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章贺礼

章节字数:3553  更新时间:19-02-24 1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冯天祥一看郝晓梅和众人都一下子蒙住了,便发出惬意的大笑:“当然是马总了。我能借光喝您们的第二次喜酒,难道不是一次丰厚的报酬吗?”

    大家相互一怔,随即爆发出爽朗的笑声。

    刘成凯与郝晓梅并排坐在汽车后排座位上,一想到人家以喜酒的名义招待他俩,不由向郝晓梅投去一个征求的眼神。

    郝晓梅懂得他的心意,微笑地叽咕一下大眼睛,意思是劝他不要操心,一切都由她呢。

    别看刘成凯平时是一位硬汉,但此时就像一个弱势群体,一切皆由郝晓梅做主。

    马平川开车到达雁南楼饭店之后,再由冯天祥从另一侧车门下车,要把刘成凯背到身上。

    马平川有点过意不去,便过去阻止冯天祥:“你刚才累了半天了,这回由我背成凯兄弟吧?”

    冯天祥咧嘴笑道:“算了,马总您是文化人,哪能干这体力活呢?我身强力壮的,背一个人没啥,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马平川只不过客套一下,并没有做好背人家的准备,经冯天祥这样一说也就算了,只是配合他把刘成凯背到背上。

    刘成凯的块头并不算小,但在他俩大男人同力合作下,便轻而易举地从汽车座位上过渡到冯天祥的后背上。

    刘成凯心里虽然是酸酸的,但也没什么法子,只能参加这次很不情愿的应酬。

    不过,冯天祥刚把他背到饭店门口,便有一名迎宾员迎了上来:“您们来了?”

    紧跟在冯天祥身边的马平川立即应承:“啊,轮椅呢?”

    迎宾员一个侧转身:“就在门里面,快请进吧。”

    刘成凯一听饭店方面居然准备好了轮椅车,不由惊愕地跟郝晓梅对视一眼。

    郝晓梅也颇感意外,立即询问跟自己手挽手的窦纯燕:“这是咋回事?”

    窦纯燕却故意卖一个关子:“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郝晓梅有些糊涂了,因为还没有听说哪家饭店会为不健康的顾客预备轮椅车的。

    马平川这时走到了前头,负责引导后续走进来的冯天祥。

    冯天祥刚迈进饭店一楼大厅里,便发现一辆崭新的轮椅车正停留在门口一侧。

    马平川一伸手便把它拽到了冯天祥跟前,并示意他:“快把成凯兄弟放下吧。”

    冯天祥赶紧背过去,并在马平川引导下,缓慢放下背上的刘成凯。

    刘成凯因为双手已经恢复正常,便用力握住了轮椅车两边的扶手。

    郝晓梅一看这辆轮椅车是崭新的,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直接询问马平川:“这是你买的吧?”

    马平川莞尔一笑:“当我听说你要带成凯兄弟回家养伤,为了减轻你的压力,特意请人定制了这辆轮椅车。”

    郝晓梅脸色微变,但咬住嘴唇没有说话。

    马平川一看她没有反应,便低头询问刘成凯:“怎么样,感觉舒服吗?”

    刘成凯同样变了脸色,不由质问道:“这辆轮椅车一定要花不少钱吧?您为啥这样做?”

    马平川自我感觉良好:“当然为您以后需要呀。如果有了它,您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出门了。”

    “我又不是残疾人,谈什么以后需要呀?”

    马平川一听他讲出这样的话,顿时瞠目结舌:“难道您不是吗?”

    郝晓梅一看气氛不对,赶紧出来斡旋:“我哥的意思是说他目前只是暂时站不起来,说不定过几天就能活动自如了,根本不需要长期拥有轮椅车呀。”

    窦纯燕在旁看出了玄虚,赶紧掩饰道:“哦,是这样的,平川知道成凯目前需要一辆轮椅车,就订购一辆为他暂时用一用。”

    马平川也意识到自己表现有一点唐突,顺势解释道:“就是,成凯兄弟只要一天不康复,就是需要它呀,等把伤养好了,就可以把它卖破烂了,反正我也不差这点钱。”

    刘成凯也许很担心自己再也站不起来,所以这辆轮椅车对他的刺激很大,当听到他们的一唱一合的圆滑,这才让那颗紧张的心踏实一些。

    那位迎宾员过来,微笑询问马平川:“105号雅间已经为您们准备好了,可以去那里聊吗?”

    马平川等人这才意识到他们这些人快把门口给堵死了,让外面后续的客人进入很不方便。

    “对不起,我们马上过去。”

    马平川要亲自推轮椅车奔向那个雅间。

    郝晓梅赶紧接过来:“还是由我来吧。”

    马平川自然不会跟她去争,只好含笑放开手,嘴里不忘调侃一句:“晓梅对成凯的照顾真是无微不至呀。”

    郝晓梅并没有害羞,而是欣然接招:“那是当然,我和我哥现在是谁也离不开谁。我当然要照顾好他呀。”

    马平川一怔,随即竖起大拇指:“晓梅说得好,做人就该这样,一定要把自己心上人视作跟自己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窦纯燕趁机插一句嘴:“我们都该向晓梅妹子学习。”

    郝晓梅推着轮椅车走出几步后,立即询问随行的迎宾员:“请问这里的卫生间在哪?”

    迎宾员抬手指向一楼大厅的一个侧门:“从那里出去就是!”

    郝晓梅随即向窦纯燕示意:“纯燕姐,你们先去雅间吧,我要推我哥去卫生间。”

    窦纯燕一皱眉:“你一个人能行吗?”

    郝晓梅向旁边的冯天祥一努嘴:“由冯大哥帮我呢。”

    冯天祥立即想到刘成凯在火车上还没上过厕所呢,立即爽快表示:“行,就把凯子交给我好了,你们都去雅间等着吧。”

    郝晓梅并没有放开推轮椅车的手:“不行,我必须亲自得去。”

    刘成凯立即做出表态:“由冯哥带我去就行了,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一个女孩子去男厕所是不方便的。”

    郝晓梅嫣然一笑:“没关系,等我进去之前先请冯大哥对那里清场就行了。”

    刘成凯听她这样一说,便不好再坚持下去。

    马平川眼看郝晓梅和冯天祥簇拥着轮椅车走向卫生间方向,便伸手挽住窦纯燕的胳膊:“咱们先过去吧。”

    窦纯燕一边在他簇拥下往105号雅间方向走一边提醒:“等一会你千万别再说漏嘴,人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残废了。”

    马平川无奈摇摇头:“唉,以后要苦了晓梅了。”

    “是呀,晓梅是那么善良,甚至还不把实情告诉成凯,宁愿把一切的苦都独自吞下。”

    马平川思忖道:“咱们以后尽力帮帮她吧。”

    “嗯,但愿她能接受我们的帮助。”

    马平川瞥了她一眼:“咱们现在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接受咱们帮助还接受谁呀?”

    “唉,你真不了解晓梅的性格。她其实很要强,不会拖累别人的。”

    马平川不以为然:“咱们对她的帮扶只是举手之劳嘛,还谈不上拖累。晓梅就算再要强也不会把你这个姐姐拒之千里之外吧。”

    “嗯,但愿如此吧。”

    当郝晓梅推着轮椅车来到105雅间时,服务员已经陆续往里面端菜了,马平川立即过来接应,把刘成凯连人带车安排在一个已经设计好的空地上。

    刘成凯再次向他表示感激之情:“谢谢您这么周到,真是让我有点承受不起呀。”

    马平川则表露出一副愧意:“成凯兄弟千万不要这样客气。我其实对你有罪的,假如不是我自私地扣留晓梅的一封重要来信,您也不会改变计划,更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呀。所以,我对您的···受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算做再多的事情都是微不足道的赎罪呀。”

    刘成凯赶紧表示:“您千万别这样说。我的受伤完全是我自己不小心,跟您没有半点关系。关于扣留那封信嘛,我作为一个男人理解你的行为。毕竟,爱情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自私的。如果您我换一个位置,我也可能这样做。”

    窦纯燕笑吟吟的调侃:“就是嘛,就凭晓梅如此优秀,让全世界的男人都为她挤破脑袋也不为过呀。”

    郝晓梅这次脸上终于绽开了桃花,不得不嗔怪道:“纯燕姐,你又拿我开涮了。”

    “我哪里是开涮?讲的都是心里话嘛,假如我是一个男人,也会对你垂涎三尺的。”

    “哼,你讲话越来越没边了,如果再没个正行,我就不把那份重要的礼物送给你了。”

    窦纯燕顿时好奇道:“晓梅你有重要礼物要送给我?”

    “是呀,你结婚这么大的事,作为妹妹的我岂能不奉献一份大礼?只可惜我当初走得匆忙,忘记把那份大礼留下了。”

    窦纯燕不由仔细打量着郝晓梅全身上下:“难道你把那份所谓的大礼带在身上吗?”

    “那是当然了。它可是你当新娘的象征呀。”

    马平川听到这里,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表情不禁尴尬一下。

    窦纯燕还是没有醒悟过来:“这怎么可能?我代替你做这个新娘可是临时应变,你当时的心思都在成凯身上,哪有时间为我准备礼物呀?”

    “呵呵,既然我把新娘的身份转让给你了,那就应该把作为新娘象征的东西也该交给你才对,结果让我给疏忽了。如今,我趁着喝你为我补办的这顿喜酒,自然要把它当做一份特殊的贺礼交给你才对。”

    “是吗?那请你拿出来让我过目一下吧。”

    “那你还胡说八道吗?”

    “我哪里胡说八道了?”

    “哼,你还不肯承认?我不拿给你!”

    窦纯燕赶紧妥协:“好好好,姐姐不会了,我的好妹妹快拿出来让姐姐开开眼吧。”

    就连冯天祥也耐不住好奇:“是呀,让我们大家都开开眼吧。”

    在座的除了马平川之外,就连刘成凯也满腹疑惑,自己跟她接触这么久,没看到她身边有啥能做贺礼的东西呀。

    郝晓梅不想再卖关子了,立即取来已经放下的随身挎包,伸手从里面摸索起来。

    窦纯燕心里不由一动,难道那份贺礼就藏在微小的女包里吗?还会有如此微小的大礼吗?

    郝晓梅的小手终于伸出来,但托在手心的却是一个红彤彤的小锦盒。

    “戒指!”

    窦纯燕不禁脱口而出,立即醒悟到是怎么回事,同时把目光瞥了身边的丈夫一眼。

    马平川冲她尴尬笑了笑,很不自然地回避了。

    郝晓梅的表情凝重起来了,伸手缓缓打开锦盒——金光闪闪的一枚戒指正镶嵌其中!

    她用自己纤细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叼起那枚戒指,就像对待一个易碎的艺术品一样,郑重地凝视一眼,再把它缓缓伸向身边窦纯燕一侧。不过,她并没有直接递给窦春燕,而是绕过她指向了下一位的马平川。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