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111章欠债还钱

章节字数:5592  更新时间:19-12-18 1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如离开时候的样子,这一次,她还是被人家抱回房间的。只是状态相比较那会儿,反而更糟糕了。

脑海中的那个身形,她一点儿也看不清楚,却是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她的阿墨。小小失落转眼便消散了,扑面而来的只有厚重得教人窒息的困惑。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挣扎了多久才得以逃离,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安坐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抬眼正看见不远处的那个男人,背对着站在桌前,凉凉轻笑着,“呵,还是送出去了啊……”

“您果然是知道它的。”她的声音很轻,情绪也很低,听不出或喜或怒亦或悲。

“我知小狐狸是想问询这里头的东西。”

不大情愿地拿起桌上那份文件袋,男人转身信步走到她的身侧,紧挨着也坐在了床上。随意将物件往自个儿的大腿上一放,开口时候同样谈不上友好,“人万俟明泽送出的东西当然是差不离的,想来应该就是上次小狐狸闯入的地方了。”

合着这家伙也是靠猜的啊!还以为他能耐了呢!暗搓搓地吐槽一句,她的情绪反而高了好些,竟还有心情胡乱挖坑来玩玩,“哦,万俟明泽啊!敢问是哪尊大神啊?”

“谁认识他是哪尊大神还是泥菩萨啊!再说,管他做甚?不乐意要,咱丢了就是。”

男人答应得很霸气,一副与之同仇敌忾的模样。她却只一个扭头,极大方送出一大波的白眼。

嘁,人家怎么说也是与他同进同出几度的一个大人物,哪能凭他红口白牙地说不认识就不认识了!

强忍着戳穿他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想法,内心不得不承认,他的回答确是很见效地取悦了她。还心说,芥末大份的厚礼呐,她是何德何能,竟就这么好运地入了那位传说级别的万俟教授之眼呢?

“吃吃”笑了两声,修长的手指轻飘飘落在了袋子上,漫不经心地点了两下,继续问道,“头目呢?”

“感兴趣了?”同样伸出一根手指,却是落在了她的手背,一下一下摩挲着温情。弯起的薄唇,不等她发作,只分明地讽刺一句,“人家可大方了!美其名只说,要将那么大好一座别墅,作为答谢小狐狸对那只小破孩儿的照顾之情咯。”

哎哟哟,这可真是一个蹩脚的理由啊。非常赞同地点点头,百里诺夕反手抓住那根指头就往旁边一丢,言归正传嗤笑着,“诶,您说,我回头要不要再多多贩些衣服给他们家?嗯……或者,索性去他们家当个厨子,天天给人做面条吃!嘻嘻……这发财之道还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啊……”

“想都别想!”收回的手突然抬起,照着她的脑门就拍了下去,沉声训斥道,“谁许小狐狸有这种想法了?往后不许给任何人弄早饭,听到没!”

她要表达的重点是这个意思吗?这家伙究竟是真没幽默感还是假装正经啊?

“故意的吧?嘁,不让弄就不弄呗。”嫌弃地白了他一眼,很快她便端着严肃的表情看向轻而易举就被顺了毛的男人,不瘟不火地补充道,“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怎么会日日做这种不劳而获的白日梦呢?要弄,当时是要午饭与晚饭一起弄了啊……”

到底谁才是故意的?!

男人面色一滞,真想当时就把身边的这只狡猾小狐狸给提溜起来看个分明,怎么能这么缺心眼呢?

谁知她的手冷不防一个大力拍在文件袋上,他的大腿都跟着震了一下。想着对方应是被里头的那个铁质物件给硌痛,什么情绪都没了。连忙心疼地拉起那只左手,嗔怪道,“傻狐狸,都不知道人家往里头塞了什么玩意儿就下手,打疼自己了吧?”

“唔……疼死了啦……”

听她这么一呻吟,一颗心更慌了。他又将那只手来回看了好几圈,却硬是半点红晕也没有见着。狐疑地抬眼看去,正对上她那双清澈的眼眸闪烁着奸笑,左右都是恶作剧得逞的小样儿。

忍不住抬手捏了捏那枚微翘的鼻头,宠溺地笑着,“果然小狐狸最狡猾……”

“人家不是早就说过的嘛,您应该多笑笑啦。”微眯着眼,咧开嘴回以浅浅一笑,百里诺夕直接抽手扯过他腿上的那个文件袋。一边仔细着里头的东西,一边碎念着,“往来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人与事,何必总辣么严肃计较哪……”

都别说,这小小一个文件袋的内容还真不是一般的丰富呢。

首先是鲜红的本本一份,白纸黑字的薄纸几张,她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直接都给丢旁边床上了。伸手又往里头探了探,终于取出一个银色的类似移动硬盘的铁疙瘩,小拇指上还勾着一个精致的小礼袋。

“您说……”问话起而未启,才抬起的清眸正撞上对方盯着自己看的目光。只是他似乎在思考什么很深奥的问题,目光并没有焦距。

索性也不打搅他了,来了兴趣般用食指在礼袋的边角轻轻一勾,就带出了一根非常眼熟的发绳。余光自然就瞥向了左手腕上的那根,自言自语道一声,“嗯,与曾经的它一模一样呢。”

心下当即有了计较,随手将空荡的文件袋往旁边一放,拿着铁疙瘩就准备起身去探个究竟。

“嗯?”手腕上温热得突然,不知何时回过神他正紧紧拉着她,一双桃花眼正闪耀着煜煜光彩。她只是短暂愣了一下,随即冲他晃了晃手中的铁块,双眸又眯成了新月,笑着说:“这玩意儿送都送过来了,咱就看看呗……”

“小狐狸……”

谁知男人根本就没有打算放手,还反而加大了力道。一个措手不及,她便重重摔在了他的怀里。

“但凡牵扯了小狐狸,无论大小都不会是无关痛痒的……”

“这……”这下真的尴尬了。

没错,她完全没有料到对方不仅钻了牛角尖,到最后也没有想明白她的用意,反而一头撞过去,无论如何也出不来了。讪讪摸了摸鼻尖,捣蒜似的点头答应,“嗯嗯……我知道了……”

“不!”一声低吼打断了她,兴许是被她的敷衍态度给刺激到了吧,他的声音竟一下子提高了好些分贝,叫嚷道,“不……小狐狸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这又是要发什么疯呢?揉了揉被震得有些痛的耳朵,看着那再度红雾袅绕的眼眸,没好气地回了一嘴,“您既说我不知道,难道就不能亲自说与我知晓么?”

他说过了,可是她根本不给说完的机会啊!

较真似的与之四目相对许久,男人终于还是松开了她的手,不言不语地起身走出了房间。

诶,这好端端的,到底怎么回事了嘛?

迷糊着眼又看了好久的房门,她认为自己一定是中邪了。不然她看那个离开的背影为何沾满了落寞,此刻的心口又因何而莫名地疼痛呢?

也许是更多的兴趣在万俟家的手段里,她只心宽体胖地摇了摇头。再次起身就直接来到电脑前坐下,熟练地打开了硬盘里的唯一文件夹。看着界面上的唯一待播放视频,她反而不着急一探究竟了,只一根修长素指有意无意地敲打着桌面。

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世人攘攘皆为利往,珏儿又是所为哪般呢?算了,多想无益,看看就知道了!

青葱般的玉指决心落下,那个熟悉的童音便适时响起,小肉团的身影随即也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那笑容,正如她们初初见面时候,依旧天真烂漫。倒是那一双巴眨不休的大眼睛,多了几分跃动的狡黠。

“姐姐看到这个的时候,珏儿肯定躲被窝里睡大觉了哟。真的非常对不起,都没来得及同姐姐说再见嘞。可是,姐姐不可以怪人家啊!姐姐的手机又关机了,珏儿找不到姐姐了……”“所以,姐姐欠人家一个道歉哦。”

没有错,这是被剪辑过的两段。也不知是技术原因还是刻意如此,两个画面衔接得很不自然。观看视频的两道目光波平如镜,负愧什么的她并没有。毕竟,在那只小肉团看不到的地方,她其实当面说过“再见”了。

“现在……吖,已经十二点了。再有一会儿,航班就要起飞了。”

这一次,画面是陡然被扭转的,镜头对准了机场地人来人往。嘈杂的行人中,伴随出一声清脆的画外音,“姐姐快看,这么多人都是要去帝城的,偏偏就是没有……”

一个恍惚,那个小小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视频里,红了一圈的大眼睛委屈极了,“珏儿已经开始想姐姐了,那些冷冷的笑话,那碗好吃的汤面,还有那壶超级好喝的花茶……”

话语突然沉默在了哽咽中,小肉团始终仰着脸,努力克制着汪汪双眼中滴溜溜打转的泪水。

“珏儿都还没有对姐姐说声‘谢谢’,姐姐就走了……”话没有说话,小肉团便转身背对着镜头,小小肩头**个不停,许久才呜呜咽咽地说出最后一句,“姐姐如果有空,就来看看珏儿,好不?”

画面突然又一个晃动,却不再是只一晃而过的模糊画面,而是彻底黑了。

“这就结束了?”低声呢喃了一句,泛着浅浅氤氲的双眸自然滑过底下的那根时间轴,又是一声低语,“接下来又是什么呢?”

对着镜头吐着舌头的小肉团依旧笑若星灿,肉肉的食指正压在水嫩的红唇上,“嘘……这是要送给姐姐的礼物哟,嘿嘿……”

小肉团的嘴里碎碎念个没停,手上的动作却毫不含糊。不过分钟,一个精致漂亮的结带就系好了。若不是画面中唐突的那段弹屏坏了事,无论是拍摄角度还是光线调整,都是极美好温暖的。话说回来,这弹屏的手段实在太粗糙,仿佛生怕人看不出这是刻意处理的痕迹一般,教人无视不得。

“姐姐的发绳变了。姐姐要是愿意,可以换上这条新的。这可是珏儿独有的发绳哟。”

整个视频,到此就真的结束了。播放器定格在灰黑密格网的画面,看得人眼花缭乱。

百里诺夕默默起身回到床边,漫不经心地扯过红本本上的那几页纸张。一目十行地粗粗翻阅了一番,突然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呵,这人还真把自个儿当人物了呐。真好奇,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啊?”

随手将那几张纸往垃圾桶方向一扬,人便举步走出了房间。虽说是直奔向对门的卧室,却不及临近那大敞的房门,脖子就长长伸了出去,一颗小脑袋先先往房门里头探了又探。

哟,是美男耶!

那可不,此刻明媚的白炽灯光下,那枚面容俊秀的男子正靠坐在床头呢。那细长的眼角只垂着浅浅棘手,一对柳叶眉却快要拧到一起去了。一双专注的目光平铺在大腿上的笔记本电脑上,神色虽淡定无波,其光洁额头却在如此凉爽的夜晚满布汗珠。

但见那修长的十指不停敲打着键盘,分明是焦头烂额的马不停蹄,却给人一种毫无狼狈的别样吸引。

“咯咯……您继续加油哦……”

清悦的笑声拉起了男人的注意力,抬眼正看见长发飘飘的她好整以暇地靠在门沿,笑得那叫一个花枝招展。此模样,分明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却教他生不起半分厌恶,反倒觉得古灵精怪的她更迷人了。

细密的眉毛轻轻一挑,他就冲人抛出了一枚哀怨的眼神,开口的控诉中尽是讨好的语气,“小狐狸,下手好狠哪……”

“狠?人家可不这么觉得哦!”

小小粉舌探了探脑袋,双手交错于身后的她信步而入,好奇地打量起这个光顾过几次的房间,口中却不忘反控诉一下对方的恶劣行径,“啧,您若不是变态,怎么会整出那么变态的条款?您倒是说说看,那份还没有成型的玩意儿里,到底都写了什么?呵,还‘还一支一模一样’的……”

特别顿了一下,她也停在了离他不远的博物架旁,拿起一个小巴掌大的小物件仔细研究了起来。少时才勾着浅笑将它放回原位,闲来无事地又捏起旁边一个手办随意把玩着,清清凉地追问道,“来来来……您自个儿说说,还有比您更坑的人吗?”

“自然是有的!天下第一坑,舍我家小狐狸,还有谁?”

这“天下第一”倒是叫人听着挺舒服的,可加上这个主语,怎么就辣么别扭了呢?扭头看了一眼双手忙活得不敢有丝毫懈怠的他,暗道,这家伙都这么忙,居然还有闲情搁这儿变相骂人?

“哼!”一声冷哼,也不知她到底在宣泄哪般不痛快,反正没有接对方的话头。转瞬换作不屑一顾的轻嗤,环抱着胳膊叫嚣道,“您既有那本事,倒是还一支来看看啊!”

男人似乎一早就料到她会来这么一句,右手的五指遽然加快了敲打键盘的速度,左手趁机探入枕头底下。没多大工夫,他就掏出一支口红递了出去,“喏……”

嗯,这支口红?她可以说非常之眼熟吗?

“不就是小狐狸用来写借条的那支么?”这么善解人意的解释,好似他能够看穿她的疑惑一般。谁知道,这还没完,他还特别理直气壮地补充一句,“小狐狸不能因为它被用过了,就不当它是它了啊。”

它什么它!饶了这么半天,竟是这么一番歪理啊。果然是变态的人出变态的题目,只有变态的答案。

内心的腹诽还未休止,一声不痛不痒的反问乍然又在她的耳边响起,“这不是一模一样又是什么哩,小狐狸说呢?”

既在他这儿横竖只有“变态”,那小狐狸还有喵线的说啊!

“啪”的清脆声响作为答应,被她拿在手里的那个陶瓷小挂件一不小心就脱了手,利利索索地掉在了地上。

弄坏了他人的东西,道歉原本就是应该的。可是这位小狐狸同学一想到“一毛一样”应该是他给出的那样解释,就一点儿也不想道歉了。

索性也懒得弯腰去拾取地上那个被摔成三份的挂件,环抱着双手看向对方,不以为意地说:“所以,这玩意儿,我也是可以不用赔了。虽然是破碎了一些,但是,您说过的,它还是它。而且,它就在地上,也算一分不少地还您了哈……”

啧,这么大一块石头,他搬起来的时候确实很轻松。可冷不丁这么砸脚上,也是很痛的哟!

看着男人那僵化得险些失控的表情,暗爽不已的她实在于心不忍。一个转身向内,偷着乐的同时,继续踱着她的小碎步,饶有兴致地端详起他那些稀奇古怪的收藏品。

还别说,他的兴趣爱好真是挺广泛的,粗粗走上一圈,她也没能找出藏品的主题。更让她郁闷到瘪嘴的是,好些个玩意儿,她不仅没有见过,甚至琢磨半天也没弄明白其具体用途。

她的赌气,被无视的男人自然是看不见的。不过,早先那会儿,他也的的确确是被她这现学现卖的本事雷得哭笑不得了,面色一滞不说,连呼吸都短暂停了半拍。

可谁叫她是他的小狐狸呢?打不得,说不得,他便只能寄情于双手间,愈发卖力地敲打起了键盘。

各自着自己的“兴趣”,又是大半个小时的沉默不言。终于还是仍未有所突破的男人先开口打破了寂静,“我怎么记得,那张欠条好像是小狐狸自愿写下的呢?欠债还钱,难道不是天经地义么?”

“啊,对!确实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所以人家从来没有说过不还啊。”非常苟同地点点头,扭头冲人眯了眯眼,一个回转抬手就放下手中的物件,顺便反问一句,“怎么,您的意思是,需要我现在还钱?”

不等他给出答应,她已经一蹦一跳地来到他身边坐下了。清澈的双眸忽闪忽闪,落在他的笔记本屏幕上,端着小好奇问道,“话说,从人家进门到这会儿,您已经忙了好久了耶。到底在干什么呢?”

也不知道她到底存了什么心思。说话就说话吧,一根手指还非常不安分。在键盘上方半寸不停地指指点点,看得男人心有余悸。

都说怕什么来什么。她果真就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压在了他的大腿上。而那根手指,真真是“一个不小心”啊,竟准确地倒在了一个按键上。

“啊……”惊呼中,人倒是毫不犹豫地起身了,可那只支撑着身体的右手,却是整个巴掌果断地压在了泛着白光的黑色按键格子上。

“吖……我……好像……闯祸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