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117章非如此不可?

章节字数:6181  更新时间:19-12-18 12: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哼了一路小曲儿的这位面色醉红少女,从背包侧边再度取出一小盒药膏,指腹沾着些许便羞涩地拭过那仍有些微红肿的唇瓣。回头遥遥看了一眼来时的远处,暗自懊恼不已,她这是给自己养了一只贪吃鬼啊!

埋怨归埋怨,她的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这会儿竟然又色色地惦记起了人家的美妙味道。

好在她的理智尚存,进了学校范围便收敛了心思,端着寻常的神态快速穿过几条林荫小道,转眼就来到了拼搏楼前。也没有分秒滞留,几个快步爬上四楼,转个身就出了楼梯口。

咦,这不是乔家的那两只嘛!一大一小这么神同步的姿态趴在栏杆上,翘首以盼的神态又是所为哪般?

乌黑透亮的眼珠子轱辘一转,一绺狡黠之芒飘出眼角,少女存了逗趣的心思悄然上前。小小脑袋趁人不备,硬生生从那对兄妹之间探出,还同样摆出了一副望眼欲穿的模样。

“在瞅什么哩?说出来一起瞅瞅呗……”

回答她的只有迎面而来的一记猎猎拳风,她只不慌不忙地蹲下身,对方的虎拳擦着新束的发髻落了个空。抬手摸了摸被打散的长发,干脆就随手将其拆解开,清爽的一字眉下新月如钩。

“嘿,我说乔大公子,您这三番两次地出手,莫不是真心想要与我好好较量一番?”

开什么星际玩笑!他又不痴又不傻,怎么可能会萌生出如此愚蠢的想法呢?

乔霁同学连连摇头否认,还非常机智地伸出手指了指栏杆以外,果断转移话题,“诺夕,话说,你是怎么上来的?”

嘁,难不成他乔大公子的一双眼睛纯粹只是摆设,竟是趴那儿半天也没有看见她上楼吗?

仰起头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假模假式地唬道,“尽情发挥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脑补一下,本夕是飞……上来的……”

说完,一根皮筋被塞进嘴里,又被扯了下来,不一会儿的工夫,那个一尘不变的招牌马尾就被扒好了。

蹲地上的百里诺夕这才幽幽站起身,眼梢挑出分明的戏谑。言归正传,呵,这会儿倒会说不想?可由不得他了!

歪着脑袋冲一旁的萌妹抛出一个媚眼,抬起的手反向就给了身后的乔霁一拳。这挥出的手还真有水平,不偏不倚就给打人家左眼上了。

诺夕怎么可以这么不按常理出手呢!好歹也让他有点儿心理准备不是?

当然,借他乔大公子几个胆,也是不敢开口埋怨片语的,顶多就是在心里暗搓搓地吐槽一下。不过,长了心眼的他立时警惕起来,暗自揣摩着对方出手的头目。

嗯,所料不错的话,她应是在回礼这先后两次的贸然出手。若果真如此,那她必定还有一后招!

思量至此,他哪里还有闲暇功夫为自个儿的机智点赞,果断举步向后连续退出了十数步。妥妥拉开一段可观的安全距离之后,才小心翼翼地看向前方远处,“诺夕能不如此神出鬼没的吗?可怜我这颗小心脏,实在禁不起如此过度惊吓啊……”

“哦,是么?”忙着撩妹的她根本不空得搭理对方,头也没回地随口应了一句,一双爪子又捏上了人家乔小妹的圆润脸蛋。倏地俯身贴上人妹子的耳旁,征询着意见,“雪儿,夕夕姐还想揍你家亲亲哥哥一顿,准是不准?”

被迷得五迷三道的乔雪同学,当即被这股强电流击到了云山雾里,分分钟就将自家亲哥哥给卖了。不仅麻利儿地点头表示赞同,还软糯地应了一声,“好啊……”

“真乖!”

对于眼前这只犯了花痴的乔小妹,百里诺夕实在忍不住勾了勾她的鼻头。噙着清浅笑意兀地转身,正看见那位乔大公子退离自己四五米开外。不过,这样的距离实在教她感到尴尬,嘴角漾荡的嘲笑不禁深了几分,真想好好盘问对方一通呐。

他乔大公子究竟是记性不太好,还是眼力不济呢?怎的就将她小看得芥末狠哪?

“唔!”

一声吃痛的呻吟,毫无悬念就是乔霁同学中拳了咯。只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分明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关注着前方,却依旧没有捕捉到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如何出的手。直觉不过眼前扑过来一道粉绿色的亮影,无法幸免于难的右眼就非常光荣地被她上了妆。

“噗!哈哈哈……”

如此难得地亲眼目睹一番自家老哥的吃瘪风采,乔雪当时就笑得前仰后合,含糊不清地表达了一下对前者那对熊猫眼的特别钟爱。正幸灾乐祸得一发不可收拾,却听到自家偶像慢悠悠冒出一句友情提示,“雪儿,嗯,貌似只剩下五十九秒的时间给你回教室哦。”

“啊!”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起,乔雪顾不得继续捡自家老哥的笑话,一溜烟儿就跑没影了。倒是拼搏楼的窄窄楼道里,久久回荡着她那极不甘心的“宣言”,“夕夕姐,我一定还会回来的……”

余音还未散尽,预备铃就如约响起,轻而易举盖过了某小妹的阵阵哀嚎。

再说进了教室回自个儿座位坐定的乔家大公子,思量着被外头那位给惦记着终归不是好事儿,冷不防探出个脑袋。还算看得过去的一张俊脸纠结了许久,才勉强开了口,“那个……诺夕啊,你打也打了,气消了没?”

“怎么?若是本夕还没消气的话,乔大公子是准备再容人家打一顿么?”

这话反问得还真不客气,百里诺夕只极不待见地抬眼淡淡一瞥,见着他一脸吃翔模样,反而起了兴致神补刀道,“就您这龟速出手,反应可不是一般的迟钝哪!莫非那‘混世魔王’的称号,也是花了重金买来的?”

买来的?!真没想到,诺夕竟然如此与时俱进!

他其实是意外对方这么接地气,居然将“校园风”摸得这么清楚。只是他好像忘了,那句“名言”分明就是她当着八校学子的面亲口说的呢。

揣着狐疑才对上人家的清眸,果断缩回脑袋以求自保。不想,他才掏出书本放在桌面上,门外就递进来一句没头没脑的说话。

“头脑既不聪敏,四肢又不发达,恐怕被人卖了都还不自知哦……”

这话数落得有些无厘头,任乔霁思量再三也没有弄明白其中深意。只得弱弱地又探出半个脑袋,准备向人家一问究竟。哪想一个不凑巧就撞上她搁外头紧锁眉头的模样,那一双手左右同时开工,正在花白的草稿纸上写写画画个不停。

啧,诺夕怎么总是这么忙啊!

细细想想,他终于还是放弃了打搅人家工作,暗自将那些呼之欲出的困惑扫数咽下了。

可不是忙坏了嘛!从日悬高天一直持续到残阳似血,期间她连抬个头,喝口水的空闲工夫都没有。紧赶慢赶才终于完成了一小部分的计划,这会儿再看那几张最后的图纸,如释重负的同时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玩弄着指间的尺笔,仔细又复核了一遍。这才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文件袋,将这些已经加密的图纸悉数放入。随后又将桌角摞起的三寸草稿全部收入背包,两腿一伸,靠着墙开启了闭目养神的模式。

才这样程度而已,就超负荷了?

这一下午的工作,在她看来作业量并不大。偏偏这么正常的用眼,此刻居然酸涩得特别不舒服,教她不禁怀疑瞳术的存在究竟利弊孰重。

“夕夕!夕夕!嘻嘻嘻……”

拖着冗长的低低笑意,一袭粉紫色长裙的短发少女双手撑在阳台倚着栏杆。少时才从二楼探出个脑袋,仰着脸眯眼看向天空中的闲云残日,扯着嗓子又喊了一句,“吃饭啦!”

就到饭点了?

倏地睁开双眼,温柔的目光快速落向了楼梯口,却并未发现一个人影。一个短暂的愣神,这才意识到对方的声音貌似是从楼下扬上来的。

咳咳!空空这家伙也太能偷懒了一点吧。不过才两个楼层的台阶而已,居然都不愿意迈开金足爬上一爬。

无力地扶额瞟了栏杆以外一眼,心头陡感被一股深深无奈包围,实在怪责不起来。

咦,不对啊!这家伙该不会是故意的吧?大庭广众之下扯这一嗓门,是唯恐整栋楼的人不知道她俩即将要共进晚餐吗?

如此想着,百里诺夕还是很罕见地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一边抬手摸了摸鼻子,一边起身两步来到教室门口往里头探了探。

她就说怎么会安静得这么异常,原是教室里头不知何时已经空无一人。难怪楼下都砸过来这么大一块石头,却是半点儿浪花都没有掀起来。

体能课?别逗了,高三还有哪门子的体能课?更别说他们班的莘莘学子了,一个个都恨不得将一分钟掰成一个小时来用。

难道真的放学了?即便她全神贯注于图纸上,顶多选择性过滤掉人来人往的脚步声,却也不至于连铃声也听不见啊。

“别瞅了!赶紧的啦!”一声声催促之后,对方似乎猜到了她的困惑,非常善解人意地又递上来一个解释,“电力维修,大白天没有必要发电,哪儿来的铃声。”

哎哟哟,这家伙还真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啊!

讪讪摸了摸鼻尖,百里诺夕索性也懒得转身了,倒着退回座位加紧收拾起了桌子。

“夕夕该不会还没忙完吧……”

听到底下的细声嘟囔,她赶忙站起身也趴到了栏杆上。低头正见那一头短发随风而动,仰起的小脸蛋上笑若星灿,冲着人家就大声配合应道,“乖,来了!”

暮色四合,斜阳怀揣着深深依恋迟迟停留在地平线上。天边那玉白如洗的云絮,好似染上了绯红的娇羞。远处的层叠山峦,郑重披了一套晚霞金装。新绿色的宽阔草地,笼罩在浅浅的橙明之中。

清风暂平,送来的阵阵馥郁清香。三三两两的同学漫步校园,独独绕过了操场中央,仿若那儿存了一处禁地。

绿油的草地为床,霞光满布的蓝天为被,正有两位少女比肩而卧。耳鬓厮磨的戚戚私语伴随着阵阵低声轻笑,自然惹得众人频频回首,却无一人敢惊扰一二。

“空空……”

从身侧牵起一只柔软的素手,百里诺夕漫不经心地拨弄着人家的修长手指,清眸始终游离在遥遥天际。许久才又柔声唤了一句,“空空……”

“嗯……我在……”

长时间依在人家肩头的那枚小脑袋突然抬起几分,凑到对方耳畔低语了几句悄悄话。

沉默,在她重新躺下的时候开始酝酿,很快就在俩人之间弥漫开来。很久很久以后,慕蓉筱箜才低声问了一句,“非如此不可?”

非如此不可?这个问题她还真的没有计较过,决策时候仅仅是配合着权衡了一下利弊长短。若是对方不乐意,她其实也可以重新制定计划的。

“知道了。”将思量之色看在眼里,不等她改变主意,慕蓉筱箜了然地点点头同意了她的决定。同时,也顺便表达了一下心中的担忧,“所以,这一次,还是因为那个家伙惹下的大堆麻烦吧?”

“空空都知道了?所以,空空远比她更懂我的心思啊。”

这句感慨一出,她只觉得自己的对比实在有些可笑。

大夕与她共存于一副皮囊之中,说到底她俩其实只是竞争对手的关系。她竟还傻傻地奢望能与对方成为交心的朋友么?

“我倒是不知道那家伙胆子这么大,竟整出这么轰轰烈烈的事故。”说话间,慕蓉筱箜的脸上不免挂起几分担忧,长长叹了口气,“唉……夕夕今早又上八卦头条了!眼下恐怕不止全校,八校都差不多传得沸沸扬扬了。”

原来空空指的是这件事儿啊!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就是针对“猥琐大叔撒泼大妈”那个事件,调查组派了相关人员前来调查取证了。为了避免串供嫌疑,他们不仅来得突然,还把但凡同她交过手的同学都单独喊去了问询。

等等!夕夕这么邪恶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无意间扭头看到这么个画面,慕蓉筱箜当即回过味,飞速换上一脸坏笑,“夕夕旷课一上午,猜猜看那些人走的时候,表情是怎样的?”

“我那儿都收到结案通知了,还能是什么表情?不就是即兴而来,败兴而归嘛。”

百里诺夕心里非常清楚,这一次事件能够这么快速有效的解决,全是凌璐华动用了关系给办案人员施加了压力。

“嘁,人家根本不是败兴而归好吧。”冲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慕蓉筱箜“蹭”的一下坐了起来。双手在脸上摆弄了好一会儿,才端着一脸见鬼模样看向完全愣住的对方,“一个个都是这样的。”

“芥末夸张!”

夸张?当然夸张了!被调查的人辣么多,包括外校同学在内,怎么也有百来号吧,其口径却出奇的一致——“百里诺夕不过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特级加速器!”

听对方这么一解释,别说人家调查组了,就连百里诺夕都不禁要怀疑是不是有人给他们提前定了供词。如此通天本事,可就不是自家大人能够办到的了。

调查组是上午来的,她凑巧又旷课一个上午的课。所有人都只当她是避嫌,却不知她只是被温柔乡缠了身。聪明如她,自然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脑海中只肯定出一个念头,是他!

“空空应该猜到了,真正的麻烦不是那个。而是……大夕动情了。”

即便她已经接受了那个男人,可心里的这道梗却是始终存在的,轻易是过不去了。他的情,她能够真切地体验到,心中的感动与贪念也是真实的。可让她耿耿于怀的害怕,是担心自己多少还是受了大夕的影响,爱得糊里糊涂。

毕竟,阿墨的爱不得还历历在目,她如何能够“移情别恋”得这么干脆呢?这根本不似她的性子嘛!

“唉……终究还是出事了……”长叹一声,慕蓉筱箜很是懊恼自己当日动了恻隐之心,才给了那家伙胡作非为的勇气。

想她的夕夕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爱与恨看得那么分明,如何能够接受他人摆布的爱或不爱呢?

手心一暖,低头正见左手被抓着拉到了胸前,干脆顺势再次挨着百里诺夕躺下。反手扣住对方的五指,安慰得有些无力,“即便是她,也不能替夕夕决定要爱谁。”

决定?经昨夜那一番较量,暂时蛰伏于深处的大夕眼下确实没有本事为她决定什么。可是,早先留下的潜移默化影响还是能够发挥些余热的。

这些,百里诺夕并不想让慕蓉筱箜知晓,不仅无益,还徒增了对方的烦恼。

紧了紧交错在一处的五指,突然就冒出了几个很深度的问题,“空空,你说,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天蓝水绿花红雪白,它又是什么颜色呢?”

慕蓉筱箜还真被它给问住了,微微侧过首看过去,正见那红润的侧脸迎着余晖。清眸凝空,眼角的不安中还明灭着浅浅不解与好奇。

这种矛盾的感受,是所有未曾涉足爱情的孩子都曾经有过的。既对神秘之物蠢蠢欲动,又因未知而畏首畏尾。

“夕夕,去谈一场恋爱吧……”不待对方开口,她又补充了一句,“轰轰烈烈也好,细水长流也罢,只要彼此真心相待便是爱情……”

“空空……”

一声深情的呼唤中,连百里诺夕都没有察觉到,那凝望着天空的两道眸光竟乍然呈现出一瞬的玻璃蓝。直到她扭头深深看向身旁之人的时候,仍旧闪烁着醉人幽光,却被长长的睫毛,遮掩在了眯起的眼睑下。

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就乐了,小嘴直嘟着委屈,“人家才回来,这么快就被空空厌烦了呢……”

“夕夕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嗔怪一声,慕蓉筱箜抽手覆上了她的漂亮眼角,轻柔得仿若在试图抚平那份细碎的不安,“每个人的每一段爱情都不一样,除了夕夕自己,谁也给不了答案的。但我相信,我们家夕夕的爱情,一定是最美的!”

至于她自己往时拥有过的那段无疾而终的情感算不算得上爱情,早就已经不重要了。

注意上一个人,往往不会需要太多的理由,兴许不过一个举手投足的对眼。那个男孩曾经让她感觉熟悉,只可惜,那种感觉来去都太匆匆。当发现对方根本不是她想要的模样,一切也都变得陌生不一样了。

直到沉默变作冷战,愈演愈烈到最后的直接形同陌路,她才后知后觉地有了明悟——两人从一开始就错付了!最初的惺惺相惜,皆不过是因为对方身上存了那么一丝微不足道的相似气息!

归根究底,还是对方出现得正合时宜,恰好成了她的相思寄托罢了。不过一个假想的恋人,既谈不上真心,怎么称得上爱情?顶多算一份可笑的自欺欺人!

此一份冰蓝过往,她从不觉得有必要告诉百里诺夕知晓。可她却不知道,后者虽远在千万里之外的大山深处,却对一切了如指掌。

“没有空空的日子里,我也一度如同失了另一半的提线木偶般无知无觉。可当我得知空空还可以爱别人,我真的高兴坏了,还兴奋得一夜无眠……”心痛地紧了紧五指,那份由来已久的自责终于还是让她道出了多年的愧疚,“亲爱哒,让你如我这般……从来都不是我的本愿啊……”

说不出的不舍,百里诺夕突然转身将人紧紧抱住,对她更多都是亏负。那晚若是出手之后就默默离开,她根本就不会成为事件的暴风眼;如果几年前没有再回来找她,她们之间就不会存在任何交集。

说到底,当初若非她无端闯入对方的生命,人家往后的人生应该依旧是处处充满暖阳,生机勃勃的。

这么多年的错位,一切合该回到原来轨迹了……

“空空,谢谢你帮我分担了这么多的寂寞……”

深知事已成定局,慕蓉筱箜只将脑袋埋进她的怀里,重重点了点头。即便内心有万般不愿舍弃这份缱绻,心中的一些话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与对方听了。

“夕夕,我从来不怕寂寞,只怕你被它拖入万劫不复的炼狱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