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章突遭厄运

章节字数:3787  更新时间:19-02-03 07: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窦纯燕眼看她匆匆忙忙往外走,知道劝阻不住,先是无奈摇摇头,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赶紧穿上外套追了出去——

    因为夜深了,她不放心一个漂亮的女孩独自在外。

    郝晓梅在她的陪伴下,借助远处微弱的路灯,一直摸索到二三里开外,才找到一个信筒。她有些恋恋不舍地把贴在胸口,已经捂得很热信投递到信筒里。

    再说刘成凯一直在苦等郝晓梅的信,可是对方却一直绕无消息,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场折磨。他这时已经无心训练了,再一次递交了回家探亲的申请。

    在他苦苦盼望下,杨冠希终于给他带来了一条好消息——“成凯,你的探亲假已经被批准了!”

    正郁郁寡欢的刘成凯顿时精神一振:“真的吗?”

    杨冠希把一张通知书往他跟前一递:“你看!”

    刘成凯接过一看,上级领导居然给了他十天的探亲假。

    他不由激动万分,立即向杨冠希表达感激之情:“谢谢杨队!”

    杨冠希一摆手:“你不用谢我,是上级领导念你平日的表现而对你的关照。你还是感谢上级组织吧。”

    刘成凯依旧表示:“如果不是您积极帮我争取,我也不会顺利地获得探亲机会。”

    “唉,我能不帮这个忙吗?你最近就像没魂似的。我真难以理解你老家那位乡下妹子到底有什么魅力把你迷得魂不守舍。”

    刘成凯尴尬一笑:“看您说的,她又不是一个妖精,怎么会迷糊人呢?而是我读了她之前那些信而越来越放不开她了,如今收不到她的来信,才让我心急如焚呀。”

    “哦,看样子她是用真情感动了你。不过,她突然不来信了,也确实值得商榷。”

    “是呀,这就是我急于回家探亲的原因。唉,我俩上次一别,至今已经有一年多了。”

    杨冠希一摆手:“那你就赶紧收拾一下买车票吧。”

    “好的,我下午就去车站。”

    杨冠希这时又显得难以割舍:“唉,再过来几天,咱们飞豹突击队又要跟兄弟特战队搞一场红蓝对抗演习。如果缺少了你这员猛将,我心里还真没把握取得完胜。”

    刘成凯心里一沉:“是呀,我也不想错过这次演习,可一切都凑巧了。我只好向您和战友们说一声对不住了。”

    杨冠希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你也别过意不去,还是怀着一颗喜悦的心情回老家会你的心上人吧。对于这次演习,大家能战到什么程度就算什么程度吧。”

    “看您说的,好像没了我刘成凯,咱们飞豹突击队的实力就打了折扣似的。咱们的中队既然被总队领导冠以飞豹突击队的称号,就说明咱们的弟兄们个个都不含糊,个个都可以打硬仗。可以这么说吧,有我不多,无我不少!”

    “哈哈,可我还是不想失去你这位爱将。不过,为了你的幸福,我只好放你走了。”

    刘成凯订好了回家的车票,立即回到宿舍开始打点行李,想到很快就要看到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孩了,特意把那个护身符从脖领子里拽出来,充满深邃的目光观赏了好一会,才像护着至宝一样小心揣在怀里。

    “刘成凯,来信了!”

    随着秦参谋一句朗声的呼唤,令刘成凯浑身一震。他做梦没有料到自己动身前夕居然接到了郝晓梅的来信。

    他不得不停下来,出门去接秦参谋手里的信封。

    秦参谋已经跟他很熟悉了,不忘打趣道:“小刘,看前段时间把你急的,几乎天天来支部看信,我早就说过了,一旦有你的信,就会第一时间送来。可你还是心急,现在我不是送来了吗?”

    刘成凯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抬手挠了挠头,再用另一只手飞快从秦参谋手里夺过了信。

    “谢谢秦参谋!”

    刘成凯一句心不在焉的客套,却把全部精力都投在这封信上,在返回门里时,被门框重重磕一下额头都浑不知疼。

    秦参谋无奈地一笑,转身匆匆走开了。

    此刻,偌大的宿舍里只有刘成凯一个人,可以令他心无旁骛地读信······

    当信中的内容浮现在他的眼前时,顿时让他惊愕万分,仿佛晴天打了一道霹雳,令他浑身一颤,随即双腿一软,屁股重重地跌坐在床铺上。

    他呆愣片刻,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端起那封信仔细查看一遍。然而,曾经字字含情的熟悉笔迹突然让他感觉冷酷无情了。他浑身抽搐一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宝贵的男人泪——

    他那双有力的手狠狠把柔软的信纸攥搓成一个纸团,并深深扎在自己的额头。曾经那些美丽的憧憬瞬间就像五彩的泡沫一样破灭了。

    他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又如何控制得住?不得不从内心喷发出来——

    “晓梅呀,你为何如此绝情?我明明告诉你没有女朋友了呀?就凭你那么聪明···难道觉察不到吗?可你···还是要嫁给那位老板···”

    他发出了歇斯底里,可又泣不成声,体会到了一种被抛弃的滋味,令他感受从所未有的悲伤。他俨然感觉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假如不寻求一种解脱,就会被那些无穷尽的悲伤把他彻底湮灭。时隔一年多,他再次承受一种悲痛,甚至不亚于丧母之痛。

    还好,同宿舍的战友们都在外面拉练,可以把这个静谧的空间让他尽情地发泄。这也让他倍感孤独和无助。

    到了黄昏时刻,那些战友们陆续返回宿舍时,发现他正垂头冷静地坐在自己的床铺上。原来,经过一个下午的发泄,已经让他逐步坚强起来。他不仅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当悲痛过后,必须学会承受,不仅要承受一切可以承受的东西,还要承受那些不能承受的东西,冷暖自知。

    他的上下铺战友不由好奇道:“成凯,你咋一个在屋里?”

    刘成凯抬头冷冷地瞥对方一眼:“我不在屋里在哪里?你不是也回来了吗?”

    战友一愣:“成凯,你怎么了?咋像吃枪药似的?”

    “你才吃枪药了呢!”

    战友一看他是那么冷漠,好像还悲伤过,不知道他脑袋里哪根筋不对,便一吐舌头,不再搭理他。

    刘成凯当天晚上并没有吃饭,悲伤的情绪又经过一宿的沉淀,让他第二天恢复了以往的活力,并坚定地出现在早操的现场。

    杨冠希一看他的队员里出现刘成凯的身影,不由一愣:“成凯同志,你怎么来了?”

    刘成凯的情绪又经过一夜的洗礼,已经完全如常了,一副平静的声音:“报告杨队,我身为特战队员,应该出自在该出现的地方!”

    杨冠希一皱眉头:“你不是请了探亲假了吗?难道不想回去了吗?”

    刘成凯的神态毅然决然:“杨队,我要参加这次红蓝对抗演习!”

    “你···不是已经买回家的车票了吗?”

    “车票买了,可以退回去。但如果错过了这次演习,可能会令我终身遗憾。”

    杨冠希不由苦笑:“不就是一次对抗演习吗?至于让你这样吗?”

    “我意已决,要为咱们的飞豹突击队再立新功!”

    杨冠希一看他如此坚定表态,也无话可说了,扫视一下其他人,随即吹了一声口哨:“嘟——全体都有了,立正!”

    刘成凯就这样错过了回家探亲的机会,而是带着沉重的心理包袱参加了几天后举行了红蓝对抗的实战演习。结果,他第一天就出事了,整个人从三层楼顶摔了下去,不仅骨断筋折,而且头部也遭受重击,虽然万幸佩戴头盔而没有让头部颅骨粉碎性骨折,但因为受到强烈的震荡,让他变成一个活死人。

    杨冠希和战友们无不愕然叹息,觉得一位优秀的特种兵就这样被彻底毁了。总队领导知道他家里没什么亲人了,只好把他安顿在当地部队医院救治。

    再说郝晓梅并不知道自己的这封信居然造成这么大的波澜,还一直苦苦等待刘成凯的信息,可是临近五一前一天上午,对方不仅人未回,就连信也为回。这让她陷入无穷的痛苦之中。

    窦纯燕知道她的心结,赶紧做她的工作:“晓梅呀,你的那位刘大哥有自己的生活空间,也许真的没有时间。你的大喜日子就快到了,请不要愁眉苦脸好不好?”

    不料,郝晓梅顿时怆然泪下——

    “纯燕姐···他是我唯一的亲人···没有他的祝福···我···我心里不是滋味呀···”

    窦纯燕不由嗔怪道:“傻丫头,他咋成了你唯一的亲人了?难道你不把我和辉辉当做亲人了吗?”

    “纯燕姐,你们给我的感觉跟他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他不就是一个男人吗?难道是异性相吸让你如此魂牵梦绕?”

    “纯燕姐,你说什么呢?”

    就在这时,冯天祥过来拜访了。原来,冯天祥最近心里很是不安,因为那封被他扣押的信就像一块石头,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里。他从那封信里读出了刘成凯对郝晓梅的爱,如今郝晓梅在毫无知晓的情况下要嫁给另一个男人了,这让他如何心安理得?他的心在矛盾中徘徊,于是登门拜访郝晓梅。

    窦纯燕一看是他来了,并没有感到任何的蹊跷,毕竟在晓梅出嫁前夕,人家作为晓梅的朋友,过来探望是应该的。她同时希望这个男人能帮助安慰一下情绪低落的晓梅。

    “你来了?正好陪晓梅聊聊天吧,我要出去再买点东西。”

    冯天祥因为跟窦纯燕在同一家公司上班,跟她也混熟了,赶紧表示:“你需要买什么就交给我好了。”

    窦纯燕摇摇头:“晓梅明天就要从这里出嫁了,我觉得还缺点嫁妆,所以出去置办一下,你一个大男人是搞不定的,就好好陪晓梅聊聊天吧,她的心情很不好。”

    冯天祥感到一丝诧异,送走窦纯燕之后,立即凑到郝晓梅身边,并关切地询问:“晓梅,明天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了,你应该高兴才对,为啥如此愁眉苦脸的?”

    郝晓梅毫不掩饰:“我想刘大哥了,可他却不肯回来参加我的婚礼。”

    冯天祥心里一惊:“难道他知道你要结婚了?”

    “嗯,结婚这么大的事,我能不通知他吗?可他不仅不回来,就连一个信儿也没有,我真的受不了了。”

    “晓梅,难道你就这样在乎凯子吗?”

    “嗯,自从他把我从绝境中解救出来,就像神一样存在我的心里。”

    冯天祥心里一颤:“晓梅···你这是何苦?”

    郝晓梅突然想到什么,立即精神一振:“冯大哥?”

    “嗯?”

    “你能陪我回一趟家吗?”

    “家?”

    “对!就是刘大哥的家。我早已把那个家当做自己的家了。”

    “哦,你去那里做什么?”

    “如果刘大哥回来,我本想从那个家出嫁。可他到现在没信,所以我想再回去看一看他有没有来信。”

    冯天祥脸色微变,赶紧讲道:“你不用去了,我刚从那里回来,信箱里并没有任何信。”

    郝晓梅依旧坚持:“不,我非要回去,还想顺便祭拜一下刘大娘。说不定···刘大哥会突然回家给我一个惊喜呢。”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