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章献殷勤的机会

章节字数:3491  更新时间:19-01-28 13: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再说马平川这段时间很是受伤,尽管他的事业是蒸蒸日上,但情场上的失意却让他也是万念俱灰,在他看来,既然晓梅跟她的房东恢复了通信,就迟早会让晓梅弄清楚对方的真实情况,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他心里的痛可想而知。

    有一天,他独自光顾一次大集,并在集市上遇到一位算命的大师。他请大师帮他化解一下,结果大师了解他的心结后,居然撂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马平川心头一震,简直有点啼笑皆非。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他只好顺其自然了。

    当冯天祥来到公司时,他正在公司里抽烟排遣。原来,自然公司成立后,他就住在办公室里,并守在一部座机旁,做到二十四小时的业务服务。

    冯天祥每天也工作在这家公司里,对马平川的办公室自然是轻车熟路,当他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感觉一阵刺鼻的烟雾,便没有关闭那扇门。

    “马总您咋抽这么多的烟?”

    马平川一看是他冒失地闯进来,不由反问:“你怎么来了?”

    冯天祥赶紧表示:“马总,我有大事向您禀报!”

    马平川顿时精神一振:“发生什么大事了?”

    “您别紧张,这是关于晓梅姑娘的。”

    不料,马平川脸色陡变:“晓梅怎么了?”

    “您别紧张,这是好事,晓梅的情绪很不好。”

    马平川鼻孔一哼:“这话亏你讲得出来!晓梅如果闹情绪了会是一件好事吗?”

    冯天祥赶紧解释:“她是因为生了凯子的气,这对您来说就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呀。”

    马平川被弄懵了:“凯子是谁?”

    “就是您口中的晓梅房东呀。”

    “难道他给晓梅来信了?”

    “是的,否则晓梅会伤心吗?”

    马平川脑袋都胀大了:“这是怎么回事?房东来信怎么会让晓梅伤心?”

    “马总您看!”

    冯天祥担心自己解释不清。立即从自己衣服口袋里抽出一封信。原来,他趁郝晓梅伤心走神,把那封信据为己有了。

    马平川满腹疑惑地接过来一看信皮,不由眉头一皱:“原来你偷扣下她的信?”

    冯天祥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是从晓梅手里接过来的。”

    马平川无暇再质问下去,赶紧从信封里抽出了那张信纸。当他仔细浏览一遍后,眉头便皱得更紧了,冲冯天祥一副苦笑:“这就是你所说的机会?”

    冯天祥眨了眨眼:“难道不是吗?”

    “哼,你这是什么逻辑?人家房东因为出国搞军事演习而不能回来过年了,所以才让晓梅伤心,这对我算是什么机会?它只能让我心里跟更难受呀。”

    冯天祥连忙辩解:“这难道不是一个借口吗?我听晓梅说凯子在部队有女朋友了,说不定人家去女朋友家过年呢。否则,晓梅会如此伤心吗?”

    马平川心头一震,顿时想到自己私自扣下那封信的情景,而从种种迹象上看,晓梅还不清楚那位房东的真实情况。而那位房东并没有再把所谓的女朋友一事跟她说开,难道这是自己一次机会吗?

    他内心踌躇难决。

    冯天祥一看他沉默了,便趁机劝道:“马总,晓梅可是一位好姑娘呀,您不该轻易放弃。”

    马平川把眼一瞪:“我有放弃吗?人家不肯给我机会呀。”

    “马总,晓梅目前正在伤心呢,您不应该躲在这个地方抽烟解闷,而是应该跟她在一起,好好哄哄她才是。”

    马平川听他如此一说,心里不由一动,虽然这封信不至于让晓梅把对房东的感情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但自己可以跟心爱的女孩一起过个年了,这对自己来说,起码是一个慰藉。

    他一想到这些,便二话不说,立即从门口的衣服架上摘下外套往外走——

    冯天祥清楚他是去看望晓梅了,也赶紧跟在了身后。

    “马总,您手里的信?”

    马平川听他的提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一只手还紧紧握着那封信。不过,他并没有把它还给冯天祥,而是装好了放在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冯天祥见状,并没敢张口讨要这封信,继续跟着他走出了公司大门。

    马平川回头对他温言道:“老冯,谢谢你,这次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以后要帮我密切关注房东的信。”

    冯天祥赶紧表示:“马总请放心,晓梅已经把凯子的家交给我了,她恐怕很难再回去一趟了,一切都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马平川点点头,随即又提醒道:“你如果再收到房东的心,自己首先不要看,更不许交给晓梅,要首先交给我。”

    冯天祥一愣:“我当然不会私自拆开看的,可为啥不能交给晓梅呢?”

    “这···我担心晓梅看了不该看的信会再伤心。”

    “哦,也是。”

    马平川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冯,拜托你了。”

    冯天祥显得一副受宠若惊:“您不要客气,当初如果不是您帮我,我哪有今天呀。为您效劳是我义不容辞的任务。”

    马平川欣慰点点头:“好好好,我没有看错你,上车跟我一起走吧。”

    冯天祥立即摆手:“您是去找晓梅吧?咱们不顺路。”

    马平川一副不容置辩:“你要去哪?我亲自开车送你一段,即便不顺路也就是浪费我一脚油门罢了。”

    冯天祥一看老板的热情难却,只好上了他的车。

    马平川把冯天祥送到那条胡同口后,再转向奔向窦家——

    当他敲开窦家的门时,首先看到的是为他开门的辉辉。

    “马叔叔来了?”

    马平川首先和蔼地抚摸一下他的小脑袋,然后询问:“晓梅阿姨呢?”

    “她正在做饭。”

    马平川“哦”了一声,便三步并两步奔向厨房——

    辉辉虽然是一个孩子,但明白他们大人是怎么回事了,并没有跟进去,而是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当马平川走进厨房里的时候,脸色又突然变色。原来,郝晓梅正揉着左手的手指,而鲜血已经染红了两只小手。

    他意识到了她因为分神而切伤了手指,赶紧抢步向前,一把接收了对方的伤手。

    郝晓梅猝不及防:“你怎么来了?”

    马平川一脸怜惜:“丫头,你咋这么不小心?还疼吗?”

    郝晓梅含泪摇摇头:“不,不疼!”

    “哎呀,这么深的刀口,能不疼吗?”

    郝晓梅受伤的手指被他攥着,不再辩解。

    马平川知道这样一直下去也不是办法,便试探询问:“家里又纱布之类的东西吗?”

    郝晓梅摇摇头:“没有。”

    马平川思忖一下,立即拉着她的胳膊:“你跟我出来。”

    郝晓梅清楚自己无法再忙下去,只好顺从了对方。

    马平川把她带到客厅里的沙发旁,再把她轻轻按坐在上面。

    “你乖乖呆着这别动,我出去一会。”

    马平川柔声交待后,立即快步奔向门外——

    郝晓梅清楚他出去干什么去了,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垂头默默想着心事。

    马平川以最快的速度从外面的小卖部里买了几个‘创可贴’,再风风火火跑回来。

    郝晓梅等他用两个‘创可贴’把手指的伤口包扎好了,立即站了起来。

    马平川一拉她的胳膊:“你要干嘛?”

    “你别拉我,我要去给辉辉做饭。”

    “你是手已经受伤了,现在不能沾水,就别逞能了。”

    “那辉辉怎么办?”

    “你呀,眼里只有辉辉,什么时候有过自己呀?”

    “我不止给辉辉做饭,自己难道不吃吗?”

    “算了吧,既然我在,就轮不到你吃苦了。你还是乖乖呆会吧。”

    郝晓梅一看他执意要去做饭,也懒得跟他争了,其实她根本没有心情做饭。

    马平川又有了表现自己的机会,当然把这顿晚饭做得有模有样,甚至又加了两道菜。

    等他忙碌完了,天色已经很晚了,辉辉早就饿得前肚皮贴后肚皮了,不待他招呼,就主动坐到餐桌前。

    马平川端上最后一道菜时,辉辉已经吃得津津有味了,但郝晓梅却没有上桌。

    马平川瞥了一眼空荡荡的客厅,不由责怪辉辉:“你这个孩子真不懂事,晓梅阿姨还没有上桌呢,你咋就先吃上了?”

    辉辉赶紧解释:“晓梅阿姨说不吃了,让我先吃的。”

    马平川一皱眉头:“她人呢?”

    “已经回房间休息了。”

    马平川二话不说,立即奔向了郝晓梅居住的那间客房。

    他顾不上敲门,也不管郝晓梅处于什么状态,冒失地推门而入——

    还好,郝晓梅还穿着那身衣服,正趴在床上深埋着脸一动不动。

    马平川上前一拍她的后脚跟:“晓梅,快起来吃饭!”

    郝晓梅依旧一动不动,但却发出了声音:“你咋进来了?我不想吃!”

    马平川显得理直气壮:“大小姐,我知道这样闯入你的闺房有些不太合适,但你目前的必须有我在你的身边。”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不需要。”

    “我不是你什么人吗?你居然这样说我?”

    郝晓梅一看被他纠缠上了,忿然抬起头并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身,一副委屈的泪眼面对他:“你就算是我的老板又能怎样?我不需要你来可怜我!”

    马平川一副苦笑:“丫头,我不是可怜你,而是可怜我自己呀。你现在懂得苦了吗?可你知道我最近过得有多苦吗?唉,失恋的滋味搁在谁的心里都不好受呀。你别以为我没有自尊心,我是因为对你执着的爱才厚着脸皮不顾你的奚落陪在你身边的。为了你,我不想错过任何讨好你的机会,同样不情愿你在感情最无助的时候只能面对空空的四壁。晓梅,假如我对你的这番心意到最后却是一场空,难道就不值得可怜吗?”

    郝晓梅的怨气顿时风轻云淡了,呈现一副黯然的歉意:“对不起···”

    “晓梅,你哪里对不起我?而是对不起你自己呀!假如你为了一个错爱的男人而错过自己的真爱,那就是你人生最大的悲剧呀!”

    郝晓梅浑身一颤:“错爱?”

    “你爱上一个曾经自称有女朋友的男人,难道不是错爱吗?”

    马平川因为清楚刘成凯的真实情况,所以言谈之间用了‘曾经’和‘自称’,却证明了他的内心毫无底气,如今为了自己的爱情,正继续掩饰一个谎言。

    郝晓梅被这句话若有所悟,表情一片纠结。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