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113章维护“师门”

章节字数:5126  更新时间:19-12-18 12: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放我下来吧。”

已然从思绪中恢复的百里诺夕抬眼看着那枚圆润的下巴,微凉的指腹不禁迟迟滑过,低声自嘲一句,“我这一身也挺打秤,怪重的吧?”

这还真的不是在同人家开玩笑。她虽然算不得胖,身上却是有肉的。更何况这一米七几的身高又不是摆设,体重自然是不会轻到哪里去的。而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抱了这么许久,双手合该是酸了吧。

男人其实远没有她想的那么脆弱。可既是要求了,便不想再如从前那般非得逼迫着她就范。默不作声地抱着她转身回到卧室里,为之穿戴好之后,才拉着又在落地玻璃门后站定了。

抬起的手只竖出一根关节分明的食指,好似提醒她一般在那块材质特殊的玻璃面上划过。从那儿,他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夜空。玄青色的幕布不知不觉间已经变了颜色,仿佛所有的深邃黑暗都被吸取不见了,只留下那一圈圈清浅而明暗不一的蓝色,隔着或远或近的距离泛着异样的流光。

负手而立的二人,绰绰背影正是难得的和谐。她既不言,他便还之以静谧的夜里,饶是相濡以沫也不过如此吧?

“啊,对了。”清眸凝视着那块随风飘荡的手帕,她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完成清洗晾晒的。小小惊诧落在心里,开口已言归正传,“亿城上的那个邀请,您……”

“对,我猜到了。”微微点了点头,想着那个邀请的内容,他那双放在背后的手不由得握成了拳头。呼吸片息不稳便恢复如常,深厚的敌意却半分未减。

“小狐狸曾唤他子墨,我就叫人顺藤摸瓜调查了一下。”

对方的调查,她还真的一点儿也不意外,只是没有想到人家会这么坦坦荡荡地说出来。不着痕迹地敛去心中的心思,淡淡应了一声,“哦。”

哦?这回应还真是淡然啊。

正唏嘘着,又听到身侧传来一句不咸不淡的补充,“其实挺好理解的,包括我及身边的所有人,您都是调查过的吧。”

在她看来,万俟珏的身份既那么特殊,对方如此小心谨慎也是无可厚非的。只不过,她有些好奇他的本事到底几许,能挖出多少她的过去。

然而,这话在男人听来却不是这意思了。只以为她明白了自己的心思,激动不已的内心竟滋生出深深的期许。扭头看向那张清素的侧脸,垂眉顺目地低声问道,“那小狐狸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的回应?我那可是倒贴钱的赔本买卖哦。”

“咯咯……猜到您应该也是做了回应的。”一副了然于胸地点了点头,转而又换上了一脸遗憾,摇摇头拒绝了,“倒是很想看看您的诚意哪。可惜您下手太晚,邀请才发出,当时就已经被别人给接走了哦。”

被接走了?不可能!这一波操作本身就是不被允许存在的。

回过头的男人,一对柳叶眉瞬息紧拧成壑。那双徐徐眯起的桃花眼更是迸射出一道危险的冷芒,直直撞击在了眼前的玻璃上,折射出幽深的蓝色。

少时才复而看向她,哑着嗓子又问一声,“小狐狸不做对比就交付了?”

闻此一问,百里诺夕彻底愣住了,小半晌才从他这句简短却信息量不小的问话中回过神。隐隐开始意识到,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关键信息。

对比?从昨天的邀请发出到现在,她根本就只收到那么一份回复!至于他所说的“交付”,貌似并没有此等操作吧?

将她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男人的思虑在这短短的眨眼间就已经千回百转。

“所以,小狐狸家的那个家伙很不负责任地什么也没有介绍咯?”

这话说得很是酸溜溜,但他并没有指望已经变了脸色的对方会理会自己的小情绪。当即长长吐了口浊气,非常认真地为她简单科普了一下“亿城”这个交易平台,还重点强调出了问题的首要关键点——亿城的邀请在很早以前就不再是一对一了。

“一对多,当然是为了让发布在平台上的邀请能够被更效率地解决……”

他还要继续说些什么,百里诺夕已经迅速转身回到床边。拉起地上的背包,掏出远子墨留下的那块平板,靠着床头就仔细作业起来。

不消几个呼吸的时间,她的气压骤然变得极低,一双冷眸更是明灭出寒霜般的华彩。

呵,那人果然好算计啊!这暗里把她的斤两摸了个透彻,钻了她不熟悉亿城的空子不说,竟是明里都把人给监视得死死的呐。可若对手当真有如此神通广大的本事,为何又迟迟不动手,尽玩弄这欲擒故纵的伎俩呢?

明明没有回头,男人却能从她那不大明显的气息波动中猜个八九不离十,冷笑道,“看来,对方还是个高级黑客呢!”

高级黑客么?似乎被前方之人的话语给提醒了,所有冷气压尽散,她的嘴角只扬起分明的嘲笑。

啧啧,差点儿就都被骗了呢!要知道,阿墨在计算机领域的造诣就如同其医术一般,早已抵达登峰造极之境。他的账号,恐怕没有几人能够染指吧?

那么,要说污染什么的,想来只能是对那些个回复了邀请的账号下手了。

“倒也未必。”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表意并不太明朗的话,转而摆弄起手机的她连眼皮都没有抬,迅速编辑并发送出去一条信息。

“吖,大神的亿城账号被人家盯上了哟!(ಡωಡ)hiahiahia”

“小狐狸想到了什么?”

很显然,落地门后的他并没有发现她的随后变化,更未察觉到背后那一道异常复杂的目光。

实在是这个声音清冷极了,还带着森森愠怒,惊得陷入深思的她立马回过神来。在他看不见地方摇了摇头,浅笑着反问道,“您怎么看呢?”

“首先一点得承认,那个平台对于曾经的小狐狸而言,简直就是一套隐形的陌生系统。”

强调的时候,许是顾及着对方的骄傲,他还特意停顿了一下,侧身看向卧室床上的她。见人意兴阑珊地点头应承,这才微微挑起眉梢继续说道,“其次,它的创始人可是‘糜’,虽然那个传说级别的人物已经失踪多年。”

啊,原来是“糜”啊!嗯,听阿墨提及过,一个无人能及的神秘人物,此领域当之无愧的霸主。失踪?

也不知她究竟想到了什么,眼角竟沁出了世人无法理解的不明笑意。好半天才察觉到背对着她的那股隐忍怒火,心头登时有种被温暖的赶脚。

悄然起身下了床,她竟鬼使神差地从身后主动抱住了对方。用下巴在那宽厚的背部轻轻点了两下,半边脸颊就贴在了上面,“谢谢……”

他最后那快要实质化的恼意,无非是觉得她被这么一个技术高超的黑客杀手给惦记上并不美妙,所以才会咬得那么重地道一句,“小狐狸被人家摸了底。”

“对方兴许并没有您所觉得的辣么能耐哦。”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她当然能察觉到对方的身体一震,却只继续轻嗤一声,“想要做到这个程度,其实给弄一个局部屏蔽就够了。换作我来,分分钟也是能够将您同其他人的所有邀请都给‘抹杀’掉的。”

局部屏蔽是什么东西?

虽心有疑惑,男人却没有将其宣之于口。同样没有的动作是转身,而是任由她环抱着,仔细感知着她的微薄温度。所有的怒意不知不觉消散殆尽了,被抚平心绪的他微微屈臂,双手便自然覆上了交叉置于腹部的凉凉十指。

“但是,您前面说得一点儿也没错,这一次是我唐突了。对‘亿城’的了解不够透彻,才会陷入被算计的迷局之中。”大大方方承认错漏不及的同时,百里诺夕并没有觉得自卑,反而很有信心地继续说道,“所有不足,我都会尽快补齐的!”

他当然知道,身后的这份骄傲从来都不是愚蠢的自负。所以,她既说得轻巧,便无条件相信以其这一身本事,完全是足够应付的。

一个转念,注意力就集中在了她刚刚提及的那个生涩词语,他竟虚心地讨教起来,“小狐狸说的那玩意儿……”

“哦,不过就是一个用做在一段时间内拦截所有外部信号的程序。也正是因为太简单了,禁不起粉饰的它才无法被掩盖存在过的痕迹……”

三两句就做完了介绍,她相信聪明若眼前这个男人,如此程度的点提就足够了。

他也确实不负所望,了然地点头示意,并又提出了心中疑问,“我们家的小狐狸怎么知道这么多啊?”

“学的呗!”这回答相当的干脆而紧凑,小小下巴在人家背上蹭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自勉道,“人不都说,‘勤能补拙’嘛!鄙人天资愚钝,自然是要做那勤快的笨鸟,努力点先飞一步咯。”

“这世上,也就小狐狸能这么一本正经地搁我这儿胡说八道了……”一声嗔怪洋溢着真切的宠溺,男人抓了抓她那柔若无骨的双手,嘴角不自觉就漾出了不言而喻的骄傲。

她却不太能理解他的盲目,缓缓从对方掌心抽出双手,一个侧步迈出就又并排站在了他的身侧。无奈地耸耸肩,两手一摊,连解释都省了。

嘁,人家明明说的实话,反而没人相信了。

一声叹落在心底,她的脑海里自然就浮现出曾经为了生存而拼尽一切的画面。那些带着伤痛的血与汗,常人真的很难能有幸历经几许。

男人抬起右手揽过那枚凉透的肩头,左手的指尖却落在了她的鼻尖,狭长的眼角闪烁着逗弄的戏谑,“敢问,我们家小狐狸究竟师从何处呢?”

师从?她这半吊子水的水平顶多够防身罢了。惯有自知之明的她哪敢托大,直露出羞涩的神态,维护着“师门”,“师从不敢说,那是污了阿墨的本事,不过才勉强达到阿墨的入门标准。”

真心不是她有着依赖而生出了惰性,实在是远子墨心疼她,只愿教了那么一些。再深奥一丢丢的东西,半隅也不让窥探了。

“远子墨。”

听到他醋溜溜的肯定,百里诺夕重重点了点头,还非常得意地扬起眉梢,自豪着,“没错!阿墨为我布置的防御超级安全,根本不需要担心被偷窥的。”

又是阿墨!她这开口闭口喊得真顺溜啊!

没错,她对那个男人的这份亲昵让他甚是不痛快。所有的笑意都于此刹那间消失无影,惟挂出一张黑如锅底的脸色看着身旁的人儿,“喊他全名。”

“人家可没辣么没礼貌。”没好气地嘟囔一声,她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对方这闪电般的变脸速度。

其实,她也是没机会那么喊的。很早的从前,他们都只用代号沟通交流。此番他决意陪伴在她身侧的时候,才知晓他原来是这么一个名字,却也只是从“子墨”自然变作了“阿墨”。

眼前这个男人的谈“墨”色变,顶多让她觉得有些不符合年岁的孩子气。于是,她便配合着傲娇地别过头不再看他,清眸却灵动着不加掩饰的狡黠。微微嘟起的小嘴哼哼两声,回以同样气呼呼的娇喝,“人的全名可是有三个字哪!”

“哼……人家图个省事,都喊了八年的‘墨’。不过这一次勤快了一些,多添加了一个字,这人哪来的辣么发意见啊……”

转眼低下头换做小声嘀咕的她,这一次确确实实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偏偏其声音的分贝控制得恰到好处,硬是轻易就拐骗到了对方。

被埋怨得一时语塞,男人的脸部表情霎时变得怪异起来,哭笑不明地也嘀咕一句,“感情小狐狸对人的称呼不是取决于亲昵度,纯粹图一个方便啊。”

至于他这边的动静,她到底有没有听见并不得而知。但是,她偏偏好巧不巧地扭头看了过来,将对方的纠结表情尽收眼底,却忍着笑愤愤喝道,“话说,这是问题的重点吗?您可以别跑题么?”

呃,这算红果果地遭嫌弃了吗?被无情教训了一顿的男人揣着尴尬扭过头,自觉小心眼的自己实在无颜再面对她了。

不想身后却适时传出阵阵低低的窃笑,他这才后知后觉到又被她给唬了。换上大度的心态不愿同她计较,只略有不甘地言归正传,“话说,那家伙真这么本事吗?”

“什么‘那家伙’,人家也是有名字的好吧!”又是嫌弃地白了这个小心眼男人一眼,再开口时候,她的语气充满了深深探究,“阿墨的本事,人家也不知道深浅哟。呃,容我好好想想哈……貌似几天前,有人用非正规渠道去我的空间踩过点……”

貌似是有这么一回事。心虚的他正努力思量着该如何完美甩包,就陡然感觉下巴飘过一阵凉风。对方探过来的五指很快就覆上脸庞,并简单而粗暴地将他的整个脑袋掰了过去。

一双波光粼粼的桃花池中,只映出她那落满谐谑的眉眼,那扬动的秀眉仿若在说,“小样儿,做坏事被抓包了吧。”

“咳咳……”尴尬地咳了两声,他索性也不挣扎着脱罪了,只非常谦虚地应承道,“是我尝试了一下。”

“哼!一早就猜到了……”

装模作样地冷哼一声,能再次看到对方难得的吃瘪模样,她的心情还是相当愉悦的。但是,她可没有想就这么放过他,端着一脸狐疑感慨道,“您倒是知难而退了,却有一只菜鸟硬是同人家的空间防御死磕到了底,最后还将它给弄得升了一级。嗯,您要是认识这位仁兄呢,便替我好好谢谢他吧。现如今,像他这样的好人真的不多见了哪!”

这一脸的感激,真是半分不假,直看得男人的脸色变了又变。尴尬不过一瞬,就换做了漠然的面瘫,咬牙切齿地答应道,“小狐狸尽可放心,我一定好好转达!”

当下就在心里将那位零七同志给从头到脚都问候了一遍。

“哈哈……您也别芥末小气嘛!”

实在是她这回荡在房间里的银铃般笑声太有感染力了,连他的深度郁闷都被瞬间抚平。然而,她却很不厚道地补充道,“人家阿墨说过,一般的技术水平是碰不到我的防御滴,更别说能让它升级了……”

“所以呢?”

面对他的鄙视目光,她哪里是从容不迫,简直不要太嚣张了才是。那一对细淡的秀眉扬起了明媚的得意,咧着嘴笑得心满意足,“所以,您的人,还是不错滴!非常值得继续深造……”

是要搁她防御上继续深造吧!

听到她心里这通“噼里啪啦”的算盘珠子声,他实在被对方的挖坑技术惊得无言以对了。目视前方的同时,果断将话题转移到从前,“小狐狸可是已经有打算了?”

打算?自然是必须有的!

一个抬手搭上他的右肩,百里诺夕直接无视掉身侧男人那对**得厉害的眼角,俨然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回了一个字,“等。”

不管她到底想要等什么,他既无条件相信对方,就不愿开口追问多余。

“那么……现在,小狐狸的正事都解决了咯?”

    作者闲话:

    二人的感情快要敲定咯,不过不是这样定下的哦。嘿嘿,马上就开场了,剧透下下,小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