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118章这么热闹啊

章节字数:5691  更新时间:19-12-18 12: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人生如戏,各分角色。热闹非凡的舞台已经布下,任他生旦净末丑,皆需按着脚本粉墨登场。既都是剧中人,真真假假,迷了谁人的心,乱了谁人的想,全凭个人思量了。

夕阳终于拖着绵长的余晖沉入了远山之中,第一中学山脚下有一家生意还算不错的面馆。这会儿早就过了饭点,还迎来了一高一矮两位少女顾客。她们一前一后隔着有段距离,外人乍一看并分不出彼此有多大的干系。

瘦小的短发女孩扫了一眼店内,最后挑选了一个比较靠中央的位置坐下了。人才落座,其后不远的那位高挑长发少女便举步而入,同样环视了下四周,清浅目光自然就落在了前者的身上。清闲的脚步遽然加快几分,分钟在人家跟前站定,直露出一副讨好的笑意。

前后坐下不过两分钟,店家的碗面都还没有端上桌,她们所在的四方桌侧边又来了一个男人。油头粉面的打扮,仍旧遮挡不住浑身的武夫之息。他才入座,就饶有兴致地打量起对面而坐的两位少女,心思看得并不分明。

短发少女对这位跟了自己一路的不速之客并没有多大的意见,倒是冲对面的同性咧了咧嘴,扯出一个要做坏事的奸笑。随着她的一只手抬起又落下,一声闷闷的“嘭”响适时响起,竟是一个大大的手提袋被她提溜着放在了桌上。

什么好东西,这么一大袋啊!

面对众人的强大好奇心,她不疾不徐地从里头拿出刚刚从隔壁小超市买来的各种包装盒子。不消半刻钟,几排商品整齐地展列在了大家伙的面前。

天啦,吃一碗面而已,怎的需要如此多的调料?快来瞅瞅,孜然粉、葫芦巴、花椒粉、椒盐、姜粉……外加上面馆老板免费提供的酱油、陈醋、辣椒油……

不得不说,这一桌子的调料品种真的太多了,直看得店内的顾客咋舌不已。他们还在疑惑她到底准备玩哪般,就听到其对面而坐的那位长发少女弱弱地问了一句,“那个空啊,咱可不可以不放孜然?”

看着后者眼角直抽抽,他们不禁产生了一个大胆而可怕的念头。

果不其然,短发少女朝对面甩出一记刀眼之后,非常熟练地将各种调料包依次打开,并尽数将其倒入了问来的大碗中。只见她一会儿顺时针搅拌一圈,一会儿又逆时针鼓捣两圈,一边还哼着欢快地曲调摇一摇碗盏。

还真是上等的调料呢!这十数包入碗,尚未拌和得当,竟就散发出了刺激味蕾的浓郁气息,直教人食欲大增。

长发少女瞟了一眼正留着哈喇子卖力围观的吃瓜群众,只扶额作不忍直视状,却是不敢再使小性子胡言乱语了。

难得今儿个这么沉得住气啊。眉梢挑起一抹兴味,短发少女麻利儿地将对方跟前的面碗端了过来。右手抬起几分,碗稍微一个倾斜,汤汁就被她尽数倒入了垃圾桶。拉过之前调配好的酱料,在那干透的拉面上来回浇了好几层,又勺了一大汤勺的辣椒油,陈醋到了小半瓶……

“咕噜……咕噜……”

一声声吞咽口水的声音于周围此起彼伏,吃瓜群众们暗呼一声“此地不宜久留”,便果断闪人。

这小小丫头的心眼也忒坏了!那么一大碗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是人吃的吗?分明就是在整人嘛!

不过,整的又不是自己,远远看看热闹得了,还是别惹祸上身。

食客们自觉而有序地端着自个儿的吃食,往旁边的空位上挪了挪。只有坐在“台风眼”位置的那个男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静等着服务员上面。

“啪!”

别误会,他的面还没有等到,短发少女已经将那碗新鲜出炉的“酱面”重重放在了对面少女的跟前,娇呵一声,“吃吧!”

“呃,那个空啊……”悻悻摸了摸鼻尖,长发少女面露难色地盯着铺了厚厚一层酱料的碗面看了许久,才讨好似的抬眼看向对面,软软地道了一句,“不帮我拌一下么?”

呵!还矫情上了?

轻笑一声,短发少女依言端走了那个碗。不过,她并没有拿起碗里的筷子进行作业,而是打开一旁的陈醋盖子,将剩下的大半瓶陈醋全部倒在了已经有些涨糊的面上。

“还有什么需求要我帮忙吗?”

呃……还是饶了她吧!

长发少女果断将双手高高举过肩头作投降状,哪里还敢再言语要求对方点什么。默默地搅拌着鼻子底下的那碗特制碗面,那刺鼻的味道教她艰难地咽下口水,半天都不想下筷。

能不吃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吗?咱就换个方式呗?

她可怜兮兮地巴眨了好几下眼睛。见这么真诚的乞求都被无视了,索性一咬牙,硬着头皮夹起了一大团,视死如归地将其塞进嘴里。于是,一个原本是诧异的“嗯”音,经过层层有料“过滤”,挤出来却变成了努力想要克制的作呕动静。

为了配合对方眼底闪过的那抹狡黠光彩,她的脸上表情异常痛苦,简直就是比吃下了半只苍蝇还要恶心的模样。

在众人心惊胆战的目光中,一碗那么恐怖的东西,就这样被她三下五除二给填进了肚子里。这最后一口扒了半天,才被她含在了嘴里。还不及咽下,就急急抓起对面短发少女的手,含糊不清地邀着功,“亲爱哒空,人家芥末听话,可消气了?”

“啪!”

又是一声脆响,却是一记响亮的嘴巴子落在了长发少女的脸上。那白皙水嫩的脸颊上,登时闪现出一枚鲜红的五指印。而那口乱七八糟的东西,顺着这记耳光的力道,统统喷在了隔壁那位男人的身上碗里。

头顶着几根颜色诡异的面条,男人胡乱摸了一把脸上的污秽,愤愤然站起了身。

外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眼见着他就要动手打起来了,竟是很难得地发了善心,不禁替这位倒霉丫头抹了把冷汗。然而,事态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热闹,男人只破口骂了一个“臭”字,就愣愣地顿住了。

“臭死了!”这个迟到的谩骂却也不过才一句而已,并没有后话。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眼睁睁看着他大力拍去身上的碎碎脏东西,哑着声低喝一声“晦气”,便自认倒霉地离开了面馆,连账都没有结。

“别追了,回头把这碗面算在我的账上吧。”

长发少女揉了揉胀痛的左脸,冲想要追出去的服务生喊了这么一句。不想,竟换来对面少女的癫狂大笑。

“哈哈……果然是今时不同往日啊。您还真是豪气呢!”

“不是……再怎么说也是我吐了人家一身,那人没有找咱们要赔偿已经算走运了。不过一碗面钱而已,于情于理都不为过吧?”

很显然,这俩相识的少女结下的梁子可不小,应该是仇怨大了去了。饶是长发少女好话说尽,端坐在对面的那位始终冷着一张脸,看跳梁小丑般听她搁那儿自说自话。

“……有什么话,咱回去好好交流不好吗?你打也打了,给出的惩罚我乖乖受了。还要怎样嘛……”

“呵,我要怎样?”短发少女冷哼一声,打断了她的长篇大论,只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我要分手。头顶上挂着光环,可不见得就是天使了。绿油油的那玩意儿,叫丢人!”

“别……”

终归还是慢了一整拍,阻止不及的她只一只手僵在空中,对面的双手已经大力从桌上扫过。

“叮铃桄榔”一阵,大小碗盘通通落在铺设了瓷砖的地板上。冰冷的瓷器碎片反射着灯光,泛出极寒的光彩。那么一大份滚烫的汤与面砸下来,溅起好些汤汁,弹在了已经起身的长发少女的光腿上。

被护住的短发少女眼底飘过一抹心疼,对上眼前的浅笑,牙一咬,还是把对方推开了。看着她险些踩到碗盘的碎片,一双手都紧握出了虚汗,却还是勜劜着发出了低低的冷笑。

“请您别再装模作样地上演这么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了。早先干嘛去了?啊对,您现在可是大名人,需要护着的人太多了……”

“不是……”急急为自己辩解了一句,再度上前的长发少女倏地扭头看向正欲靠近的店家,给出了个冷眼警告。

随即又换上一脸柔情看向怒火中烧的短发少女,忙不迭地为自己争取着最后的希望,“真的都是误会。人家乔小妹才多大点儿啊,就是觉得挺可爱才逗了她一番。我们之间真的……”

“我们?哈哈……”一阵悲凉的大笑,短发少女用尽浑身气力甩开她的手,怒喝道,“太可笑了!您是当别人是瞎子,还是把我也看做了傻子?百里诺夕,记住了,今天是我慕蓉筱箜不要你了!你我从此桥路无关!”

这话说得绝情,可说话少女那张伤心欲绝的脸庞早已泪眼婆娑,一把推开眼前之人就大步逃离了这块伤心地。

吃瓜群众则很没有同情心地惊在了原地,顿觉得头顶有数万只黑噗噗的乌鸦展翅飞过。

合着闹了半天,她俩是情侣关系啊!可她们分明都是女孩啊,这个世界实在太疯狂了!

许是想到了那个难以接受的恋爱关系,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齐齐转身看向中央战场。然,那儿除了一地的狼藉,哪儿还有一个人影。倒是洒满酱料的桌上留下了一张百元大钞,好似在提醒着在场之人,先前的状况是真实发生过了的。

至于他们想要关注的当事人,此刻正踩着时明时暗的影子款步走在南山脚下,心中嘀咕不断。

那丫头还真下得了手啊!

别误会,百里诺夕并不是觉得那个嘴巴子吃着痛,而是心疼那张不得不砸出去的百元大钞。按着她原先的预计,顶多半价就给打发了,不曾想竟还要赔几副餐具,真是亏大发了。

于是,从山脚一路走到坡上,她都在满腹闹骚地计算着得失,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路人看过去的特别眼神。不过,并没有义愤填膺的愤怒申讨,而是见鬼的蠢蠢欲动!

行了,都来为校花同学打抱不平吧。她就是那个始乱终弃的负心女、花心萝卜叶。

随时准备着接受“审判”的她突然于校门口止了脚步。可是,闭着眼等了好几分钟,只感觉到无数的人来人往,步履匆匆,却并没有人靠近。

是的,周围很安静,既没有她假想过的指指点点,更没有铺天盖地而来的各种负面标签。

后知后觉发现此处异常,她的心中竟腾腾生出了好些的狐疑——莫不是她从前下手太狠了,竟教这些个孩子敢怒不敢言?亦或是他们太不关心时事了,压根儿就还没有收到事件的动态?还是说……

正各种猜测着,终于有个胆子很大的男生跑到她跟前打脸了。不过,情节并没有顺着她预想的桥段发展。

男生那双藏在身后的双手,正颤抖着紧紧抓着一朵红艳似火的玫瑰。在她睁眼看过去的时候,一言不发地将其塞进她的怀里,掉头就跑远了。

现在开始流行明褒暗贬了吗?

百里诺夕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一脸懵逼地愣在原地,直到那个男生的背影消失在校门之内的人群中。

哎我去!这哪是没有得到消息,不要太神速了哟,竟是阵仗都集结完毕了啊!

“我们爱学神!”“我们爱女神!”……

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叫嚣如同对峙的两军,针锋相对着任何一方都不肯让步分毫。惊得感慨不已的百里诺夕一身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实在忍不住就暗骂一句,什么鬼!

在她看来,眼下的事态发展同原先所想的剧情根本没有一点儿相似度。再怎么说她也是劈腿,于情于理,这些同学们应该有些正义感地非议两句才是科学的。可她不知道,她俩神级的女女恋情才是不被看好的,希望她们分手的可是大有人在呐。

“不知所谓!”冷哼一声,一双清眸噙着寒芒扫过周遭这些个闲来无事的冷血同学们,她的五指一松,玫瑰花就笔直地掉落在了跟前。众目睽睽之下,一只花白的运动鞋就毫不留情地踩了上去。那鞋底的红花一片,碎的是所有男生的痴心念想。

从头到尾,她都冷着一张脸,目不斜视地从对垒的两对人马中间走过。可事实上,她的心里还是蛮震撼的。毕竟这次注目礼的长度有些大,直从校门口延伸到了拼搏楼楼前,给人一种全校出动凑热闹的赶脚。

就在她准备上楼时候,静默了许久的身后乍然响起一声语调整齐而气势强大的口号,“单身万岁!”

万喵线的岁!一群单身狗,有什么可沾沾自喜的?要是这会儿相信这一出是上千人的默契,那她的脑袋绝壁是被门给夹了!哼,千万别让她知道这场闹剧的幕后策划是谁,否则,她保证绝对不会打死他!

不动声色地稳住险些趔趄的脚步,疾步如飞地从人群穿过爬上了四楼。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觉得预备铃上课铃什么的,其实也是蛮好听的。可惜,眼下距离晚自习的铃声响起,还有近二十分钟呢!

“百里诺夕!”

听着这么一声气势如虹的呼唤,四楼廊道列队站立的同学们不禁缩了缩脖子,直叹楼道这位大哥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潘老二?他来干什么?

才搭上肩头的双手还没来得及将背包取下,百里诺夕的动作就顿住了。一双澄明透亮的眼眸浅浅一凝,当即想明白了各处关节,暗道一句,空空还真敢玩啊!

既如此,她当然要配合着让脸上的“生人勿近”出现寸寸龟裂了。还别说,这临时的表情控制确实挺到位,至少在围观群众的角度看去,她的眼角实在抽得厉害。

直到对方临近自己地盘时候,她才施施然转过身,没有客套讲究,只弯唇冷笑一声,“我这都还没有坐下呢,竟就已经有人按捺不住了啊……”

兴许这个来人的出现并不在幕后策划之人的意料之中,廊道上的人马立时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态度。

有那么一方人马仿佛得了主心骨似的,同仇敌忾地看向了百里诺夕;还另有一方表现得异常抗拒,义愤填膺地瞪着停在她跟前的人。当然,人群中还有那么一小拨是被叫来凑数的,既是纯粹为了看热闹,这会更是幸灾乐祸地来回巡视着双方动态,心里对这只出头鸟的胆识也是相当佩服的。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一场徒手撕人的血战即将上演的时候,挑事的潘家老二却突然拉住了人家的手,一脸感激涕零地说:“多,当真同箜箜分手了?可绝对不能再反悔哈!”

这是什么剧情跳跃?

同旁边吃瓜群众一样,百里诺夕显然也没有料到剧情还没有发展就直接反转了,只真切地感觉到自己那颗脆弱的小心肝被这二货模样给惊到了,居然生生停跳了半拍。

空空,太空空,怎舍得叫她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半息回过神,掩去内心的窃笑,她自然是毫不客气地大力甩掉那只爪子。举步往后退出一步坐到凳子上,才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向来人,“潘老二,我几时有说过不要她了?从头到尾都是她搁那儿自说自话,我有批准同意?”

这两句问话相当霸道,惯了她强势之态的同学也并不觉得有何不妥。偏偏深陷幸福迷阵中潘老二仿佛魔怔了一般,根本听不进她此刻地话语,只不断重复着感激,“实在太谢谢你……”

“咣当当……”

这是无数下巴砸到地上的声音,吃瓜群众无不张着嘴看向站在暴风眼的那位,请问,这只二货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听不懂人话吗?

“不客气!”

这边又是神马情况?她居然还有来有往地应出这么一句!一个两个都不按常规出牌,这瓜要怎么吃?

然而,这边唏嘘不已的同学们还没有平复内心的惊涛骇浪,又听到人家凉凉道了一句“诸位随意”。齐刷刷看过去的时候,她已经若无其事地戴上了耳机,正打开书包拿出课本,旁若无人地开始学习了。

这下,他们的感觉就更不好了,就差没有把这个“瓜”直接给砸地上了。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一不留神给错过了什么?这剧情太不套路了,丝毫不暴力的画风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啊!

“哎哟!这么热闹啊!”一声戏谑从楼梯间乍然响起,却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一个宽厚的手背贴着嘴唇尴尬地咳了一声,最后还是换上了平常时候的低沉,微愠更胜强怒。

“只剩下三十天而已,还都嫌这点儿时间太多了么?嗯?”

此幽幽之音才落下,众人一个同步的激灵,瞬间作鸟兽散。完美地演绎出了“风一般的少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