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五卷 前尘云烟  第316章就是它了!

章节字数:3088  更新时间:21-10-29 11: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错,百里诺夕刚刚遇见的那个疯了一般的女人,正是四天前在玉树镇游乐场内与其有过一面之缘的唐芍!

    而重生之前的这一世,她的身死正是唐芍与齐桑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只不过那个唐芍同样依旧为魅所饰演,本尊却无缘得见。至于齐桑那个生生世世的祸祸,就不用多说什么了。

    数日前,那些往世沉珂再涌心头,复而又念及羲城种种,百里诺夕已隐隐猜到每个人的生命轨迹正悄然发生变化。因此,她在此之前从未将这俩人联系于一处,眼下才会觉得意外——重生以后,唐芍本尊居然与那个渣男之间存在着真实的关联。这无异于有人言之凿凿地告诉她,“恐龙与人类共存过”,太不可思议了!

    但看唐芍那失神落魄的模样,百里诺夕的脑海中不禁闪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猜想。不过,现在可不是深入研究论证此二人关系的时候,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亟待解决,刻不容缓呐。

    任凭着脑海中不断升腾出万千思绪纠结缠绕,百里诺夕的双脚也没有一时半刻的停歇。又疾步跑出一个环形的数公里路程,那双米黄色的鞋面才终于出现在了一条厚重的沥青路面上,压着莫名的沉重,一步一步稳稳地迎向即将降临的黎明。

    眼前一条黑亮的道路正不断蔓延至未知的远方。她就那样安静地站在大马路的中央,不动声色地环视着四周。左手边是整齐规矩的稻田,新插的秧苗稀拉而井然有序,随风摇曳着娇弱的身姿。初晓的寂静中,偶尔还会扬出几声清脆的蛙鸣,处处透着生机。

    右手的光景却异常原始,在那一大片一大片的荒废田地里,长满了形形色色的杂草。茂密的狗尾巴草拉长了脖子眺望着对面,那细长的主干上还交织盘绕着嫩绿的藤条,挂出好些鸭掌形状的硕大叶片,密密麻麻地点缀着乳白色的小小花朵。

    论这些生命力顽强的杂草最葱尨的领域当属废田西南位置那一块了。那一圈一圈的黄绿色,海浪般翻涌不休,却依旧能够严实地遮挡住身下的其他光景。只于翠绿色的细长茎干空隙间隐隐约约漏出闪闪点点的灰褐色。

    百里诺夕只有扒拉开那些草叶,才能够看清它们极力想要藏起来的东西。哦,原来是一块四四方方的大石头啊!当然,这“大”之一说,其实也只是拿它同零散在旁的碎石沙粒相比较。石头本身不过才十公分的厚度,三十公分的宽度而已,就连高度都不到半米,委实算不得“大”。

    倒是其表面不知历经了多少风雨沧桑,棱角早已圆润不复分明。只毫无破损地镌刻出无数岁月的日升月沉,春来冬往,年代很是久远的模样。

    就是它了!

    片刻迟疑没有,百里诺夕迅速从腰包里取出一个通体漆黑的玻璃瓶。那深邃的黑,竟在这夜尽初晓的昏暗中闪烁着耀眼的光泽。素手在瓶盖上随意摸了一把,瓶里的粘稠液体很快就被她毫不吝啬地全部倒出。但见一道黑光坠落,两个手掌化作虚幻的黑影便均匀地在界碑那红褐与草绿交错斑驳的两个侧面不疾不徐地抹开了。

    这是一道极细致的工序,被大半米高的狗尾巴丛完全遮住了身形的她始终保持着屈膝半蹲的姿势,左右手同时开工,上下作业在那冰凉的石面上。期间,她始终没有显露出半分焦躁,只一双清眸不断凝出深沉的琥珀色,点点蓝光于明亮的眼白跃跃欲试。

    终于,十分钟后,她停下双手的动作,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微眯着眼又看了好一会儿的双手,默默感知着掌心的温度变化。十数息后忽地一个后仰,整个人直直躺下了。仔细能够看到,她那张清素的娇小脸庞上正挂着淡淡的笑意,嘴角还勾出了如释重负般的轻松满足。

    没有人知道闭着眼的她到底准备干什么,但是,此刻若有人在她身边,定会被那块界碑的神奇变化所惊呆。

    那些黑色的液体在她躺下的那一刻,突然活过来了一般,竟沿着一种奇特而繁复的纹路自主流动起来!循环往复数圈后又逆向而行,同样的圈数,一圈不多一圈不少。而它的颜色更在这流动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淡,到最后居然透明无泽,恍若从未出现过一般彻底消失了。

    不,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呢!

    寂静的旷野上,只时有时无地传出几声叽哩哩叽哩哩的虫鸣。微风抚摸过狗尾巴草的柔软脑袋,摇曳下细细碎碎的绒毛。忽高忽低地漫天飞舞,却始终只是围绕着那块界碑半米以外翩跹不休。

    突然,一股乳白色的热浪自界碑上汹涌而出,瞬间炸开骤停的碎风。一大片一大片的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那块界碑的两侧蔓延出来,速度奇快,不过眨眼工夫就同时布满整个侧面。若不仔细区别,外人定然会误以为那只是原先的黑色液体凝固成了泥块而已。事实上,这层黑色远比先前所涂抹的要更深邃得多,其上还有各种看不出所以的复杂纹路,处处透着神秘。

    休养了这么一小会儿,百里诺夕适才将瞳术开到极致的双眸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倏尔睁开,那两颗透亮的眸子宛如这世上最璀璨的黑耀石,闪灼着深邃而诡秘的亮泽。

    未多做耽搁,她利索从小腿裤管里取出一块羊角形状的凝脂色薄片,小心翼翼地捏在指间,一点一点地刮掉那层已经干透的黑泥。随着那些细细碎碎的黑沫儿簌簌落下,好一会儿的工夫,那块界碑才露出与先前一般无二的模样。

    难道捯饬了这么大半天,纯粹是闲得无聊打发时间么?别逗了,她百里诺夕的时间可紧迫着呢,哪有那闲工夫瞎折腾。

    又见她探手入腰包,取出一支拇指一般粗细的青黛色金属块,指腹轻轻按住其尾部,一张网状的细密红光准确打在了界碑侧边。神奇的事情再次发生,原先还是斑驳一片的青灰色石面,竟显露出一排排幽蓝色的光点!细看能够发现,那些柔和的光晕正在不紧不慢地勾勒出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文。

    只是这些光图出现得不快,消失得却不慢。不过,这玩意儿到底是出自她当年的手笔,再快,辨识起来也并不艰难。可随着目光迟迟掠过,她的神色却变得越来越凝重。

    当最后一点蓝光也随着大部队消失无踪,红光闪灭几度终也熄在了一声沉闷的动静中。愣了大半晌的神,无力跌坐在田地里的百里诺夕迂久才勉强动了动两片已经透凉的唇瓣,颤抖出几个低不可闻的单音,“菩……提……青……斑……”

    那些繁复的图案,多是记载了她当年亲手摘取过的有用药草,那些简洁而晦涩的文字,无不是她临床试验过药效的(或作用于远子墨,或作用于她自己身上)。这些药物,以他们三方的当下势力,想要弄到手并不费力,哪怕是少数几味罕见的,也基本能以她的血液为引。

    惟她口中所提之物乃幼时在古籍中所见,既从来未曾亲眼见过,更不知要去何处找寻。偏此二物的功效又极其特殊,根本无它物可替代。

    怎么会这样?她赌上了全部的时间便换来这样一个无望的徒劳么?不!她决不接受!

    清冷目光深深一沉,明眸凝视着眼前的那块界碑良久,涟漪微动的心绪不及掀起波澜,转瞬便恢复且愈发沉静如海。

    “关心则乱”,在她身上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即便是之前突然获知许宸的动态,她也是冷静地分析局势再作出决定的,哪怕对手极有可能不止一个。而眼下的糟糕,还远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她自然是再冷静不过了。

    两根惨白的手指默默从腰包里夹出一管墨绿色的试管,猫着身将那散发着恶臭的浓稠液体一点一点倒在那块饱经风霜的界碑上。伴随着另一种类似臭鸡蛋的刺鼻气味徐徐扩散开来,那斑驳的石面上竟诡谲地升腾出浓浓的烟雾。不过眨眼的工夫,厚重如液体的烟雾迅速回落,直将整个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

    这么一个流畅的倾倒动作结束,百里诺夕似乎并没有要等待最终结果的打算。只机械地收起那还剩余了大半的“药剂”,直直站起身一步步走出这片杂草荒野。

    黎明终于冲破了黑夜的束缚,一道道温暖的阳光打落在大地上,曾经的一片荒芜似乎在这一刻变得不一样了。

    那一大团浓重的烟雾不知何时已然散尽,连那刺鼻的气味也不复存在,仿佛之前诸般皆幻象,并未发生过似的。事实上,又有谁能够发现,那块荒野的草木似乎更加茂盛了呢?特别是那块界碑附近,竟一下子稀稀拉拉地长出了许多红褐色茎干、嫩黄细叶的芽苗。而它们中间的那块界碑虽然还嵌在暗绿色的土壤中,却虚幻得经不起细看半分。

    不过,这块界碑原本也不起眼,又被杂草丛所包围着,虚虚实实又何妨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