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绝情

章节字数:3503  更新时间:19-01-08 13: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窦纯燕难以想象厂里会发生什么大劫,勉强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出走——

    就在这时,有一个女工从外面跑进来,正好跟她迎面相遇。

    “窦主任您来了?”

    窦纯燕精神一振,一把握住女工的胳膊:“小王···快···快告诉我···厂里发生什么事了?”

    女工一看她不仅脸色苍白,就连整个的身躯都不住的颤抖,连忙劝道:“窦主任不要着急,厂里没事,是晓梅出事了!”

    “晓梅?”

    “是呀,晓梅让人家给捅了,正在医院里抢救呢。马厂长听说后,就带领姐妹们赶去医院了,目前厂里就剩下几个人留守了。”

    “你们是咋知道的?”

    “刚才进来几位大爷,说是晓梅家的邻居,口口声声找领导,并把晓梅的情况告诉了马厂长。窦主任,您也去医院看看吧?听说晓梅的情况很危险呢。”

    窦纯燕松手放开了女工,二话不说便往外走。她本想第一时间去医院打听消息的,但担心自己无法面对可能传出的噩耗,只好求助与马平川。现在既然得知马平川已经闻讯去医院了,她目前别无选择。

    当她一身疲惫到达医院时,正发现她的下属们陆续往外走——

    她杵在台阶下,仰望着她们,想通过她们的表情来判断事情的发展。

    女工们的神态都很平静,并没有表现出有多伤感,当发现她失魂落魄地出现时,立即有人通报:“窦主任是来探望晓梅的吧?她已经度过危险期了。”

    窦纯燕心神稍定,又关切道:“晓梅醒过来了吗?”

    “她刚度过危险期,哪有这么快醒过来?马厂长亲自陪护她呢,让我们回厂里继续工作。”

    “哦,他们在哪?”

    “他们在观察室呢。就在一楼右侧,您一进去就知道了。”

    “哦,你们知道那个···凶手的情况吗?”

    “不清楚,听说他伤得更重,被打得多处骨折,身边还有警察监护。”

    窦纯燕深吸一口气,立即分开女工们,独自往台阶上迈步。

    “窦主任不跟我们回去吗?马厂长让我们听您的领导。”

    “不了,我既然来了,就探望一下他们。”

    窦纯燕怀着一颗破碎的心慢慢走到观察室,还没有推门,通过房门玻璃就看到了观察室里的状况——

    郝晓梅正安详躺在一张病床上,床头上高高悬挂着吊瓶,而马平川正背着她守在郝晓梅身边,似乎还握着人家的一只手,亲密程度可见一斑。

    此时的窦纯燕哪里还顾得上吃醋,身体往门上一撞,就跌跌撞撞进了病房。

    马平川闻声回头一看,不由惊愕地站起身来。

    “你怎么了?”

    难怪他这样质问窦纯燕,此刻的她完全呈现出一副最悲催的样子。

    “平川···这都是我的错···:这一切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马平川惊愕的表情透着一丝的恐怖“你···你·说什么?难道凶手是你指派的??”

    “那个人是我的表哥···但我没有让他去杀晓梅···”

    马平川一个箭步奔上去,一边握住她的胳臂:“你是说那个凶手是你的表哥···难道是你指使他去找晓梅?”

    窦纯燕在他的手的牵引下,才不致于跌倒,懊悔的泪水夺眶而出——

    “我是想请表哥给她一个教训···并没有让他伤害晓梅?”

    马平川的剑眉倒竖,那种恐怖的表情几乎要活吞了眼前的女人,那只紧握对方胳臂的手不停地加劲,几乎要捏碎对方。

    “你要给晓梅一个教训?请问什么样的教训不会伤害晓梅?”

    “平川···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

    “你是对不起我吗?你是对不起晓梅呀!她一个弱女子咋得罪你了?她为了你的感受频频拒绝我,可你却指使杀手对付她···难道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窦纯燕不禁心头一震,赶紧辩解:“我的表哥不是杀手,我只是想让他吓唬一下晓梅,并不想让她死呀。”

    “哼,你还是去向警察解释去吧!”

    马平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雷霆之怒,那只紧握对方胳臂的手顺势向外一扳,把对方的身躯狠狠推了出去——

    窦纯燕的双腿软弱无力,根本起不到任何的固定作用,结果重重地摔倒在地,并发出了‘扑通’的响动。

    外面的医护人员闻讯闯进来,面对眼前的情景是目瞪口呆。

    马平川同样目瞪口呆,没有料到自己一怒之下产生了巨大的威力,居然把窦纯燕摔得如此之重。

    他眼看窦纯燕摔得不轻,眼泪汪汪地挣扎往起爬,不由产生恻隐之心,刚想出手相搀,但一想到郝晓梅的伤就是对方一手造成的,便忿然收回了手。

    不过,窦纯燕还是有人相搀,那就是闯进来的医护人员。

    一位中年女护士眼看她一副凄苦的模样,不无同情道:“姑娘,你没事吧?”

    窦纯燕顾不上浑身的阵痛,咬牙摆脱了护士们的相搀的手,颤颤巍巍靠向了马平川——

    马平川不由一怔,难道她想报复自己吗?他眼看贴上来的她,站在原地屹立不动。

    窦纯燕依旧带着一副的悲情,身心俱痛的她再也支持不住了,又是扑通一声跪倒在马平川的跟前。

    满怀戒备之心的马平川没有料到一向强势的女人已经脆弱到这种地步,不由惊愕万分。

    “平川···对不起呀···如果你不能消气···就再狠狠打我吧···即便打死我也毫无怨言···”

    那些医护人员见状,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彼此面面相觑,再没有人过来劝阻。

    马平川面对凄苦无助的窦纯燕,就算是铁石心肠也不能再继续发飙了,不由把脸扭到一旁,目光恰好落在了昏迷在床的郝晓梅身上,一种无名之火油然而生——

    “窦纯燕,念你有悔恨之心,我就不报警了。你···你还是自首去吧!”

    “平川···不要呀···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千万不要把我交给警方呀···”

    “哼,我就算打死你能换来晓梅安然无恙吗?请你赶紧离开!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面对马平川的无情,窦纯燕那颗破碎的心就像被撒把盐,痛彻心扉。她想站起来,但双腿已经跪得麻木了,挣扎了半天,还是无法站立起来。

    身后的医护人员再也看不下去了,那位中年女护士首先奔过去架住她的一条胳臂,其他医护人员也纷纷过去搀扶。

    窦纯燕在医护人员合力帮助下,终于站稳了身躯,并让双腿慢慢回过血来,直到能独立行走。不过在精神上,她彻底绝望了,于是步履蹒跚地往门外走——

    马平川心里在流血,虽然不想对窦纯燕绝情,可实在无法容忍她找人对付自己心爱的女人,那一刀虽然扎在郝晓梅的身上,刺痛的却是他那颗流血的心!

    郝晓梅在当天傍晚苏醒过来了,睁开那双美丽的眼睛,首先看到的却是老板那副关切的眼神。

    “晓梅,你醒了?”

    郝晓梅惊疑的眼神熟悉梳理一下眼前的环境,脑海里也逐渐回忆起自己最后的记忆——

    “马厂长···我没死吗?”

    马平川鼻子一酸:“傻丫头,我怎么允许你死?你活着好好的。”

    郝晓梅不情愿这样对老板说话,刚想坐起身来,但一阵剧痛从肩窝的创口处传来,引发得她发出一声呻吟。

    “别动,小心抻到伤口。”

    马平川伸手轻轻一按,语气显温柔和体贴。

    郝晓梅回想起自己记忆最后那个可怕的男人,不由心有余悸:“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马平川尚不明白事件的整个过程,对窦纯燕的余怒也未消,于是恨恨地讲道:“他的窦纯燕的表哥,真是可恶至极!”

    “窦主任的表哥?”郝晓梅回想起窦纯燕警告自己的眼神,不由悲哀道,“难道她非杀我不可吗?”

    “晓梅,都怪我没保护好你,如果早一点把你搬出那个危险之地就好了。”

    “这不怪你,是我不肯离开那里。”

    “晓梅,这次是不幸中的万幸,等伤好之后,你一定要听我的话,搬到那栋楼里。”

    郝晓梅闪烁一下虚弱的眼神:“那个男人呢?”

    “你放心,他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我听向我报信的大爷说,那个凶手就在案发现场就被你的街坊打个半死,听说伤很重,也住进了医院。”

    “哦,你是说我的街坊大爷通知你的?”

    “是呀,他们真是好人,在我到来之前,有几位大妈一直陪护你。是我以单位领导的身份劝导下,他们才离开医院的。”

    “哦,帮我打那个凶手的人是谁?”

    马平川迟疑一下,终于回答道:“我听一位大妈说,帮你出气的人是一位叫小冯的男人。他因为打伤了人家已经被警方拘留了。”

    “小冯?一定是冯大哥!警察为什么要逮捕他?”

    “他失手把人家打成了重伤,当然要追究刑事责任。”

    “可他是为了我呀,而且打的又是坏蛋。”

    “晓梅请放心,我一定请最好的律师把他从里面捞出来。”

    “谢谢你呀,当初你差一点没把他送到监狱。”

    马平川愕然瞪着她:“晓梅,难道他就是曾经欺负你的那个男人?”

    “嗯,我说过,他已经痛改前非了,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

    马平川不由感慨:“是呀,要不是他及时出现,你可能被害了。”

    郝晓梅不禁泪眼模糊:“他是为了我才进去的,求你一定要帮他。”

    “你放心吧,那位大妈也说要去找人救他出来。我们会一起努力。”

    郝晓梅不由悲叹:“唉,没想到牵扯这么多人。”

    马平川又恨恨道:“都是窦纯燕作孽!她真是害人害己!”

    “窦···窦主任呢?”

    “她之前来过这里,向我坦白了一切,我已经让她去自首了。”

    “你···你让她去自首?”

    “是的,她别无选择。”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你,而且对厂里贡献那么大···你对她是不是有点绝情?”

    “晓梅,你都这样了,咋还帮她说话?我如果不是顾念这些,当场就报警抓她了。”

    “警察会不会治她的罪?”

    “她是这次惨案的主谋,坐牢是不可避免的。你不要对她怀有仁慈心肠,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郝晓梅脸色一变:“如果她被关进去了,那她的儿子怎么办?”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