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另一个现实 (1)

章节字数:3491  更新时间:19-03-23 2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I

    当我告别清水映香,匆匆回到自己家,绮奈子已经做好了晚饭。事到如今,我索性把这个白天学校里发生的命案,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绮奈子一边低头吃饭,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

    吃完饭,我抢着刷碗。这时我猛然想起,今天是绮奈子的28岁生日。

    真该死!我居然连这个都忘了,也没给她买点小礼物!我暗骂自己没记性,猪脑子。可转念一想,绮奈子对自己生日的事,也只字未提,难道她也忘了?

    我把碗刷完,正要转身走出厨房,绮奈子挽住了我的手臂。“Kitten,你……你今天生日,过得怎么样?还好吗?”我感到自己纯粹是没话找话说。

    “正树,我今天下午,请了半天假。”绮奈子转过头,目光直射着我双眼,“这个下午,我是在我的一个中学同学家里度过的,他叫立花龙志,是我的初恋情人。现在他和我一样,都28岁了,他的生日就在我的前一天。”

    说着,绮奈子挽起了连衣裙的半袖。我看到,在她的一只胳膊上,有三个刚刚用烟头烫的伤痕,正好排成了一个三角形。“这是我今天下午,他亲手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我坚持要他为我烫的。这是我初恋的印记,永远不要消失。”

    绮奈子的语气,平静得有些异常。我不禁有些愕然,我不知道她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我本能地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她被烟头烫伤的那只胳膊,用手指轻微地碰了一下伤痕的边缘。“绮奈子,烟头烫在你身上的时候,一定很疼吧?你现在怎么样,还疼吗?”在我的手接触到绮奈子肌肤的一刻,我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我猛然意识到,我爱绮奈子,生怕她离我而去……

    “烟头烫在身上疼不疼,你如果有兴趣的话,自己试试不就知道啦!”绮奈子说着,忽然噗嗤一声笑了,紧接着又叹了口气,“立花龙志是我的高中同学,整整三年,他一直在追我。”

    “无论什么时候,被别人爱,都是一种难得的幸运,这种感情,永远值得一辈子珍藏在心里。真爱一旦错过了,也许永远都无法弥补。”说话的时候,我往前跨出半步,深情地望着眼前的绮奈子。直觉告诉我,绮奈子并没有下定决心把我甩掉,现在的她,很可能是在犹豫。

    “正树,你是个很温柔、很体贴又很阳光的大男孩。而这些,都是立花龙志所欠缺的。他的独占欲很强烈,容易吃醋,又很大男子主义。不过,他一直对我很好。”

    绮奈子一边说,一边在写字台前踱步,又看了看已经充满暮色的窗外:“从今天起,我就28岁了,已经到了人生的盛夏,花都开好了,接下来,就要盛极而衰,步入凋谢了。”她拿起一支笔,在纸上写下了这样的两行字:

    借:人生的经历28年

    贷:生命的年华28年

    我凝望着绮奈子娟秀的字迹。绮奈子是公司里的文秘,兼管一部分财务,她写的是个会计分录,人生中过去和未来的借贷平衡。所谓的借(debit)与贷(credit),只是纯粹的记帐符号,大体可以理解为增加和减少。这就是所谓的复式记帐,在14世纪中叶的威尼斯,就已经有些商人,开始采用这种记账方式。不断累积的人生体验,和不断消逝的似水流年,诚如复式记帐的最基本原则: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

    “绮奈子,你也别这么悲观。毕竟,我们才28岁,未来还有很长的时间。”我不知该怎样安慰她。话出口的一刻,我也感到了自己的苍白。我忍不住又摸摸自己的眼睛,谢天谢地,这次,似乎并没有摸出眼珠里有什么硬东西。

    “正树——”绮奈子把一只手臂,搭在我的肩头,“有时候我在想,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偶尔看看自己以前的照片,明显能看出自己在不断变化。过去总说,我们在一天天长大,可是,长大了以后呢?所谓的成长,就像是爬山,上山时,大家都兴高采烈,争先恐后,可是,山顶不断接近了,下坡还会远吗?我们每个人的未来,究竟还有多长时间,等着我们去经历,去一点点地消耗过去?”

    我望着绮奈子,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正树,我们结婚吧!”绮奈子的这句话,让我像触电似的,浑身一振。她似乎并没有注意我的表情,可她的目光,却一直紧盯着我的脸:“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在我伤心、害怕和难过的时候,你一定要安慰我,让我在你怀里撒娇。无论未来发生什么,你一定要比我更坚强,用你与生俱来的温柔和阳光,把我抱紧,守护着我。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答应我,永远不要让我失望!”

    “我一定!绮奈子,我爱你!”我的心,早已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此刻的话,完全出自内心的最深处。话从口出的一刻,我猛然发觉,我已噙满了泪珠,鼻子酸酸的。我转过头,使劲瞪大眼睛,不让泪水从眼眶滚落。

    绮奈子甜甜地笑了,紧接着“哇——”的一声,哭倒在我的怀里。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不知不觉间,也把自己的脸,贴在她的肩背上。

    “现在,我的心情彻底好了,所有不开心的阴影,都统统烟消云散啦!”绮奈子哭了一会,忽然抬起头破涕为笑,朝我做出个V字型手势,神情一下子又回到两三个月以前,那个活力四射的小公主。

    “我知道,最近你的学校,发生了一连串的离奇命案,连警视厅的精英,都没有办法。不过我相信,以你的体力和智慧,没有人能害得了你。”

    我顿时感到一阵暖流,从心底涌遍全身,周身上下力量倍增,一下子又恢复了久违的自信。

    “放心吧!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松阳学园的师生,总数超过一千人,学校周围好几条路的人流量,每天总数不下十万,而被杀的人,加上警察也不到二十个——说句大实话,就算你想成为被害人,都没那么容易,最多五六千分之一的概率,比抽奖还难。”“我可不想喔。这么‘幸运’的事,你觉得你有希望吗?这几年,你抽奖从来没中过。你的手气,简直比香港脚还臭喔!”

    我抚摸着绮奈子的头发,好几次悄声对她说:“我爱你。”绮奈子把一只手伸进我的衣领,不时地捏弄我胸膛的肌肤。

    “正树——”绮奈子吻了我一下,“其实,男人未必比女人更坚强。生命的历程,就是一条通向死亡的不归之路,任何人都一样。谁也不知道,未来的什么地方,有什么样的灾难在等着自己。而任何美满,任何欢乐,都是暂时的。假如你遇到什么事,我不敢保证能帮你解决,但是,我们至少可以相互安慰,抱团取暖。今生今世,我们可以随时相互撒娇,相互宠爱,这是我们的约定,好吗?”

    “好Kitten,我会永远遵守和你的约定,永远……”说话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了绮奈子胳膊上,刚刚用烟头烫出的伤疤。那三个伤口,表皮都已经磨掉了,创面略显粉红色。我对着她的伤处,轻轻地吹气。

    “立花龙志身上,至少有五六个烟疤,高中时就有。那时我看了,总觉得有点可怕。他身上的烟味,我也不喜欢。今天下午,我和他见面,是要和他的感情,做最后的了断。我告诉他,从此以后,我就是尾山正树的妻子了。我又对他说:‘现在,我愿意把我的身体交给你,任由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当时的心情,我相信你可以理解。”绮奈子望着我,看到我向她点点头,接着说:

    “不过,他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只是牵着我的手,一个劲地抽烟。我告诉他,吸烟有害健康,他点点头,什么也没说,我知道他依然爱我。他一直不敢正面看我,一直都在逃避我的目光。就在这时,我看到他身上的烟疤。当时我不知怎么想的,非要让他也在我胳膊上烫几个。可能是我想留下一点和他相爱过的纪念吧。”

    绮奈子把那只胳膊搭在我的肩上:“他最后答应了,烟疤烫成三角形,是我自己决定的。当时,反倒是我一个劲地安慰他,他哭了,但我一直强忍着。不过以后,我不会再找他了,这意味着一段感情的终结。我的未来,有你就足够了。”

    我的嘴唇,一直搭在她的胳膊上,在那三个烟疤的旁边,轻轻地亲吻着。此刻,我真正感到,只有面前的她,才是我今生的唯一。

    “我回家以后,把今天下午的事,告诉了我的一个好朋友,视频聊天的时候,我向她展示我胳膊上的烟疤。她特别惋惜,说我身材和皮肤都这么好,可惜从此以后,夏天再也不能穿短袖了。”

    “我不在乎!”我深情地望着她,“无论你穿什么,在我眼里,你都是最可爱、最漂亮的小公主。”

    “难道你也觉得,这三个烟疤,会给我留下阴影吗?”绮奈子轻快地笑了,“当时我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啦!我才不在乎被人看到呢!要是有人问起我身上的烟疤,我就如实告诉他,这是我让我的初恋男友,在我身上留下的永恒印记,我一直坚持到最后都没哭。’正树,你说别人听了,会是什么表情?”

    我望着绮奈子充满自信的笑容,蓦然发现,这个看上去永远也长不大、又特别爱撒娇的女孩,其实有着相当坚强的一面。而且,她的坚强,完全来源于她与生俱来的温柔、活力和善良——这是普天之下无坚可摧的爱的力量。有这样一个女孩在我身边,此生足矣!

    忽然,我又想到了绫小路圣音。绫小路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从她身上——哪怕仅仅是虚假的表面——似乎具备织月绮奈子的一切优点,而且,绫小路比绮奈子,多了一层能和我进行对等交流的知性。假如绮奈子能再聪明一些,那么,她分明就是第二个绫小路圣音。这两个女孩,在很多方面,都太像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