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初入修真界  第十六章梦魇一场

章节字数:2683  更新时间:19-02-21 13: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对了,听他说了那么多,你记得他的儿子叫什么吗?”

    “不知道……”南宫玉清突然上前将玉千彦揽在怀里,“我们不要再提其他,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会……”,说着就将她带上了床,撑开被子将两人裹了进去。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刚刚我见窗外有一个人影……”

    玉千彦也不动了,暗想,他这是怀疑我们了?

    见她紧张了起来,南宫玉清只好无奈的说出了实话,“骗你的,就想让你早些休息……快睡吧。”说着就闭上了眼。

    玉千彦挣扎了一番,想从他怀里出去……

    “这里只有一张床,你要让我睡地上?”

    “我没有要谁睡地上。我只是不习惯被你这样抱着……”她还没有和谁这样亲近过。

    “……我知道了。”然后就放开她,自己转身朝着墙睡过去了……

    玉千彦:怎么了,他突然把我搂上床,我就挣扎一下……他还有理了。

    说来也是奇怪,刚才经历了这番闹心的事,居然一沾枕头就睡了过去……

    ……

    月亮渐渐升起,一缕清辉洒落在院内,此时的院子里哪还有鸡圈鸭舍、瓜果田蔬,只有一堆枯枝烂叶、朽木腐枝……

    浑身泛白的骷髅架子站在两人的床前,一双眼洞冒着幽兰鬼火,一闪一闪的。它张了张嘴对着玉千彦的头就咬了下去,一口咬住了她的脖颈,大口大口吞咽了起来……

    蓦地,它停下了动作,抱着自己脖子处的骨头猛的吐了起来。但为时已晚,它的身体已经无火自燃了起来……

    “咯咯——”

    它跪在了地上对着床磕起了头,似是在求饶。

    但没用,吃进去的血吐不出来,烧起的火也熄不灭……很快它就被焚烧殆尽……不知从哪里来了阵风将所有痕迹都吹走了……

    玉千彦似乎被凉着了,就缩着脖子朝温暖的地方靠近……

    第二天,南宫玉清是被玉千彦压醒的,睡梦中他觉得自己很难受好像溺水了一般……惊醒过来,就见玉千彦的头压在他胸膛……哑然一笑

    既然醒了过来呼吸倒是没有那么难受了,不过,该罚的还是得罚……

    悄悄伸手捏住了她的鼻子……很快玉千彦就动了动鼻子,还伸手过来摸了摸鼻子……

    又伸手悄悄捏住鼻子……很快玉千彦又是一样的动作,不过这次准确的捏住了南宫玉清的鼻子……

    她撑起上半身,做凶神恶煞状,“看你还敢扰人清梦……”

    “……要说扰人清梦的人是你吧,不要倒打一耙啊。”

    “我哪有!”

    “你就有。是你把我压醒的,你看现在还趴在我身上……”

    “……”

    玉千彦好似惊醒一般,立马放开了他,跳下了床。

    南宫玉清也打算下床,伸手去掀起被子,顺道看了一眼,“……这被子怎么这么破了……”就见那被子不止颜色陈旧,还有几个洞……

    玉千彦跟着说,“……不止被子破了,整个房间都破了”

    陈旧腐朽的桌凳,堆积的灰尘,破烂的蓑衣,墙角房梁成堆的蜘蛛网……哪有昨天见着的窗明几净。

    两人再也不敢耽搁,简单弄了一下,就推门出去。

    这一推,门就“嘎吱”一响,接着“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两人也来不及管这寿终正寝的门,到了大厅。同样蛛网堆积,破落不堪。两人具是震惊的看了对方一眼,一起出了大厅,到了院子里……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好。”

    两人也不敢在此地多待,即刻动身离开了这诡异的地方。

    ……

    路上,两人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我们昨天是被魇住了?”

    “可能是吧。我们昨天应该是被什么给迷了眼,但后来不知道被什么给破了……还好我们……”说着,南宫玉清就顿住了,伸手摸上了玉千彦的脖子,“你的脖子怎么回事?”

    方才紧张间没有注意她脖间的状况,现下就见她的脖子上乌黑肿起了一块。

    “我的脖子怎么了?”说着,伸手摸了摸。

    “肿起了一块。疼吗?”

    玉千彦摇了摇头,“不疼,应该没什么。我们还是赶路要紧。”

    南宫玉清见她真没什么大碍,也就不再多说。

    两人一路翻山越岭的朝着有人烟的地方寻去,终于在走了大半天的路程后见着了一个村落。

    “……我们要走过去吗?”看样子,距离有些远……

    南宫玉清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他们不能那么做,“我们现在人生地不熟,要是贸然用内劲飞过去怕是不妥;再则,虽然昨天的事可能只是一个‘梦魇’,但里面说的事我们还是要注意的……”

    玉千彦也回想起昨天那‘老者’说的道行高深、飞天遁地的‘仙人’,心里跟着也是一沉。和那些人比起来,他们真就成了蝼蚁。“我明白的。”

    见她这样,南宫玉清就想摸摸她的头,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我们找条山路走,说不定还能碰着人,打探一下。”

    路上,两人还真碰见一个进山打猎的人。

    那猎人将近两米的野牛放在地上,满是戒备的看着两人,“你们是谁?从哪里来的……”

    “这位大哥我们夫妻本是从海外而来只为寻求商机,谁曾想在路上……在路上遇上仙人斗法,落得个船毁人亡,只有我们夫妻二人逃了出来……”南宫玉清故意说出‘仙人’也是为证心中猜想。

    果然那猎人一听,就对他们露出了同情的神色,“这仙人斗法,凡人遭殃。能从中捡回一条命,也是命大。”最后还安慰了二人一番,“想必两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南宫玉清也报以一笑,有些为难的说,“多谢大哥宽怀。只是现今我夫妻二人连个落脚的地也没有……”

    那猎人闻言,皱起了眉头,再次仔细打量了二人一番,“……你们要是不嫌弃,可以到我家落个脚,我家婆娘也是个好客的……”

    南宫玉清赶忙道谢,“那真是多谢这位大哥了。”

    玉千彦也跟着道了谢。

    那猎人爽朗一笑,“你们不必如此客气,出门在外谁能没有个难处。”说着就附身就要捞起地上的野牛,南宫玉清想上去搭把手,那猎人连说不用,接着手一抬、脚一登,那近两米长的野牛就上了他的肩。

    他在前面领路,两人在后面跟在后面,一路上,猎人自我介绍了一番也不多问二人的遭遇。在他看来,两人铁定是凡人,他一个练气八层的难道好制不住两个没有引起入体的凡人?

    猎人自称陈大柱,他们村是陈家村大大小小有三百来口人,村长和里正都是筑基修为,他们村也有很多人长辈或子女在一元仙门修习仙法,可以说是人丁兴旺。

    临近村口,遇到的人也就多了起来,或多或少都会打量二人一番,最后三人商量了一下,就让陈大柱谎称是娘家亲戚过来串门的才打发了好奇的村民。

    村子里的建筑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基本每户家门前都挂有些他们叫不出名来的动物头颅,还有各种兽皮、兽角,整个村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富足安逸。

    两人跟着陈大柱,停在了一户有两层楼的房子前,房里隐隐传出铲锅相碰的声音还有饭菜香,一下就将两人饿了许久的肚子勾得‘咕咕’叫,两人都有些尴尬……

    陈大柱哈哈一笑,“现在也近晌午了,是该吃饭的时候了。两位进屋里坐坐,我去厨房看看……”

    “……有劳陈大哥了。”

    ……

    陈家娘子是个热情的,“来来,两位请坐。你们的情况我家大柱也给我说了,这人啊哪有不遭个难的时候……”说着,就将玉千彦拉到了凳子上坐下,“大妹子跟嫂子可不要见外,你们一路上走了怕是辛苦得很……”

    “小兄弟不要见怪啊,我家娘子就是这样……”

    “哪里,还要多谢陈大哥和陈大嫂仗义相助。”

    能在遭难的时候遇见这样一家人也是幸运。

    作者闲话:

    咳咳,要去读书了,以后就是缘更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