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二卷 雨雪晴霁  第123章眼下,很好

章节字数:4859  更新时间:19-12-18 1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还没玩够么,嗯?”如习习微风拂过的声音异常醇厚,语气却平稳得叫人听不出或喜或怒。

不等在场两个外人反应过来,百里诺夕已经被人一个公主抱捞起,步伐稳健地离开了。来人身手实在太快,饶是距离事发之地如此近的这对情侣,都没能看清其面目。只在半晌后回过神,才同其他往来人们一样,看到了一抹模糊不清的背影。

“你来啦……”

紧紧搂着人家的脖子,百里诺夕很自然地就将那枚小脑袋往对方怀里钻。才贪恋地吸了口这熟悉的气息,随即歪着脑袋冲外头吐了又吐舌头,堆满嫌弃的脸蛋上立时摆出个生无可恋的绝望。

“咦~这么脏居然都不洗澡,合该上点儿盐了啦!”

然而,对方只是竖起手掌将那枚不安分的小脑袋拨回胸膛,并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受了“冷落”的她自然是不乐意了,小嘴嘟着没趣,冷不防就隔着薄薄的衣裳咬了一口。不想,人家硬是哼都没哼一声,只一双长足迈得飞快,不消半分钟就走出了机场范围。

远远看见他们从那头过来,站在一辆黑色车子旁的一位黑衣男子连问询都没有,很有眼力劲儿地打开车门后就迅速闪人了。

百里诺夕便是被放在这么一辆毫不起眼车子的副驾驶上的。

帮着系好安全带,沉默了一路的男人轻轻合上车门,转身便大步来到驾驶座。直到车子启动,飞速驶出了极远的路程,他的整个动作都优雅顺畅得无懈可击。直看得旁边的她不禁又犯了一通花痴。

也不知盯着这张完美的侧脸多久,她突然就想起对方适才怀抱着自己的脚步明明那么迫不及待,一路却不曾垂眸看一眼。许是觉得如此罕见地闷骚状态,实在太可爱,她居然伸手捏了捏人家的细嫩皮肉,低笑着,“怎么会这么慢?人家还担心你来不了呢。”

“若是如此,小狐狸是否真就打算同他私奔了?”依旧不瘟不火的话音,难辨其情绪是嗔是怪。

而他的目光也如同来时一般,惟专注着挡风玻璃前方的光景,却是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这前后的心境已大不相同了。

至于其来时的一途,说起来还得追溯到半个小时之前的某段监控视频。而在这个玩意儿被发送出去的前半分钟,一直工作在电脑旁的零七,突然又能够再次定位到某个消失了整整十二个小时的信号了。

这对他来说,无疑就似被顶幸运的一馅饼给砸中了,当时便乐得跟傻冒一样,差点儿忘了自己姓甚名谁。直到其具体位置反馈到大屏幕上,他才被这盆兜头倒下的冷水浇了个彻底清醒——怎么可以在羲城机场呢!那丫头这是要跑路的节奏啊!

下意识就思量着要把那边的监控黑过来瞅瞅,却意外收到了一封非常强势的邮件,直接就从那个绿点点上冒出来了。由不得他犹豫再三,那玩意儿居然自动播放出了内容,竟就是他前一秒还想着弄来的东西。

感激之情尚未酝酿妥帖,炫彩的镜片后,一双大眼睛骤然睁得老大。他当时就一脸见鬼模样地惊呼道,“天啦!”

开玩笑的吧!他看到了什么?!

惊喜的是画面中确确实实有他寻寻觅觅一宿的女主角,惊吓的却是她的身边此刻正站着一位气质不俗的男主角呢。要命的就是这位男主并不是自家老大!

而面带微笑的人家,正对着高清监控镜头比划着一个胜利的手势。几步轻快向前,轻轻松就将人拥在了怀里,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抗拒。如此暧昧姿势下,满眼宠溺的他还柔情似水地揉着她的发顶,真诚得看不出半分虚假。

若非立场不同,零七还真觉得这俩人登对极了。不过,一想到那丫头如果当真跟着那个男人走了,自家老大将有可能引发的疯狂暴走,顿觉得脊背一阵阴凉,啥想法也没了。

嗯,这个玩笑就开得太大了,必须尽快阻止!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接通了那块乳白色的通讯器,准备如实汇报追踪到的所有讯息。然而,他不过才提到了“羲城机场”,相隔着数万山里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强大低冷气压。当时就非常懂事地对那个神秘男人绝口不提了。

很遗憾,通讯器那头的人可没有那么好糊弄,开口就劈头盖脸地问询出关键,“和谁?”

这便是怕什么来什么了!他零七既不敢答应,也是不知如何回答的。才于心里为自己默哀几秒,就迅速作出转念试图转移掉对方的关注点。

“呃……老大,那个陌生人根本不打紧,重点是小丫头再有一会儿就准备登机了啊。”

“零七。”

“到!”被点名的这只弱弱地缩了缩脖子,一咬牙急急倒出几颗豆,就果断掐掉了通讯器,“您还是自己看吧。”

直接将整个文件打包发送过去,他连想都没想就关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其心里是打定了主意,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谁也别想找到他!

做完这一切,顿觉得了些微的安全感,才心有余悸地喘了好一会儿的大气。不想,不过俄顷,他却又自个儿纠结到了先前的问题上了。

话说,老大这个时候不应该先把人给追回来吗?怎么会如此犯傻地在对手身上追根究底呢?根本毫无意义嘛!啧,这要是晚了分秒,还不得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一念而过,他当时就被自己的大胆想法吓坏了,抬手直往自个儿脑门上招呼。这下手可真狠,分明痛得他龇牙咧嘴,却顾不得自我抚摸。但见他吐了吐舌头,朝地上啐了好几口,“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莫怪莫怪……”

他哪里知道,自家老大独自坐车里看完视频却是不怒反笑地将零壹赶去打车,亲自将车子开出来最大马力全速前往机场……

言归当下,百里诺夕听闻这么平静的干醋问话,心底的偷乐自然是努力掩着,只嘴角噙着浅笑答应道,“对,人家……”

话音未尽却已止。

随着车子的突然停下,窗外不断飞掠的色彩定格在了一大片的葱尨绿色上。

这么一个隐蔽的好地段,可是相当适合做坏事呢!

所有的未尽话语算数吞下,她根本不等将车子稳稳停下的对方有下一步动作,利索的解开了身下的安全带。一个侧身,双手扯过人家的衣领,两片红唇便不由分说地覆上了对方的锁骨。

明明那两排牙齿只是连啃带咬,逗弄的动作相当笨拙,被动的男人却瞬间被燃起了。仿若被囚困在黑暗牢笼里多年的凶兽,点滴松解都足以叫它不计后果地想要挣脱枷锁。而那异常低沉的声音,便扬出了他内心压抑许久的渴望。

“小狐狸……”

不过一个栖身,轻松就将她反压回了副驾驶,倒是这座椅不知何时已被他放倒打平。

他的一双桃花眼中,血丝漂浮不定,徐徐才沉淀出失而复得的欣慰。垂眸看着眼前教他日思夜想的人儿,片息也不愿再让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了。而此刻的娇羞模样,更是令他情不自禁地就想吃了她。

事实上,他也确实如此做了。但是,那性感的薄唇才含住那水灵的粉唇,动作却顿住了,鼻间只溢出一个轻飘的声音。

这唇齿间尽是淡淡的花叶鲜甜,丝丝透着山林的清新,竟是让他一扫整夜的疲累。贪念地深深吸了一口,迟迟才松开上下唇瓣,好奇地看向身下之人。

“咯咯……”轻快的笑声中,一双藕节般的白臂柔柔被抬起。她的十指端着那已经冒出大片胡渣子的憔悴脸庞,清眸只忽闪忽闪着心疼的歉意。少息,那紧致的身子才微微撑起,唇瓣贴着他的耳廓倾吐若兰。

“卿若不来,吾当寻之……大不了,人家就再端一次您的老巢咯……”

或温婉或俏皮,在他听来自家小狐狸根本就是两相皆宜。任由着她主动撩拨,他的内心竟是意外的期待。

而她,也是不负所望的。红艳的唇瓣才划过耳廓,落在微凉的白皙颈项,便深深吸了一口。进退之间,双唇便默契地对上了,在他的檀口大开之时,小小粉舌反而只是试探性地舐过,似挑逗般欲进还退。

在对手躁动不安时,又润物无声般灵活出手。如舞者翩跹于蠢蠢欲动的观众远近,轻盈而动之间,飘逸的水袖有意无意地触之几离。潜移默化间,对手竟是被引动着同进共退还犹未知。

直到她猝不及防地突进,直达对方毫无防备的深处,身上的男人才猛然察觉到,自己竟已经被撩拨地粗气不断却完全不自知。

不知不觉间,那轻阖的狭长眼角就挂出了深深笑意。被掳获的他才被带回对方领地,便是一刻也不愿意再等,满腔炙热欲望尽数挥洒在了战场上。

轻而易举撬开那片虚掩的齿门,长驱直入的温暖霸道而行,一路攻城略池,肆无忌惮地攫取她的一切。那满域的香醇甜美,直令他迟迟不舍得离场。

感觉到身上的双手无力滑落,他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怀中的人儿。入目又是绯红似醉的娇艳脸庞,那双迷离的眼眸明灭着妖娆的晴涩,微张的樱唇扑洒出温湿的呼吸。清香若有似无地拂过鼻翼,情不自禁又是悸动不已。

于是,他的薄唇再次覆了上去,不过一改从前换作了缓缓渡气。哪曾想,身下的人儿竟是半点疲累之色也无,反而主动汲取索求。

那对妖冶的星眸闪灼出点点灵黠,一颗一颗准确无误地落入他的桃花池中,浅浅涟漪微微荡漾,直抵心底……

“小狐狸……”

嘶哑着嗓子,一个天旋地转之间,他又将人稳稳落入了自己的怀中。其左手温柔揽着她的腰肢,右手习惯性就摸上了那一头黑亮青丝。那对黑亮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红润脸蛋,似嗔非怪道,“不过短暂一别,怎的又玩得如此惊心动魄?”

他没有过问原因与过程,只在意她此刻安然无虞的结果。

“咯咯……你也说我素来贪玩了。那往后的日子,可免不了要日日担惊受怕了哟。”

说话间,百里诺夕将手从对方颈项抽出,掌心无意识地覆在了人家的胸膛。那儿的心跳,是意料之外的紊乱,却让她的心头泛出了丝丝甜蜜。

“今后不晓,我只知它从前也是未曾安稳过的……”沉吟一声,右手温柔一带,他更将人给紧紧拥入了怀中。薄唇在发顶厮磨着心中的患得患失,“而眼下,很好……”

“嘻嘻……”

一阵嬉笑打断了人家正在酝酿发酵的情绪。应是真心不喜欢对方的蹙眉吧,她只将脑袋歪出一个恬不知耻的神态,很是自恋地看着他,“你是在说我很好吗?”

很显然,男人根本没有想到她会是这样的答应,当时就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换上宠溺的笑脸,眯着眼点了点头,“嗯,我们家小狐狸的技术自然是很好的。”

听闻如此回答,她的大脑之中当即倍速闪过先前种种,却没有如往常一般炸毛。一双清澈的眼眸巴眨着天真,糯糯地骄傲着,“是吧?人家也是这么觉得的耶。无师自通的本狐狸,果然是此间的超级天才呐!”

嘎嘎,分明就是一只色狐狸,偏还要理直气壮地站在追求境界的高度。如此厚颜无耻,除她也是没谁了!

“嗯,我们家小狐狸最聪明了。”

宠溺无下限的这个男人非常捧场地俯身低语一声,薄唇又趁机吻了下她那白里透红的前额,“一早就看出来了……”

然而,当事人却似乎并不太满意他的如斯回答。小嘴立时嘟起,哼哼两声算作答应,垂眉顺目间尽是委屈的怜人模样。

原来,小狐狸可以这么孩子气啊!

心潮涌动着意外惊喜,男人不禁扬起性感唇角,噙着心满意足的笑意。短暂呼吸间,他已腾手探入两指捏住对方下巴轻轻抬起。在她抬眸时候,两枚桃花眼瞬时绽放出花痴般的神采,一抬一收的两只手配合着托住腮帮子,笑得有些犯傻。

“哇,我家小狐狸果然是超级天才吖!”

“噗!哈哈……”

百里诺夕当时就被他这极违和的痴痴模样逗乐,一下子没有憋住还喷了人家一脸。不想他并不在意,还坚持着没有结束的表演,继续绷着一张板凳脸。但见那对细长柳叶眉快要蹙到一起,鼻梁上更是已经皱起了好些道深浅不一的褶子。

“严肃点!在夸我家小狐狸呢!”

还别说,她真就被这一声低喝给唬得愣住了。不过,辣么认真的表情却坚持不下几个呼吸,就再也绷不住了,“哈哈……”

到最后,她实在笑得有些抽气了。只能拼命捂着肚子,仰着满脸的埋怨看向始作俑者,嗔怪道,“哼,从前竟不知你如此幽默呢!”

是啊,他从前也不知自己竟然会有这么搞笑的时候呢。貌似遇上她,一切都可以变得不一样,或喜或悲,或痛或乐,他皆接受得欣然。只盼着往后能够就这样安静地彼此偎依在一处,从此缱绻于彼此生命之中不离不弃。

于是,他俯身在人家的耳畔,用低醇的声线拉出个勾魂夺魄般诱惑的回答,“小狐狸,我们恋爱吧……”

不过这么一句轻柔若羽的话音,却恍若从杳杳天际勾来的华美信笺,瞬时击穿了她高筑多年的厚实围墙。百里诺夕只觉得胸口那一处最柔软的方寸之域刹那间冰雪消融,迟迟裸露出来的贫瘠荒原之上还剪出了一场久违的雨露。一土一尘都在叫嚣着渴望,绵长的回音里全是贪婪的兴奋。

“好。”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下来,她继而缓缓抬起头,迎上对方的低垂眼眸,小心翼翼地回应着眸中闪耀出的煜煜期许,“那便要一份玄墨色的爱情吧。”

骄傲如小狐狸,哪怕面对死亡都不曾惧怕过半分,唯独面对这份未知才会想要夹起那根嚣张的尾巴。正是这么一个从未见过的谦卑姿态,教他心头不免又是一痛。

长风吹散满池的桃花水,浟湙潋滟。薄唇掠过那枚俏皮的鼻尖,便在她那红艳的唇上落下了承诺。

“我许小狐狸一份,如水清玄,如墨无伤的爱。”

呵,真是要命的情话啊!

双手再度搂住对方的脖子,百里诺夕只轻啜了他嘴角的幸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