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121章捡个笑话听听

章节字数:6301  更新时间:19-12-18 12: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陌快跑!是他……他来了!快跑……”

一声声急促的浓浓不安划破静寂空气,柔软而细长的草叶铺就的木床上不安分地躺着一位窈窕少女。那一双秀长的细腿被深紫色的轻纱盖住了大半,只露出绷得笔直的小腿。一对嫩白的手臂胡乱挥舞着,却是无论如何也散不去的恐慌。

被眼睑遮住的一双眸子,正躲在外人看不见的深处默默洗涤着兢惧,竟教眼角不住地流出浅浅殷红的液体。分不清是泪或是血,唯反射出无比的绝望,直看得床边男人的一颗心揪得生疼。

“诺儿……”心痛不掩的轻唤,他再也忍不住伸出手抚上她的脸颊,轻声安抚着,“诺儿不怕,那些都是假的……”

垂眸看了一眼掌心那早就被鲜血深浅斑驳的红艳色彩,五指倏尔紧紧扣住绢帕,眼底酝酿出了蠢蠢欲动的强烈飓风。

他?所以,本次意外的罪魁祸首就是邀请函上的那个人,万舸珉吗?

“啊!”

惊呼才起,少女紧抓着身上的轻纱,一个激灵坐起身。绝望神色尚来不及平复丝毫,就被眼前的昏暗一片转移了所有的注意力,暗道一声,嗯?竟是还没有天亮吗?

直到身体的感知恢复功能,眼眸上的紧缚感才让她心头一紧,半天才缓缓抬手抚上眼睛。

没错,她的双眼又被蒙上了。这一次用的并不是从前那块以曼蛇薄皮加工而成的轻薄眼纱,而是一大块厚重的黑布,半点光线不透。可即便是隔着如此厚度的轻轻碰触,却也让里头的那一双眼角疼痛得剧烈。

“嘶……”

倒吸了一口冷气,少女并没有费心力去应付疼痛,反而更多出了好些疑惑。

清醒过来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分明记得自己并没有动用瞳术,为何会伤及眼睛呢?莫不是,这一次真的要瞎了?

如斯想着,她竟将最后一句给呢喃出了声,耳畔立时得到了一个嗔怪的回答。

“诺儿莫要胡说!”

男人不动声色地用那块绢帕抹去手背上的浅浅鲜红,一个扬起就将其丢进了身后的那盆药水中。这才敢用双手徐徐搭上对方的肩头,声音也缓和了许多,“有阿墨在,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诺儿的。”

没错,这一直困扰她的熟悉,就是她家阿陌的气息!那孩时的记忆实在被尘封得年深日久,她都一度错觉自己一个人在这纷繁世间走了太久太久。

抬起的手才想紧紧抱住对方,却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就一个反手将身前的人给推开了,一个小脑袋摇晃个不停。于是,那些被汗水浸湿的长发很是凌乱地全部沾在了她的脸上,模样很是狼狈。

“不对!阿陌,快跑!是他,那个人找到我了!快,快离开这儿……”

远子墨顿时被这无法治愈的恐慌给深深刺痛了心。再见那早就没有了血丝的液体又一度淌下,惟流出得不到救赎的崩溃,哪里还有心顾及她的反抗。第一次非常霸道地将人揽进怀里,温唇贴着发顶吟道,“我只陪着诺儿,哪儿也不会去的。”

不是她不想要阿陌的陪伴,而是不可以啊!

清醒之前的睡梦中,她身临其境地又经历了一次那段暗无天日的痛苦,却是意外教更多的细枝末节浮出了水面。

眼下,它带来的胆战心惊恐惧已经所剩无几,唯留下令她发指眦裂的愤怒。在她的潜意识中,不管那个可怖的男人会再次将自己拉入怎样的阿修罗地狱都是无所谓的,但永远别妄图通过她找到阿陌!

那么,最后在温暖一次吧。就这么被紧紧地相拥着作为彼此短暂相聚的别离,也是不赖的啊!

双手配合着思想,百里诺夕自然抱住了对方,贪念地深深吸了口气。少时才松开手,抬起一抹释然微笑,“无论如何,一定不会让阿陌出事的。”

她又要像当年那样推开他!

那是一起逃亡的最后一个冬天,数日粒米未进的他们除去一身疲惫就只剩下彼此了。可是,任他们如何算计山林的地理优势,终逃不过对方那么多人马的地毯式搜索。

眼见着包围圈不断向他们收缩,是他的诺儿先作出了抉择——拉着他就往原先为对手准备地坑洞里推。没错,她没有跳下去,而是在大半个成人高的深坑边缘突然止了脚步。而他却因为奔跑的惯性,以及她的强助力,直接就掉下去了。

就在他张开双手准备接住的时候,她也是笑得这么一脸释然,歪着脑袋看向他说:“他们要抓的只是我,阿陌要好好活下去……”

不等他喊出口,无数草叶随着白蒙蒙的粉尘簌簌落下,细碎地盖了一身。是的,她将唯一的逃命药粉也用在了他的身上,还特别留下一根不起眼的藤条从草地一直垂挂到了洞底。

恢复清醒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这一别就是数年。可她并不知道,他的逃亡一途并没有因那番生死不明的抉择而终止。心存侥幸的希望,是支撑着他熬过那条孤独之路的唯一信念。

这一次,无论如何也绝对不允许她再如那般一意孤行了!

虽内心思绪翻江倒海,他却将所有的悲伤痛苦情绪都掩饰得很好,只剩下满眼的心疼不需要刻意隐藏。

“没有那个他,诺儿只是又做梦了……”

“梦?”沉吟一句,百里诺夕被这么一声安慰唬得愣了一下,鼻尖立时泛起阵阵酸楚。到后来,竟还抽泣着哽咽不明,“不是梦……诺儿就是阿诺啊……原来阿陌也统统不记得了呢?可诺儿记起那个叫紫陌的小子了……”

怪责?不,她的哭声细细碎碎中只有道不完的漫长委屈,以及数不清的久远相思,却是半分埋怨也无的。毕竟,是她遗忘在先。

但是,她现在记得清楚了。陌上颜,紫无双,说的便是他的名!

那年万物尽歇,漫山遍野惟有头年的枯草萎叶,萧条得教人感觉不到春天的脚步已经临近。偏他出生的那一日,陌上突然盛开出了大片大片的朝颜,紫蓝色的光彩映衬出整个山谷的生机盎然。

“没有不记得,其实阿陌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紧了紧拥着她的双手,远子墨的眼底虽有暗流涌动不休,有些话已经说不出口了。

是啊,他只是,不甘心!

在生命弥留之际遇见她,便一眼认出来了,才会叫他产生那么强烈的求生欲。也正是因为她看过来的眼神太陌生,才想要将错就错地盗取她的这一生一世。一直以来,他都在自欺欺人地以恋人之名对她无下限地包容与宠溺,甚至不顾生死地将她从死神手里抢回来,都是他最真切的爱意。

可是,八年,从意外再见到现在已经八年了!她哪怕是被封印了曾经的记忆,潜意识中依旧区别得分外清楚。

正如前日的种种,他的贪念只会害得她受尽痛苦折磨。说到底,那些注定了的情分,就是无论如何也躲不掉,再奋不顾身也改不得的。

“阿诺能原谅阿陌吗?”

为什么要原谅?百里诺夕并不打算接受他的这句致歉,在她看来,阿陌从始至终都不曾亏欠她半分。

上一次的唯一伤害,是她自己错将心底的深深触动当做了日久生情的爱情。虽然如今才想起的片段仍旧支离破碎,但她却已然明白,自己的确一直都很爱对方,只是从来都与他的不一样。

“阿陌不需要被原谅。”摇了摇头,百里诺夕看不见,此刻她所迎着眼眸正泛着浅浅紫光,明灭出缕缕伤痛。抬起的手摸过额头,继续柔声说道,“看,哪怕失了记忆,阿诺也从来没有忘记要爱阿陌啊,我们……”

只可惜,现在作为远子墨的他并不想继续听她为他们之间的情感划分泾渭。故而,不等她把话说完,紧箍的双手已经松开,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走出了房间。

“阿陌……”

低低一声呼唤,扭头朝向门外,虽然她什么也看不见,却知晓人已离开。长长叹了口气,许久才呢喃出一语自嘲,“呵,竟是误会了人家……”

这一句指代不明的唏嘘,内涵挺多,恰似如鱼自知冷暖,惟她自个儿心台最明朗。

再说去而复返的远子墨,人还没有走到房门口,就被人给钳制住了脖子。那下手的力道还真精准,再多半分就能将脑袋给拧下来了。紧紧抱住手中险些脱落的香炉,努力了小会儿才勉强冲眼前之人发出了一个音,“诺……”

“阿陌!”

慌乱中松开手,百里诺夕急急退下几步,腰部一个不小心就直接撞上了墙边的四方桌角。她却好像浑然没有察觉到一般,只微微抬了抬手,抱歉地说道,“我以为……”

“咳咳……不怪阿诺……”

远子墨靠着破旧的门板缓了好一会儿,这才走过去牵着行动并无大碍的她回到木床旁。悄悄放下手中的东西,默默又看了她片时,才轻叹一声拉着对方坐下了。

“阿诺不用这么紧张。”低低安抚一声,那十根异常白皙的指头就压上了她的发顶,一边娴熟而温柔地按摩着,一边为她解释了一番他们眼下的位置。

这儿是距离羲城地界不远的一处偏远山区,整个小村庄只有几户茅草屋,零散住了三两个老人,并没有年轻人的身影。

特意挑选这么一个人迹罕见的地方,就是不想让人发现他们的行踪。至于百里诺夕刚刚的失手,并非其五感受损退化,而是受了山区气流特点,及特殊草药之香的影响。

“既然如此,几位老人家都不怕我们两个外来人吗?”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像这样的山林住户,其实并不在少数。只是他们世代生活在山野丛林里,从来不与外界接触,才会被世人遗忘。也或者说,应该是仍旧保持着最原始自耕自足的他们,放弃了早就忘了初心本源的世人,独自坚守着人类最初与自然定下的契约。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对外来人非常抗拒,总是敌意很盛。

她的担忧也不无道理,但是,远子墨是什么人,一个“游医”啊!还是很古老的那种。不过,这个身份,他并不打算告知给对方笑话,只非常诚实地说:“他们都很喜欢阿诺作……”

做?做什么?半天没有听到后话,百里诺夕有些不乐意了,不安分地摇摆了几下脑袋,嘟囔道,“阿陌倒是愈发会卖关子了……”

事实上,若是换作从前时候,他定是会答得很利落的。可她终究是醒了,他的梦便也被屋外的山风揉碎,人与时已然两样。

“阿诺很疼吧。”轻轻压了压那枚小脑袋,远子墨不动声色地转移掉了话题,“这炉里的药草是老人适才配的,说是这药香最能缓解身上痛楚了。”

“又一个古老的失落种族……”

这么一声感慨由衷而出,百里诺夕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居然无意识地用上了一个“又”字。倒是心细如发的他稍稍有了震动,眯着眼看向了屋外的蒙蒙晨雨。紫光忽明忽暗的明眸中,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思量。

不过少时的静谧氛围,待他收回目光看向大腿上的脑袋,正见一对眉头紧锁不展。双手自然挪了挪位置,相向而对的两根中指缓缓压过眉心,一遍一遍地为其拂去忧思。

“百里那边都已经做了安排,阿诺且宽心……”

听到头顶落下来这么一句,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言语中的问题,冷不防轻嗤道,“哼,他们这是要叫我们以德报怨吗?”

她那耿耿于怀的不痛快,与之逃亡了一路的远子墨怎么可能会不理解?只是他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想替阿诺与自己讨回当年的亡命之苦。如若不然,他与她这些年的费尽心力成长,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呵,他们倒是想,可我们家的阿诺怎么会乐意呢?”低笑着反问一句,远子墨腾手勾了勾对方鼻头,不怀好意地又看向了远处,“那玩意儿当然是替我们自己接下来的。嗯……不过走的时候顺手套了一只羊,卖了他们百里家一个天大的人情。”

这做法显然非常合乎百里诺夕的胃口,扯了扯嘴角,她便咧出了一个与高处极神似的坏笑。

对,那些迫害过他们的人,一个都别想逃。当年欠下的那笔债,必须加倍讨回来!

那么,帝城那一趟,她合该给插个队提上日程了。

“阿陌已经确定对方身份?”

“是也不是。”含糊地答应一声,远子墨停下了双手动作,缓缓起身走到了桌子旁。

“首先,那份邀请函确实是帝城文学会发给百里家的,如假包换的通牒。但是,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事儿,那个落下署名的会长只是一个三十六岁的有志青年哦,貌似家庭事业都挺幸福美满。”

呵!他万舸珉居然会才三十出一些头?那十年前,甚至很多年以前的那一场场悲剧又是出自何人之手?

抬手将松垮绑着头发的发绳解开,任由着三千青丝散落在肩背上,她只保持着慵懒往床头墙上一靠。那坏坏的笑容非但没有改变,反而更深了几分,“反正,那个令众多高校的天之骄子憧憬向往的‘文化创学协会’,只有一个会长。”

不管对方到底是不是那个魔鬼,她非常肯定自己绝对没有弄错那个教她刻骨铭心的签名。所以,哪怕对方的官方资料上显示的年龄出入极大,她也认定二者之间必然存在关联。

试了试水温,远子墨丢进去一枚小小药丸,这才转身回到她的身旁,“阿诺先喝口水。”

水?她只是看不见,又不是痴傻了!这么浓郁的药香,就连傻子都能闻得出来,更何况对药材非常熟悉的百里诺夕了。分分钟分解出其中的各种药物成分,声声轻啧喋喋而出,抬起的手掌更是僵空中不上不下了。

“啧啧……阿陌真有钱啊……”

看着仰起的小脸蛋上,一张小嘴瘪得极委屈,他虽对其守财奴性子见怪不怪,却还是觉得眼前这模样可爱极了。习惯性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顶,迎合着答应道,“阿陌的所有不都是阿诺的嘛。”

往常时候,她是乐得听他这么说的,眼下却觉得感觉一点儿也不好了。毕竟,吃自己的东西,那叫肉疼啊!

“阿诺这是太惊喜了吗?”实在被她的小心眼给逗乐,远子墨再也绷不住笑出了声。好半天才猫着身认真问道,“快冷了哟……阿陌不介意喂阿诺喝哦……”

喂?!一声惊雷直接在她的脑海中炸出那个男人的投喂模样,“唰”的一下,一抹浅浅的羞红就爬上了脸颊。利索的一个抬手,二话不说就把杯子里的药水一口气给灌进了嘴里。

应是咽得太急了,当时就呛得她猛咳不止。好半天才涨红着脸背对着人,埋怨道,“阿陌竟也变坏了……”

变坏了?不,其实人家什么想法也没有,都是最寻常的问询。但眼下反而意识到了她的反应过度,才暗道一声,阿诺真的长大了,竟已经能够谈恋爱了。

如斯想着,他甚至都有了猜疑的对象。只可惜,山风从房门口进进出出,轻易就吹散了他沉沉的失落。

什么也看不见的百里诺夕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调整好呼吸递出杯子,又一次慵懒地靠回了床头。双手交叉枕于脑后,手背上的尖锐冰凉教她很快冷静了下来,随口问了一句,“啊,对了,百里老头好像有说,那玩意儿必须应承下来?”

“哦,是有这么回事。阿诺是感兴趣了,想了解一下对方的手段么?”

将空杯子放回桌面,远子墨从桌子底下又捡了两味新花草,才慢悠悠回到床边坐下。但见说话时候,那玩味的嘴角弯出细长的讽刺,竟给人一种着迷的感觉。再看那修长两指,仔细掐出一小片一小片的细碎叶片花瓣,慢慢往香炉里添,俨然一枚优雅的无双俏公子。

“不需要,能确定对方身份就够了。”当即摇了摇头,百里诺夕一脸看好戏的神态歪向旁边,“阿陌调查文学会的时候,应该还顺便摸了一下万俟家的底吧。”

“呵呵……阿诺想不想……捡个笑话听听?”

稍稍抬头看过去一眼,远子墨很快又埋首于自己手头上的琐碎工作,口中却详细介绍了一番调查的经过与结果。

简而言之,表面上,万俟家非常自负的那位虽为后起之秀,但与人家老牌协会的现会长万舸珉并不对付。特别是前者成功创立了轰动全国的“万题库”以后,后者那至高无上的地位首当其冲受到了影响。从此,二者便处于敌对位置,数年来针锋相对不休。

“咯咯……”

这笑声出现得非常突兀,基本在他话音才落下时候,百里诺夕变掩着嘴笑得很是幸灾乐祸。

他原以为自家丫头在笑话对方的表面工作做得不错,不想人家的关注点根本不同他在一个频道上。

好半天才停住不笑,并善解人意地为其解惑道,“所以……阿陌居然也扮猪吃老虎地当了一回菜鸟咯!”

呃,她真的有认真在听关键吗?

很显然,远子墨没有想到自己长篇大论说得口干舌燥,对方却只注意到了他在调查过程中使的低级手段。很是无奈地敲了敲床板,没好气地说:“嗯,那块让阿诺如此愉悦的古老笔记本电脑,还在这底下呢……”

“阿陌辛苦了!”这顶高帽就如同之前的笑声一样,砸得人猝不及防。

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将其捡起,就看见百里诺夕的手已经从后脑勺抽出,摸到了那块黑布上,呢喃着,“这双眼睛……”

可她的动作很快就被一片温热压下了,布条才被解开,双眼就毫无压力地适应了屋内的昏黄光线。清澈的目光掠过跃动的火苗,无意间落在树影绰绰的木门外,眉梢不禁漾起难以抑制的兴奋。

原来如此!

而她却没有注意到,这双神奇的眸子此刻正迷蒙着琥珀色,瞳孔上流动着一大片或明或灭的星空。

在她收回目光扭头看过去的时候,远子墨当即乱了心迷了情,竟情不自禁地将人揽入怀中,并在那枚俏皮的鼻尖落下深情款款的一吻。最要命的是,意乱情迷的他根本没有就此打住,反而饱含情色地意欲覆上她的唇。

实在是他的举动太突然了,百里诺夕惊得一张小嘴张开半天都没有发出声。直到听到一声“诺儿”贴近,她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急忙闭上双眸低喝道,“阿陌,醒醒!”

这算什么嘛!进化后的瞳术怎么还可以有不受控的附加攻击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