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104章请不要逾越了

章节字数:4846  更新时间:19-12-17 16: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

“这是那日您手下留情所造成的九级伤残鉴定,以及相关证据咯。”百里诺夕非常善解人意地作出了解释,很快就侧眸看向了阳台外的那片暗黑深邃。

实在是对方那连困惑之色都能勾人心魄的眸子太迷人,她竟差点又情动得失了态。

才九级吗?究竟是那个女孩的本领太奇特,还是她自身的恢复能力太强大呢?

就当时盛怒之下的出手,力气究竟有多大,他比任何人都再清楚不过。可眼前的人儿却是一副没事人样,再结合对方当时那么果断的一系列自救手段。他不得不觉得,那个女孩不仅对自己狠心,本事也是不小。

又是这样的眼神!这两道目光辣么深远,仿若看的从来都不是自己!

显然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百里诺夕的一双清眸之中压制了大半日的无限恨意再次涌动不休。牙关紧了紧,再无半分留恋地转身就要往阳台而去。

不想,才迈出一个脚步,陡然感觉到腰间传递出一阵炙热。人还不及作出反抗一个恍惚间,她已经被对方给抱回放在了床上。

“放开我!”

一声低喝,她哪里还有什么顾念,双手猛地发力将腰间的五指扒拉开,一把将人给推离了自己,身子更是警惕地往后挪了又挪。冷漠的眼神中还有根本不想掩饰的厌恶,再喝一声,“您到底想怎样?”

“没想干什么啊,就是想如了小狐狸的愿,好好算算账咯。”

明明胸口的一颗心被她的一言一行给刺得很痛,他却佯装出一副什么也没有看出来的样子。毫不介意地屈膝蹲在她跟前,拉过那只冰冷的柔荑压在了胸口,用极低醇的声音勾出心中疑惑,“说说看,若是付出了这里,小狐狸又打算如何清算?”

那里,一颗心都付出了?感受着对方强劲有力的心跳,她竟出现了短暂的意乱情迷。不过也仅仅一个瞬息,脑海中突然就炸响了一个惊雷,他是说对大夕动了心!想着自己险些还被后者被左右了心,咬牙切齿地暗骂一句,两个混蛋!

哼,不就是用意识行封印隔绝之术嘛。这样低级的自我麻痹技能,她也会!

清眸闭合再启,她就尝试着用力抽了抽手,却连半分也无法拔出。干脆放弃,气极反笑地迎上对方那刺眼的期许目光,弯唇讥笑道,“咯咯……真难为您如此卑躬屈膝了。只可惜,您这样动听的情话,她是一句也听不见滴。”

她?谁?

当即被她这无厘头的嘲笑给弄出了一头的雾水,迷糊间又捕捉到她眼中的那抹挣扎,男人顿时恍然大悟。欺身而上的同时,一双手就探入她的腰肢,笑得异常温柔,“若是我这些情话只说与小狐狸一人听,可愿意听我说一辈子?”

眼前的两湾桃花池水不断活泛出涟漪,闪灼着耀眼的熠熠光彩,直直击碎了她的防备,竟教她再度有种甘愿沉沦其中的错觉。

呵,就他眼下这副魅惑众生的可人模样,究竟谁比谁更称职“狐狸”呢?不过,他居然不息出卖色相对她使用美人计,当真对大夕那家伙情动到了不计代价的地步啊!

遽然缓过神的她突然“咯咯”笑出了声,端着巧笑嫣然回应着对方的灼灼目光,不答反问一句,“怎么,大叔就这么想再见到她么?”

“嗯……那您千万要耐心一点儿。或许有那么一天,我厌倦了这世间的千般丑态与万般无奈,还真就放她出来活那残存的余生也不一定呢。”

充满调侃的言语之间,却蕴含着惊涛骇浪的果决——不管大夕到底想要爱谁,反正别想决定她要爱谁!

这就是那个女孩最后那句话中的深意吧——“如果她爱上了你,却又不爱你,你这不将就的爱要如何自处呢?”

同样心潮汹涌的他瞬间就明白过来,对方不仅能够误导他的小狐狸,还能令后者深信不疑!惊诧不过眨眼,很快便恢复心台澄明的他,眼底的红雾一勾而逝,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自信,薄唇翕动而语,“如此说来,倒是我错看了,只以为小狐狸是只小气的家伙呢!那么,若是小狐狸一不小心爱上了我,可还愿用残生成全我与她?”

这么不断的两句话,关键的信息很多,百里诺夕却只首先注意到了“爱上”他。清冷的目光瞬间凉到了极致,片息才冷冷答应道,“此生,没有爱情。”

至于“成全”,不管他刻意说得生分的“与她”是何用意,她根本不愿意去思量。只是很想再反问对方一句,那谁来成全她那段已经成殇的爱情?

是的,在她看来,自己之所以只能爱阿墨若至亲,全是拜那个虚无的大夕所赐。而他居然还想让她成全对方?尽是白日里痴人说梦!索性,她俩谁也别想再拥有爱情!

那份不甘心的忧伤又一次被眼前的男人给勾起,她突然奋力挣脱了他的右手,从床上起身走出了卧室。

款步于阳台上,其目光所及皆是清新透绿的山水之景。原先被逼迫得险些暴走的焦灼情绪,竟很神奇地得到了平复。长长吸了口凉气,她更觉得三番两次被迷得五迷三道的头脑清醒多了。身侧的双手也不禁迎着夜风张开,任由着晚风吹拂那三千青丝肆意扰动。

察觉到身后之人逐渐靠近,她也没有回头。一双手缓缓放下随意搭在栏杆上,非常严肃地说道,“我可以接受与您合租,也不会过问您的目的。但是,您若想彼此相安无事地相处过这段不长的时日,请不要逾越了。”

然而,她并没有得到任何想要的回应,倒是那一头长发被对方翻覆出了一个舒适的发髻。虽还未亲眼所见,却还是忍不住在他动作停下的时候嗤笑道,“别怪我泼冷水,据我所知,她似乎并不太喜欢您的束发风格呢。不过,只凭您着娴熟手艺,想要投其所好也是不难学的吧。”

余光瞥了身侧之人一眼,清浅目光自然又继续落在了远处的萍逢草上,却没有发现自个儿的话语里外都是淡淡的醋意。

旁人也只是不动声色地敛去内心的愉悦,顺手揉了揉她的发髻,突然就俯身贴近那白里透红的脸颊。呼吸之间,所有温湿之息悉数喷洒在了她的微红耳廓上,“我只问小狐狸你喜不喜欢此风格呢?”

也不知他从哪儿拿来的一个巴掌大的镜子,倏地递到了她的跟前。光亮的镜面中,她的面色清冷被那个简单的发髻柔化了好些。乍然看去,只似一位不喜言谈的温婉恬静少女。

“不喜!”

抬眸淡淡看了一眼,她冷不丁地抬手就将非常粗暴地将发髻给解开了。

从这一刻起,她不喜对方所做的一切!哪怕是再细微的小事,也好似在用最可笑的嘴脸嘲讽着她一个如同笑话般的可悲存在。

漠然一个侧身移步,人就不言不语地独自走进了卧室。路过书桌之时,还顺手拿起那杯早就冰冷了个彻底的牛奶,全然不顾那浓浓的奶腥味儿将其一口饮尽。

毫不在意地随手放下杯子,脚步却不及再迈出,人已经被对方捞起来重重丢在了床上。也不知他哪儿来的愤怒,劈头盖脸就是一声责备,“嫌身体太好了么,这么喜欢光脚?”

这会儿又是哪根神经线搭错了吧?她的身体好坏,喜欢光脚与否,同他有半毛钱干系啊!哦不,也非全无关系,至少是得为那家伙计的。

乜斜着眼淡淡一瞟,开口就更没什么好态度了,“放心吧。就算只为了我自个儿一个可笑的存在计,也绝壁会好好对待这副皮囊的。至于这十数年的习惯,我既改不掉,也不愿意改……”

原本也左右不过一个习惯罢了,这会儿却像被他提醒了一般,它不就是自己存在过的最好证明嘛!

于是,这些话语之中虽掺杂赌气似的不悦情绪,却听不出太盛的愠怒。再看已经倚在床头的她,正垂眉顺目地玩弄着纤纤素手,长发披散而落,遮住了所有。教人根本看不清其神色,惟觉得其姿态乖顺异常。

“既不愿,那便是不改又何妨?我只担心,这儿虽然已经特别做了清除作业,可毕竟是匆忙间的新装修,万一……”

尽管他的措辞已经很委婉,偏偏在她听来就是辣么的讽刺,内心的冷笑不止。

呵,是想说这儿可能还有遗漏的脏角落吗?可这些相较曾经的她又算得了什么呢?

想她当初被那个男人弃如敝履,随手一丢就是蝇虫满天的垃圾场。而体无完肤的她,浑身都只散出了化脓的恶臭,与那儿的垃圾还真没什么区别。

那么,这样的她,从里到外哪儿还有一处干净的,于他又算什么?!

“不对,脏的只是我而已。”一声低吟,猛然抬起头的时候,她的眼神早就不复半点柔情。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凉,任如何炙热的烈日也无法融解一般。

修长手指捋过额前的凌乱碎发,嘴角勾起冷然的戏谑,“那么,请您与我保持百米的安全距离。鄙人不洁,这里里外外可没有一处干净的地儿,脏得很哪……”

这气势,像极了那个女孩!

男人的不安兢惧不过一个呼吸,身子骤然前倾,一个探手环住她的腰肢,再轻轻一提,就将人温柔地放在了腿上。

“再脏又如何?我也是要你这只小狐狸的。”

“啧啧……真让人羡慕啊。”低低一笑,她并没有挣扎,只一双浅蓝色的眸光直击眼前荡动不休的桃花池水,明灭着显而易见揶揄,“您这般娴熟的情话,还是攒着留到以后有机会再说与她听吧。”

“呵呵……小狐狸醋了?”浅浅一笑,他那双有些冰凉的手突然从其腰间抽出,端着她的脸颊轻轻噙了一下,脉脉深情地对上她那双妖娆的眸子,柔声安抚道,“小狐狸,没有她,从来都只有你。最初见到的那个眉头紧蹙的女孩是你,从此认定的就只能是你。心甘情愿的努力,也只为你一人束发,还有那些情话……”

“呵,那我当真受宠若惊啊!”一声冷笑贸然打断了他想说的话,无法再被温暖的面色端出一副严肃,她一字一句强调得很认真,“嗯,我已经被您感动了呢!所以,大叔尽可放心,我、绝对、不会、再让她出现的!”

那些还来不及说出口的心里话,被她的倔强逼得步步退却。男人只无言以对地揉了揉她的发顶,在其上落下了浅浅一吻,“小狐狸,晚安……”

那个女孩对她的影响真的那么大吗?为何小狐狸宁愿对那些无从考究的虚幻假象深信不疑,也不愿用心感受他的真情实意呢?

“嗒……”一声轻响,仿佛关闭了所有,世界瞬间寂静一片。

呵,这就被气走了?真是情种哪!

看着对面的大门敞开着,百里诺夕就意识到自己是将人给逼走了,内心却没有半点阴谋得逞的快感。

以前,她也听人说过“爱情都是自私”的,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与大夕竟然也会因为这玩意儿而分道扬镳。更可笑的,她不仅失去了一个助力,还得多筑出一道防备。

也罢,多想无益。从此,她便是一人孤军奋战又如何呢?

长长吐了口气,浓密的睫毛扑扇两下,薄薄眼睑就盖住了泛着浅浅琥珀色的明眸。

待纷乱的思绪被赶出大脑,再睁眼的时候,时间又不知过去了几许。状态良好的她向右一个转身便下了床,一步立于书架旁取下一本白天才看过的那本书。

随意翻了一页,崭新的书页上居然密密麻麻地写满了笔记。这些一笔一划的字迹都还很新,左右也不过这几天才完成的。想着那个唯一的可能,她那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的心,居然又漂浮在了迷茫之中。

深深吸了口气,长臂一个后抬就将手中的书本丢在了床上。又从书架上随机抽出好几本,搬到书桌上仔细翻看了起来。

没错,这些笔记都是以她当前的基础作的,见解也很独特。就算她不认识这些笔迹,但想着谁有如此神通广大的本事掌握自己的动态,便猜到恐怕只有刚刚离开的那个老男人了。毕竟,远子墨说过,亿城就是他们这些人物常去的地方。他能看到她发布的邀请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只可惜,她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存在,否则……

无奈地摇去那些不切实际的“如果”,一个抬手就将书本给合上了。清明的眸光扫过桌角,伸手拉过了那摞墨蓝色的长方体。很快撕去这一层包装纸,显露出一整套珍藏的古老丛书,竟是保存得完好无损的原版!

这还真是乔家拿得出手的礼物啊。

在百里诺夕看来,此一份可比她当初走运捡到的那颗亮澜石贵重多了。想着那日的无意之举竟给自己添了份人情,多少还是有些无奈的。

将它们连同之前搬来的书一并放回书架,又从小书柜里掏出自己的书本,这才爬回床上继续白日里的学习。

柔柔月光透过特别设计的天花板散落进了房间,照出倚在床头的少女眸色那么清明而宁静。长长青丝随意铺散在吹弹可破的肩头,隐隐约约显露出了两排被特别粉饰过的整齐牙印,却看不出狰狞之态。

才没过多久,那一对青眉就微微蹙起了困惑,轻咬着笔头的皓齿摩挲着同样的不解。小半晌的思考无果,她便下床来到书桌前坐下了。但见她从桌角扯过一小摞草稿,双手便左右开工于其上写写画画。不时还会从左侧拿出早就学习完结的书本,重新一遍一遍地查阅演算。

然而,大半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是一个问题也没有解决。

“技穷之黔驴啊!”自嘲一句,她非常干脆地合上了所有的书本,起身走出了阳台。

就这样懒懒趴在栏杆上看着远处的萍逢草沉默地在水中摇曳,想象着它们一日一夜地安静拔节,她的呼吸竟也随之变得缓慢。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被刻意拉得很长很长,眼前的绿色枝与叶幻作了那些熟悉的文字,一字一句地从其双眸中缓缓飘过……

又是不知几许的光阴匆匆,浓密的睫毛随着晚风轻展出一双剪剪秋水般透彻的明眸,自信的嘴角扬起了浅浅恍然笑意。

原来如此!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