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无名岛之行  第八章开启阵法

章节字数:3077  更新时间:19-02-16 12: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南宫玉清上前从玉千彦手中夺过短刀,顺道阻隔了黑袍人是视线,道:“我来。你闭上眼。”

    玉千彦依言闭上了眼,等待着刀尖锋利的刺穿皮肉,划开血肉的痛感……不自觉蹙紧了眉头。

    南宫玉清抬起她的左手,以拇指微微用力轻压住她的四指,迫使其打开手心。

    察觉他的动作,玉千彦眉头蹙得更紧了。

    南宫玉清却是盯着她的手瞧着,迟迟没动手——这手白软好看,要是就这么划上一刀……

    察觉南宫玉清迟迟没有下手,长久的等待使玉千彦全身不自觉的紧绷起来——怎么还不动手,快点啊!

    正在胡思乱想间,恍然听他一句“好了,睁眼吧。”

    奇怪,怎么没有痛觉?虽然犹疑自己为何没有感受到疼痛,但依言睁开看了眼,全身的戒备也放了下去。

    就在玉千彦放软的瞬间,他抓紧机会,毫不迟疑的一刀划破了她的手腹——说是手腹,也就是在手心外侧那块肉最多的地方竖着划了一刀,不深,但那处血肉多又在血管附近,一刀下去就鲜血直流!

    玉千彦:……

    心中浓浓的暖意胜过了伤处传来的刺痛,恍惚间她竟然觉得就是再来几刀,她也受得住。

    ……

    黑袍人也不理会这两人在他眼皮底下浓情蜜意的秀恩爱,在他看来是得抓紧时间表达一番情谊,不然日后就没机会了——不论如何这两人必须得死!

    不过两人慢吞吞的动作倒是令他有些不满,有些不耐烦的道:“快点!”再如何拖延时间也是没用的。

    玉千彦收回手,斜睨了黑袍人一眼,也不作话。

    怀揣着不知是惶恐多一些还是希冀多一些的难言心境,将出血的手印在了那堵无形墙上——苏源啊苏源,希望你是个真的神棍。

    在南宫玉清眼中,玉千彦的手碰触上那堵墙时,那堵墙上的波纹陡然间就快速游移起来,墙的‘厚度’也随之淡了下去,隐约间有建筑显现……

    玉千彦神情有些恍惚,还真是准啊——也是,不然父亲怎么那么器重他。

    “……呀,快看,那是什么!”不只是谁突然惊呼出声。

    原来他们竟然见到了林间忽现宫殿一角的奇异景象。现下他们也悟了黑袍人确实没诓骗他们,此处确有重宝!

    一群人激动了起来,从初闻此处有宝到如今他们已经花费了近个月的时间不仅连个子儿都没见着,还损失了不少弟兄。如今好不容易见着丝希望,自是群情激奋,恨不得抄家伙就这么进去了。……就是这宫殿时现时不现的,看得一群人心里痒痒。

    黑袍人本是抱着废物利用的想法姑且让她试上一试,谁曾想,竟有奇效!一时间心潮涌动,心绪难平。

    “哈哈!果然在此!我果然没弄错!”他神色激动,形似癫狂。猛的迈步向前,却还是被阻隔在外。

    “……嗯?……为什么?!”为什么不让他进,他苦苦追寻它这么多年,如今还是被挡在门外?……为什么……,他转头猛的盯住玉千彦身形随之而动,猛然伸手欲去拿住玉千彦。

    而南宫玉清早在见着那宫殿时,就暗自注意着身边这群人的动向,眼见黑袍人的架势,他立刻搂住玉千彦运起轻功闪向一边,稳住身形并将玉千彦护在身后,道:“前辈这是做什么?……不止前辈一人进不去,大家都进不去。前辈不必如此激动,还是冷静些为好。”在南宫玉清看了这个人只怕有些魔怔了。

    “冷静?”他知道什么,知道他找了它多少年吗、知道他多少次燃起希望又多少次失望吗,他知道吗?他不知道!——他这一脸平静的叫他冷静,看得他恨不得一掌拍死他。他也的确有这个实力,不过——他看向南宫玉清身后的人一眼,要是这一巴掌下去把她也拍死了怎么办。

    场面一时有些僵持。

    终于情绪平静了些,他阴冷的开口道:“想必你们也清楚,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说着身形陡然出现在玉千彦身后,悠然的继续道,“与其以卵击石的自寻死路……”听见他的声音,两人才知道他已换了个位置到了他们身后。

    随之南宫玉清又把自个儿和玉千彦换了个位置……

    看着南宫玉清像是护幼崽似地将玉千彦紧紧护在身后,黑袍人发出了无意义的一声嗤笑。也不过于为难两人,装显大度的继续说着,“……不如你们好好配合我,再放点血,说不准我还真就放了你们。如何?”

    他这哪是要放人的样子,十足利用完就抛弃的节奏。

    奈何二人实力与之相比实在不够看……

    真不知这乾陵里到底有什么竟他让如此执着。

    “……赵大哥,”南宫玉清听她这么叫自己不免有些别扭,不过也没打断她的话“多谢你这一路来对我的关照……你说的对,就我们现在的境况来看,无论如何也没有机会逃出去了,”说到此,她迷茫的看向那时隐时现的宫殿,从半显出来的一角来看,想必全貌必定不凡“……我也想进去看看它的全貌。既然无论怎样都要死,那死也要死得明白!”她还有话未说出口——看那人对着陵墓痴迷的样子,要是真进去了,说不定还是他们逃命的机会。

    说完直直的看向他,他了然的点点头,“好。正好我也想看看。”然后看了看还在自己手中的短刀,这是把好刀,冷光沾沾的,“还是我来帮你吧。”无论怎样我都会护着你,这是我答应你的……

    说完也不顾她的反应,执起她的左手又是一刀——一会儿肯定有难以避免的一战,留一只完好的手总是好的。

    眼见玉千彦又将手按了上去,黑袍人又立马试了试,“……还是不行,再加些!”

    玉千彦闻言抬眼看了南宫玉清一眼,继而垂下眼,默然。

    这一眼眼眶湿润、隐忍含痛,刺得他心里狠狠一跳——这是他想护着的人啊,结果……

    “快啊!还愣着干什么!”

    ……

    终于在将玉千彦的手割得血肉模糊之后,那守护阵法才彻底的打开。阵法一开,一股霉臭铺面而来,随之而来的是难以言喻的破落腐朽,完全不是众人预想的那样金碧辉煌、富丽堂皇。黑袍人似乎愣住了。

    那是一座满是风霜的庭院。

    经过千年的日晒雨淋,由青石板的铸成的地面长满了绿色的藓、墙上爬满了或干枯或鲜嫩的藤蔓。庭院中间矗立着八根等高的石柱,经过仔细辨认确定那应该是盘龙柱,只是历经长年的风吹日晒,上面的雕刻已经风化掉了。至于八根盘龙柱围着的池塘倒是没什么稀奇。

    而众人所期盼的那座宫殿,的确是座宫殿,只是瓦墙已经坍塌了大半。倒是可以从它半边屹立不倒的雄姿,想像它当年的堂皇。

    满目的断壁残垣,说不尽的破败萧条。

    玉千彦捂着左手也在看那座宫殿,那座宫殿已经坍塌了一半,想来在外面见着的那模糊的宫殿一角应当恰巧就是这宫殿完好的一部分。

    默默把刀别在腰间,南宫玉清也跟着扫了一眼,将院中的物件大致看了一眼,也就不再看。——这根本不是乾陵,真正的乾陵只怕要比想象中藏得还要深。

    问他怎么知道?参与乾陵修建的南宫无咎是他的祖先啊。

    南宫玉清用手在玉千彦无神的眼前挥了挥,见她转了头来看他,随口问道:“回神了?想什么了?这么入迷。”

    只见她有些失落的开口:“不是说乾陵揽尽天下秘宝吗?就这?”都塌一半了,就是有宝贝合该也被毁了。

    南宫玉清看了看那伙人——只有两三个在院子里翻找,其余的都跟黑袍人进了那座宫殿。

    “不是。”南宫玉清轻轻的说了两个字,然后看着她那只已经开始痉挛抽动的手,“你这手必须要包扎,要是有药就好了。”

    玉千彦闻言哑了一阵,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手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不是?!那我这手……”不是白白破相了。

    南宫玉清没好气的说道:“没事的,反正我们也快要死了,你这手破不破相也没人欣赏。”话是这么说,但行动间却是把她拉到了那个池塘边坐下,准备给她包扎伤口。

    “……我们不会死。”至少不是现在。

    “哦?你怎么知道?”南宫玉清眉头轻皱的看了眼池水,这水怎么不大对劲?想着就伸手勺了些,放到鼻子边闻了闻……

    玉千彦见他的动作,有些诧异的说:“这水不脏吗?”

    南宫玉清笑了笑:“你说得对,我们不会死,这水也不脏。我给你清洗一下伤口,再包扎。”

    “……这水可以用?”按压下心中的狂喜,压低了声音问道。

    “嗯,我们有救了。”头也不抬的勺了些水在手中,清洗伤口“忍者点,可能比较疼。”

    “其实不用包扎了。”反正是要下水的。

    “好吧。待会在水中,尽量还是不要用这只手了,我带着你。”

    水触到伤口似乎加剧了痛感。不过,受过用药酒清理伤口的痛,这点痛她忍得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