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98章我也这样觉得

章节字数:4890  更新时间:19-12-17 16: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绿荫缠绕的一片浅湖,一幢青灰色与乳白色交错的别墅,骄傲地坐落于其上。一座不长的拱桥,汉白玉色,形如垂虹卧波,连接着别墅与湖边的绿色草坪。草坪的四周种植了各异不高的灌木,其上爬满了夕颜。那些浅浅绿叶藏匿于灌木之中,乍然看上去显得毫不起眼。

湖心别墅的院落很大,稀稀拉拉地种植了好些品种不明的花苗,只是看着那些鲜艳色彩就教人欢喜。

也不知道这家别墅的主人究竟是特别粗心还是相当自信,别墅的大门竟非常嚣张地敞着,俨然毫无防备的模样。

此时,二楼突然传出了一个轻微的椅子移动声响。一位白衣男子突然放下手头笔记本电脑,笔直地站在一旁朗声喊了一句,“老大!”

被突然打断工作的十指于键盘上一颤,直立的电脑屏幕上登时乱码飞闪。一个呼吸不到,它便因拯救无效而直接黑屏了。坐在电脑前面的另一位男人眸光一凛,两池桃花水沉沉而冻,冷得恍若极地的寒川。一张冷峻的脸庞也跟着就黑到了底。

想他自昨夜从邀约中提前离场,心里就始终存着一个疑惑——到底是怎样的过去,竟是连看上去无惧无畏的小丫头都不愿面对呢?

它就像一根尖刺深深扎进了他的心里,故而哪怕清早的相见那么寒凉,他也懒得去计较这微薄的刺痛。满心只想着先将一切都挖出来,再替她面对了。可眼见着虽艰难却还算顺利的入侵工作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却被身边这么一个缺心眼害得前功尽弃。不仅如此,此番失败恐怕已经打草惊蛇,想要故技重施地再探究竟已是不可能了。

如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手下,他没有当场拍死就算不错了,还能指望他给出什么好脸色么?

强忍着暴走的念头沉默了片晌,才冷声问了一句,“七这么有底气,可是那防御能破了?”

“属下办不到!”

作出答应的这位白衣男子,便又是那位代号为“零七”的手下了。一颗打理得油光水滑的脑袋努力缩了缩,不由得又往下垂了几分。

要是早知道今天随时会踩雷,真该选择一早的那趟航班闪人。也不知他那会儿究竟是被什么油蒙了心,偏偏要将行程给推延到下午。这下好了,成功“作死”!

话又说回来,自家老大搁这哪壶不开提哪壶,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没错!他家老大就是故意的。

古语有云,“人不闲,勿事扰。”这么浅显的道理,几岁孩童都念懂了,对方一个几十岁的大老爷们居然不懂?那这十几年的国内生活真真白待了。

电脑前的男人本意也只是想给自家手下添添堵而已,自然就没有指望对方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仍旧垂落于黑色屏幕上两湾桃花池,徐徐泛起丝丝红烟,仿佛在努力尝试着还原黑屏前被掀开一角的画面。

嗯?好像是“实验”,这是什么意思?十年前,她到底是不是因此而失踪的?若是,后来又如何得以逃脱,那段空白的时间又去往了哪儿??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那个老妖怪怎么会同她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扯上关系……

疑惑一环生一环,毫无头绪的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得放弃那些毫无依据的种种猜测。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零七的存在,沉声问道,“说,何事?”

呜~真不容易,自个儿终于又被老大想起来了啊!

于内心苦涩地自嘲一句,零七一个立正站好,目不斜视地看着正前方,朗声应道,“有人在亿城发出了一个邀请……”

这家伙是在拿他开玩笑吗?一个他们时常把玩的任务平台,每天发布出来的邀请都是不计其数的,就这也能算大事?偏偏这家伙还因为这么一个邀请,坏了他的大事!

微眯的清眸中池光依旧波平如镜,危险的气息却化作了实质一般迸发而出。男人猛地扭头看过去的时候,薄唇只微张出几个冰冷的字,“很、稀、奇么?嗯?”

被盯得毛骨悚然的零七,后背当即冷寒直冒。努力镇定了许久,才在自家老大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下弱弱地把话说完,“发出邀请的是那个做文章的‘兮沫’。”

他先前得自家老大之命,特别调查过一个名。在没有准确姓氏的情况下,仅凭一个名所获取的相关信息简直浩如烟海。庆幸的是,晚些时候某老大还记得传来一张相似度基本为零的“人物画像”。如果那么一张五官模糊的涂鸦也算的话。

终于,他在排除万难,将目标锁定在了三个大人物身上,而这个“兮沫”就是嫌疑最大的一位。

男人听到这后面补充的关键半句,凉凉目光并未缓和多少,还黑搓搓地怼了自家手下一句:“这么大的人了,就不会好好说话么?”

很显然,他完全忘了,先前明明是自己听话听一半,不让人家把话说完的。

不过,谁让他才是老大呢,平白无故吃了一颗枪子的零七哪里敢有半句怨言,连声答应,“是是是……”

这家傲娇老大脑袋一歪,就将目光转向了阳台外的天空,心中疑惑再生,会是他吗?

如果真是这位的话,其身份可就很不寻常了。那他接近那个小丫头的目的又何在呢?

懒懒往座椅的靠背上一靠,男人深深吸了口气,似问非问地吐出一句话,“应该不是替自个儿发的邀请吧?”

这就知道了?零七非常诧异地看向自家老大,满眼的崇拜不言而喻,啧啧,这天下事,还有什么是老大不知道的吗?

可这样的眼神在男人看来却是那么的不得劲,偏偏当事者没有半点儿眼力劲儿,竟还非常八卦地补充作答,“没错,他说,替……嗯,怎么是替他的爱人?所以说,这个有家室的人应该不是老大的情敌耶……”

“滚去黑客都!”

根本不给零七反应的机会,一张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的男人,在咬牙切齿地挤出这么一句话的同时,就已经有了动作。

只听见“哗”的一声,零七就从二楼房间直接滚出了阳台,并刚好落在了树叶繁茂的树梢上。无数新发的嫩芽簌簌落尽之后,才显露出他倒挂金钩的狼狈模样。何其不幸的是,那根不粗不细的树杈偏巧勾到了他的裤带,这样的姿势可就实在不敢恭维了。

努力了许久才够到树杈的他,小心翼翼地想要安全脱离困境。结果,树杈非常果断地断了,“噗通”一声闷响,他直接脸朝下地落在了院子里,扬起了无数灰尘……

呵,爱人么?他还真的什么都不怕呢!

楼上的那位主子可顾不得自家手下的死活,此刻,周身气压已然降到了极低。这气势,竟使得整个房间都恍若充斥着极寒之气一般。也不知到底想到了什么,突然一声低哼,来了兴趣一般将身旁的笔记本电脑拿了起来。没错,他就是想看看这个人物出得起什么价!

当他把邀请来来回回看过几遍之后,一张冷脸上的表情就好似这个季节的天气一般,说变就变了。不过一瞬的晴好若大雪初霁,转眼又作狂风暴雪压枝低。

可怜零七这个价格不菲的新电脑啊,自家主人不过才拿到手摸了一个上午,其边缘就被这位老大给抓得变了形。

只见他那一池的桃花水,随着那些刷新的字句不断与原来的那份完全重叠,渐渐寒了意。一大团厚实的红雾,瞬息就在此冰面上勾出了一幅绚丽的血山红河。而胸口的重锤也适时地再次出现并毫无分寸地落下,锤锤带着势不可挡的千钧之势。

呵,小狐狸是认真的吗?报酬栏是才更新的,任务内容却只字未改,这就是她的表态吗?

当然!他猜测得一点儿没错,玩得这么一手如火纯青的空手套白狼伎俩的,就是那只百里诺夕无疑了。

事情的始末还得往前推一推,从零七看到的那份邀请说起。

当远子墨忙完手头上的工作看向早百里诺夕的时候,眼罩已经被她摘下拿在了手里。

只见那长长的睫毛随着平顺的呼吸起起伏伏,好似微扇的蝶翼一般灵动。淡淡的阳光随意散落于她身上,剪出了一地风华光影,轻易斑驳了他的迷离之心。

“阿墨忙完了?”

乍然闻此一言,他就好似一个做了坏事被抓包的孩子,竟露出了罕见的羞涩笑意。学着她的模样摸了摸鼻尖,柔声答应道,“嗯,诺儿看看呗……”

“咯咯……原来阿墨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低低抿嘴一笑,她还是非常配合地看向了他手中的那块平板。

看到他编辑的标题,她的的确确并没有太多的反应,仍挂着浅笑接受得欣然。至于邀请的具体内容,只是走马观花地粗粗过了一遍。不想,余光才落在报酬栏,一颗小脑袋就“噌”的一下离开了他的肩头,二话不说夺过平板,果断将邀请给撤了下来。

“诺儿……”远子墨只感觉到手中一空,回过神时,她已经开始在平板上仔细工作了。

很是诧异她的激动反应,不禁于心里想着,莫不是他思量不周给遗漏了什么?

遗漏?不不,怎么可能呢!这份邀请的任务内容于她再详细不过了,一条条无不以她的利益最大化为先,可谓近乎苛责。可这些具体问题,他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询过,甚至都没有同她有过一个眼神的交流,却能从那几张草稿的细枝末节处发现种种端倪。

既如此完美,她的清眸为何又染上了深深幽怨呢?远子墨的微弱情绪波动并没有被她的摇头否认平复,反倒是被这一句埋怨给释然了。

“阿墨就这么有钱吗?”

原来是在纠结这个点啊!还真是财奴本性呢!颇为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发顶,他竟是酝酿了好一会儿也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

说实话,就他之前编辑的报酬,在亿城其实已经算是低得不能再低了。

要知道,出没在“亿城”这个任务平台的人群可都不是省油的灯。那些不缺钱的主,一掷千金从来都跟玩儿似的。故而,原本只需受发双方自主协商约定好的报酬,不知不觉就演变成了高报酬。

不然,那个别墅里的男人怎么会觉得自己长见识了呢?像她现在手头上编辑的这份奇葩邀请,还真是对方在亿城玩了这么久从未见过的。

“咳咳……应该是有一些的,不然如何养诺儿呢?嗯……回头盘点盘点再报与诺儿听哈。”

他虽答应得谦虚,她却笑得花枝乱颤。一双明亮的眼睛更是布灵布灵闪着金光,好像正抱着一座金山似的。

这模样教远子墨实在忍不住抬起手,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头,明媚的笑容勾出显而易见的宠溺,“这不就是知道诺儿爱财嘛,邀请任务特意走了我的账。所以……诺儿无需这般割肉疼啦。”

“哼!”一声轻哼落下,那根作怪的手指还不及收回就被她身手敏捷地给抓住了,二话不说就塞进嘴里咬了一口,“便宜别人不如便宜我咯!阿墨的这笔钱充公吧?”

啧,这打小的习惯,居然没有随着缺失的记忆被遗忘呐!

一时间,他的心竟乱了节奏,面上却只是不动声色地抽出那根湿答答的手指,露出嫌弃的表情,“嗯嗯……好啦好啦……”

见他腾手要去掏绢帕擦拭,百里诺夕一把抢过背包,笑嘻嘻地龇了龇牙,“阿墨,不许擦哦。不然……”

“得得得……怕了诺儿……”连声答应着,远子墨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还特别自觉地高高举起双手妥协了。

宠溺的明眸中只倒映出一张喜笑颜颜的娇小脸庞,才有些紊乱的心绪遽然得到了平复。

“阿墨!阿墨!”

只感觉眼前一花,眼前的人儿兴奋地扑了过来。脖子才被牢牢圈住,耳畔便是她兴奋不已的惊呼,“收到了收到了!”

这……远子墨心有惊疑地迟迟放下双手,一双眼睛直勾勾地落在蓝光闪烁的小小屏幕上,暗道,也快得太不可思议了吧。

许是不想坏了自家诺儿的好心情,只将人从身上扒拉下来少许,前额顶了顶她的光洁印堂,夸赞道,“果真还是诺儿最棒啊!”

“是吧?我也这样觉得!”

得意地挑了挑眉,百里诺夕高兴得像个孩子一般手舞足蹈,连正事都差点儿给忘了。经他低声提醒之后,才勉强止了笑意将回复过来的邀请给打开。目光一顿,神色顿时出现了不自然的滞怠。

对方真的不是在逗她玩吗?如果有本事接下眼前这份邀请,那之前发出的那份纯粹是为了搞笑吗?

“不……”

远子墨才想说“不高兴直接拒绝就好”,刚刚起了个音,就看见她那根食指在快要贴上“拒绝”键的时候突然收回了。还没摸清头绪,左手胳膊就被她猛地抓起了。但见她为了支撑平板,双腿保持着弯曲,悬空微微抬起。而唯一得空的左手,抓起桌上的笔就在他的那只胳膊上写写画画起来。

不过数秒的酥痒,她便如释重负地松开了手,笔尖却轻轻落在了那个邀请的右下角。

正好看见那儿“蜗居”着好些奇怪的复杂符号,骤明骤暗间,缓缓消失不见了。

“这……”

指尖是落在已经空白一片的屏幕上了,赶巧写满符号的手笔也正对上了隔壁的人。结果,百里诺夕就误解了他的意思,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仅仅是觉得应该有点儿用。”

事实上,他关心的并不是那些看不明白的符号究竟为何物。只是想提醒她,对方这技法可不一般,寻常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

被打断的话还未补充上,又听到她语态随意地说了一句,“不过也无所谓,等人家闲暇之时再找个心情研究它咯……”

闻言,远子墨索性打消了心中念头。只专注地看着她一笔一划将那些既不像文字又不像代码的符号重新誊抄到纸上。一个不小心就又被眼前这张棱角分明的认真侧脸迷了意,痴痴地险些失了分寸。落荒而逃般急急扭头,将目光转移到落满阳光的护栏上,幽深而杳然。

所以,也该走了。可是……

可是他的内心不止是浓浓的不安之中,还交织着强烈的难舍。故而,在她再次松开手臂之时,他一个反手拉住了对方地手腕,终于还是问出口了,“诺儿可以爱阿墨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