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章回电

章节字数:3662  更新时间:19-02-06 09: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窦纯燕一看她的情绪又激动了,赶紧把她搂在怀里:“晓梅乖,别在哭了,姐会陪你一起等刘大哥的来电,要让你不留遗憾出嫁的。”

    郝晓梅心里已经是百感交集,把泪脸深埋在窦纯燕的肩头,久久不能自拔。

    再说那封电报就在当天下午五点辗转到了负责收发室的秦参谋手里。他已经获悉刘成凯重伤住院的消息,当看到关于他的电报,感到一丝的惊奇,由于电报封面是敞开的,他好奇抽出电报纸一看,不由目瞪口呆。

    精明的秦参谋回想到刘成凯突然改变主意不回老家探亲而是留下来参加演习肯定跟发电报的女孩有关,如今部队方面正发愁刘成凯没有亲人照顾呢,这封电报岂不是一个机会吗?他立即去请示杨冠希。

    杨冠希也正为刘成凯的事情发愁呢,当看到秦参谋拿来的电报,立即返回刘成凯的宿舍翻了一通,结果发现了郝晓梅要结婚的那封信。

    杨冠希不禁苦笑:“原来他改变主意居然我因为这封信呀。唉,我如果早发现他的情绪不对,死活也不会让他冒险参加演习,现在一切都追悔莫及了。”

    秦参谋赶紧表示:“已经过去的事情就别再提了,现在该咋回复这封电报呢?”

    “唉,当事人就像植物人躺在医院里,还能给那个女孩回电吗?”

    “可是···那个女孩明明在电报里说得很清楚呀,如果没有他的表态,她就决不出嫁,而出嫁的日期就在明天呀。所以,给女孩回电是迫在眉睫呀。”

    杨冠希沉吟道:“难道我们就模拟成凯的口气给女孩发一封祝福的电报吗?”

    秦参谋赶紧摇头:“这恐怕是违背刘成凯意愿的事呀。”

    “那你说该怎么办?”

    秦参谋思忖道:“咱们应该以组织名义给这个女孩回电,把刘成凯受伤的情况向她介绍一遍,并说他以后恐怕离不开亲人照顾了。”

    杨冠希惊愕道:“如果这样说,对那个女孩会不会很残酷?她还能安心出嫁吗?”

    “杨队,我从这封信和这封电报,以及那个女孩曾经连续给刘成凯写信的情况看,那个女孩其实对他很有情意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还用你说吗?”

    “可这个女孩嫁人的原因是源于刘成凯凭空捏造一个女朋友呀。”

    杨冠希点点头:“是呀,这个刘成凯的脑袋简直是进水了,怎么做出这样荒诞的事情?”

    秦参谋又试探的口吻:“杨队,假如这个女孩知道刘成凯其实并没有女朋友,而且他可能是因为她要嫁人而取消探亲,并且在演习中由于精神恍惚而意外重伤的话,那她还会出嫁吗?”

    杨冠希不由黯然道:“唉,人家女孩在电报上说得很明白了,如果没有刘成凯的祝福,她可能会取消婚礼的。”

    “既然如此,我们为啥不能对女孩讲明情况呢?”

    “可这样对女孩公平吗?从这封信上看,女孩要嫁的对象可是一位企业家呀。”

    “这有什么?只要女孩对刘成凯真有情意,就会有所取舍的,说不定她会亲自来照顾刘成凯的。”

    杨冠希一副肃然:“根据咱们的军医初步诊断,刘成凯这辈子可能变成一个废人了,甚至都未必能苏醒过来了。这不是毁了女孩一辈子吗?”

    “唉,杨队,难道你咋不明白呢?如果刘成凯真的那样,就会让咱们部队承受巨大的负担呀。由于他并没有亲人,就算让他伤残退伍,也没有谁能接收呀。”

    杨冠希一皱眉头:“可是···咱们不能因为负担而拉那个女孩下水呀。”

    秦参谋思忖道:“你也不要把女孩想得太好了,当她得知刘成凯伤残了,也许会改变主意呢。既然女孩在电报上作出如此的表态,咱们要做的就是实情相告罢了。”

    杨冠希又沉吟道:“你分析得挺有道理的。现在的女孩谁愿意背负包袱呢?”

    “就是。咱们本着对刘成凯和那个女孩负责的精神,也要把实情讲出来。”

    杨冠希不禁质疑:“那个女孩明天就结婚了,咱们就算把情况都写信告诉她,恐怕来不及了呀。”

    秦参谋诡谲一笑:“谁说要写信了?咱们可以发电报说明情况呀。”

    杨冠希眼前一亮:“发电报?”

    “是呀,既然那个女孩发的是电报,就是想迫切了解刘成凯的态度。而且,人家也要求他回电呀。”

    “可是···电报能把这些事情说清楚吗?”

    秦参谋一耸双肩:“没有办法,咱们只能发一封长长的电报了,就算抛费一点也是值得的。”

    “好吧,就依你吧。不过,我认为你是白费力。”

    秦参谋一愣:“为什么?”

    “我不认为那个女孩会抛弃自己的幸福而过来照顾他。”

    秦参谋点点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这封电报还是得这样发,就是本着对双方的负责。”

    杨冠希冲他摆摆手:“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开车跑一趟邮局吧。但愿那个女孩能在出嫁之前接到电报。”

    “好的。”

    秦参谋拿着刘家的通讯地址匆匆离开了。

    杨冠希又审视一下刘成凯的床铺,一想自己的飞豹突击队就要失去这位猛将了,不由黯然神伤。他又仔细翻阅一下郝晓梅之前写给刘成凯的那些信,对写信人在刘成凯有女朋友的前提下依旧对人家情深意重感到吃惊,同时产生一个不好的预感——那个女孩是因为刘成凯在部队有好的发展情况下才对他‘暧昧’的,可一旦遇到有钱人,就不得不放弃他了。当她得知刘成凯伤残了,会彻底放弃他!

    他不由摇头叹息:“唉,老秦算是白忙了!”

    秦参谋是一个很讲究效率的文职人员,开车从军营里一出来,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城里的邮局。此刻,距离邮局下班尚有半个小时。

    他要来电报纸,立即在上面继续龙飞凤舞——刘成凯本来请了探亲假,可接到你的来信后,便取消了探亲而参加总队举办的对抗演习,结果在演习中遭受严重的意外,目前昏迷在医院里,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依旧昏迷不醒,并极有可能终身残废,无法给你发祝福的电报了,我作为成凯的战友,代替他给你回电,祝你新婚快乐!

    邮局营业员一看这位解放军军官居然发这样内容的电报,不由瞠目结舌。

    秦参谋则是一副坦然的表情:“同志,麻烦您快一点,这封电报必须在明天早上之前送到收报人手里。”

    营业员摇摇头:“恐怕没有那么快,只能凭运气吧。”

    秦参谋担心对方等不到这封电报便不得不出嫁了,不由焦急道:“能不能帮加急一下?”

    “这已经是加急电报了,无法再快了。电文在今晚就可以发送到那个地方,至于什么时候送到收报人手里,就要看当地邮递员的工作效率了。”

    秦参谋突然灵机一动:“同志,请在电文内容里再加几个字。”

    营业员赶紧把底稿送出来:“什么内容?”

    秦参谋立即在电文后面连写三遍‘十万火急’。再次送还给营业员。

    营业员顿时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秦参谋一脸焦虑:“这不是给收报人看的,而是给那里的邮递员看的。”

    营业员的面孔顿时变得凝重:“我知道了,会尽快安排发这个电报。”

    秦参谋一副感激:“谢谢,拜托了!”

    这封电报于当天晚上七点变发送到了省城。

    此时省城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条胡同显得异常肃静,在没有任何路灯的情况下,显得有些渗人。而从刘家的窗户里射出微弱的灯火证明这个家比往日多少有一点生气。

    郝晓梅神情异常憔悴地坐床沿,这是她睡过的床,曾经给她带来那么多的温暖,可如今就像一张寒床,令她有点冰彻刺骨且全身缩成了一团。

    窦纯燕依旧在陪伴着她,无暇考虑自己的家里是什么情况,就任凭冯天祥去应付吧,目前当务之急就是稳定郝晓梅的情绪,争取说服她。

    她经过几个小时的陪伴,感觉肚子有点饿了,便去刘家厨房里巡查一遍,结果什么都没有。原来,马平川之前早就把厨房里的米面粮油搬空了,压根没有想到郝晓梅还能回来住。

    窦纯燕望着眼前的一切,不由苦笑摇摇头,从厨房里转身出来,便到了外屋门口,轻轻推开这扇门,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这条胡同里就连路灯都没有,只有夜空中微弱的星光依稀透出一点光亮。窦纯燕知道胡同口外面有小卖店,本想出去买一点吃的,但一看到漆黑的胡同令人头皮发乍,吓得赶紧关闭房门,深怕黑暗中闯进来不速之客。

    她思忖一下,便步入郝晓梅的房间,试探询问:“晓梅,你饿吗?”

    郝晓梅正陷入与刘成凯的那段回忆中,当被打断时,赶紧摇摇头,但一句话也不想吃。

    窦纯燕一看她就像着魔的样子,不由苦笑道:“晓梅,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如果不保重自己,明天还咋当新娘呀?”

    郝晓梅又不禁泪如雨下:“纯燕姐···我明天还能出嫁吗?”

    窦纯燕心头一震:“难道你打定主意了?”

    “我没有···但如果接不到刘大哥的祝福···我···我是没有任何心情出嫁的。”

    “唉,我明白你的心意,那我们就等他的电报好了。”

    “我担心明天收不到这份电报呀!”

    窦纯燕思忖道:“电报不像普通的信件,无论在哪都不会被扣押的,假如他接到电报后立即回电,我估计明天上午肯定能等到他的电报。否则,我就不会饿着肚子这样陪着你。”

    郝晓梅顿时醒悟道:“是呀,你也一直没吃饭呢,赶紧回家吧。”

    “傻丫头,在这个时候我能离开你吗?”

    “我没事,你还是回家吃饭吧。再说,你家里肯定有很多的客人。”

    “我不担心那些客人。他们今晚只是凑个热闹,明天还会来的。毕竟,明天才是你的好日子。”

    “可你也不能饿着肚子呀。”

    “晓梅?”

    “嗯?”

    “要不你陪我出去吃点东西吧?我觉得附近肯定有还没有打烊的小吃部。”

    郝晓梅摇摇头:“我不想去,要在这里等他的电报。你还是自己去吧。”

    窦纯燕又苦笑道:“傻丫头,外面这么黑,又是要通过一条僻静的胡同,你就这样放心我出去呀?”

    郝晓梅淡淡表示:“没事的,我经常走夜路。”

    “那是你,你毕竟在夜宿过街头呢,胆子肯定壮了。我可不敢。”

    不料,窦纯燕的话又勾起她对刘成凯的思念。想当初就是他在夜幕里拯救了她,又是在漆黑的夜里在这座城市满世界找她。而她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得不置身返回这条漆黑的胡同,并晕倒在这个家的门外。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