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激励

章节字数:3480  更新时间:18-12-22 09: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郝晓梅浑身一颤,身不由己地定在了原地,脑袋稍微一转:“你···想干什么?”

    冯天祥虽然没有看到她的正脸,但依旧一副懊悔的神情:“昨天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多谢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郝晓梅内心稍微一安:“不用你谢,只要今后不再欺负我就行。”

    冯天祥这时信誓旦旦地讲道:“请你放心,我就算再不是人,也不会对自己的恩人下手了。我今后不仅不会欺负你,假如你有什么难处就对我说,我就算为你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郝晓梅一听他向自己表明的心意,这才转过身来面对他:“冯大哥,谢谢你,只要你能尊重我,我就永远把你当做大哥。”

    冯天祥感激的眼神里噙着泪花:“好的,咱们一言为定!”

    郝晓梅从他的表情里更加认定他已经悔改了,不由欣慰地笑了。

    当她时隔一天,再次来到熟悉的车间时,发现里面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平时一向以女人唱主角的车间里凭空多了很多男人。他们一个个正紧张地安装着生产线上的附加设备,当她的出现才让那些男人们溜号一下,也令他们眼前一亮。

    由于她距离厂里比较近,所以来得很早,还没有任何女同事早她一步。不过,相比这些连夜加班男人,她觉得自己就像迟到者而显得过意不去,立即要伸手帮忙。

    “晓梅,放手!”一个男人的声音阻止了正在俯身的她。

    她直起腰来循声一看,马平川正笑容可掬地走过来。

    “晓梅早。”

    郝晓梅赶紧表示:“我哪早呀?看人家好像干很长时间了。”

    “哈哈,他们已经加一宿班了,难道你还要跟他们相比吗?”

    郝晓梅一愣:“为什么要加班?”

    “如果他们不加班,那就会对咱们厂的生产影响更大。所以只有加班加点,才能尽量缩短咱们的停产时间,也就能把损失减少到最低的程度。”

    郝晓梅顿时醒悟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更应该积极主动配合他们的工作了。”

    马平川嗔笑道:“咱们是该配合他们的工作,但并不是帮他们干改造设备的工作,而是要适时进行试生产,来检验他们对设备改造是否合理。所以,我才选择厂里的骨干员工留守,需要试车的时候,就要开机试生产。当然,其它大大部分时间都是耐心等待。”

    郝晓梅内心有些不安:“我是一个新来的临时工,哪里算是骨干呢?你真是太抬举我了。”

    “晓梅,”马平川纠正道,“既然这个厂已经承包给个人了,就没有正式工人或者临时工人之说,以后都算是合同工了。”

    “合同工?”

    “是的,这是一个新名词,是时代发展的产物。”

    郝晓梅脸色有些羞红:“我的文化浅,不懂这些东西。”

    马平川一副炯炯的目光:“凭你的聪明伶俐,学习什么东西都快,只要你懂得在工作中学习工作,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郝晓梅之前聆听过他的远大抱负,今天又听到对方给予自己的激励,不禁浑身热血沸腾,觉得跟在这位站在时代潮头的青年企业家手下工作就是一种幸运。她向他投去了一种仰慕的目光。

    马平川读出了她的目光不寻常,内心不禁一荡,忘情地凝视着她,久久不想转移那副动情的目光。

    就当他和她彼此四目相对的时刻,窦纯燕从外面走进来,顿时看到了这一幕,心头顿时一震。

    “平川!”

    她果断的一声大喊,顿时打断了他俩的四目传神,同时把目光锁相了匆匆靠近的窦纯燕。

    窦纯燕尽量掩饰自己的不快,目光不冷不热地盯着马平川:“你早来了?”

    马平川面对在困境中给予自己帮助的恩人很是客气:“不,我刚到不久,还没有晓梅早呢。”

    他那副深邃的目光又投向了郝晓梅。

    窦纯燕则向郝晓梅投去一幕充满醋意的目光后,就有重新回到了马平川的脸上:“你跟我回一趟办公室,我正有话跟你商量呢。”

    马平川只好点点头,然后向郝晓梅示意:“你先在这等一会,其他人也快到了。”

    郝晓梅看出车间主任对自己的眼神不善,便紧张地点点头。

    窦纯燕则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前头,直到走进那间办公室,才用一副温怒的眼神回头面对跟在身后的马平川。

    马平川被她盯得发毛,不安地挠了挠后脑勺:“你咋这样看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事吗?”

    窦纯燕的语气很是冰冷:“我问你,郝晓梅是不是你请回来的?”

    马平川淡定地点点头:“没错呀,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说好不让她留守吗?你为什么不经我同意,就擅做主张吗?”

    马平川面对她的指责很是反感,但想到这次车间改造全凭她的投资,算是这里最大的股东了,只好耐着性子解释道:“晓梅是厂里的骨干,你平时不是常在我跟前夸她吗?难道我请她过来有错吗?”

    “哼,她表现再好也是新来的。咱们在留守几名老工人时,其他的老工人本来就有意见,但毕竟名额有限,这也就罢了。可你却请来了进厂工作时间不长的郝晓梅,这会不会让那些呆在家里的老工人寒心?”

    “她们会寒心?”马平川连连摇头,“我可是发给她们基本基本工资呀。”

    “哼,那一点基本工资就能让她们满足吗?留守的人还挣加班费和奖金呢。”

    马平川一副苦笑:“车间生产线改造也用不了多少天,她们未必计较这些。”

    窦纯燕有些咄咄逼人:“就算她们不计较,那我还计较呢。你压根就不该请郝晓梅回来。”

    马平川只好耐心解释道:“我请她过来,目的是让她更好熟悉这些设备,其实这几天算是一个很好的培训,将来她还要在这里挑大梁呢。”

    “你幻想让她挑大梁?哼,难道不怕她将来翅膀硬了,会跳槽去竞争对手那里去吗?”

    马平川果断摇摇头:“我相信晓梅是一个知道感恩的姑娘,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再说,随着订单增多,设备又得以升级,厂里的效率在以后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我们击败那些同行们,那些跳槽的工人会后悔的,还能有人再跳槽离开吗?”

    “哈,你到是对厂的前景充满信心呀。”

    “那是,如果连我都没有信心,那还咋领导大家‘闹革命’呢?

    窦纯燕眼眸一转:“你别跟我贫嘴,你留下郝晓梅恐怕是另有居心吧?”

    马平川心头一动,赶紧掩饰道:“你别瞎说,我仅仅是赏识她。”

    窦纯燕还想刻薄几句,但马平川不给她机会了:“哎呀,我不能耽搁了,必须去五金店买配件去了。”

    “平川?”

    窦纯燕还想再啰嗦几句,但马平川丢下一句“回头再聊”的话,就扬长而去了——

    窦纯燕望着他的背影,有些怅然若失。

    办公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让她感到百无聊赖,心里也空落落的。她在这个厂工作多年,凭借自己的努力,从一个普通的挡车工逐步提升到管理的岗位。她也曾经被一个私人企业挖过墙角,人家了解她的水平,甚至给予她‘高官厚禄’来拉拢,但被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并不是她对这个频临倒闭的针织厂有多深的感情,而是对这里的某一个人。毋庸置疑,这个人就是马平川。

    她个人感情很不幸,当还是少女的时候,被一个社会混子欺骗了感情,还为人家生下一个孩子,可那个男人毕竟不务正业,不仅吃定了她,而且还在外面寻花问柳,她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毅然跟那个男人离婚了。不过,她早逝的父母为她留下一套楼房,让她有了安身之地,而她凭借自己的手艺也算过得去。当马平川的出现,顿时在她的情感世界里泛起了一片波澜。她赏识马平川,不仅是他的高大帅气,更有他的学识和胆识。当感情空虚的她一旦被他给征服了,便不可自拔。不过,她也清楚自己跟对方的差距,不仅年龄大几岁,而且还是离婚的,并且带着一个‘拖油瓶’,因为这些原因的存在,让她羞于主动向人家表白,只能默默支持他的事业。她为了给他贷款,不惜把父母留给她的房子做抵押,也拿出自己仅有的一点积蓄。她为了他,可谓是用心良苦。可是,当她发现他对自己却是敬而远之,而对新来的那位漂亮的女孩来电时,不能不让她心凉了半截。她必须想方设法阻止可能要发生的一切。

    她的屁股靠在那张办公桌上思考了很久,这才动身奔向了车间——

    这时候,那几位留守的女工都陆续来了,并跟郝晓梅有着良好的互动。原来,郝晓梅虽然才进厂一个月,但凭她热情而爽朗的性格和埋头苦干的精神,已经深深打动了所有的同事。她和任何同事的关系都很融洽。

    窦纯燕在旁冷眼观察了一会,才慢慢走过去。

    郝晓梅等人一看顶头上司来了,便都打住了话头,齐刷刷的目光投向了她。

    “窦主任,有什么吩咐?”

    窦纯燕并不理会一位中年女工的询问,而是把不温不火的眼神瞥向郝晓梅:“你,跟我去一趟办公室。”

    郝晓梅一愣:“哪个办公室?”

    窦纯燕白了她一眼:“咱们厂除了有厂长办公室,难道还有第二个办公室吗?”

    郝晓梅一看她有点‘吃枪药’了,只好赔笑一下,默不作声。

    窦纯燕心里憋屈,不对任何女工注视一眼,便一副颐指气使的派头扭头往来的方向走——

    一名女工一看郝晓梅迟疑不动,便捅了一下她的胳膊,并悄悄递过去一个眼神。

    郝晓梅会意点点头,只好跟在了窦纯燕的身后。她这一路上心里却敲起了边鼓,不清楚这位顶头上司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把跟自己热烈交谈的老板叫走了,现在又把正跟同事们谈笑的自己叫去了。她到底想干什么?

    窦纯燕这一路上也在思索着,自己决不能任由这个女孩的人气在厂里发展下去,因为自己无论年龄上还是从容貌上,跟对方相比,都处于绝对的下风,必须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让她最好‘夹着尾巴做人。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