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神秘来信

章节字数:3239  更新时间:18-12-15 20: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酒吧街的霓虹灯光闪烁不停,映出黑压压的夜空,空气中传来喧闹的音乐,是一首首老式情歌,潮湿的地面有几处坑洼,里面是粘稠的地下水。或许也有些醉酒的人胃里的残留物?

    一双05士兵皮鞋踩在了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溅起一片乌黑的水花,鞋子的主人好像喝醉了,露出半边脸看着这双破旧的皮鞋,似是嘲讽的勾起了嘴角,发出一声轻笑,他手里还拿着一瓶啤酒,沉思了一会,他便全数灌了嘴里。

    夜很深,至文清刚从花花世界里回到了属于他的界限,他走上楼梯,一步两步三步。。。。。。突然他又转身了,回到了一楼,是因为他的邮箱里有一封纯白的信件。有多久没有与外界联系了?他已经想不起来了,一年或者两年?信件的内容是什么?这勾起了至文清的好奇心。他眯着眼,摇摇晃晃的走下楼梯,走到了一排邮箱前,打开了信箱,拿出了那封纯白的信。他没有打开,而是抓在了手里,这破楼,楼梯的灯光也不知道是多少瓦的。连人都看不清楚,怎么能看清信的内容?

    至文清憋着一口气,爬到了七楼,他的手脚已经有些不利索。已经被冻僵了,开门的手都微微颤抖,进了房间,总算是暖和了许多。他窝在沙发上,点了一台小台灯,开始细细揣摩着信的内容,奇怪。。。。。。信什么内容都没有。只有一张黑白照片。

    “什么玩意!”至文清瞟了一眼,扔进了垃圾桶。舒舒服服的窝在沙发上,可能他睡着了。

    墙壁上的时钟还在滴滴答答的走,房间里只有时针的声音,还有至文清粗犷的呼吸声。

    突然,至文清坐了起来,有些狼狈的去垃圾桶翻出了那张刚才被他扔掉的照片。他的瞳孔突然放大。全身忍不住的颤抖,照片上是一个笑靥如花的女孩和一个阳光的大男孩,男孩女孩都穿着军装,女孩的手挽着男孩的手,男孩的双眸温柔的望着女孩,女孩也面对着镜头甜甜的笑。看得出这是一对步入爱河的小情侣。这样平常的照片,却让至文清脸色忽得变得暗沉,他翻过了照片的背面。后面写着四个娟秀的黑色字体。至文清看着那一行字——你杀了我。一下子瘫软在了地面上。直楞楞的盯了许久。

    城市的夜很短。白日却越发的长。当夕阳淅淅沥沥的洒在至文清的脸上。他才缓缓睁开眼。已经是晚上七点。黑眼圈笼罩着他的眼睛里,眼球还布满了红血丝,看着就像两颗破碎的红色玻璃球,他回过神来。又去抓那张黑白照片,放在指腹的薄薄的纸质告诉他,这不是梦。。。。。。

    昨夜什么时候睡着的至文清已经不记得了,他做了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十年前。二十岁的他遇到了十八岁的曼西。曼西满脸是血,面目狰狞的问他“文清,你为什么要杀了我?”

    他躲进被窝、卫生间、柜子里、却总能看见曼西血淋淋的脸。

    “曼西,十年了,你。。。。。。还是回来了吗?”至文清看着照片笑靥如花的女孩,轻轻地问她,片刻,至文清问自己,他在想什么呢?死去的人怎么说话?死去的人怎么回答他?

    可后面的字迹是曼西亲笔没错,照片也只有曼西保留有一张。是她回来了吗?你想她回来了吗?至文清打心底问了问自己,答案是什么,他自己也给不出来。

    冬日的太阳来的极短,两个小时后,就又是暗沉的天空。至文清起身去浴室洗澡。发现脚已经有些发麻的迹象。他在浴缸里泡了许久才拖着软软的身子出来。

    换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脚上还是那双05士兵皮鞋,他离开了家,离开了那张黑白照片。

    至文清已经想破了头,脑子里的思绪乱成一锅粥,他只想喝酒。把自己灌满。

    他依然来到那条熟悉的街道,今天人比较少,不用去穿过拥挤的人群,这让他有些欣慰,低着脑袋,他蹿进了一家酒吧。酒吧里还没有营业,没有服务生招呼他。里面的人只是看了他一眼。又迅速的低下头。他走到角落,一个身材妖娆并浓妆艳抹的女人向他走来。

    “文哥,今天喝啥啊?”女人操着一口不太地道的普通话,挨着他坐下了。

    “能醉的。”至文清没有看那个女人,点燃了一支烟。

    “好勒!”妖娆的女人笑了笑并不在意。

    女人向一个服务生示意。服务生收到信息了,他恭敬的点了点头。

    “文哥,你好久都不来看我了!”女人又靠近了他一点,特意把软软的女性骄傲向至文清的胸膛里摩擦。

    “芳华,我现在没兴趣。”至文清推开她,不耐烦的说。

    “你最近手头紧吗?我给你点。”叫做芳华的女人丝毫不在意,纤纤玉手开始不安分在他身上探索。

    “不用。”他冷冷的盯了芳华一眼,这刺到了至文清男人的自尊,他现在正在被这个叫芳华的女人包养。而这个女人可以牵动着他的一举一动。

    “那好吧。”女人倒也识趣,从他身上挪开,把刚上的酒倒了满满的一杯酒,递给了至文清。

    “我先去处理点事情,晚点你送我回家。”女人又对他说道。

    他没有说话,只是接过酒一口喝了下去。如此反复,至文清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但他的大脑已经有些不受他自己控制。

    “嘟嘟嘟。。。。。。”至文清感受到裤兜的手机振动,他不打算接,他的电话已经很久无人问津,想来是一些杂乱的广告电话罢了,他继续灌着酒,手机的振动却一直没停过,终于,他掏出手机接电话了。

    “喂”他对手机的那边说话了。

    对面没有人说话,一阵阵的电流音让他耳朵有些受不了。

    “不说话我挂了”他受不了了,这年头什么广告电话都有

    当他准备挂掉电话,对面却传来了那无比熟悉的声音“至文清!”对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念出了他的名字!

    “喂?你是谁?”至文清追问道。

    “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对面还是一字一字的回答了,冷冰冰的语气让至文清瞬间头皮发麻。电话里是曼西的声音!怎么会是曼西的声音!

    “你是谁?”至文清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却还是对着电话那头吼了出来。

    电话挂了。。。传来一阵阵忙音,电话那头的号码居然也是未知号码,一连串的事件。让至文清完全崩溃了,他的头好痛,像是一颗埋了十年的炸弹,在脑子里泵开了。

    芳华又走了过来,她没有注意到至文清的异样,跟他说了一大堆关于酒吧里的生意。至文清却一个字都没回答她。

    “你在发抖?”当她终于把目光落在至文清的身上,才发现他在颤抖,眼神已经飘忽不定。

    至文清依然没有回答她,他头痛欲裂。脑子里都是曼西那张脸。

    “你怎么了?我在问你!”芳华抓住至文清的手,她长长的指甲镶进了他的肉里。

    “芳华,你相信死而复生吗?”至文清也握住芳华的手,急切的问她。

    “你有病吧?死而复生?”芳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她怀疑至文清脑子坏了。

    “呵呵。。。。。。那是谁?是谁?”至文清自言自语到,眼睛已经被他瞪的通红,他推开芳华,踉踉跄跄的往酒吧外走去。芳华没有拦住他,只是盯着那个高大的背影,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至文清跑回来家,一路上他已经摔了两个跟头。他甚至感觉到曼西那双眼睛盯着他。无论他走到哪里,曼西总是幽幽的看着他,这该死的错觉!

    桌子上还放在那张照片。曼西在照片里依然笑得那么甜,此刻在至文清的眼里却十分诡异,照片里的她,眼神幽怨,眼睛仿佛像个血窟窿,不停的往外渗血!至文清发疯似的抓住那张照片,将它撕碎了。

    “曼西,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他声音已经颤抖,盯着那堆碎照片吼道。

    “那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身后传来一声冷冷的声音。

    至文清惊恐的回头,发现曼西居然站在他身后!曼西就那么直直的看他!头上还别着他送的黄色发卡!

    “咚!”是至文清瘫坐在了地上的声音!

    “曼西!你没死?”不可能!十年前他亲眼看着曼西死去,死在了他的怀里!此刻的曼西却依然完好如初的站在他的面前!

    “你杀了我!你愧疚吗?”曼西冷冷的笑了,一点一点向他靠近!

    “你知道我十年来怎么生活的吗?”至文清坐在地上,也看着曼西那张狰狞的脸,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他此时此刻是不害怕的。他只想把曼西拥入自己的怀里!

    曼西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他,脸色苍白。

    他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向曼西走去。他们拥抱了。。。。。。

    曼西笑了,还是那么甜,却把藏在身后的利刃插入了至文清的心脏!

    “你去死吧!”曼西抚摸着至文清的脸,在他耳边轻轻地说。

    “咚!”至文清倒在了地上!他的心脏不停的往外渗血,血浸湿了他的衣服,浸湿了曼西的小白鞋,他说不出话!躺着地上看着曼西,曼西也看着他。。。。。。

    “再见!”曼西把刀扔在了他的脸上,转身出了房间。

    至文清想说话,想告诉曼西,他很想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他好痛!身体已经开始抽搐,他感受得到温热的血液在流淌。可他现在只想睡觉。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