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多情未了身先死,幽兰丛中吐芬芳:秦淮八艳之马湘兰

章节字数:2275  更新时间:19-08-19 20: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编撰:史遇春

    综述

    十里秦淮是南京繁华所在,一水相隔河两岸,一畔是南方地区会试总考场的江南贡院,一畔是南部教坊名伎聚集之地。

    秦淮八艳指明末清初江南地区南京秦淮河畔的八位才艺名伎。秦淮八艳的名号最先见于余怀的《板桥杂记》,其中分别写了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六人,后人又加入了柳如是、陈圆圆而称为秦淮八艳,又称“金陵八艳”。

    马湘兰

    马湘兰(公元1548年~公元1604年),名守贞,字湘兰,小字玄儿,又字月娇,行四,故又称“四娘”,生于金陵,自幼不幸沦落风尘,为人旷达,秉性灵秀,能诗善画,尤擅兰竹。

    人物生平

    马湘兰貌不出众,所谓“姿首如常人”,但她“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盼,巧伺人意”。

    秦淮河畔,楼馆画舫林立,红粉佳人如云,是著名的烟花之地。马湘兰在众人之中,算不上绝色,但她纤眉细目,形似弱柳,皮肤白腻,娉娉婷婷,自有一番风韵。马湘兰能在金陵立足一席,皆因其清雅脱俗的气质、出类拔萃的才华。

    马湘兰诗画佳,才艺精,谈吐有方。与人交接中,她声似莺啭,神态娇柔;她又博古通今,善解人意,故每能引人入胜。

    作为秦淮河畔的名人,马湘兰门前宾客如织,且多是有身份,有教养的文人雅士。

    积蓄资财后,马湘兰在秦淮河边建一小楼,里面花石清幽,回廊曲径,处处种植兰花,命名曰“幽兰馆”。

    马湘兰出则高车驷马,入则奴婢侍侧,虽为风尘女子,却有贵妇气派。

    马湘兰豁达仗义,视金如土。她待人慷慨大方,曾周济不少无钱应试的士子、横遭变故的商贾、贫困无依的老弱。

    置身繁华之中,常品落寞滋味,迎来送往的热闹背后,马湘春绝少知心之人。

    二十四岁那年,马湘兰结识了一位落魄才子。此人即长洲(长洲县是历史上苏州的一个县)秀才王稚登。

    王稚登是何样人物?

    相传王稚登四岁作对,六岁善书,十岁吟诗作赋,成人后才华横溢。

    明嘉靖末,王稚登游仕京师,作大学士袁炜的幕宾。袁炜得罪宰辅徐阶,王稚登受牵连而不被朝廷重用。他心灰意冷,回到江南故乡,放浪形骸,流连于花街柳巷。

    王稚登偶来到“幽兰馆”,与马湘兰相识,二人颇投缘。深交之后,二人皆有相见恨晚之叹。于是,王稚登经常出入“幽兰馆”,与马湘兰煮酒欢谈,相携赏兰,十分惬意。

    一日,王稚登向马湘兰求画,马湘兰当即为其做了一幅她最擅写的一叶兰。此一叶兰,是马湘兰独创的画法,其画以一抹斜叶,托一朵兰花,最能见兰花清幽空灵的气韵。马湘兰作此画,意在表明自己决非路柳墙花,实似悬崖绝壁之孤兰,非凡夫俗子能一亲芳泽。王稚登深知马湘兰诗画中的情义。但他自觉已三十七岁,无位无职,前途茫茫,很难给马湘兰以庇护和幸福。他心中明白,马湘兰明敏多情,故而不想伤害,未作承诺。后,两人仍密切交往,未谈嫁娶之事。

    不久,大学士赵志皋举荐王稚登参与国史编修,王稚登欲登舟北上,心中盘算:待京中有成,再接马湘兰同享幸福。马湘兰设宴饯行,既为离别而伤悲,又为王稚登得志而欢喜,即席作《仲春道中送别》:

    酒香衣袂许追随,何事东风送客悲?

    溪路飞花偏细细,津亭垂柳故依依;

    征帆俱与行人远,失侣心随落日迟;

    满目流光君自归,莫教春色有差池。

    送走王稚登,马湘兰闭门谢客,静待王郎得意而归。

    独守寂寞,百无聊赖之际,马湘兰也曾借酒消愁,举杯慨然而叹:

    自君之出矣,不共举琼卮;

    酒是消愁物,能消几个时?

    秋夜无眠,马湘兰执笔却写《秋闺曲》:

    芙蓉露冷月微微,小陪风清鸿雁飞。

    闻道玉门千万里,秋深何处寄寒衣。

    谁知王稚登进京并不如意,因宰辅徐阶手下排挤,日子很不好过。勉强撑到岁末,他遂收拾行装,失意而归。

    王稚登回江南后,不愿再面对一片痴情的马湘兰。他索性把家搬到姑苏,以绝与马湘兰相守终生的念头。

    马湘兰依然一往情深,打听到王稚登南归,连忙赶去姑苏。两人仍以朋友相交,并未及情事。王稚登定居苏州后,马湘兰每隔一段时日,就到姑苏小住,与王稚登畅叙心曲。

    不知不觉,就是三十余年。这三十年,马湘兰除了偶尔去姑苏作客外,便是这样度过:

    时时对萧竹,夜夜集诗篇。

    深闺无个事,终日望归船。

    年岁渐老,华颜日衰,门上宾客也愈来愈少,整日陪伴着马湘兰的是落寞和凄怆,正如她在一阕“鹊桥仙”中所写:

    深院飘梧,高楼挂月,漫道双星践约。人间离合意难期,空对景,静占灵鹊,还想停梭。此时相晤,可把别想诉却。瑶阶独立目微吟,睹瘦影凉风吹着。

    就这样,马湘兰为王稚登付出了一生的真情,自己却象一朵幽兰,暗自饮泣,暗自吐芳。

    王稚登七十寿诞,马湘兰抱病赶到姑苏,为他举办了隆重的寿宴。宴会上,她重亮歌喉,为相恋三十余年的王郎高歌一曲,听得王稚登老泪纵横。

    后来,王稚登有过这样的描述:

    “四座填满,歌舞达旦。残脂剩粉,香溢锦帆,自夫差以来所未有。吴儿啧啧夸盛事,倾动一时。”

    在姑苏盘桓了两月,马湘兰返回金陵,这时,她已是心力交瘁,残灯将熄。返家不久,一个午后,马湘兰预知去世不远,她仔细沐浴更衣,端坐於“幽兰馆”客厅,悄悄地走完了五十七岁的人生。

    临终前,马湘兰命仆人在她座椅四周,摆满了含幽吐芳的兰花。

    死讯传到王稚登那里,他悲痛万分,挥笔写下挽诗:

    歌舞当年第一流,姓名赢得满青楼。

    多情未了身先死,化作芙蓉也并头”。

    作品

    诗集:《湘兰集》

    剧本:《三生传》

    马湘兰绘画造诣高,当年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接连三次为《马湘兰画兰长卷》题诗,共72句,记载在曹寅的《栋亭集》里。

    在北京故宫的书画精品中也间杂着马氏的兰花册页,发着独异的光彩,她的绘画在国外一直被视为珍品。

    日本东京博物馆中,收藏着一幅中国明代的“墨兰图”,是明神宗时期秦淮名妓马湘兰所作,被日本人视为珍品。

    评价

    曹雪芹祖父曹寅在《历代画史汇传》中评价她的画技:“兰仿子固,竹法仲姬,俱能袭其韵”。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