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100章一个傀儡?

章节字数:4700  更新时间:19-12-17 16: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啊,对,是破了,还是被她自己给咬破皮的。可即便那般豁出去也于事无补啊,她不还是失败了么?那时候倒不觉得疼,这会儿被一提醒,还真有些感觉了呢。

百里诺夕不动声色地敛去这细微心思,从对方身下腾出一只手,胡乱抹了一把,嫌弃地答应了一句,“笨蛋,全是你的口水啦……”

姐姐!人家只是年纪小,不是智商低好伐?她自个儿的口水什么味道还能不知道?

小肉团表情一滞,才想将心中的腹诽宣之于口,小小脸蛋却被想要反驳的对象重重“啵”了一口。当时就什么想法也没有了,只睁着一双大得如同铜铃般的眼睛直勾勾看着那处绯红,眼角不自主地泛起了晶莹的闪烁。

“姐姐都不疼吗?”小肉团还是伸手摸上了那片红唇,哽咽道,“珏儿帮姐姐呼呼……”

只觉一股清风如约拂过,还夹杂着淡淡的奶香扑鼻而来。百里诺夕顿感鼻尖酥痒一片,实在忍不住就吃吃笑了起来。

才想着伸手抚摸一番眼前的乖巧小脑袋,只感到怀中一空,睁眼就看见那个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的跟前。而那只满脸委屈的小肉团,更是被他提溜着,一个随手便给丢在了大马路旁。

“可怜的小家伙……”

歪着脑袋,她还是非常同情地看了小肉团一眼,正身就对上了那两湾激荡不安的桃花池水。

置身于无比透彻的寒意之中,她当然能察觉出对方的愤怒,只是心中不太能理解他的怒点而已。对此莫名其妙的冷意,她也就只是回以一声不以为意的冷哼,仰起脸看过去的时候,目光同样淡漠若霜,根本谈不上友好。

都是自觉有理的傲娇之人,各自坚持着心中的念想与对方针锋相对,谁也不肯先妥协退让半分。特别是百里诺夕,那就更不用说了,对昨晚被动挨揍一事还耿耿于怀着呢!

“呜……姐姐……你是不是不爱珏儿了?”一声极为委屈的嘟囔从他们中间传出,被丢弃的小肉团已经再次小跑了过来,一只小肉手卖力地拉着她的衣摆。

闻声而去,所有的锋芒在看到那张仰起的天真小脸蛋时,霎那间化作点点柔柔星子散落。压了压那更加凌乱的发顶,百里诺夕巧笑嫣然地摇了摇头,“喏,我们家的珏儿辣么可爱,怎么会不爱呢?”

“可是……可是……”谁知支支吾吾了大半天,小肉团也没有把后话说出来。眼瞅着高处的疑惑徐徐堆叠出了厚重的压迫,她也着急了,“薯薯说,姐姐不肯亲嘴嘴,那就不是爱……”

轰隆隆,百万伏特的电压遽然劈头打了下来。百里诺夕的腰才弯下一半就僵住了,一对眼角不自主地跳动了起来。

小肉团家的这位神级“薯薯”到底是哪门子混蛋啊,竟然这样教育小孩!

如此明显的情绪波动,在场之人都察觉得分明。小肉团怯怯地缩了缩脖子,两根肉嘟嘟的手指心虚地对了许久。权衡再三,干脆一咬牙眼一闭,指尖就朝向了自个儿的身后——百里诺夕正对面的那位。

“是魂淡薯薯说滴……”

啧,还真是个货真价实的混蛋啊!可怜小肉团遇人不淑,竟遭此毒手,不被教育歪才怪呢。

愤愤然抬起头,却只看见眼前这位抄手而立的老男人正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那一双桃花眼中的清泉,潋滟出不明色泽的波光。

“您还……”

然而,她也仅仅是咬牙切齿地挤出了两个字,剩余的所有冷嘲热讽之语统统被咽了下去。

算了,就这位从前的斑斑劣迹,她还是别指望能同一头老色狼讲道德说仁义了。

继续着适才被打断的弯腰动作,迟迟蹲下身到了小肉团同水平的高度,清眸持着相当真诚的目光摇了摇头,“珏儿需记住了,随便亲嘴嘴什么的,那都是耍流氓。”

如此循循善诱,听得抄手而立的男人面色一滞,却是很好奇脚边这只小肉团接下来的说辞了。

“哦,是这样吗?”小肉团似问非问地沉吟了一句,肉肉的脸蛋上流露出孩童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困惑,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

小半晌的工夫,她才倏地抬起头,恍然大悟地看向对方,非常认真而懂事地点了点头,“哦,我明白了!”

对嘛!教育要从娃娃抓起,三观什么的必须端正!

百里诺夕赞许地眯起眼,却还来不及为小肉团的“孺子可教”手动点个赞,就听到人家奶声奶气地神总结道,“所以,这是有人对姐姐耍流氓了!一定还是非常了得的那种人物,不然怎么都把姐姐的嘴唇给咬破了呢……”

“轰隆隆!轰隆隆!”

非常应景的春雷滚滚而出,百里诺夕的表情当时就彻底失控了。僵硬地咧了咧嘴,鼻音浅浅。

啧,太聪颖的孩子就是想法多,她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少时,才深深吸了口气,所有酝酿好的解释就被对面那股骤然降低的气压给击散了。一道灵黠匆匆掠过眼底,嘴角勾出一个不小的弧度,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答应道,“强悍如我,自然是对别人耍流氓咯……”

“哇塞!那姐姐果真是用力过猛了呢!”话音才簌簌落下,一声声非常卖力的掌声乍然响起。

只是低处的这只小肉团虽然面露崇拜之色,一双眼珠子却骨碌碌转得活泛,不时用余光瞥过身后。仿佛在警惕着再度被那个男人下了黑手一般,小短腿还特别往前挪了半步。

这个神助攻还真是到位啊!

百里诺夕虽然察觉到对面的气压因着她与小肉团的一来一回而再度骤降,却依旧一副全然无所觉的状态。屈着手指刮了刮那个眼前的小小鼻尖,继续着矫正教育,“这个不重要。珏儿要听姐姐的话,千万记得讲卫生。咱们耍流氓的对象必须是自己爱的人,不相干的人都太脏了……”

随后,她就看见小肉团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两根藕节般的肉手迅速打平了抬起来,小嘴嘟起问她索抱。

手都还来不及放下,胳膊却已经被人抓住了。她只感觉对方的力道很大,一个拉扯就被轻而易举地揪了起来。

不错,被晾在对面良久的这个男人,气场一早就发生了变化。自始被刻意忽视的危险气息,此刻已然化作实质性。

但见他的一头中长碎发无风自动,丝丝扰动着青筋微显前额,与其眉睫搅扰在了一处。一双挺漂亮的眼眸瞬间呈现出并不太真实的暗红色,如刃的目光一晃就从那片殷红的唇瓣上掠过了。

哪里肯理会她的右手挣扎,一步便栖身贴近了那抹熟悉的青墨色,厚实的右掌托起那枚不安分的小脑袋,沉声而语,“那我呢?”

“路人甲咯。”

听到这么一句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他的嘴角不禁扬起一个残忍的弧度,声线愈发低沉了,“所以,也很脏,对吗?”

不脏么?!哼,无论大夕是出于何种原因被压制得毫无反手之力,她是断然不会束手就擒地任由他为所欲为的!

察觉到后脑勺的掌心温度异常炙热,一双清眸便凛冽如霜。不等他动作,百里诺夕突然就踮起脚尖,张口狠狠咬住了对方的薄唇。这番准确无误的一击,迅速得没有半点拖泥带水,且力道极大,直接就将其给咬破了。

“如您所愿,”轻嗤声急急从鼻尖而出,即便两排皓齿依旧紧紧咬合着,她还是含糊不清地低笑出了一声讽刺,“也体验一番被流氓的赶脚咯……”

只可惜,就在她准备全身而退的时候,才发觉自个儿的脑袋正被对方的右掌稳稳压着,根本无法逃离。

应对之策还未想起,陡然感觉到那破皮的唇瓣上掠过一柔软而湿润的物体,在她松口意欲撤离之际,堂而皇之地迅速闯入了!

再次体会到自己的神圣领地被侵犯,她那一颗骄傲的心骤然一紧,暗道,他要干什么?!

干什么?自然是配合她的动作继续他一开始就想要做的事儿咯!

他!疯了!

惊诧不已的百里诺夕,一对瞳孔瞬间放大,渐渐呈现出一圈一圈的玻璃蓝,煞是好看。可她却浑然不知,只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张脸庞——那一对自然轻阖着的桃花眼下,浓密而细长的睫毛盖住了眼睑内的所有凉薄与愠怒,只浅浅灵动出专注的动情。

“呵,小狐狸不是这方面的老手么?”低吟一声,正在疯狂肆掠的他突然鸣金收兵,徐徐退至战场的边缘。意犹未尽的舔舐过外唇,眯着眼轻笑道,“怎会不知接吻需要双方相互配合呢?”

接喵线的吻!看来,她真的是蠢疯了。居然会生出刚刚那样的念头,简直是自投罗网嘛!

才于心里将自己给嘲笑了一番,他已再次主动发起了攻势。右手不知何时被对方不动声色地松开,腰肢却被温柔地给圈住了。后脑勺上的右手同样一改之前的霸道,正轻柔地拂过长发,一下比一下更温柔。

震惊不已的她完全忘记了挣扎,只睁着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动情男人,任由那抹湿润的柔软扫过贝齿,转瞬完成了一圈攻城略地……

再说那只被完全忽略的小肉团,早早就双手掩面背对着他们跑出了好几步。这会儿,眼底尽是无法掩饰的坏笑。

嘿嘿,珏儿果然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孩子!这一趟还真值当哪,不仅得了一大堆限量款的棒棒糖,还把姐姐给成功拐走了呢。还有还有,魂淡薯薯好像有说后头还有惊喜哟……

沾沾自喜的她只顾着得意地偷乐,浑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形势已然发生了变化。直到头顶冷不丁砸下来一个寒凉的声音,身体才明显一僵,直道,“要完蛋了,乐极生悲啊……



“万俟珏……”

“不是……姐姐……你听我说啊……”“小狐狸……”

没有理会身后那一大一小的急急呼唤,百里诺夕头也没回地就离他俩而去,隐隐却还能听到他们的相互埋怨。

“薯薯真的好差劲哦,居然才这么一小会儿就结束了!”

“臭小鬼,不是你得意忘形,能露馅?”

“哼,就是薯薯差劲!鄙视你!”

……

是她自负了,竟想着那只小肉团会是自己这一国的。可笑她居然还被算计得辣么心甘情愿,险些还有了少许的情动。

手背胡乱抹了一把唇瓣上的血迹,却是根本分不清它们到底都是谁的了。奇怪的是,她虽懊恼被对方摆了一道,但是,似乎对他的气息并不如初初那会儿排斥了。心底的复杂情绪滋生得悄然,让她有些惊慌失措。

这,就是大夕其中一个小动作的目的吗?她到底想要什么?

不知不觉行至斑马线,红灯在她举步之时突然亮起,脚步止住间遽然抬起头。眼前竟清晰地闪现出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侧脸,那棱角分明的轮廓,只勾勒出她看不懂的复杂表情。

鬼使神遣地,她居然魔怔了一般。上身不自主地微微前倾,樱唇准确无误地覆在那片虚幻缥缈的性感薄唇上。

如此一个动作,瞬息便行若流水地完成了。这让她很快意识到,一切根本就是亲身体验过的真切回忆,并非她的牵强臆想。

原来啊!记忆碎片中的那一吻并不是假象,正是大夕那家伙要送与她的大礼啊。呵,最初的百里诺夕?那她这么多年的存在又算什么东西,一个傀儡?一个在对方休养生息时候的完美替身?

这样的意识让她呼吸一紧,竟全然不顾身旁路人的好奇目光,低低地笑出了声。

“呵……呵呵……”

泪水紧接着就不自主地随着惨淡笑意从眼角滑落,水汽氤氲的眸底直闪烁出无以言表的疼痛。

那个男人,刚刚到底想要谁?

自己从来不是大夕,更不愿意做那家伙的影子。对方既妄动了情,莫不是还想着让自己成全?这才是无论阿陌或者阿墨都不被允许的真正原因吧!

她素来憎恨那些总试图摆布其人生的人。于是,当意识到大夕想要支配她的爱情,前所未有的恨意瞬间就倾轧了所有的理智,于心底如狂浪般汹涌不休。

谁也没有发现,那双低垂的眼眸正晕出无数的色彩,这些纯粹的流光辗转于瞳孔之上,遽然布出一整片带着毁天灭地寒凉的星空。

她只紧紧握着双手,任由着指甲嵌入皮肉,真实而分明地疼痛着。没错,谁都不可以支配她!即便是大夕那家伙也不行。若对方执意,那就让其永无再现之日!

决然之中,寒冰寸寸侵蚀掉了那颗卑微的心。那些蔓延出体外的寒凉之意,竟让她的足尖也出现了一层不易被察觉的薄薄冰层,飘逸的长发无风自动。

“诺儿就是诺儿,不管完整还是缺失,永远都只是诺儿……”

遥遥的虚空突然飘来这么一个清音,还不及耳畔便温柔地轻拭过她的伤痛。恍若冬日的暖阳,悄然无声地消融了那堵适才筑起的厚厚冰墙。那些雪水安静地流淌于她的血液中,更为那片星空染上了冰蓝色的忧伤。

所以,这才是阿墨的真正担心吧?这个世界上,从来都只有他在意的是她,而不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存在。

这样的认知下,强大的孤寂势如破竹地林立于高地之上,满眼嘲笑地俯瞰着她匍匐于厚重的仇恨面前。她不由得紧了紧环抱住手臂的双手,只觉得浑身冷极了。

外人只看见那一头乌黑长发从肩头滑落,将她的怯弱完全遮挡住了,不明所以地投过去一枚枚同情的目光。

同情?她曾经辣么骄傲,从来对此不屑。眼下,却觉得讽刺得可笑——一个笑话一般的存在,居然还自负得那么自以为是。

抬手抹了一把脸颊,任由着那止不住的泪水簌簌落下,她只心酸地摇了摇头。在绿灯才亮起之时,疾步奔向第一中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