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114章必须扑倒

章节字数:4884  更新时间:19-12-18 12: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嗯,好像……貌似……差不多,基本上算处理完了吧。

被他问得有些发懵,回复尚在酝酿之中,才搭上肩头上的那只手就被对方给扒拉下来了。

男人转身之时,正对上她这一双迷萌的秋水,忽闪忽闪着诱惑人心的华彩。早有异想的他冷不防俯身,薄唇贴着那细碎鬓角口吐若云,“小狐狸既喊那人‘阿墨’,又该喊我什么呢?”

他同阿墨根本不一样嘛!

强逼着忽略掉身体的酥麻感,她急急伸出双手抵在了对方的胸膛,脚下更是警惕地向后退出了好几步。

迎着逼迫而来炙热目光,脑海中匆匆掠过与他在这短短时间内的所有交集,不太确定地答道,“好像有喊过‘大叔’……呃,对,还有混蛋……”

所以,他于她其实就是个混蛋大叔咯?呵!她还“对”得这么理直气壮,真是教人不爽的赶脚啊!

扬起的嘴角只勾着危险的弧度,他那明亮的桃花池中湖水激荡不休,蠢蠢欲动的占有欲闪烁着罂粟般致命的光彩。脚步紧随着跟上几步,平静地陈述了一句,“我是许宸。”

啊,对,他就是这个名字!

只可惜,她现在再如何记得刻骨铭心也已经有些晚了。这才几步进退,人就被逼入了死胡同的绝境,一声沉闷的“咚”响,诉说着她的退无可退。

居然被传说中的壁咚了?

不过一道黑影闪过,所有的意识都消失不见了,她只感觉到一阵颤栗袭上大脑。少时,一片空白的脑海中徐徐出现一道暖光,而她居然莫名地渴望,还无意识地轻吟出了声,“唔……”

是那温湿舐过吹弹可破的肌肤,沿着耳鬓一路向下划过白皙颈项,留下丝丝风吹的凉意。两排整齐的素齿才在性感的锁骨上厮磨,身体被这一声轻吟颤得骤然鸣金收兵,抬头正对上那双迷离而柔媚的双眸。

舒润的味蕾再次掠过那血红的唇瓣,皓齿霸道而温柔地咬噬着,吮吸着为数不多的迷恋。不过片息,它便轻车熟路地闯入了那娇艳欲滴的檀口。

原以为此番开场又将是场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不想竟很快得到了她的生涩回应。小小粉舌试探性地顶住那抹温润,彼此不过几番进退有度的尝试,她的唇瓣便含住了他的柔软攻势。

这样猝不及防地被攫取,直叫许宸周身的血液瞬间燃起。更让其沸腾不止的是,小丫头竟不满于现状,硬是将攻势不断推进直至深入他的腹地,还带着逗弄一般欲进欲退。被撩得欲罢不能,他当机立断地用素齿钳制住那个“烧杀抢掠”后意欲脱逃的捣蛋鬼,一边轻柔啃噬着,一边还趁机一丝一分地夺取她的琼浆玉液。

欲擒故纵的她才想着全身而退,不料又被他轻轻松松给圈回了战场。这下可把她给惹恼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学着他刚刚的流程有模有样也演练了一番。

如此配合,直教她的对手兴奋到周身细胞都开始叫嚣不断。真恨不得当场将人给拆解入腹了,从此骨血相连而再无其他……

“嗬……呼……”

最后缴械投降的这位伪高手,瘫软无力地靠在墙上,身体的所有重量却完全落在了他的手臂上。贪婪地呼吸了好些空气,大脑因短暂性缺氧而产生的疼痛感才稍稍有了些许缓解。

被端在双手中娇小脸庞还泛着异样潮红,那双清眸懒懒地眯开一条细长的缝儿。只是再想起刚刚差点儿就窒息的状态,眼角就闪灼出了深度的幽怨。

“呵……您这是对人家有多深的怨怼之意啊,竟恨至入骨么……”

恨?这只没心没肺的小狐狸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呆呢!难道还感觉不到他对她的爱恋吗?

思念至此,许宸甚至顾不得她此刻的虚弱无力,抬起手就在那薄汗浅浅的前额上轻轻弹了一下。可一看到那瞬间泛起的红晕,他又很矛盾地自责上了。指尖翻转之间,温润的指腹便颇为心疼地按揉其上,薄薄两片唇瓣情不自禁地压下就要往上头落下一记安抚的浅吻。

可惜,百里诺夕实在是被惊得有些杯弓蛇影了,在他靠近过来的时候就下意识地向后躲去。“咚”的一声,脆弱后脑勺与厚实的墙体来了个郑重交锋,疼得她双眼直泛水汽,浓浓氤氲教人痴醉。

“小傻瓜……”哭笑不得的他轻轻揉了揉受伤的部位,一个猫腰将人给捞了起来。

要不怎么说“祸福相依”呢。身体上的那么一丢丢疼痛于她根本算不得什么,倒是叫她整个人清醒了许多。

待他随同着自己和衣躺下,并用手臂枕在颈项之下,她不由得紧了紧衣领。一双清眸只闪烁着浓厚的不安,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人,“喂,您躺下干什么?”

呃,好吧,怪他刚刚出手太重了一些,都给自家小狐狸留下心理阴影了!这可实在不是什么好现象,她的味道太美妙,教人不愿割舍分毫啊。

自省中的男人是理智的,除了有些无奈,一点也没有要怪责她反应过度的意思。随意放在床上的那只手徐徐抬起,温柔的掌心摩挲在她红润的脸颊,低声道一句,“别瞎想,我只是想抱着小狐狸说说话……”

一双大眼睛忽闪着狐疑看了许久,迎着那对清澈无欲的黯眸,她才放下些微的防备,惫懒地闭上了眼。

“其实,还有几件小事儿……那些书都是您准备的吧?”

就像那个长吻之后,他不再追问称呼一事那样。对方既沉默不语,她便当作是默认了。

“那些个玩意儿,可能得劳烦您帮我还给他们还了。”

这话题插入得突兀,他却听得分明了然。话语之中的“他们”自然是指包括那个小破孩儿在内的整个万俟家的人。

还不及应承下来,翻身背对着人的她突然伸手指了指外侧,补充了一句,“那份自信强大的协议,在垃圾桶旁边的地板上,别忘了一并带走……”

“遵命!”

从脸颊被迫离开的手才抬起敬了个礼,下一秒就又用炙热的掌心覆在了人家的小腹上。同样侧身而卧的他,迟迟贴近对方的耳畔,讨好似的问道,“不过,小狐狸觉得,我们把那处直接给买下来如何?”

“不如何!”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抓起他的爪子就往外一丢,依旧闭着眼说道,“本人没钱,穷出了境界。”

这家伙是故意的吗?他明明说的是他们,至于这么利落就把自己给摘出来吗?

当然,一早改变撩妹攻略的他并没有揪着这个点儿不放,而是顺着她的意继续出谋划策,“这有什么打紧的?小狐狸的那份,我先帮忙垫上,回头记得分期还个本金就是了。”

“嘁!您既是土豪,想买就买咯,反正搁手里也是亏不了的。”

精明如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拉上贼船,经济独立而物权分明素来是她与人交往保持的一个原则性底线。

“小狐狸的这个主意确实不坏!不过,”刻意停顿了一下,许宸的身子又抬起几分,薄唇贴着诱人耳垂又是几句小声嘀咕,“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噗……哈哈……”

真心被对方的意外小腹黑给取悦了,百里诺夕忍不住发出了阵阵愉悦的爽朗笑声,还于心里暗道一句,此歪主意甚得她心啊!

笑声才敛,她猛地转身向外,左手支起脑袋,居高临下地看着已然平躺在床上的他。浓浓的赞许眸光中,映射出那么一对黑曜石般闪烁透亮的眸子搁浅在桃花池边。那四周的桃色朵朵临去秋波,直教人心荡意牵。

“扑倒!”

许是眼前光景太醉人,她的脑海中突然就闪过这么一个大胆的词语。当时就被自己的放肆惊到了,只觉得阵阵辊雷凭空响起,偏偏那副不争气的身子却很实诚地作出了反应——竟“咕噜咕噜”咽了好几下口水。

“真妖孽……”

“小狐狸……”虽然很满意她的如此反应,许宸却并没有趁势发动进攻,而是缓缓抬手端着那枚小脑袋,食指指腹温柔拂过她的嘴角,噙着笑意说道,“流口水了啊……”

谁知,她非但没有反驳一二,反而动情的应了一声,“嗯……”

小狐狸这样子实在太萌了!

低低笑了一声,他直接收手将那根抹了一指“琼浆玉露”的指头放入自己嘴里,还煞有介事地吮吸啃噬着。

他这分明是红果果的挑弄嘛!这个男人,必须扑倒!

动情的眼波当即流转出一圈圈的涟漪,她的红唇只轻启出一个软糯的好奇,“好吃吗?”

没错,她就是为了反击才故意这般作态的。只是没有想到,对方竟应承得辣么直接。轻嗯还在空中滴溜溜乱转,他的嘴角已经扬得老高,还抽出那根湿哒哒的食指摩挲于自己丹赤唇瓣上,眉眼更是笑含桃花意纷纷。

如此妖娆姿态太诱惑,看得她忍不住一度吃吃笑了。少时,才意味深长地盯着身下的男人,低声问道,“您可知,您正在犯罪?”

“呵呵……我心甘情愿被判处终身囚禁于小狐狸的身侧……”

这么一句要命的情话,让她听出了飞蛾扑火的义无反顾。更教她无法抗拒的魅惑正是这低迷的音色,沙哑而不似枯沙般干涸,而是恰如落石滚沙的低沉磁性。

“咯咯……”她对此并不答不应,只笑靥如花地看着他,红润的脸颊竟沉出了两个若隐若现的酒窝。

“他之所以找上我,根本是因为那场赛事吧。”

对此跳频,许宸丝毫不觉得唐突,微屈的指头勾了勾她圆润的下巴,似醉非醉的眉眼微微一动,“对!”

“呵!真好奇他们万俟家的人到底从哪儿来的如此自信呢?”礼尚往来地挪了挪右手,指尖从他的小腹抚上胸膛,樱唇仍旧描画着心中的讥诮,“追根究底,不也还是从这么一个小城市出去的人嘛……”

真真是只是为了配合她的撩拨,他的左手五指倏地张开并向后探了探。于是,大拇指的指腹轻抚着唇峰,食指与中指便逗弄上了那枚迷你型莲雾水蜜桃般的耳垂。

“小狐狸真的不知道自己多么具有诱惑力么?”

面对这么一个不答反问,她却也不恼。如法炮制地探入右手,无名指不安分地在他颈项一下一下划过,难得谦虚了一回,“您实在抬举了。”

“非也……”暖暖鼻息飘洒而下,一枚温热的掌心遽然覆在了她的腰背之上,那温度之高,恍若要叫她即便隔着衣物也能清晰感觉到他的火热一般。他哑着音叹服道,“只有三十七秒啊……”

咧嘴扯出一个极恶劣的坏笑,绕到对方颈项之后的那只左手突然向上拉起,险些让人与她迎面撞上。掌控着主动权的她,仅歪了下脑袋,两片脸颊便紧贴着厮磨而过。

“呼……您记错了,那只是零头而已……”

这些同样具了温度的鼻息扑洒在耳廓上,心猿意马的他不禁加大右手的力度,竟还沿着腰部脊椎徐徐向上攀附而去。如此举动,好似在试图将所有的温热附着于那笔直线条之上,却有些收效甚微。

许是触景生情,想起了那夜的失手伤害,他的动作突然就僵住了,歉歉而语,“动手之前不算。”

呵,饶是她如此真情配合,他依旧会情不自禁想起与大夕交手的那一夜啊!

对方这样的临场走神,让她眸光一寒,所有的情绪都没了。

但作为一位完美的表演者,她还是非常敬业地将演出很到位地具现了出来。长发如洒,随着身形微微下压低几分,红润的唇瓣便栖上了,“咯咯……偷偷告诉你哦,姐作弊了。”

“哈,已经很厉害了。”

很显然,这个不动声色添加的自称,并没有被沉浸于迷情中的男人察觉到,才会应出这么个一语双关。

是啊,他在乎的那个大夕自然是厉害的,不过分钟就搞定了这么一个大人物呐。

所有苦涩都湮灭在弯弯嘴角,她只拉扯起一个凉薄的微笑,同样表意不明地作了回复,“嘻嘻……不过才这样呢……看来,帝城的也不过如此……”

后来呢?

也不记得究竟又配合着作了几番较量,她隐约是察觉到了对方的失控意识。可最后时候,他还是松开了手。

在她看来,这缴械投降的是他,输的人却是她!但是,她知道无论自己再如何不甘心,也要骄傲地扬起头。

“咯咯……”

娇笑着抽出右手,她确实是以胜利者的姿势高昂着脑袋,不以为意地揉了揉有些发麻的左手,便也再度背对着他原位躺下了。

“小狐狸……”

“嗯……”

在许宸看来,应是眼下的夜实在太深了,几番问话都只得到她这么一个简单的回复。而且,这“嗯”的声音越来越轻,细如蚊声中尽是浓浓倦意。到最后,竟是连这点儿回应也没有了。

“小狐狸,晚安……”

起身前,他仍不忘在那乌黑的发顶落下一枚浅吻。迂久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站在床边的他才轻手蹑脚地离开,并贴心地替她关灯阖门。

“嗒”的一声轻响才起,这个浓墨般暗黑的房间里骤然出现两点匿耀,忽明忽暗地闪灼着绚烂的异彩。

帝城么?呵,诸位尽可放心,她早晚会去的!但是,在此之前,她得好好思量思量曾经的那些布局要如何应变而动……

没错,她百里诺夕从来没有半点儿睡意,只是那会儿已经不愿再与那个男人继续做戏了。许宸,他的名,她这一次真的记住了。

黑暗中,一根修长的手指习惯性地敲打着床沿。“笃、笃、笃……”,绵延的节奏久久回荡在空旷的房间,教人根本听不出喜怒。

她并不知道,这片紧闭的门板上正贴着两轮明月。而那位她一点儿也不想记住名字的男人,正慵倦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对漂亮的桃花眼恰似春水雾气昭昭,朦胧而迷离,足以直击任何人的胸口最薄弱处,心动怦然。

当那道意料中的米黄色柔光遽然从细窄的门缝挤出几分,他那性感的唇瓣不由得扬起。果断起身转向旁边的柜子,掏出一个月牙形状的迷你音响,悄然放在了那片闭合的门口。

舒缓的轻音乐如泉水出涧,声声悠扬而轻灵,恍若在沿途洗刷那些裸露在外的光滑鹅卵石,平和而自然。

而他,这一次却是和衣躺在了床上,看着窗外稀稀拉拉的星辰,再次道了一声,“晚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