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105章一物换一物

章节字数:5106  更新时间:19-12-17 16: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温暖煦煦的阳光已经在这个奇特的房间里打了好几个转儿,许是气那张长长单人床上的“球”太过没有情调,非常识趣地闪阳台自个儿玩去了。

至于将毯子滚成球的罪魁祸首,虽然缩在毯子里头躲过了清早明媚的大太阳,却没躲过自个儿的一记“阿嚏”。

这位万俟珏小朋友真的是被这个喷嚏给炸醒的。不满地摸了摸鼻头,睁眼也只有模糊不清的昏暗,这才惊得“腾”一下爬了起来。只不过,才冒了个头,立时又被刺眼的阳光吓得缩回了毯子里。

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各地,一把扯掉披在身上的那块布,四下看了又看。

然而,任她再如何睁大一双大眼睛,周遭也空荡无人。只有细细碎碎的微弱从虚掩的门缝挤进来,教人分不清是风声还是其他。

一脸呆萌地搁那儿又回忆了一番此前种种,心中不免多出了几分懊恼之意。

是的,她正是因为后悔自己昨日中午伙同许家那位魂淡薯薯欺负了人百里诺夕,才天不亮就偷跑来这儿了。

可惜很不赶巧,来的时候,人家已经疲累得连卧室的门窗都没有关就睡下了。清风再习习也是有寒意的,凉意不消多时就灌满了整个房间。她当时就冷得打了个哆嗦,熟睡中的那位却无知无觉地紧锁着眉头细细梦呓。

于是,她不仅贴心地为后者盖了一床毯子,还特别贪念地钻进了人家的怀里,没多久也睡着了。

可眼下醒来却没有见到人,万俟珏又慌了,四肢无措得完全不知该如何放置。直到肉嘟嘟的小手无意间摸到还残留着些许温度的床单,一个激灵就跳下了床。

嗯,姐姐肯定非常生自己的气,必须赶紧认错!

满心只想着赶紧找人家道歉,她哪里还顾得穿鞋。小短腿飞快迈着,着急忙慌地冲出了卧室。

才绕过浅蓝色的墙体,她就看见右手廊道尽头的那张圆桌上正冒着腾腾热气。原是那些整齐摆开的茶具旁,那口古铜色的茶壶徐徐散着馥郁花香。

还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又听到隔墙的侧边传来小心翼翼的锅碗瓢盆声响,赶忙又跑上几步。才转过弯,就撞见不远处的那抹米白色背影正在仔细着手头上的碎活儿。

那乌黑透亮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背上,及至腰部两根细长碎花绳子打出的蝴蝶结处。清晨的阳光直射进窗棂,明媚了她一身的光华。

炉火前的少女好似听到了身后的细微动静。扭头才看一眼,就丢下手中的小剪刀快步走了过去,二话没说将万俟珏给抱到了沙发上。却也仅仅如此而已,不言不语地转身重新回到厨房,拿起碗里汤勺有模有样地搅拌了两下汤锅。

“姐姐……”

低低的气流从齿间挤出,不仔细分辨根本听不出具体发音内容。万俟珏默默看着不断走远的颀长背影,只觉得鼻头酸溜溜的,很想掉眼泪。可是她记得对方曾经说过的话,努力抬了抬头轻轻吸了吸鼻子,冲着那个方向稍微清晰地又唤了一声,“姐姐……”

手间一个颤抖,才盛出的一点儿还来不及倒进小碗里的汤,大半洒在了灶台上。少女只轻嗯一声便算作了答应,手脚麻利儿地扯过一旁的桌布擦拭掉那一处的汤汁。

“对不起,是珏儿不对,不该伙同许家的薯薯骗你的……”小小身体站在沙发上,卖力地往厨房方向挪了挪,伸长了脖子看着浅浅衣角,怯怯地请求着谅解,“珏儿真的知道错了,姐姐别再生珏儿的气了,好不好?”

“那次说过的话,从来不是开玩笑。”少女并没有回头,紧了紧那块被抓的扭曲的桌布,凉凉又是一句,“我百里诺夕素来不乐意被算计。”

看着她不为所动地松开桌布重新回到炉火前,万俟珏慌了。哪儿还顾得上许多,急急跳下沙发就飞奔到了对方身旁,干脆抱着人家的大腿不撒手了。

“没有!珏儿真的从来没有那样想过,珏儿发誓!姐姐……姐姐……珏儿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不会再有下次了……”

对于脚边的哽咽与信誓旦旦,百里诺夕却是置若罔闻。清眸只随着在锅内搅拌的汤勺转了两圈,转而就看向了旁边的一个个小碟子。另一只手熟练地抓上适量各种调味料丢进锅里,汤勺又配合着搅了一圈,锅盖就上场了。

长长吸了口气,她才转身将人给抱了起来,举步直奔卧室方向而去。

“我知道昨日之事都是那人的主意,却想不明白你为何会答应得那般欢愉。”脚步短暂顿了一下,垂眸看了一眼正仰起的小小脸蛋,终于还是轻轻一声叹息。足间款步生莲,她再开口时候,语气已经柔化了许多,“珏儿想要什么大可直说,但凡姐姐给得起的,几时吝啬过?何必……”

何必与虎谋皮吗?没错,她是想如此反问的。可转念间就想到了他俩家的可能关系,也就不太愿意说出这后头的几个字了。

“珏儿知道,珏儿都知道的!可是……”小肉手抬了抬,终于还是摸上了她那泛着薄汗的光洁额头,轻轻滑落到微红脸颊,满眼依恋地说:“可是珏儿很贪心,想把姐姐也带到帝城去啊……”

阿泽说这几天就要返程了啊!

昨天清早,万俟珏听到几个大人的说话,小小一颗心就慌了。她当然知道,此一别,下次要再回来,恐怕就是明年了。一年时间,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那时候,姐姐可还记得她?又或者她还能再见到姐姐吗?

帝城?还真是那个令人瞩目的地方呢!可惜,她的计划里从来没有辣么遥远的它。至少在尚未弄清楚此方秘密的当下,她哪儿也不会去的。

直截了当地摇头拒绝了怀中之人的邀请,端着凝重教育道,“珏儿要记住,手段从来都是用来对付敌人的。”

这样严肃的话语,虽聪慧若万俟珏也是不太能够理解的,似懂非懂地才点头答应,很快又摇头表示了茫然。

“以后就会明白的……”百里诺夕当然没有要求她必须消化的意图,抽手勾了勾对方的鼻尖,清眸闪烁着别样的流彩,在其小粉唇上蜻蜓一点水,“那么……我便再原谅小肉团这一次了。”

“诶……”

实在是这一下下的跳频太突兀,万俟珏更是对其动作猝不及防,当时就愣愣地呆站在了床上。

“快去吧,该洗漱了……”伸手掐了掐呆萌的小脸蛋,百里诺夕又指了指床头一早准备的物品,笑着说道,“赶紧的,一会儿就出来吃早饭吧。”

“嗯!遵命!”

得了点头及愉悦应声的她才走出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踢踢拖拖”的脚步声,眨眼间人已经进入了洗浴间。

只看着她此刻的表情动作,想来对于那只小肉团,多少还是有些无奈的吧。

不过去打个转儿的工夫,万俟珏这边都还没有收拾好,她已托着一个餐盘来到了另一片紧闭的房门前。

才在门口站定,房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一身居家装的男人睡眼惺忪的样子立在门中。他在看清楚来人的瞬间,就极自然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道一声,“早啊。”

早什么早!也不知道他几更天回来的,有没有对她行不义之事。嫌弃地撇着嘴,小脑袋不动声色地歪了几下,便躲开了他的爪子,“喏……”

不想,他却只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的各种小动作,并不搭理那特意抬了抬的餐盘。

这下可把起了个大早给他们忙活早餐的百里诺夕给惹毛了。很是火大地随手将餐盘往左手边的承台一放,没好气地说道,“还您昨晚的一面之恩。不过,您若是怕被下毒不愿意吃,那就倒了吧。”

说完,也懒得再同他多做纠缠,转身回自个儿房间简单收拾一番就又出了房间跑向了玄关。正换着鞋子,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儿,抬起头冲仍旧倚在门沿的男人交代道,“啊,对了,那边的花茶没有您的份哈。”

才直起身子站好,都还来不及转身,只感觉一阵清风迎面而来。定睛之时,那个还没睡醒的男人便已经噙着浅笑站在了她的身侧。

“您……”

惊诧的话音簌簌落下,人更是下意识地想要向后退却,却还是不及对方的出手速度。不过几个呼吸间,一个简单的发髻就被他束好了,耳畔依旧飘荡着低醇的诱惑,“好了……”

啧,他是此专业科班出生的吗?想她仔细梳个马尾辫也要分钟,对方这一次换一个样式不说,动作还如此神速而行云流水般自然,这手法也太娴熟了吧!

内心暗叹不已的同时,脑海中乍然又响起了那么一段未被说完的动听情话,她不禁神色复杂仰起脸看了过去,道一声,“谢了。”

“小狐狸……”

咳咳,客气了。非常敬业的将话咽下心里,男人看着急急转身拉开房门跑出去的背影,真实感觉到了她的落荒而逃。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沉吟道,“小狐狸其实已经情动了啊……”

“大叔!我便许您喝一杯,且算还您今日的束发之情咯……”

楼道间适时飘出这么一个渐行渐远的话音,余声未散,屋内的男人已笑得合不拢嘴了。

一物换一物啊,竟是如此算账,似乎他也不亏嘛!既如此,那就……

“这就……走了?”

看着空荡荡的桌椅,三年五班一位科任老师的脸上堆满了无奈。可他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却无法表达出内心的遗憾。

唉,他还想着赶在放学前问人虚心讨教几个问题呢,可人家就是这么傲娇任性地早退了。

不然勒?怎么说她一个人在走廊也已经安静地忙碌了一个上午,不果断闪人难道还留这等别人请吃饭啊?

至于这尊与世隔绝的大神到底在忙活什么,隔着这么一堵厚重的墙,同窗们当然不知道了。但是,他们都听到了频率极高的奋笔疾书动静,那真叫一个惊心动魄哪。

“老师,您也得体谅人家高强度作业不是?”后门突然探出个脑袋,同情地看了一眼扑了个空的他,还特别善解人意地提醒道,“再说,您下午不还有一节课嘛……”

“你的试卷完成了?”扭头白了说话学生一眼,这位教师的目光就飘向了校门口方向。哼,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那家伙哪是那么容易被逮到的啊……

校门口的低坡下,西行五百米的一处傍山门面闪烁着七彩的霓虹灯,复古的木牌子上歪歪扭扭地写着“洗剪吹”。毫无疑问,此处就是一个发廊。

此刻还未到放学时间,门店外冷冷清清的,里头同样只有低声细语的交谈,并不太容易听出谈话内容。入店才能看到,几位发型怪异而着装奇特的年轻男女正围着一顶黑色长长假发指手画脚,偶尔也会面露难色地交头接耳几句,无不是举棋不定的模样。

那他们究竟是遇到了怎样棘手的事儿?

原来就在不久前,店里来了位看上去年纪并不大的顾客,开口就要求他们给她做一顶“比女人还倾城的男士假发”。

开玩笑的吧?他们这是发廊,专门给学生“洗剪吹”滴。她要买假发应该去商店啊,而且还应该是去私人订制的那种才对。再说她的奇葩要求,也实在太抽象了。“比女人更倾城的男士发型”,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倾城之色不应该是形容相貌的,哪有人指望一个发型的?

如此细细想来,要说来人不是竞争对手派来砸场子的,他们是打死都不相信。可是,进店是顾客,既是把活给接下来了,那就得尽力完成不是?

“哥哥姐姐们若是做不出来,可不可以借工具给我用用吖?”

一个女声从内间传了出来,不等外头的几位给出应答,又递出了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咯咯……不过,这借用费可是没有的哦……”

这感情好!不就是用用剪子梳子嘛,能有多大耗损啊?

几个眼神的简单交流,店里的几个男女不约而同地点点头,倏尔就有几阵风声被几只手带出了。

石头剪子布?!

咳咳,好吧,倒也算是一场公平而有效的对决。幸运的是,他们一局便定出了胜负。

就看见那个赢了比试的年纪小些的男孩,将那副一剪子没动的假发从圆木上小心翼翼地摘了下来。边上匆匆看过去几眼,就手脚利索地来到内间的帘布跟前,烫手山芋般急急伸出手,尴尬地道着歉,“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弄不出来……”

“咯咯……”

回应他的又是一阵令人心情愉悦的笑声,竟教人觉得无论她提出多过分多无厘头的要求也生不出半分恼意。

帘布很快就被掀起小小一角,只露出一只白皙的手臂接过那顶假发。几乎在帘布才稳定不动之时,里头便传出了轻微地“咔嚓”声,时疾时缓的频率伴随着低低而起的欢快轻哼,恍若在演奏一支优美的曲目。

钟表盘面上不过才走过五分钟,帘布外的男男女女陡然感觉世界好像失了全部的声音,惟剩下彼此的沉重呼吸。而那一双双好奇的目光无不落在了帘布之上,静候着对方最后的杰作。他们真的很想知道,到底会是怎样一个“倾城之态”。

然而,帘布后面却是半点儿动静都没有了,即便外头的人屏住了呼吸,也未能捕捉到任何声响。于是,店内持续着安静,并营造得异常诡异。

如此僵持了数分钟,那块贴满了目光的帘布终于被人缓缓揭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位颀长的男人。

在场的男女们完全惊呆了,一双双眼睛睁得老大,甚至都不敢眨一下。一张张嘴巴神同步地张开,已经忘了该如何闭合,只能勉强发出一声声急促的呼唤,“你……你……”

“谢谢了……”男人若无其事地冲人微微一个颔首,脚步便也停下了,任由着他们打量。

那个距离帘布最近的男孩最先回过神来,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了,一下掀开帘布就往内间探了探。可是,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除了一地的碎发,还有略显凌乱散落在椅子上各种工具,再也没有更多多余的东西,更别说一个大活人了。

到底怎么回事?!刚刚进去的那个相貌平平的长发小女孩哪去了?不过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怎么就出来个高冷帅哥?这大变活人的技法也太神奇了!

“嘻嘻……哥哥姐姐们可要说话算数哟,人家是不会给借用费滴……”

这么一声俏皮的笑侃,轻而易举将众人的奇幻想法击了个粉碎。之前发出那么一个低醇得过分声音的男人,正笑得一脸明媚,半点看不出原来的五官模样。

这……这哪儿是什么大变活人?分明是出神入化的化妆技法嘛!特别是那毫无破绽的变声,真是要命的好听,有木有?!

也不知过去多久,待发廊里的男男女女们回过神来,人家已经走远了。他们只能用那无限难以置信的目光,紧随着渐渐模糊的身影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