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无名岛之行  第十一章筹谋多年

章节字数:2765  更新时间:19-02-17 12: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果如玉千彦所想,一路相安无事的到了阁楼门前。玉质的大门中间只有一圆形的按扣,似乎只要按上去门就能开了。玉千彦想了想就将右手按在了上面,用力一按,然后手心刺痛了一下,接着‘咔哒,咔哒’似乎是机关启动的声响传来。察觉到异样,她就将手收了回来,然后就见那按扣转动了起来……暗道,果然是要血吗,也不知道自家到底与此地到底有何种关联,或许这里面能有答案。

    此时两人都没有说话,神色紧张的盯着那按扣转动。耳边只有玉石相互摩擦的声音。终于,按扣停止了转动,两扇玉门也随之打开……

    看着眼前玉质的通道和通道两侧同样玉质的夹墙,两人默然无语了片刻——这是得多喜欢玉啊?嗅了嗅铺面而来的气息——竟然没有腐朽的怪味儿,闻着反而让人觉着通体舒畅。

    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玉千彦觉着这地方太过古怪,还是自己带着他比较保险,就伸手握住了南宫玉清的手腕,抬脚进了那四角阁楼……

    从外面看来则是玉千彦和南宫玉清刚踏上通道的玉石上就消失在了通道上。

    当他们消失时,四角阁楼上第一层挂着的四个铃铛无风自动了起来。

    ……

    距小岛万里之外,平静无波的碧蓝海面上空,突兀的出现了两个人。只见这两人御剑而立。一人长发未束,脸色有些阴鸷,一身道袍硬是穿出了一股邪气;一人高冠束发,衣物整洁,是那标准的道士打扮。

    衣物整洁的那人拨弄着手中的罗盘,“师叔,照着罗盘显示,距此东南万里,就是那灵气波动的地方。”

    此方世界现在灵气匮乏,稍有灵气波动就异常惹眼。

    “嗯。那我们快点吧,保不齐有其他人也发现了。”

    原来这两人原是此方世界‘寻仙门’的人,‘寻仙门’顾名思义是寻仙问道之意。距门中典籍记载,此方世界原本是修仙大界,各路仙人层出不穷。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灵气倒退,不再适合修仙者生存,修仙者就纷纷离开了这个世界。有人离开,自然也有人留下。寻仙门的老祖宗就是当年留下的修仙者之一,他四处搜罗遗留下来的仙诀秘宝、灵石妙药,成立了寻仙门。但奈何此界灵气实在稀少又浑浊不堪,是以极少人还会选择修仙并坚持下去。

    寻仙门几次都差点断了传承,但世间总有那么几个痴迷于寻仙问道的人,因此寻仙门就这么磕磕绊绊的传承了下来。现在门派中人总共不过六人,三位师傅,三位弟子。

    两人中,年长的名叫于欢,练气九层的修为,他如今已经六十好几,却迟迟突破不了;年少的名叫宋凌,天赋很是不错,年仅二十五岁就练气六层修为,他能有此修为自是有一番奇遇,此处暂且不提。

    这师叔侄两人结伴而行,自是为了寻求机缘。方才飞行间隐隐有感,于是就有了方才那一番对话。

    ……

    神武大陆

    终年积雪的高山顶上,有两人一前一后站在此处。站在前面的那一人,身着简单的黑色长衣,双手背在腰间。细看他那一张脸,和玉千彦不笑的样子至少有六成相似——想来这就是玉千彦的父亲,玉铭。只是玉千彦眉眼柔和,他却眉若刀裁,脸若刀削,极为的英气硬朗。忽地,似是察觉到什么,嘴角勾笑,“……彦儿终于进去了。接下来的路真得靠你自己的了……”父亲帮不到你了。

    “是啊。这小祖宗总算是进去了。也不”也不枉费他辛辛苦苦在这等了大半天。想他一早就被这玉铭叫到这处吹冷风,一吹就是大半天,也很是辛苦哇。“也不枉费你为她筹谋多年。想那周宪自以为得天独厚、机缘绝佳,哪里知道……”说话的这个男子,是个中年男子,头戴方帽,一袭青衣,拌做书生打扮。但他却留着两撇山羊胡,生生的将书生气质转换成了神棍气质,这人就是苏源了。

    “……他的确有些机缘。但还要看他能否抓住了……”

    “也是,他若是对彦儿好,再上求一求,以彦儿那性子多半会带上他。”但若不是……他白白错过机缘怪得了谁。“……还是我眼睛透亮、看事通透,当初早早地搭上你这条线!我也不管你要其他,你只要记得,离开的时候把我带上就行了。”

    “……我算是个比较重守诺言的人。用不着你每次见我都提醒我一次。”玉铭有些郁闷的说着,然后转向西域大漠的方向,“那个孩子也该离开了吧。”

    苏源伸出手摸了摸那两撇山羊胡,心想,我这不是嘴快说顺嘴了嘛,然后也跟着看向那边,“是啊,洛家这个异星大概也要离开咯。”

    原来在洛韶华出生当天,苏源就算出,此子不是此界中人,他不属于这里,早晚都是要回到修真世界的。然后才有玉铭出面给两人定下婚约,为的就是两人到修真世界的时候能够互相扶持一番。

    “……只希望他能看在彦儿是他未婚妻的份上,必要时帮上一帮。”他也明白于两人而言那不过是一纸婚约,到了异界完全可以当做没有此事。但他是个父亲,总是想为自己的孩子多谋划一些。

    “……”这次苏源没有搭话,人心这种东西最是难测了。

    ……

    变故就发生在玉千彦将南宫玉清放开的刹那……

    当时,玉千彦和南宫玉清一起在夹道内并排走着,四周所见除了玉石还是玉石,走着走着,一种枯燥感自然而发……

    两人都察觉到对方的焦躁,就停下脚步打算修整一番。是时,玉千彦刚放开南宫玉清,就见南宫玉清脚下出现了一个诡异的黑洞,“小心!”边说着,边猛的将他拽住……

    南宫玉清眼见着自己身体越陷越深,玉千彦也有被拉下拉的危险,就说:“放开我!”

    “……我不放。”玉千彦怎么可能放开他,让他出事?这一路上他都对她照顾有加,现在他出事,她又怎么能放开。想着,就使出全力奋力一拉,“啊——”。

    眼见着就要将他拉出,谁知那黑洞竟然突然扩大,将两人都卷了进去……

    然后他们就到了这里,压下惊魂未定的心跳,快速扫视了一周。这是一个一般包间大小、全面封闭的密室,只是这密室的墙同样是那会发光的玉砌成,每面墙都各自挂有一副画,房子的正中间大大方方的摆放着一个案台,案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确定好像没什么危险,南宫玉清转头看向玉千彦,问道:“你没事吧?”方才那么拼命……

    “我没事。就是伤口好像又裂开了”玉千彦抬了抬被血浸染的手。

    “没事,我帮你再包扎一次。”

    等包扎好,两人就各自在屋子里转了起来,看向各自感兴趣的东西。

    南宫玉清走向了那个案台,“……这里有三个瓶子”那瓶子外观就像富贵人家用来插花的瓶子似的,只不过是缩小版。试了试,没什么暗器毒镖,就拿起来晃了晃,“听声音,里面似乎有东西。”扒开瓶塞,一股清新的药香扑鼻而来,“……这是?丹药?闻这气味,似乎还是好的……”心里略微震惊——这真是千年前的东西?

    玉千彦正在看着墙上挂着的画,听到他的话,也是震惊,“……这地方怎么感觉处处透着诡异。”

    “是啊,我们要小心些。”

    南宫玉清在考虑要不要带走这三个药瓶。他想要的到不是里面的药,而是这装药的瓶子,他想,能保持这药性千年不变的瓶子定是不一般的。后来,每每回想起这一幕,他都会自嘲一下自己‘买椟还珠’的行为。

    玉千彦在一副画前停了下来,这幅画以点点笔墨将心中山河尽数藏于画中,大山大河、小桥流水、农家小舍尽显于其上,其中最让她在意的是桥上的那一个人,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玉千彦回头看了南宫玉清一眼,见他正在纠结着什么,就不打扰他,伸手默默将画取了下来收卷好。再一抬眼,见藏于画后的墙上竟然有一个暗格!

    作者闲话:

    求推荐!!

    求收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