爷非常同情地看了一眼呆站在原地的那位长发女生,口中尽是一句接着一句的絮絮念。

“啧,今儿个可不比往常哟……现在的熊孩子也真是辛苦,一日日早出晚归……也就你这丫头日日清闲,迟到、早退一样不落……”

说句心里话,日日这么被门卫大爷惦记着,实在不是这位长发女生的本意。偏巧清早的事情太多了,虽马不停蹄地奔走不休,紧赶慢赶也只赶上了这一声声的上课铃。

顿住的脚步不过迟疑了一瞬,遽然想起昨日种种,索性也不着急赶脚程了。好心态地回头冲他老人家咧出一个俏皮的微笑,双手插入裤子口袋,便闲庭信步地往教学楼方向慢悠悠地挪去。

其实,人家门卫大爷也的确没有说错。这个迟到的时间点,大道之上除了她根本很难再看到其他同窗同学了。在她看来却不算坏事,安安静静地省去了好些麻烦呐!

十数分钟后,她的脚步突然在拼搏楼的花坛外两步停了下来,只觉得现下的氛围透着说不出来的怪异。

这一路清净也就算了,眼前的楼层会不会太安静了一点啊。这个时间点不应该是声声入耳的朗朗读书声吗?声音都哪去了,难道被吃掉了?

说到“吃”,她不禁伸出手摸了摸有些干瘪的肚子,低声嘟囔道,“呃,还真是有些饿了呢!”

悻悻摸了摸后脑勺,脚步不由得加快了一些。临近一个窗户伸着脑袋往里头探了两眼,意外地发现里面竟一个人影也没有。狐疑地往楼梯方向又走出十数米,沿途的几个教室同样空空如也。

神马情况?正纳闷着,突闻遥远的身后隐隐约约有整齐的口号声,且动静越来越大。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很快,一个个身穿统一校服的同学们从远处的教学楼迟迟现身,并步伐一致地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吖,真难得,自家丫头居然正在晨跑呢!咧嘴冲那抹熟悉的身影露出一副赞许的表情,选择性地忽略掉了她身后的一大票高三年级的同学们。

嗯,还算不错的。两条腿交替的节奏有序不紊且步伐不紧不慢,每一个吐纳的呼吸也尚算平稳,还有余力未尽呢!

浅笑才浮于脸上,表情却转眼就寸寸龟裂,**的眼角拖出绵长的鄙夷定格在了大部队的十来米之后。那儿有一抹扎眼的朱红,十九号球服猫着一副累得半死不活的怂样,一双长腿都快要跪了。

“啧啧……”

她的轻啧声毫无悬念地很快就湮灭在了“嚓嚓”脚步声中。直到这么一大群人“呼啦啦”地从大道上跑过,早就管理好表情的她重新挂出一个浅笑,饶有兴味地捏了捏下巴。

呵,有意思!她不过是请了一个晚自习的假而已,怎么好像错过了一个天大的热闹呢?就刚刚那阵仗,这是集体被罚的节奏啊!

幸灾乐祸地高高挑起眉角,她索性也不着急上楼了。利利索索地从背包里掏出一小堆的吃食,席地一坐就开始享用起这份便捷的早餐。

当消失同学们再度出现在视线范围之时,她也整好结束了进食。反手拍了拍身下并不太明显的碎灰,极不厚道地冲着人群就喊了一嗓子,“你们加油哦!”

“咦,刚刚是不是有人在喊话?”人群中不知哪儿冒出个疑问,引得许多脑袋纷纷扭向身后。可是,周遭除了清风摇曳着花叶轻舞,哪儿有半个人影。小混乱中旋即又跟出一个不解,“人呢?”

人?当然是果断闪了咯!难不成还要杵那给人观礼摩拜么?

也不知道这位不怕死的童鞋是何方神圣,竟如此嚣张,第一天晨跑就敢翘。要知道,今儿个可是“魔鬼主任”亲自带队呢,作死也不带这么有想法的哟。

“嘘,都别吵了,想死呢……”一个稍微高些的分贝打断了人群中的窃窃私语,还非常善意地提醒了同窗们一句,“快跑快跑,别最后一圈还成了第一圈……”

“啧啧,这家伙的手段还是辣么简单粗暴啊……”

一声听不出喜怒的感慨从四楼的楼梯口飘出,一身劲装的百里诺夕歪着脑袋看向走廊尽头的那套桌子,一双清眸只闪烁着不明华彩。

对于大夕选择的这么一个靠墙位置,她不置可否。至于那些被收拾得倒霉蛋,就更生不出半点儿同情心了。哼,都那么想看她的笑话,可有变成的笑话的觉悟?

顿了许久的脚步终于再次抬起,若无其事地来到课桌后坐下,习惯性地摘下背包就往抽屉里塞。

原本不过呼吸间的事情,今天偏偏撞邪了一般塞了小半天也还是卡了一半在外头,怎么也进不去了。

哟呵,那家伙已经帮自己远离是非之地了,这会儿居然还有人不知死活地来找事啊。真勇敢!

清眸微凝出薄薄寒霜,早就停下动作的左手一个反向将背包给扯了出来,右手没有迟疑地往深处探了探,抓着一个顺手的边角拖出来一个方方正正的“障碍物”。

“呵,还挺沉嘛!”

这是一个非常精致的方形礼盒,长宽不到两拃。满天星散落的淡黄色盒盖上,略显违和地拉了一朵粉紫色的蝴蝶结。食指不过轻轻一勾,彩带便滑落到了桌面,非常突兀地立起一个人物的卡通小像。

金黄的板寸头上绑了一条滑稽的红色头绳,非常嚣张地印着“必胜”字样。滚圆的脸蛋上横眉竖目地端出一张严肃的表情,双手作揖挂着一个小小条幅,“奉礼一件”。

只看着这怪模怪样的小像,她还真没有认出来。倒是这别树一帜的笔迹,一眼就看出是谁人的手笔。

打开盒盖却只见到一个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块状物”,强忍着爆粗口的冲动,一双爪子就齐齐伸了过去。

遗憾的是,拆包动作还没有到位,楼下就隐隐约约捎上来一阵喧嚣。鼎沸的人声之中,还掺和了好些嘈杂的脚步声,渐行渐近。

算了,这形状再配合那分量,她基本已经作出了判断。至于具体内容还是回去再研究吧,反正不是炸弹类的危险物品。

迅速抄起旁边的盒盖合上,一个随手就将整个盒子给推到了桌角。这才将大腿上的背包塞进抽屉,掏出本牛皮纸封面的书仔细翻看起来。

“大……”

一声惊呼才从楼梯口传出,率先出现的那抹朱红连忙闭了嘴。在她还没有抬头看过去的时候,扯起小腹上的衣摆随意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双手自觉于裤腿上蹭了好几下,才朗声喊道,“啊,诺夕来了啊!早啊……”

“才来而已。不过,你们确实是挺早的。”答应着,随手拿起面上一张稿纸塞进书本,百里诺夕这才抬头看向大汗淋漓的来人。握着笔的手笔直竖起,食指冲他勾了勾,笑语道,“乔大公子快说说看,我昨晚错过了什么大热闹?”

“热闹真心没有,行大运的事儿要不要听呐?”苦哈哈地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乔霁并没有朝她走过去,而是直接从前门进了教室。

被冷落的她只听到里头一通细细碎碎的动静,人再从后门走出来的时候,他的手中多了一张红色的A4纸张。

“喏……瞅瞅……”

又故弄玄虚!这家伙是玩神秘上瘾了吧,有话不能直说么?

虽于心里暗搓搓地吐槽了几句,她还是很给面子地接过了那张红纸。只是那一开始并不以为意的神色,转眼就变得非常耐人寻味了,不时还会发出诡异的“吃吃”笑声。

明明加上标点符号,百个字符都不到的一份通告,硬是被她逐字逐句地看了十数分钟。更夸张的是,到最后她竟笑得趴在桌上语不成句了。

难道是他拿错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笑呢?

被晾在一旁的乔霁看得懵了,高大的身体向下压了些许,并朝她那边倾斜出一个不算太大的角度,好奇地往桌面上瞟了两眼。

“啧,没毛病啊……”

确实没有毛病,那张红纸黑字清楚地打印着昨晚才发布的通告——“为了增强童鞋们的身体素质,磨练坚韧不拔的意志。校方决定,自即日起,高三全体童鞋们每日清早都必须完成五千米的长跑。”

不过两句话而已,他怎么没有找到一个笑点呢!该不会是她那几天的情绪期还没有结束吧?

似乎想起了什么,心有余悸的咽下口水,乔霁怯怯向后退出好几步,才试探性地喊了一声,“诺夕?”

“干嘛?”头也没抬地应了一声,见对方半天没有后话,嫌弃地怼过去一句,“哼哼,乔大公子已经芥末突出,不需要再刷存在感了吧!”

她并没有直说自己刚刚看到他落单的那一幕,而是目不转睛地又看了一会儿那份通告,少时才随意将那张红纸放下。倚着灰蓝色的墙体看向不远处的他,修长的手指上上下下好一通比划,“乔大公子请瞅瞅……啧啧,您究竟是有多养尊处优啊!不过才五千米而已,竟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想他怎么也是有身手的人,居然比后头那些细皮嫩肉的小脆弱还要差劲。不过才这种程度的训练而已,一个个竟都累得跟“汪”没有两样了。她真的很好奇,那些个趴在桌上的,可还动弹得了?

“才不是五千米呢,分明是五千米的障碍跑!”

于内心咆哮一句,木有为自己辩解的乔霁只恨恨朝楼上看了一眼,整个脸部的表情管理都快要失控了。

也难怪他没法淡定,实在是校方这事办得太坑了。若只是多出那么些个障碍物,于他而言也算不得有多难,依旧是分分钟通过的事。问题是,也不知究竟是哪位奇葩想出的那么变态点子,居然还给它限时了。原本只以为是个单人项目,谁知道最后却变成了团体活动——但凡有一人超时,就要加跑,还是集体加量!

最可气的是,自家“魔鬼主任”还美其名曰,“童鞋们要有团队精神,互帮互助共进退!”

那你要这样玩也早点儿说啊,苦了第一个早早就跑完全程的他,硬是被无辜牵连着跑了好几个五千米呢!可怜熬夜学习的他早餐只啃了两口面包垫底,这会儿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还能站着喘气已经算不错的了。

乔霁同学最后还是忍不住与眼前这位前同桌好一通倾诉,意外的是她竟非常配合地充当了一回聆听者。只这默不作声的认真模样,便教人以为她已经全然进入了“小树洞”的角色。

“诺夕,今天带早餐来了不?”

满心的期待,却只得到她的一声敷衍答应,“哦”。欲哭无泪的乔霁闻言,彻底放弃了从她这获得慰籍的想法。

“哈哈……”

乍然而起的一长串笑声极具魔性,别说距离声源最近的他吓了一跳,连陆陆续续回到教室的诸位同学们都被惊得浑身汗毛倒立,鸡皮疙瘩一层叠着一层。

走廊外的回音未消,当事者强忍着笑意缓了口气,终于说出了两句完整的话,“这一定是老头的主意!哈哈……太搞笑了……”

十几个字说完,她又笑喷了。

咳咳,合着他刚刚口干舌燥地说了大半天,她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啊!居然还在纠结他一开始就提出来的那个问题。

乔霁实在是被这样超长的神经给打败了,木桩般立于一旁,一脸见鬼地看着笑意不假的她,“诺夕,你是故意的吧?”

虽是问话,他也没有想过她会有所回应,脑海中却适时闪过一个关键的词眼,“老头”。心有疑惑的他垂眸看了一眼笑得有些岔气儿的百里诺夕,心道,莫非那些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