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章无微不至

章节字数:3747  更新时间:19-01-18 13: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平川跟郝晓梅畅谈完‘夜大’,终于要告辞离开了。

    郝晓梅因为内心萌生一种莫名的感动,亲自把他送出门。

    马平川顿时产生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但没有让她送下楼,只是在门外楼梯口进行了简短的话别。

    马平川由于不放心,不由叮嘱道:“如果辉辉为难你,你千万不由委屈自己,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亲自过来收拾他。”

    郝晓梅顿时撂下脸子:“你敢!”

    马平川一副尴尬:“晓梅,我是为了帮你呀。”

    “哼,你如果要收拾他算是帮我吗?”

    “他要是给你气受,难道不该收拾他吗?”

    郝晓梅缓和一下情绪,神色有些黯淡:“唉,你咋不能体会一个孩子的心情呢?她的妈妈坐牢了,这对他幼小的心灵是多么大的打击呀?假如他因此产生一点逆反心理也是可以理解和包容的。我们要教育好他,把他从阴暗的角落里带到阳光的世界里需要的不是鞭策,而是一种深沉的爱呀。”

    马平川的心灵不禁被触动了,对眼前的女孩充满了敬意,如果不是有所顾忌,他很想冲动地抱住她痛快地亲吻一番,但这样的龌龊的念头只能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晓梅,你说得对,我的想法错了。”

    郝晓梅嫣然一笑:“你一个大知识分子能够有如此谦卑的胸怀,真是难得呀。”

    “唉,你就别夸我了,简直让我无地自容了。”

    马平川不敢跟她面对了,转身匆匆下了楼梯。他担心时间久了,自己会把持不住。

    郝晓梅望着他显得慌张的背影,不由略有所思。

    当她回到客厅后,突然想到辉辉的房间里还有碗筷没收拾走,赶紧推门进去——

    辉辉正在房间里的一张写字台上写作业,空碗已经被搁置一边了。

    “辉辉写作业呢?”

    郝晓梅试探打声招呼,但辉辉压根没有搭理她,显然对她依旧有很强烈的抵触心理。

    郝晓梅并没有计较,而是默默地拿出了碗筷。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郝晓梅又出现在辉辉的房间里,手里还端着一盆温水。

    辉辉此时已经躺在床上了,一看到她进来,立即坐了起来,一副戒备的眼神盯着她。

    郝晓梅温情一笑:“你已经睡下了?这样也好,明天要起早上学呢,就要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不过,你还要养成睡前洗脚的好习惯才行呀。”

    郝晓梅说罢,便把洗脚盆放在了他的床沿。

    辉辉表现得确实很叛逆,一副无情的语气:“我不洗,请你立即把它端出去!”

    郝晓梅并没有显得尴尬,而是面带和蔼的微笑:“辉辉,你妈妈曾跟我说,辉辉是世界上最懂事的孩子,她为你感到骄傲,并委托我要照顾好你。假如她知道你不接受我的照顾,那该多伤心呀。”

    不料,辉辉突然气道:“不要再提她!我没有这样的妈妈!!”

    郝晓梅愕然道:“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你知道你妈妈为了你都快操碎了心吗?”

    “哼,她让我在学校抬不起头来,我恨她!”

    郝晓梅不由一怔:“你的同学知道你妈妈的事情了?”

    “是的,她进监狱的事情在学校传遍了,同学们都耻笑我,都不跟我在一起玩了。”

    郝晓梅心头一震,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要想解开辉辉心中的锁,就必须为他营造一个充满爱的环境,这样的环境不仅仅在家里,也应该蔓延到学校里。看样子,自己必须要跟他的老师好好谈一谈了。

    郝晓梅思忖片刻,便凝重地讲道:“辉辉你听我说,任何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你从生下来到现在难道没有犯过错误吗?”

    辉辉被她问住了,低头沉思不语。

    郝晓梅趁机讲道:“你犯了不止一次两次错误吧?你才九岁了,就犯了很多错误,而大人活了很多年了,难道就不会犯错误吗?就说阿姨我吧,活到现在也犯了很多错误。你妈妈也难免不犯错误呀。不过,她就算犯再多的错误也是你的亲人,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别人可以对她说三道四,但你没有理由不包容她,就像她经常包容你的错误一样。”

    辉辉听了这番话,似乎茅塞顿开,脸色顿时开朗了许多。

    郝晓梅还蹲在那里没动,把双手向前一托:“快把你的小脚丫伸过来,阿姨要给你洗脚。”

    辉辉心里一热,乖乖把双腿翻下床沿。

    郝晓梅顺势把他的双脚按在了水盆里,让温水浸泡他的双脚,用那双细柔的小手轻轻梳理对方的小脚丫。

    辉辉凝视着她的举止,一种莫名的感动从心而生。

    当天晚上,郝晓梅下榻在窦纯燕睡过的床上,那是一张松软的席梦思床,令她感动无比的舒逸,内心也百感交集,也暂时忘记了一心向往的那个家。

    第二天,郝晓梅照顾辉辉吃完早饭后,要亲自送他上学。

    辉辉赶紧拒绝:“不用您去,我自己能去。”

    郝晓梅含笑道:“阿姨想看看辉辉的学校是什么样子,算是认认门,同时想见见你的老师。”

    辉辉一愣:“你为什么要见我们陈老师?”

    “在妈妈不在的日子,阿姨就是辉辉的监护人,也算是临时的家长,难道不该见一见辉辉的老师,沟通一下你的学习情况吗?”

    辉辉迟疑一下,显得一副无所谓:“如果您不怕麻烦,就随你的便,反正陈老师也没有我任何的把柄。”

    郝晓梅扑哧一笑:“阿姨又不是去查辉辉,而是为了帮辉辉呀。”

    辉辉不再言语了,又恢复昨天那样的冷漠。

    在上学的路上,郝晓梅想牵着他的手,但被他无情拒绝了。

    郝晓梅只是尴尬地笑了笑,并没有在意。

    等到了辉辉的学校,郝晓梅立即被学校的规模和设施给吸引了,这是她的学生时代所不能享受到的,令她不禁感慨道:“辉辉,你的学校太棒了,一定要珍惜这么好的学习环境,好好学习呀。”

    辉辉不以为为然抬头瞥了她一眼,心里暗道,她真是一个乡巴佬,这样的学校还算好?

    辉辉一声不响地走向自己的教室,眼看郝晓梅紧跟着自己的步伐,终于忍不住质问:“您要跟我一起上课吗?”

    郝晓梅连忙摇摇头:“我要见你们的老师呀。”

    “陈老师现在不在教室里。你去也见不到。”

    “没关系,我可以在外面等她。”

    辉辉表现一丝厌烦:“你最好不要去,免得让我的同学们看到。”

    郝晓梅好奇道:“他们看到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辉辉鼻孔一哼:“他们知道我妈妈出事了,还以为我找了后妈了呢,又该嘲笑我了。”

    郝晓梅无奈地停住了脚步:“好吧,我不去你们教室了,快告诉我该怎么找到那位陈老师?”

    “您还是去她的办公室吧,她现在应该在那里。”

    “她的办公室在哪?”

    辉辉伸手向一侧的小楼一指:“就在那层小二楼里。”

    “可是···那间是她的办公室呢?还是你领我去吧。”

    辉辉一看她有些发懵,顿时一哼鼻子:“您进去一打听不就清楚了吗?”

    “哦,好吧,那你告诉我,你是几班的?”

    “我是二年三班的。”

    辉辉撂下这句话,就甩开她独自奔向了教室方向——

    郝晓梅苦笑摇摇头,然后从容走向了那栋办公楼。

    辉辉并不清楚这位阿姨到底跟自己的老师谈些什么,当陈老师进来上课时,只是跟自己交流一下眼神就专心讲课了,即便在课余时间也没有关注自己。不过,他发现曾经那些嘲讽和冷淡自己的同学们正发生悄然变化,首先没有同学在奚落自己,随即把他当做新同学一样,逐渐把他吸引到集体当中。

    辉辉在之后的短短几天,就回归到以前的氛围中,再也没有同学歧视他,甚至提一下他的妈妈。

    他心里暗自纳闷——难道是那位漂亮的阿姨真有一股魔力,只见了一下陈老师,就改变了一切?

    在家的日子,他也继续得到郝晓梅的无微不至关怀,让他感觉这位阿姨要比之前的妈妈做得更好,就拿每晚洗脚一事来说吧,自己的妈妈自从自己七岁后,就让自己独立了,再也没给自己洗过脚,而这位阿姨似乎还把自己当小小孩来照顾。

    人心是肉长的,郝晓梅真诚的付出终有感化了辉辉那颗抵触和冷漠的心灵。他开始对郝晓梅有笑模样了,随后也懂得讲几句贴心的话了。他和她终于融合成一家人了。

    郝晓梅开始工作了,由于这个家距离针织厂要比自己原来的家远一些,所以每天都是由马平川亲自开车接她上班。

    郝晓梅开始很不习惯,跟马平川谈了好几次,甚至拒绝上他的车,但都没有‘斗’得过人家。她因为要照顾辉辉,所以就算想早马平川一步提前上班,却也做不到。

    她也像辉辉一样,从开始抵触逐渐养成了自然,到后来,假如马平川晚到一会,会让她产生殷切的期待感。

    针织厂随着发展,变得越来越忙碌,为了应付大量的订单,车间不得不采取了不分昼夜的三班倒,已经坐在厂长位置上的郝晓梅感觉肩上压力更大了,别说是去夜校进修,就连回家照顾辉辉都不能及时,这让辉辉有些失落,有一次等她不回来,甚至找到了厂里。

    当时郝晓梅正在已经扩建的办公室里召集车间骨干力量开班组会,当辉辉的小脑袋一露头,并可怜巴巴地问她为啥不回家时,令她产生了莫名的感动,含着眼泪宣布散会,并领着辉辉回家。在她看来,既然这个孩子把自己当做了每天不可割舍的亲人了,自己就算再忙,也要及时回家照顾他,不要让孩子有半点委屈。

    马平川知晓了这件事,立即找郝晓梅商量,张罗雇佣一个保姆来照顾辉辉,甚至照顾每天工作很累的她。

    不过,郝晓梅毫不犹豫拒绝了,理由是好不容易跟辉辉产生了感情,就不该有任何疏远。再说,辉辉已经离不开她的照顾了。

    马平川最后无奈道:“晓梅,难道你想当辉辉一辈子的妈妈吗?”

    郝晓梅风轻云淡般地笑道:“当然不会。不过,在辉辉的亲妈没回来之前,我就是他的妈妈。”

    马平川不由调侃:“丫头不怕纯燕吃你的醋吗?”

    郝晓梅一愣:“她吃我哪门子醋呢?”

    “你把她的儿子给占有了。”

    郝晓梅摇摇头:“纯燕姐不会吃这方面的醋,但有一点恐怕会吃醋的。”

    马平川一愣:“哪一点?”

    郝晓梅反问:“难道你不清楚吗?”

    马平川不以为然:“她现在把你当恩人了,对我恐怕就是恨,还吃什么醋呢?”

    “可你别忘了,爱得越深恨也越深呀。”

    “晓梅,你就别拿我开心了,我跟她根本不可能的。”

    “可是辉辉希望你当他的后爸呀。”

    马平川感到匪夷所思:“这怎么可能?那个孩子虽然对我的态度好一点了,但不及对你十分之一呀。”

    郝晓梅嫣然一笑:“可他已经向我表明了。”

    马平川惊愕地瞪着她:“他···表明了什么?”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