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最终章 天地不仁(4)

章节字数:3152  更新时间:19-06-21 00: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IV

    我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我每维持一天生命,通常都要吸一个人的血。我吸血杀人,仿佛例行公事。当我吸完血之后,血毒在我体内发作的痛苦,一天比一天更剧烈,时间也更长。

    有时我也想,真不如一死百了,但每次血毒发作,我在锥心刺骨的剧痛中昏过去,都会再次醒来,发觉自己依然活着。短暂的谢天谢地和如释重负,十几个小时过后,我又饿得百爪挠心、坐卧不宁,还要继续害人吸血。每次吸血,都加剧我的衰弱,加速我的死亡。

    我不止一次做噩梦,梦见很多人冲破我的家门,将我五花大绑押到街头,对我拳打脚踢,最后将我乱刀分尸……当我从噩梦中惊醒,唯有抱着被子哭泣,幻想绮奈子、绫小路圣音、清水映香乃至紫堂澈影,都在我身边,温柔地陪伴我。

    ——但是,假如织月绮奈子、绫小路圣音或者紫堂澈影真的在我身边,我又如何向他们解释呢?对此,我不敢多想。

    偶尔,我也听听流行歌曲,看看电视剧,然而,越是欢快的内容,越会令我突然悲从心起。看到别人的欢笑,我会感到自己更加孤独、绝望。

    多少次,夜晚面对无限漆黑的夜空,我想到了永恒,想到自己即将离开这个世界,永远消失,不由得内心冰凉。

    一切生命,终归是有限的,只有死亡才是永远。永远究竟有多远,死后的岁月,是否也有峰回路转、死而复苏的尽头,没有人能够告诉我。

    夜阑人静之际,望着这个城市的万家灯火,我时常会想:周围这么多人,说不定其中的谁,再过几天、十几天,就会被我眼睛里的阴蛇钻进肚子里,吸干全身的血!

    就在前几天,我深夜潜入一个女孩的卧室,毁了她了容。那女孩很漂亮,她正准备参加新星选秀。这是我第一次毫无理由地害人。那个女孩体内的阴气,远远没达到可以让她成为裂魔的食物的程度,我也没要她的命,甚至还特意给急救中心打了个电话,以免她死于伤口感染。

    我害怕死,我留恋这个世界,但是,我又憎恨这个世界,憎恨一切美好的生活。在此之后,我又一次故意害人,一夜之间就害死了两个,没有任何理由。

    其中的一个,是个性格很温柔的19岁男孩,我和他在一条偏僻的小路上偶然相遇。我故意用残像,让他产生这样的幻觉:一条土黄色的蛇,顺着他的嘴,钻进了他的肚子。那个曾经很英俊很开朗的大男孩,第二天就被送到了精神病院,他一直处于极度恐惧的状态,一个劲地干呕。透过他身上越发浓重的阴气,远在几十公里之外的我,能清晰感受到他的一举一动。

    另一个被害人,是和我同属于裂魔的井泉谦介。前天深夜,我故意把我的血滴入他的茶杯,然后静静地看着他举杯喝水,中毒倒下,惨叫着满地打滚。那一刻,我冷笑几声,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滚落。

    同在那个夜晚,我在网上看到了关于松阳学园的命案新闻:就在当日,清水映香突然把化学实验室的好几个酒精灯和铁架台,奋力掷出教学楼五层的窗外,造成森坂丽子和龟田老师当场死亡,大桥老师和神冢主任头部重伤,至今昏迷不醒。在一片大乱中,清水抄起柜橱里的硫酸、盐酸等到处乱泼,大家惊叫着四散奔逃,无人敢靠近她。最后,清水映香把化学实验室的很多药品都生吞下去,气绝身亡。

    这条消息一经报导,网上的舆论一片哗然。不少人极力呼吁,必须尽快对社会风气进行整顿,不能继续放任那些充斥着暴力、灰暗和其它不良情节的出版物,毒害广大未成年人的心灵……

    看到这些,我一阵苦笑。对清水映香的“狂性大发”,我并不感到意外。我早就知道,她的身心都已被阴气浸染,随时可能发生异变,一切全看命运如何安排。

    所谓的命运,究竟是什么呢?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思想和意志,有没有所谓的灵魂?如果没有,那么,在冥冥之中操纵着普天下苍生——人类,裂魔,还有所谓的天师神——肆意玩弄着我们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畔,但我忽然有了一个新的答案。

    天地之间,假如真有一个无比强大、貌似无所不能的意志,“它”绝对不是善类。对这一点,我越来越深信不疑!

    我分明感到,天地之间,那个无比强大的力量,正用狞笑的嘴脸,俯视着我们每一个生灵——无论人类还是裂魔,乃至普天下一切苍生,都处于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下。在物竞天择的食物链面前,谁和谁都是狼对狼一样的关系。这个剧本的导演,毫无疑问,正是这个天地之间的“终极力量”。

    裂魔吃人很残忍。可是,人类(包括过去的我)凭借“万物灵长”的智能优势和力量优势,把其他一切生灵都作为资源耗材,肆意杀伐、挥霍,奴役着整个生物圈,这难道不残忍?古往今来,尽管鼓吹“众生平等”的夸夸其谈,如汗牛充栋,可是,有哪个人或者哪一尊神灵,能改变上述状况?

    所谓的正义和善良,都是相对的,也可以说,都是虚无的扯淡。裂魔吃人、害人,不过是食物链的冰山一角,我自己的经历,也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整整一夜,我望着漆黑的夜空,时而狂笑饮泣,时而躁郁交织。我已经疯了——不,我很清醒,这才是最真实的我!

    我分明感到,整个世界都与我涕泪横流的嘶声狂笑,发生了共鸣。这世界是有灵魂、有感知的,而且,分明和我一样邪恶,一样疯狂,而在这背后,一样是浓黑无际的恐惧和绝望!

    不错!这个世界的寿命,也终有尽头!

    这个宇宙,在150亿年前,从大爆炸中开始,那么在将来,也终有一天要结束。按照热力学第二定律,宇宙间的能量处处相同,整个世界的熵值达到最大,从而步入永恒的静止(热寂),这是无处可逃的宿命。纵然走过千万亿载的岁月,和永恒的寂灭相比,也只是昙花一现,渺若微尘……日月星辰、皇天后土,和寄居于其间一隅的我,都在一刻不停地走向死亡。

    这个天地之间的“至高灵魂”,既然自知必有一死,也会充满恐惧吧?面对永恒的死亡,“它”想必也会疯狂,也会对一切美好都充满憎恨,也会在苟活的时光里,多行残忍之事,在含泪的狞笑中寻求自我麻醉吧!

    我们的生命,都来自这个世界,“天地之大德曰生”。可是,天地在给予我们生命的同时,也为我们设下无数的死亡陷阱。有生者必有一死,“大德曰生”的背后,是“天生天杀”。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2500年前老子的名言,涌上我的心头,却让我眼前一亮。

    我默默乞求苍天,让我继续活下去,活得更长久一点;我害怕死亡,我会抓住我余生的每一寸光阴,尽力向这个世界散布更多的阴气,多害死些人,多吸几口血!

    既然,这个终将朽坏的世界,本质上是邪恶的,那么,我这个邪恶的裂魔,不正是“它”的一个道具吗?这大概就是上天造就我,并且让我苟活至今的的理由吧?

    ……

    天亮了。我拉紧窗帘,室内依旧漆黑一片。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将一个带锁的抽屉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张满是尘土的光盘。这张光盘,就是让我人生骤变的恐怖片,《裂魔残像》。

    我咬咬牙,想要把这张光盘一脚踩碎,但我忽然忍住了。我打开电脑,连好网络,把这张盘塞进驱动器。我要把这部渗透着阴气诅咒的恐怖片,通过互联网,传遍全世界!

    然而,视频文件《裂魔残像》已经消失不见。我仔细察看,我发现原先刻上去的多媒体影音文件,已然被抹掉。光盘里只有一个骷髅头标志的可执行程序。

    带着几分狐疑,我点开了骷髅头图标。这个可执行程序的作者,居然是早年学过IT的西园寺南。该程序是她临死前,在我出去闲逛的那个下午编好,刻在光盘上的,它的功能,是日语和其他各国语言的迅速互译!

    此刻,我坐在电脑旁,戴着耳机和话筒,对着电脑,原原本本地叙述我这半年多以来,从一个普通的高中历史教师,变成一个吸血裂魔的种种经历。

    我的声音,通过当初西园寺南在电脑里预装的文字处理程序,迅速生成电子版文档,文档的内容,又通过西园寺南最后遗留的多语互译程序,迅速翻成汉语、英语等多种语言。

    我浑身异常疲惫,说话乃至呼吸都越来越困难,但我不会停下来。望着屏幕上生成的文字稿,我发出阵阵狞笑。我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上述文字的标题,我依然以“裂魔残像”命名,字里行间都渗透着我的阴气咒怨。我要把这些内容,散布到网络的各个角落,让全世界更多的人,读到我的恐怖经历,内心激起更多的恐惧,和我的阴气诅咒水乳交融……

    (全书完)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